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67

對於身為母親的米嬤嬤而言,這種痛楚怕是比雲千夢還要真切一些,畢竟,有哪個母親願意自己白發人送黑發人?如此一想,米嬤嬤更是不由得慶幸自己那兒子雖不爭氣,但卻是安安穩穩的活著,這讓她心中不免多了些安慰!

“小姐,奴婢把早膳領來了!”這時,迎夏麵色平靜的走了進來,隨即與元冬一起,默默的把食盒中的早膳一一擺上桌麵!

雲千夢目光由窗外轉向迎夏,隻覺這丫頭不似往日的活潑好動,此時她臉上雖冷靜,但眸底卻隱隱藏著一抹焦色,再看與她一同進來的元冬,那向來平靜的眸子中亦是染上了少有的擔憂,讓雲千夢心生疑惑,不由得開口問道“你們兩個今兒個是怎麽了?在廚房被人欺負了還是有其他不開心的事情?”

雲千夢的問話,讓元冬與迎夏麵上頓時一愣,兩人隨即立即換上一副開心的笑容,隻見迎夏笑著快速的否認道“現在哪有人敢欺負奴婢呀!都是奴婢欺負別人!”

隻是,她們越是遮掩隱瞞,卻越是說明有問題!

雲千夢把房中的木窗拉上,隻留了一條小縫隙通風通氣,隨即走向餐桌,目光平靜的掃了眼桌上的菜式以及擺放的順序,隨即沉聲道“迎夏,你還說沒事?你自己看看,桌上竟有兩碟紫蘇糕,這盅參湯擺放的位置怎就杵在了我的麵前?”

聞言,米嬤嬤立即上前細看,果真看到桌上放著兩碟一模一樣的紫蘇糕,而那盅參湯更是堵在雲千夢的麵前,讓她看不到後麵的菜式!

見迎夏與元冬竟會犯這樣最為簡單的錯誤,米嬤嬤的臉色立即微沉了下來,出聲斥責道“你們兩個是怎麽回事?為何如此粗心大意?迎夏,小姐是相信你的醫術,這才把你留在身邊伺候她的飲食!可你如今竟連自己份內的事情都做不好,當初是誰說會盡心盡力伺候小姐的?這才過了幾日,你竟將自己曾經說過的話忘得一幹二淨嗎?”

說著,米嬤嬤便與慕春一同撤下了桌上那兩碟紫蘇糕,同時又重新擺放了桌上碗碟的位置,這才扶著雲千夢緩緩坐下!

聽到米嬤嬤怒斥迎夏,此時元冬站出來認錯道“小姐,這不關迎夏的事!早膳是奴婢進廚房去取的,是奴婢的疏忽才犯了這樣的錯誤,請大小姐責罰!”

說著,元冬便低頭跪在了雲千夢的麵前!

而雲千夢則是拍了拍米嬤嬤的手,示意她莫要因為這樣的小事而動怒,隨即伸手拉起元冬,溫和的開口“你向來謹慎小心,是我身邊四個丫頭中最為穩重的,跟在我身邊這幾個月,亦是沒有出過半點差池!若不是心中有事,我想你定不會犯今天這樣的初級錯誤!你且說說看,若是我能幫忙的,定不會讓你們帶著心事在我身邊幹活!”

聞言,元冬心中頓時湧上感激之情,雙眸不由得微微抬起看向雲千夢,隻覺此時的小姐麵帶淺笑,眼中盡是真摯真誠的神色,隻是這樣美好的小姐,元冬當真不願把自己方才聽到的消息說出口,便執意的搖了搖頭,堅決的否認道“是奴婢昨日夜間沒有休息好,這才眼花的拿錯了早膳!當真是沒有其他事由,請小姐相信!”

見元冬始終不願說出實情,雲千夢亦是不會再逼迫她,隨即讓她與迎夏去給映秋送早膳,自己則是靜靜的用著早膳!

“小姐,不如奴婢去打聽打聽?”見雲千夢情緒似乎不高,慕春舀了一碗玉米粥放在她的麵前,低聲問道!

而雲千夢卻是搖了搖頭,自己都問不出來,慕春就更沒有那個本事了,倒不如一會讓習凜去打聽,或許會有收獲!

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雲千夢便猜出讓元冬迎夏二人頻頻出錯的原因,辰王竟公然軟禁了容府!

這樣的舉動,著實讓人不解!

若說辰王有策反之心,可容府雖是西楚首富,卻也不是需要被拿捏住的第一人選!

畢竟,若是想出其不意製勝,至少先要拿捏住京都中的皇族,然後才是這些貴族世家!

可辰王卻越過多個王府,獨獨對容府下手,這樣的行為確實讓人費解!

“容貴妃沒有去求皇上嗎?”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相信容貴妃定是坐不住的,而玉乾帝與辰王向來不睦,定不會任由辰王如此放肆!

