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74

有什麽情緒!

待穀老太君與曲淩傲落座後,太後揮手讓蘭姑姑領著宮內的宮人們盡數退下,等宮門關上,這才重新開口“母親與弟弟今日怎麽有空來本宮這鳳翔宮坐坐?”

“太後既然遣走了所有的宮人,想必也是猜到老身前來的原因!”穀老太君此時亦沒有什麽心情與太後閑扯,況且此時雲千夢還身在大牢,更沒有多少時間浪費!

聞言,太後卻是淡淡一笑,隨即搖了搖頭,緩緩開口“雲相府的事情,本宮當真是無能為力!”

一句話,堵住了穀老太君與曲淩傲所有的希望!

“大姐,夢兒可是我們的親人!”曲淩傲看著如今越發陌生的太後心痛不已,隻希望她能夠站在親人的角度上考慮問題!

“我同樣也是你們的親人!”曲淩傲的一句話似是觸怒了太後,讓她的情緒突然有些激動了起來!

隻是,片刻之後,太後便恢複了以往的冷靜,隨即苦笑著開口“我已經護著她長大成人,可我自己的皇兒卻早已被人害死!母親,我也會累!看著若離的孩子已經到了嫁人的年紀,而我的皇兒卻早已成了一堆枯骨頭!有誰想過我的感受?”

穀老太君看著情緒突然低迷的太後,眼中閃過一抹不讚同,神色間的堅定卻沒有因此而鬆動,隻再次開口“太後是不打算插手此事?”

看著穀老太君一副不為所動的樣子,太後收起麵上的傷感,冷笑著開口“母親莫要忘記,這是朝堂之上的事情,後宮不得幹政,本宮為太後,又豈能帶頭破了規矩?還請母親與弟弟也莫要多管閑事,免得惹火燒身,毀了曲家的根基!”

“好好好!老身記下太後的教誨了!淩傲,我們走!”聽完太後的話,穀老太君突然大笑起來,隨即連說三個‘好’字,便拄著拐杖站起身,腰杆挺直的朝著鳳翔宮的宮門口走去!

而曲淩傲則是皺眉看了眼麵色冷絕的太後,隨即轉身跟上穀老太君的步伐,離開了鳳翔宮!

監牢之中是不可能像在相府那般一天三餐外帶夜宵!

從昨夜便受驚的眾人早已是餓的饑腸轆轆,望穿秋水般的才在午時盼來了午膳!

隻是,那放在麵前的一木桶分不清是菜還是飯食物還散發著陣陣餿味,讓眾人還未吃便紛紛幹嘔不已!

“喂,你讓我們怎麽吃?連碗筷都沒有!”這時,一名相府的一等丫頭潑辣的開口!

隻是她的話卻引起幾名夥夫的大笑,隻見那幾人用極其諷刺的眼神看著麵前這個穿著上等、麵容嬌俏的一等丫頭,竟起了淫心,幾人不懷好意的逼近那丫頭,幾隻肥大的手不分場合的開始對那丫頭上下其手!

“啊……你們幹什麽,走開,畜生……”那丫頭沒想到自己一時的失言竟招來這樣的橫禍!

‘撕……’衣帛被撕裂的聲音刺耳的響徹在牢房之中,那丫頭已是被一名身材肥胖的夥夫壓在身下,隻是抵死不從的她卻還在死死的掙紮著,睜大的雙目更是求救的看著四周的眾人,隻是這監牢之中全是女子,此時見這幾個夥夫身材魁梧,她們早已是嚇破了膽,哪裏還有膽子上前救人,隻能一個個蜷縮著身子不敢看向麵前的暴行!

“元冬!”雲千夢看著那夥夫死死的掐著那丫頭的喉嚨,不讓其發出聲音,隻怕不到十秒,那丫頭就必死無疑,便低聲開口!

元冬聞言微點頭,瞬間出手,三兩腳便踢開那騎在丫鬟身上的夥夫,隨即快速的出手,把那幾名夥夫盡數的踢倒在地……

“臭丫頭,找死……”那夥夫正玩到興頭上,卻被元冬給打擾,頓時惱羞成怒,一時竟忘記大牢的門口還守著辰王的侍衛,竟大聲吼道,隻見他快速的站起身,真要朝著元冬撲過來,隻是突然間他雙目微凸、表情僵硬,竟直直的倒地不起,而此時他的背後竟插著一柄長劍……

“啊……”見死了人,那些丫頭婆子又是大聲尖叫了起來!

而寧鋒卻在這時走進牢房,從那夥夫的身上拔下自己的佩劍,隨即看了眼雲千夢,見她一切安好,心底這才鬆了口氣,目光頓時掃向其他幾名夥夫,揮手讓身後的屬下把那幾人帶了下去,自己這才放心的走出牢房!

