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69

卻是縈繞著一股奇特的感覺,隻覺自己與寒澈絕對不會僅僅局限於這一次的見麵!

“嘖嘖,這寒解元還真是好命!不但從火場死裏逃生,竟還被辰王如此的看重!若是他真有真才實學,隻怕以後定會成為辰王身邊的謀士!”一名參加武舉的少年看著那標有辰王府標誌的馬車離開,眼中不禁浮上一抹羨慕的神色!

隻是,此話卻讓韓少勉不敢苟同,想起寒澈離開時的笑容與眼神,韓少勉竟不由得有些擔心這隻見過一次麵的少年!

會試結束,閱卷開始,從十一月十日開始,雲玄之每日回相府也隻是匆匆的換一身衣服,隨即又趕往禮部進行閱卷!

雖然會試人數比之秋闈的人數大大減少,但是閱卷的工作卻是愈發的認真謹慎,考生的每一篇文章,每一位考官將會細細的品閱幾遍,隨即與其他考官進行交流打分!

相較於武舉在擂台上以武功見真招,勝者便是狀元,這文舉可是要繁瑣複雜的多,經過秋闈、會試,最後還有殿試,被天子考學才能成為真正的狀元!

也難怪那些學子這般的欽佩楚飛揚,一個人在弱冠之年拿下文武狀元,當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而這幾日,百順堂與秋碧居亦是安分了不少,興許老太太此刻也知道雲玄之掌握著她兩個孫子的前途,自然是不敢來平白惹自己動怒,否則屆時被雲玄之知道了,隻怕會連累雲易珩雲易傑二人!

麵對這來之不易的安寧,雲千夢自是十分珍惜,直到十一月二十日收到楚飛揚的信,雲千夢的神色猛然一緊,麵色驟然變得十分的凝重,有些不置信的又把楚飛揚的信從頭看了一遍!

直至讀完第二遍,雲千夢眉頭漸漸聚攏,心中充滿說不出的擔憂!

雲千夢雖知牛痘法是治療預防天花較為有效的法子,可她卻沒有想到楚飛揚竟如此的相信自己,不但在收到她信件的當天便命人在牛的身上種痘,更在牛身上出痘後願意去做那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雖然他的身邊有小聶大夫,可雲千夢卻依舊忍不住的會擔心起他的安危!

正擔心著楚飛揚的安危,卻見慕春幾個丫頭匆匆的走了進來,看著雲千夢正坐在書桌後看書信,幾人頓時放輕了腳步,齊齊的站在書桌前朝著雲千夢福了福身!

“你們幾人怎麽了?為何臉色有些難看?”見有人進來,雲千夢折好楚飛揚的信收於衣袖中,隨即看到慕春等人眉頭緊皺,麵上帶著一絲憤憤之色,便好奇的問著!

“小姐……”慕春張了張口,卻不知該如何開口,著實是有些被氣著了,讓她竟不知該如何說出方才得知的事情!

雲千夢見慕春如此,便轉目看向元冬,見她亦是滿臉的愁緒,隻是相較於慕春的憤慨,元冬的情緒則是顯得冷靜的多!

察覺到雲千夢的注視,元冬暗自皺了下眉頭,隨即硬著頭皮開口“小姐,方才禮部送來公文,說是雲公子中了這次會試的頭名,已是會元!”

聞言,雲千夢看著自己身邊幾個丫頭一副苦大情深的模樣,頓時搖頭失笑了起來,半餉才緩緩開口“你們就是為了這事而苦惱嗎?”

“小姐難道不惱怒嗎?方才老太太大老遠的便從百順堂趕到迎客廳,已是讓芮嬤嬤重重的打賞了衙役,看向眾人的眼神也已是變了!”讓慕春惱火的不是雲易珩中了會元,而是那老太太勢利的態度,今日見雲少爺越發的出息了,便變得比以往還要囂張,就連那四小姐也是連帶著對她們幾個綺羅園的丫頭損貶了一番,讓人隻覺窩囊委屈!

看著慕春滿麵不平的表情,雲千夢便知定是方才在迎客廳,老太太與雲易易定是給自己這幾個丫頭臉色看了,便淡淡的出聲“有何可惱怒的?現在還隻是會試,將來還有殿試,能夠過了皇上的考核,那才能成為真正的狀元!”

隻不過,此次會試前幾日才臨危授命,讓雲玄之擔任主考官,其後又讓他擔任了批閱官,而如今雲易珩竟中了會元!

難道朝中就無人知道雲易珩兄弟與雲玄之的關係嗎?這樣的聖旨一下,讓雲玄之即便想避嫌亦是不能冒著抗旨殺頭的危險而拒絕!

但若此事被有心之人揭發,隻怕雲相府定是會受到重創!

一層層的利害關係剝落下來,讓雲千夢心頭一寒,隻怕這是有人故意設的局,隻是這個局到底是針對何人,此時雲千夢還沒有摸清楚!

