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75

了辰王為雲千夢所做的一切,而此時那寧鋒正守在大牢的門口,自己亦是好說歹說才被放了進來,若讓自己的人動手打了雲千夢,隻怕辰王的怒氣會燒到爹爹那邊,這才指使那女獄卒動手,卻不想那女獄卒竟如此的狡猾,居然假裝沒有看到她的眼神,氣的蘇淺月恨不能親自起身教訓那不聽話的女獄卒!

而那名嬤嬤見蘇淺月眼露動怒的神色,立即出聲提點“小姐,注意身子!您身子不好,還請不要動怒!有什麽事情,交給老爺便可,何須髒了小姐您的手?”

被那嬤嬤一陣提醒,蘇淺月這才想起自己如今身子以不同往日,便立即重新做好,深吸幾口氣,這才壓下心頭的怒意,隨即又把矛頭轉向雲千夢,冷笑道“雲千夢,你如今已是階下囚,居然還如此的不知天高地厚,你可知,在這刑部大牢之中,我想要你死,你是決計活不到明天的!”

如此恐嚇雲千夢,也不過是蘇淺月想撿回方才丟掉的麵子!

隻是落在雲千夢的眼中卻顯得幼稚可笑,隻見她嘴角的笑意更濃,瞬間便接話“若是蘇小姐有這樣的膽量,方才早就自己動手了,又何必假借他人之手?”

輕輕鬆鬆的一句話,堵得蘇淺月啞口無言,卻又無從開口,隻能死死的瞪著雲千夢,半餉之後,卻又轉變了臉色,滿麵平和淡笑的開口“這倒是讓雲小姐說中了!我此次前來,可是特意感謝雲小姐上次在韓國公府送的那份大禮,當真是讓我受用一輩子!”

雖是笑著開口,隻是話中卻多了一抹咬牙切齒的意味!

聞言,雲千夢卻是展顏一笑,那傾城一笑讓人隻覺生在仙境,竟渾然不知自己此刻正呆在臭氣熏天的刑部大牢之中!

“蘇小姐何必如此客氣,那隻是我應該做的!蘇小姐送我一份大禮,我自然是要回禮,而且,要回一份更大的禮,才能方顯我的誠意!隻是此刻看蘇小姐麵色紅潤,想必是十分的享受這份大禮吧!這樣的話,千夢懸著的心才能放下,千夢日夜寢食難安,便是擔心蘇小姐不喜歡那份大禮,如今看來,蘇小姐是喜歡的很呐!”無視掉蘇淺月眼底的怒火,雲千夢彎彎繞繞的說出這麽一長串話來,就連一旁坐著的雲易易亦是聽的糊裏糊塗,不太明白雲千夢口中的大禮到底是什麽!

而麵對上次的事情,蘇淺月卻也隻能打碎牙齒和血吞,怎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與雲千夢討論自己被元慶舟侮辱的事情?這豈不是自掘墳墓嗎?

不但會毀了自己一生的名譽,還會讓韓國公府認為自己是那等輕浮的女子,竟在公開的場合與人談論這等無法啟齒之事!更會讓韓國公府認為她對元慶舟對韓國公府有什麽不滿,這才把這樣的醜事拿出來說道!

蘇淺月不笨,自是明白其中的厲害關係!

況且,左右她是要嫁進韓國公府的,將來也是韓國公府的人,現在自己若是圖的暢快得罪了韓國公府,將來自己怕是沒有好日過,況且,抹黑了韓國公府,對她蘇淺月而言也沒有任何的好處,反倒是讓雲千夢這賤人看了笑話!

“把東西都抬上來吧!”快速的轉移話題,蘇淺月看著雲千夢,淡淡的朝身旁的丫頭們吩咐道!

隻見那原本站在牢房之外的丫鬟們手捧著食盒走了進來,隨即在蘇淺月的示意下易易打開擺放在雲千夢的麵前,笑道“好歹我們也是沾親帶故的關係,看著雲小姐如花似玉的美貌如今都快凋零了,我的心中亦是不好受!這不,便讓下人們準備了些精致的吃食,也算是盡我的一點心意!”

看著擺放在麵前那一碟碟精致美味的吃食,一旁的雲易易早已是眼饞不已,隻是麵對蘇淺月,她還是有些戒心的!

畢竟老太太與蘇青結怨已久,雲易易自然對蘇淺月有著強烈的抵觸心理!

而雲千夢卻是從發間取下那支銀色的簪子,用簪尾一一的檢查著麵前的食物!

蘇淺月看著自己的好心竟被雲千夢如此的糟蹋,又見雲千夢竟如此小人心思,竟慢條斯理的把每一塊糕點都檢查了一遍,頓時怒上心頭,再也顧不得那嬤嬤的提點猛然站起身衝到雲千夢的麵前,指著雲千夢的鼻子罵道“你什麽意思?居然如此的侮辱我!”

“蘇小姐若是沒有動手腳,又何必怕我檢查?”手上的動作依舊不停,雲千夢一手拂開蘇淺月指著自己鼻尖的那隻手,淡淡的回了一句!