而在他離開之後,雲千夢竟起身走到牢房中唯一一閃極小的窗子下,朝著那窗子中四方的天空中發出一道暗號……

這件事情過去不過一個時辰的時間,大牢之中竟又來了一撥人,隻是這次來的竟是些中年婆子,隻見她們每人都捧著幹淨的被褥等生活用品,隻是卻是分別走進兩間空著的牢房之中,隨後開始打掃牢房,更是在四周的木柱上圍上了粉色的綢緞,以遮擋住其他人的目光!

待一切整理完畢後,那幾個婆子便喊來女獄卒,命她打開牢門,一名領頭的婆子走進牢房,開口問道“誰是雲小姐!”

眾人早已是看到那兩間被布置的十分舒適的牢房,隻見早已清醒過來的雲易易頓時開口“就是我!”

那婆子看著臉上尚有稚嫩之感的雲易易,眼中頓時浮現疑惑,再次開口“哪位是雲千夢小姐?哪一位是雲若雪小姐?”

見那婆子點名自己,雲若雪心中頓時明白過來,一時間有些激動的站起身,開口“我是雲若雪!”

而雲千夢嘴角卻是浮現一抹冷笑,抬眸冷淡道“何事?”

那婆子看著麵前兩人截然不同的反應,心中雖不解,卻還是上前道“請兩位小姐雖奴婢出來!”

說著,便要領著雲千夢與雲若雪出牢房,隻是,卻被雲易易給擋住了去路!

“憑什麽領她們兩人出去?她們是雲小姐,我也是雲小姐,你這狗眼看人低的東西,居然如此的捧高踩低!”看雲易易這樣子,眾人便知她是把昨天在雲千夢那受的氣盡數的撒在這婆子的身上!

可這婆子並非雲易易的奴才,看著這樣無理取鬧的人,竟是抬起手臂,瞬間便拂開雲易易,讓她跌坐在地,隨即又使了個眼色,讓身後的婆子去把仍舊坐著的雲千夢請過來!

元冬見那幾個婆子不懷好意,正要護在雲千夢的麵前,卻被雲千夢給製止,隨即給了元冬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自己便站起身,隨著那婆子走出牢房!

“這是蘇大人安排的,讓兩位小姐好生的休息!”說完,便分別把雲千夢與雲若雪關進了那兩間被打掃幹淨的牢房之中!

看著一切生活用品皆不缺的牢房,雲千夢便知這定是辰王的意思!

而那桌上的鮮花、首飾盒、書籍,卻是一個極大的諷刺!

辰王以為這樣,她便會忘了自己此刻身在何處了嗎?

這種掩耳盜鈴的事情,當真是讓人好笑!

“姐姐、姐姐,求求你跟她們說說,讓我跟你一間牢房吧!大姐姐,之前都是易易不懂事,說了那許多的混帳話,還請大姐姐看在易易年紀小的份上幫幫易易吧!大姐姐,求你了……”而就在牢房門即將被關上時,雲易易突然死死的推著木門,朝著斜對麵牢房中的雲千夢喊道!

雲若雪則是早已坐在幹淨的床鋪上,麵帶譏笑的看著不知死活的雲易易,昨天那般的辱罵雲千夢,她真當雲千夢這人有多大的胸襟,對於辱罵自己的人還會掏心挖肺的好?這雲易易的腦子到底是什麽做的?居然蠢到這樣的地步!隻不過,看著別人垂死的掙紮,雲若雪卻是無比的開心痛快!

雲千夢則是轉過身,看著雲易易滿眼的希冀,目光不由得轉向那牢房之中的雲嫣與柳含玉,便開口對那婆子開口“我那妹子年紀尚小,還請帶她過來!”

此言一出,雲若雪看笑話的麵色頓時一沉,而雲易易則是麵帶歡笑的瞬間跑到雲千夢的身邊,等不及的便躺到那柔軟的床鋪上,擁著被子偷笑不已!

隻是與雲易易的興奮相比,雲千夢卻是異常的冷靜,並未因為換了幹淨舒適的環境而開心,心情反倒是越發的沉重!

隻不過,接下來的幾日,一切卻又仿佛恢複了正常,眾人隻是安靜的呆在大牢之中,並未有人提審任何人,也沒有第二道聖旨下來,這樣的詭異,別說其他人不解,就連雲千夢心中亦是充滿疑惑,不禁暗想,難道是自己之前猜錯了方向,那幕後之人要的不是雲玄之的性命,而是想通過雲玄之得到其他的收獲?否則以那日玉乾帝連下口諭聖旨的速度,又豈會拖了五六日再也沒有動靜了?

而這段期間,穀老太君等人連著幾日前來探望雲千夢,卻均被寧鋒及蘇源給硬擋了回去!

雲千夢粗粗的心算了一番,自入獄以來,她們已經在這刑部大牢之中呆了整整八日,如今已是邁入寒冷的十二月,而入獄那日正是楚飛揚種痘之日,這麽長的時間過去了,楚飛揚也不知到底怎樣了?

雖然那日自己發信號告知習凜可安插人手進夥房,也每日與習凜保持通訊,可對於楚飛揚的消息,竟連習凜也如斷線一般半點也不知曉,這讓雲千夢平靜的表麵下漸漸了起了焦色,比擔心自己的處境還要擔憂楚飛揚的身子狀況!