“回小姐的話,皇上此時病重!”而當習凜那刻意壓低的聲音透過木窗傳進雲千夢耳中時,一切問題便似乎有了可解的地方!

隻是,玉乾帝這個時候病重,可真是湊巧,倒是讓雲千夢十分好奇,太後那般緊張玉乾帝,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紕漏?還是說如今辰王手中的權利已是到了連太後也無法掌控的地步?而辰王為何不趁著玉乾帝病重而逼宮,卻隻緊緊的盯著一個容府不放?

想來依容雲鶴的性子,也斷是不會屈服於人,也不知有沒有受苦!

“容府一切都安好嗎?”難怪迎夏元冬那般失態,但凡是有點良心顧念舊情之人,均是會擔憂以前主子的!

“小姐放心,辰王隻是禁止容府一切人員進出,並未對其嚴刑拷打!”習凜自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也知雲千夢詢問這一切怕是另有所用,便盡可能說的詳細些!

“多謝,你先回去吧!”在習凜這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雲千夢需要時間沉澱消化,便讓習凜先回楚相府,自己則是讓慕春去映秋的房中,把迎夏與元冬叫到自己的麵前!

“我想,你們二人是在擔心容府吧!”看著立於自己麵前卻一言不發的二人,雲千夢淡淡的開口!

而不出她所料,元冬與迎夏聽完她的話後,均是猛地抬起頭,眼中滿是驚訝,想來是不明白雲千夢是如何知曉這件事情的!

“迎夏、元冬,你們如今既然到了小姐身邊伺候,就應該全心全意的服侍小姐,又豈能去擔心以前的主子?”而米嬤嬤最是看不慣的便是下人有二心!

尤其如今雲千夢身份不同一般,身邊的更是不能出現不忠之人,惟恐雲千夢受到傷害!

雲千夢自是知道米嬤嬤為何會有這般的反應,一來她昔日沒有對曲若離盡忠,這讓米嬤嬤此生內疚自責不已,二來米嬤嬤怕是希望自己的身邊再也不會出現像她一般作為的人,因此情緒才顯得有些激動!

“嬤嬤,這並怪不得她們!”雲千夢用眼神安撫住米嬤嬤,元冬二人並非犯錯被容雲鶴趕至自己身邊的!她們二人能夠在容雲鶴身邊伺候,想來亦是身受容雲鶴的信任,這般的主仆情誼,豈是說斷就能夠斷的?為容府為容雲鶴擔心,亦是常理之中的事情!

雲千夢反倒是有些慶幸她們會有這樣的反應,說明兩人至情至性,並非那種沒心沒肺之人!

“小姐,是從何得知的?”半餉,元冬才緩緩開口!

她看著雲千夢臉上的淡雅淺笑,心中竟沒來由的平靜了下來,先前的擔憂與焦躁仿若被那微笑撫平,竟能靜下心來思考事情了!

“世上哪有不透風的牆?但我卻能告訴你們,容府此時一切安好!容府內的人隻是被限製了行動,卻沒有受到傷害,你們大可放心!”見元冬恢複了以往的模樣,雲千夢眼中笑意更甚,便把容府的現狀簡單的說了一遍!

直到此時,元冬與迎夏這才放下心來,兩人更是朝著雲千夢跪下,發誓道“奴婢定當全心全力伺候小姐!”

能以一則消息換來兩人的忠心,這倒是出乎雲千夢的意料,隨即便讓二人下去用早膳!

而此時暫住辰王府內的寒門學子則是還未從昨夜的喜悅中回過神來,便被剛剛頒下的聖旨給嚇出了一身冷汗!

原以為要在辰王府住到明年,卻不想玉乾帝卻突然下旨,把明年的春闈提前到下個月初一,這掐指一算,竟隻剩一兩日的時間,這讓所有的考生莫不驚慌失措,哪裏還有心情欣賞辰王府的美景,各個手中捧著書本默讀背誦!

相較於其他人的緊張,寒澈倒是顯得從容不迫,手中的書頁也隻是以平時閱讀的速度翻閱著,這樣恬淡的個性,倒是讓與他同住一屋的另一名考生好生的羨慕,不由得讚歎道“寒兄果真是胸有成竹,竟如此不慌不急,當真讓我等慚愧!”

聞言,寒澈雙目微微離開書頁,看向坐在自己對麵的人,淺笑溫和的開口“孔兄謬讚,我不過是看書慢些罷了!倒是十分羨慕孔兄背誦詩文的速度,當真是一目十行、過目不忘!”

那考生反過來被寒澈一通讚歎,臉上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直直的擺手道“什麽過目不忘,我看是過目就忘!倒是昨日辰王力邀寒兄住進辰王府,可見王爺是十分的看中寒兄,相信定是對寒兄滿懷信心!”

聽出這孔凡口氣中的欽羨之意,寒澈卻隻是淡淡一笑,隨即低頭繼續看著手中的書卷!