看著自己的敵人這般做戲的模樣,就連雲易易都覺得好笑,隻見她瞬間從床上跳下來,竟快速的跑到蘇淺月的身邊,用力的把蘇淺月往另一邊撞去……

殊不知蘇淺月之前均是被人扶著,自己站立時根本就沒有用多少力氣,更別說站穩妥了!此時雲易易突然跑過來撞她,讓她一點準備都沒有,頃刻間便用力的跌坐在地,那小腹的位置好巧不巧的便磕在書桌尖銳的一角上!

“你…哎呦…我肚子疼…好疼……”突然之間,蘇淺月居然抱著肚子喊疼,一旁的奴婢婆子們頓時變了臉色,一個個緊張的湧了上來,恨不能把蘇淺月捧在手心中!

“血…血…不好,小姐流血了……”一個扶著蘇淺月起身的丫頭看著那裙擺上沾染的點點血跡,頓時失聲的大叫起來!

“什麽?”那原本照顧蘇淺月的嬤嬤瞬間衝了過來推開一旁的丫頭扶著蘇淺月,卻發現蘇淺月腳底的血跡越來越多,那嬤嬤的臉色頓時慘白了起來,再也顧不了大家士族的規矩,朝著門口喊道“快去請大夫,快去,小姐不好了……”

門口候著的婆子丫頭紛紛嚇得麵無人色,均是爭相著往外跑去,而此時的蘇淺月則早已是痛的暈厥了過去,那嬤嬤亦是嚇得滿頭大汗,卻也隻能硬著頭皮指揮一旁的丫頭婆子架著蘇淺月快速的離開這牢房!

“切,晦氣,竟然出現這樣的事情,活該!”看著蘇淺月這麽不經嚇的模樣雲易易卻是嗤之以鼻,仿若那個被她撞掉的小生命與她半點關係也沒有!

而她的注意力卻還是放在麵前那一碟碟的點心上,添了添嘴唇,隨即抬頭看向雲千夢小心的問著“姐姐,這些糕點沒有毒吧!”

方才雲千夢檢查的時候,她可是睜大眼看著的,隻見那銀簪半點反應都沒有,隻是為了安全起見,雲易易還是開口問道!

雲千夢的目光則是早已放在麵前的書卷上,此時見雲易易問題,便隻是淡淡的“嗯”了一聲!

聞言,雲易易頓時露出高興的神色,捏起一塊桂花糕便放進口中!

“雲易易,你這個賤人,你害了我表姐,居然還吃得下!”而此時,與雲千夢對麵牢房的雲若雪卻是瞪視著雲易易怒吼道!

雲易易吞下口中的點心,眼中閃著得意的光芒,隨即冷笑道“二姐姐,你那表姐還未出嫁便懷了孩子,這樣淫蕩不看的女子早就該浸豬籠了,居然還被那麽多人伺候著,當真是不要臉至極!不過,說起這不要臉,二姐姐你也不差,你那姨娘更是厲害,原來這種事情也是可以流傳下來的,你們身上果真流著同樣的血液,如此的肮髒不堪,讓人鄙視!”

雲易易的一番話,氣的雲若雪頓時拿起自己牢房中的花瓶朝著她扔過去,可那花瓶中有花有水,重量甚重,雲若雪沒有扔出去,竟不小心砸到了自己的腳,痛的她立即抱著自己的腳原地亂跳!

“哈哈哈,活該!”而這一幕落在雲易易的眼中卻成了笑料!

隻不過,她還未笑完,便見兩名女獄卒走了過來,隨後打開她這邊的牢門,立即如拎小雞一般的拽過雲易易,拉著她往外走去……

“幹什麽?你們想幹什麽?不關我的事情,別碰我!”雲易易的聲音越來越遠,而李氏與醒過來的老太太則是趴在木柱邊不停的喊著雲易易的名字,不明白為何要單獨帶走她!

看著雲易易消失在牢房之中,兩人頓時把目光射向雲千夢,可剛想開口,卻又發現那元冬正滿麵冷酷的盯著她們,讓兩人心頭一顫,便知若是此時出言辱罵雲千夢,隻怕那元冬會立即動手!

隻不過,好在雲易易去了不久便又被帶了回來,而看著她那被嚇得慘白的小臉,想必方才定是得知自己女兒受到傷害的蘇源把她帶過去的!

“雲小姐,大人有請!”而這次卻是換做了雲千夢!

看著雲易易滿眼的壞笑,雲千夢便知她定是把所有的事情推到自己的頭上,便回以一抹別有深意的笑意給雲易易,隨即便跨出牢門,相較於對雲易易的粗魯,那兩名女獄卒卻隻是恭敬的跟在雲千夢的身後,並未多加為難於她,看得雲易易心中相當的不舒坦,繼而又開始不停的吃著麵前的食物!

守在門口的寧鋒見雲千夢出來,立即拿劍擋住那女獄卒的去路,冷聲道“誰允許你們私自帶雲小姐出來的?”