隻怕老太太此刻高興的還太早,事已至此,以後事情的發展怕已是握在那設局人的手中,隻怕這雲易珩與雲易傑此次卻是成了炮灰!

隻是,這一切均是在楚飛揚與楚王離開京都之後展開的,加上玉乾帝這段時日重病尚未上早朝,朝中重要的事情均是幾位大臣相商後再通過太後傳達給玉乾帝,這其中是不是有貓膩,著實是讓人費解!

隻不過,不是所有人均由這樣的覺悟,這世上糊塗的人大有人在,雲易珩剛剛成為會元的事情被傳出,相府中的風向便改變了,幾個新進的姨娘頓時讓丫頭們準備好了禮物,滿麵笑容的前去百順堂賀喜,而相府的門外亦是在短時間內聚集了不少的馬車,均是一些府邸派來賀喜的管家嬤嬤!

隻不過,這些人均是被趙管家擋在了相府的門外,自從幾次敗在雲千夢的手下後,趙管家倒是學乖了,再也不敢與雲千夢起衝突!

畢竟,盡管如今雲易珩成了會元,可這仕途之路遙遠,且路上極其危險,這些年跟在雲玄之的身邊,趙管家自是看得清清楚楚,與其去巴結老太太和剛出爐的會元,倒不如乖乖的聽雲千夢的話!

若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孩,能在自身處於最為困難的時候把手掌相府大權的蘇青一步步的整垮,趙管家相信這大小姐絕非泛泛之輩,況且,如今雲千夢的身後還有楚王府與楚相府撐腰,這可不是雲易珩這個會元所能比的!

因此,孰輕孰重,這趙管家的心中如明鏡似地十分的清楚,寧願得罪老太太與雲易珩,也不再願與雲千夢為敵,免得因為後院的紛爭再禍及自身!

而門口的看門小童見管家如今是這樣的態度,自然也不敢存了巴結老太太的心思,倒是本本分分的看著管家的眼色行事!

隻不過,百順堂得知趙管家寧願執行雲千夢的命令,也不願對自己示好,頓時氣的麵色鐵青,隻是自從當日雲千夢態度強硬的把自己請出百順堂開始,老太太心中對這個孫女真是既恨又怕,就怕雲千夢在雲易珩成為狀元之前做手腳,因此聽到趙管家把賀喜的人擋在門外後,老太太雖動怒,可這次卻沒有莽撞的衝進綺羅園質問!

隻是老太太這邊還算安分,雲易易的心情卻是糟糕透頂,原以為能夠在眾人麵前風光一回,讓這京都的達官貴族都知道自己的哥哥也是個有真才實學,不用依附大伯的朝中新貴,可不想自己的美夢還沒有開始做呢,就被雲千夢給戳破,怎能不讓雲易易氣的跺腳摔東西?

而百順堂與秋碧居又隻是幾步路的距離,秋碧居中發出吵鬧的聲響,老太太這邊自然是聽的清清楚楚!

對身旁的芮嬤嬤使了個眼色,讓她先前去秋碧居內看看情況,老太太這才緩緩的

拿過擺放在桌上的佛珠,朝著坐在下麵的幾位姨娘擺譜道“你們的心意我替易珩領了!隻是,我們大小姐有吩咐,這瘟疫期間各院之間還是鮮少來往,免得互相傳染了疾病!我老婆子如今年紀大了,也隻有聽大小姐的,你們也都溫順些,別總往我這百順堂來,免得被人拿了錯,屆時我即便是想幫你們,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聽老太太這麽一說,幾名年紀稍小又從未見過大世麵的姨娘自然是有些麵麵相覷,心中頓時被老太太口中的大小姐給嚇到了!

唯獨那花姨娘仗著自己曾經替雲玄之懷過孕,又與蘇青麵對麵的對峙過,而雲千夢又送了禮物給她,便深覺自己也是個體麵的,便笑著應下老太太的話“老太太說的哪裏的話!大小姐再厲害,那也是您的孫女,哪有孫女不聽祖母的?況且,老太太這百順堂桌上擺的、牆上掛的,哪一件不是珍品?可見老太太在相爺的心中,可是獨一無二的!老太太又何必太過忌諱大小姐?即便大小姐再厲害,來年開春便也是要嫁人的,這相府中當家的,可不就是老太太嗎?而大少爺如今又得了會元,將來老太太可不止要管相府的事情,隻怕連狀元的府邸,也少不了讓您操心的!這點眼力見,奴婢們還是有的!”

要說花姨娘對雲千夢的態度,其實還是含著一絲怨恨的,當日自己流產,雲千夢卻是那般疾言厲色的對自己,豈能讓花姨娘不懷恨在心!

隻不過,有些人便是如此,明明是自己太過招搖引發的禍端,卻非要找人頂罪,把所有的過錯全部推到別人的頭上,這樣她的心中才會高興!