而那孔凡見寒澈似乎並不想多談論這個話題,便也識趣的不再開口,隻是那滿含羨慕的眼底卻湧動著一股不安份的情緒!

隻是,不管眾人是否晝夜不分、不眠不休的背誦詩文,時間依舊是一點一滴的走過,轉眼間便到了十一月初一會試這一日!

按照祖例,文舉會試不再在貢院應考,而是在禮部舉行!

與秋闈人滿為患的排隊等候現象不同,會試人數早已有定數,且經過上一輪的秋闈,眾人之間也相互熟悉了起來!

隻不過二十八日晚間的那場大火,卻讓秋闈中選的幾名寒門學子葬身火海,雲玄之連同禮部沈大人等幾位會試主考官在惜才的情況下請奏病中的玉乾帝,希望把後麵幾個名次的考生往前提,也算是為西楚留住人才!

這樣的提議通過太後得到了玉乾帝的認同,隨即便下旨補上了幾名秀才的名字,因此今日來參加會試考試的考生人數依舊是榜單上的人數!

眾人按照早已安排好的位置坐下,隨即放下手中的生活用品端坐在書桌後,等著考官發放考卷!

隻是,寒澈自坐下後,卻發現自己與雲易傑竟是麵對麵的位置,而雲易傑怕是早已發現了這一現象,此時正滿麵陰笑的盯著他!

直到考官發放了考卷,那雲易傑才收回自己的視線,把注意力放在麵前的考卷上!

寒澈大體的遊覽了一遍考卷上所有的考題,這才翻開硯台的蓋子,準備磨墨答題,可此時卻聽見對麵雲易傑突然出聲,引來了沈大人!

“考場之內豈能大呼小叫,成何體統!”沈大人見是雲玄之的侄子,眉頭不由得微皺了起來出聲嗬斥道!

而雲易傑卻似乎並不畏懼這樣的嗬斥,反倒是手指著對麵的寒澈,向沈大人揭發道“大人,學生方才似乎看到那寒解元的硯台中藏有玄機,還請大人好生檢查寒解元的包袱!”

西楚對於考生作弊一事相當的重視,一旦被發現,後果亦是相當嚴重!輕則取消考試的資格,發配邊疆,重則腦袋掉地,還會連累家人!

而今日,雲易傑竟指著寒澈說其作弊,別說是沈大人,即使寒澈亦是被他這番言語給驚住了!

隻是半刻之後,寒澈便立即恢複了常色,立即反駁道“我與雲公子雖有些小誤會,但卻不想雲公子心思如此歹毒,竟要以這般手段陷害於我?”

而雲易傑則是滿麵憤慨的對沈大人開口“大人,學生也隻是抬眼間匆匆看了寒解元一眼,隻是覺得事有蹊蹺這才稟明大人,並未存心誣陷寒解元!隻是這科舉考試乃是所有學子的夢想,豈能讓那些滿心旁門左道之人鑽了空子,學生也隻不過是為了公平起見小心行事!況且,寒解元若是果真沒有作弊,又何必阻攔大人搜查?”

雲易傑把話說的清清楚楚,他隻是匆忙中看了寒澈一眼,也許這一眼真是看錯了,因此屆時真找不到證據,那也隻是他小心謹慎,而並非存心誣陷寒澈,即便是沈大人,也不能隨便定罪於他!更何況,今日的考場中,還有雲玄之坐鎮,其他的官員總會不看僧麵看佛麵的!

聽雲易傑如此一說,沈大人的眉頭皺的越發的緊了些,吩咐其他官員好生的看管考場秩序,自己則是親自走到寒澈麵前,低聲道“寒解元,暫請你停筆,讓本官檢查一番,若沒有此事,你也可安心答題!”

寒澈看眼對麵的雲易傑,見他冷笑不斷,頓時明白雲易傑這麽做並非真能證明自己有作弊現象,怕是想拖延自己答卷的時間,讓他來不及答卷而已!

如此一想,寒澈倒是十分配合的站起身,立於沈大人的身旁,讓一旁的侍衛檢查著他帶來的隨身物件!

那幾名侍衛檢查的極其仔細,就連那食盒中的糕點亦是一塊塊的掰開,細細的拿在手中舉到眼前細看是否有字跡印在上麵,而那方小小的硯台更是被檢查了不下十遍,即便是寒澈身正不怕影子斜,也在麵對這樣極其嚴密的檢查時,手心不由得出了冷汗!

一個時辰之後,那幾名侍衛在確定沒有任何作弊工具之後,才想沈大人稟明一切!

見自己欣賞的學生果真是有真才實學,沈大人眉間的神色也為之一鬆,立即讓寒澈坐下答題,自己則是帶著侍衛走回坐席間!

而此時的寒澈亦是送了一口氣,若非他早起離開辰王府後仔仔細細的檢查了自己的包袱,怕是早已遭人暗算,隻是那往自己包袱中塞夾帶紙條的人不知與雲易傑是否聯手,否則雲易傑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