“這……”看著麵前寧鋒身上散發出的冷意,那兩名女獄卒一時間心中滿是畏懼,可對於蘇源的命令,她們又不得不服從!

“是本官!”而這時,不遠處竟傳來蘇源的聲音!

眾人轉身看去,隻見蘇源滿麵怒容的大步走了過來,那雙滿是陰鷙的眸子恨不能殺了雲千夢一般,讓人看而生畏,唯獨雲千夢坦然的與他麵對麵相視,絲毫不見下風!

“蘇大人難道忘了王爺的命令了?”寧鋒看著蘇源身上的殺氣,立即開口!

“本官沒忘!隻是,這雲千夢欺人太甚!寧侍衛請放心,本官答應王爺的,自然不會食言!隻是,小女方才在獄中受到傷害,本官作為父親總要為自己的女兒討一個公道吧!我隻是想問清楚這件事情的始末,希望寧侍衛不要阻攔!”蘇源盯著雲千夢,一字一句含著極大恨意的說出這段話!

可寧鋒不是蘇源的侍衛,他生來便跟在辰王的身邊,自然是不會讓蘇源把人帶走,長劍擋在雲千夢與蘇源的身邊,隨即開口“不行!有什麽事情,一切等王爺過來再說!蘇大人既然心中有王爺,那自然一切都要以王爺為重,此時又為何這般的意氣用事?”

而現在的蘇源亦是十分的強硬,隻見他目光頓時轉向寧鋒,帶著威脅道“寧侍衛,這件事情的後果,可不是你一個小小的侍衛能夠承擔的!這可是關係到韓國公府血脈一事,你若是再加以阻攔,就休怪本官不客氣了!”

“本王倒是很想知道你要如何的不客氣!”而這時,騎著馬瘋狂趕過來的辰王卻是冷然出聲,那冰冷如雪山的眸子冷冷的盯著蘇源,讓蘇源心頭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隻是想起蘇淺月所受的苦,他心中的恨意便又蔓延開來,恨不能把麵前的雲千夢碎屍萬段!

而隨著辰王的到來,他的身後竟還駛過來一輛馬車,隻是馬車停靠的有些遠,讓人看不清裏麵坐著什麽人!

“王爺,今日可是這雲千夢欺人太甚,害得月兒她……”即便再氣惱,蘇源還是知道說話的分寸的,本來蘇淺月有孕一事便是想瞞到滿三個月時再說,可此時意外滑胎,若是傳到韓國公府,隻怕正室做不了,還要落得一個保護子嗣不利的罪名!

“若不是蘇淺月硬闖牢房,豈會出現這樣的意外?”而辰王似乎對所有事情都清清楚楚,開口便讓蘇源麵色一白,臉色十分的難看!

“寧鋒,去韓國公府取兩隻百年人參,讓韓國公府的管家送去蘇府給蘇小姐養身!”見蘇源不再開口,江沐辰雙眼看著雲千夢說出這番話!

“王爺……”蘇源的心咯噔一下,從辰王的話中便已知曉,蘇淺月有孕一事韓國公府早已知道了!

“你去忙吧!我有事問雲小姐!”說著,便見寧鋒趕走了那兩名女獄卒,又親自監督著蘇源離開了這邊!

周圍一瞬間安靜了下來,雲千夢看了眼辰王,便淡然開口“雲千夢告退!”

可辰王又豈會讓她離開,身影一閃便擋在雲千夢的麵前,隨即開口“若不想自己關心的人受到傷害,便跟本王來!”

語畢,便轉身朝著刑部的內院走去!

雲千夢皺眉,卻是跟在他的身後走進一間似是官員們平日辦公所用的房中!

“王爺有何要說的,就請說吧!”看著辰王似乎不急的樣子,竟還有心思欣賞那牆壁上掛著的水墨畫,雲千夢淡淡的開口!

“你就這麽厭惡我?”轉過身,辰王定睛看向雲千夢,眼中有著明顯的受傷!

隻是,還不等雲千夢回答,他卻是自嘲的笑了笑,隨即開口“你上次已是回答過了!隻不過,雲千夢,即使你厭惡我,我也是娶定你了!”

看著辰王突然認真起來的表情,雲千夢的麵色也變得越發的凝重,隨即淡漠的開口“王爺還是請收回這樣的話!雲千夢是決計不會嫁給你的!”

而辰王卻是絲毫聽不進去雲千夢的話,隻定定的凝望著麵前這張略顯憔悴的嬌顏,隨即冷笑著反問“到現在,你不會還指望楚飛揚會來救你吧!你放心,我是不會給他這樣的機會的!即便他現在動身,日夜趕路,也需要十天的時間才能到達京都!而京都的城防軍全是我的人,你以為他是長了翅膀還是會鑽地?想要進京都,癡人做夢!更何況,我連十天的時間也不會留給他,我要他看著你成為我的側妃,讓他悔恨終生!”

聽著辰王的話,雲千夢卻是異常冷靜的開口“王爺說笑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