再者,此時相府中是柳含玉當家,雖然柳含玉平日裏沒有苛待自己,可看著平日裏那些奴才對柳含玉的恭敬,也讓花姨娘起了些其他的心思,本想在枕頭邊向雲玄之吹吹枕頭風,讓他把管家的大權交給自己,可雲玄之卻是勃然大怒,不但沒有順了她的心願,更是把她大罵了一頓,至今還把自己孤零零的晾在扶柳院,當真讓花姨娘恨透了柳含玉,順帶著也越發的對扶持柳含玉上位的雲千夢含了恨意!

而花姨娘這番恭維的話,自然是老太太最愛聽的!

尤其花姨娘點明這相府以後是老太太當家,雲千夢隻不過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就算她以後進了楚相府,從此便於雲相府再無瓜葛,生老病死雲相府均是不會再過問的!

僅僅這一點,便讓老太太眼角泛起了一抹笑意,看著這花姨娘則是越發的順眼了,更覺著這花姨娘當真是個體貼懂事的,便把目光獨獨的放在花姨娘的身上,笑道“如此便借花姨娘的吉言!如今這些什麽管家的事情,我也是沒有心思去想了!隻盼著易珩易傑兩兄弟能夠出人頭地,我即便是死了,也能瞑目了!否則活在這世上,也不過是個被人嫌棄的老太太,著實是沒有什麽用處!比不得咱們的大小姐,不但有父親的疼愛,如今那未來的姑爺亦是對她百般的好,瞧瞧楚相楚王近日送進雲相府的東西,那才是真正的珍品啊,也難怪大小姐那般珍惜的收藏了起來!”

看似是羨慕的話,其中卻是飽含深意,讓花姨娘等人覺得雲千夢著實的小氣,剛收到那些珍品,便迫不及待的藏了起來,生怕別人搶了似的!

不過,這樣卻是更加的讓幾人對雲千夢產生了強烈的嫉妒心理!

她們年紀本就不大,也僅僅是比雲千夢大了幾歲而已,隻是雲千夢卻是相府的大小姐,而她們因為出身卑賤,隻能被家中的父母賣進相府為奴為婢,如今雖是個姨娘,在這些正經主子麵前卻始終隻是奴婢,因此對雲千夢常常是抱著羨慕的心態!

隻是今日老太太的這一番,讓她們幾人心中的羨慕漸漸的轉變為了嫉恨,隻恨自己為何不能像雲千夢那般出聲貴族,又能夠好命的覓得一名西楚最好的男子作為夫婿,從此榮華富貴不斷!

想著自己嫁給了雖然依舊儒雅俊朗的雲玄之,但與那朝陽一般冉冉升起的楚飛揚相比,幾人心中均十分不是滋味,那含笑的瞳目中更是泛起一抹不甘的光芒!

老太太看著幾人神色之間的轉變,心頭暗暗得意,這幾人左不過隻是雲玄之的姨娘,就算不能在雲千夢的麵前掀起什麽大風大浪,但能夠看到雲千夢心頭添堵,老太太仍舊是高興的!

而這時,芮嬤嬤卻是從外間快步走了進來,隨即走到老太太的身邊,彎腰在她耳畔低語了幾句,隻見老太太的眼中頓時劃過一絲無奈,隨即便笑著對幾人開口“我年紀大了,到了點就犯困,你們幾人在這陪了我半天,怕也是無趣的很!我也不留你們了,大家早些回去休息吧!”

那秋碧居的動靜這般的大,花姨娘等人又豈會聽不到,此時見老太太這般講,也不過是托詞罷了,便紛紛笑著起身,朝著老太太福了福身,這才依次退出百順堂!

“這丫頭就是這般的沉不住氣!她若是有雲千夢一般的定力,這嫁進雲相府的隻怕也輪不到雲千夢了!”見眾人退出了自己的屋子,老太太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掛著佛珠的手猛地拍向桌麵,立即站起身,領著芮嬤嬤朝秋碧居走去!

而此時秋碧居內早已是沒有能夠落腳的地方,能夠摔碎的均被雲易易給砸爛,而她此時還覺著不過癮,那沾了些許塵土的繡花鞋猛地朝著麵前的鏤空雕花紅木圓凳上狠狠的踹了一腳!

“你這丫頭,到底要鬧到什麽時候?到底又有何事情讓你如此的不順心?竟拿這屋中的東西出氣?”看著滿地破碎的瓷器,老太太隻覺自己心口隱隱發疼,這些東西她還來不及搬給小兒子,就被這個敗家的孫女給盡數砸碎了,怎能不讓老太太心口發疼?

麵對老太太的質問,雲易易卻是沒有絲毫畏懼的表情,徑自滿麵怒容的坐下,指著綺羅園的方向便怒道“祖母,憑什麽我們要看雲千夢的臉色過日子?她姓雲,難道我就不姓雲嗎?如今竟連相府的一個姨娘也敢欺壓到我們的頭上,祖母,您怎麽還忍得下這口氣?她們聯手把前來道賀的賓客攔在門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