正分析著所以的事情,牢房之中竟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眨眼間,便見那一身榮華富貴的蘇淺月在丫頭婆子們的簇擁下來到雲千夢的牢門外,看著已經有近時日沒有梳洗打扮的雲千夢,蘇淺月滿眼的得意!

隻是,當她的目光觸及雲千夢的牢房竟被布置的如此雅致,又響起父親不小心說出辰王對雲千夢的心思後,蘇淺月眼中的得意瞬間轉變成了嫉恨,立即低喝身旁點頭哈腰的女獄卒“給我把牢門打開!”

‘哐當’一聲,那牢門上的大鎖被打開,隨即蘇淺月一身傲慢的走了進來!

隻是雲千夢卻是注意到,蘇淺月走路時的速度十分的緩慢,而她身旁的丫頭婆子更是小心翼翼的扶著她,仿若生怕她摔著碰著了!

由此一看,雲千夢心中頓時了然,距離元慶舟與吳沁沁大婚已過去兩月有餘,隻怕這至今還未嫁進韓國公府的蘇淺月已是珠胎暗結,隻是蘇源是決計不會讓自己的女兒屈居人下做一個妾室的!

既然嫁給元慶舟已是不能改變的事實,那至少要讓蘇淺月坐上正室的位置,而此刻她肚子裏的孩子,卻是最好的籌碼!

若是生下男孩,隻怕連吳沁沁都要讓步,兩人共同為元慶舟的正妻,也不是沒有可能!

“小姐,小心腳下!這牢房汙穢,老奴勸了幾次,小姐就是不聽,萬一吸進那汙穢之氣傷了身子,老爺定會扒了老奴的皮的!”一名動作十分嫻熟的老嬤嬤在一旁仔細的提點著蘇淺月,想必是蘇源特意請來伺候蘇淺月,看樣子,這一胎對於蘇家而言,是用於翻身的!

“雲千夢,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在一群丫頭婆子拿出自帶的軟墊鋪在牢房中的圓凳上後,蘇淺月這才動作緩慢的坐下,隨即滿麵譏笑的看向雲千夢,語氣之中不乏幸災樂禍的情緒!

隻是,說完這句話,蘇淺月卻是受不了牢房之中濃重的臭味,不禁掏出袖中香薰過的絲帕捂住口鼻,那精致的眉頭更是不由得緊皺了起來!

她身邊的嬤嬤見狀,立即對一名小丫頭使了個眼色,隻見那小丫頭立即從隨身攜帶的錦盒中拿出早已備好的紫檀香爐,隨後掀開那香爐的蓋子,朝裏麵放了幾片香片隨即點燃,剛要舉到蘇淺月的麵前,卻被那嬤嬤好一通責備“糊塗東西,這香怎能離得小姐這般進,前幾日才告訴你的居然也忘了?”

罵完小丫頭,那嬤嬤四處看了看,發現這牢房之中唯有雲千夢麵前的書桌可擺放香爐,便指著那書桌吩咐道“就放那邊吧!”

那小丫頭依言走到書桌前,看著那書桌的一邊擺放了整齊的書籍、首飾盒、鮮花,便把紫檀香爐放在雲千夢的麵前,這才退回蘇淺月的身邊!

而雲千夢則是端坐在書桌後,手中始終拿著一本書卷,對於蘇淺月的到來並未做出任何的反應!

這些人,左不過是個跳梁小醜,與其浪費時間在她們的身上,倒不如想想如何自救!

隻不過,當雲千夢看到蘇淺月那不經意間撫向腹部的動作,以及麵前紫檀香爐中那嫋嫋升起的輕煙後,腦中漸漸浮現一個計劃!

尤其聞到那輕煙中散發出的陣陣濃鬱的香氣後,更是讓雲千夢下定了決心,既然蘇淺月如此不放過自己,那她亦不用太過好心!

隻見雲千夢漸漸的放下手中的書卷,淡笑著開口“有蘇小姐相陪,即便在這大牢之中,亦不會乏味!”

一句話,讓蘇淺月方才還慵懶的坐姿頓時直直的挺起了腰背,做出一副即將與人廝殺的模樣!

“雲千夢,你當真以為我會如此的好心來看你?你也不想想我們兩家的淵源,爹爹留你的狗命到今天,已是你雲家祖墳上冒青煙了,居然還敢出言反駁我的話!來人,掌嘴!”說話間,蘇淺月的目光便落在一旁女獄卒的身上!

而那女獄卒自然是明白蘇淺月是想讓自己出手,可上次那名女獄卒的鞭子還未碰到雲千夢的衣角便被辰王給滅了口,若自己此時動手打了雲千夢,隻怕那辰王爺會滅了她全家,如此一想,那女獄卒竟隻低著頭,仿若沒有看到蘇淺月的暗示一般,惹得蘇淺月暗自氣惱!

蘇淺月自然是從蘇源那邊聽說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