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168節

  而寧鋒則是看了眼蔣嬤嬤,隨後向辰王稟報“回王爺,太妃方才已經下了命令,讓那群考生住進了北園!太妃說那邊離後院最遠且環境幽靜,最是適合清心讀書!且北園距離東南兩院甚遠,亦不會讓那群考生影響王爺的飲食起居!”

  江沐辰亦是注意到寧鋒在回答自己問題之前的小動作,又見蔣嬤嬤並未依言退下,目光頓時暗了幾分,麵色由不得微沉,帶著不允許人挑戰自己威信的怒意,危險的開口“寧鋒,你這是替誰辦事?看樣子,上次的教訓還不足以讓你記在心裏!”

  寧鋒聞言,又聽到辰王用這樣的口氣對自己說話,眼中頓時浮現一抹恐懼,瞬間便朝著辰王跪了下來,朗聲道“卑職不敢!上次王爺對卑職的教誨,卑職銘記在心,時刻不敢忘懷,請王爺明察!”

  而蔣嬤嬤見辰王殺雞給猴看,心下明白自己若還站在這裏,隻怕辰王真會對寧鋒下手,便領著丫頭們朝辰王福了福身,低聲道“老奴還要趕著向太妃稟報,先行告退!”

  語畢,便帶著身後的幾個丫頭從容不迫的離開!

  見蔣嬤嬤離開,辰王目光如刀霜般刮向寧鋒,隨即轉身進了書房,直到天色漸漸轉亮,寧鋒才聽到裏麵傳出辰王讓他進去的命令,寧鋒頓時如釋重負,擦了擦頭上不斷冒出的冷汗,絲毫不敢有所怠慢的起身走進書房!

  “王爺有何吩咐?”見江沐辰坐在書桌旁沉默的看著手中的折子,寧鋒低聲問道!

  “那寒澈可是與其他考生住在一起?”執起毛筆,在那折子上快速的寫著,江沐辰卻還能一心二用的問著寧鋒問題!

  “方才進府時,那寒解元是跟與其他考生一同被帶入北園的!隻是,那寒解元卻顯得有些格格不入,與其他考生之間似乎沒有交流!”想起那群考生在踏進辰王府時激動難掩的表情時,寧鋒心中隻覺那寒澈當真是與眾不同,不但沒有欣喜若狂的表情,就連眼神亦是冷靜自若,這讓寧鋒不由得有些擔心,便低聲問道“王爺,卑職擔心這寒解元是……”

  “派人去查清楚他的底細!”可辰王的這句吩咐,卻讓寧鋒臉色微變!

  一般而言,辰王下命徹查某人,便是有重用之意!

  那寒澈確實有過人之處,但卻也看得出此人並不容易籠絡,且那寒澈身上還帶著文人獨有的酸腐自負目空一切的氣息,當真是讓寧鋒心存膈應!

  隻是辰王既然已經下命,寧鋒也隻能聽命辦事!

  一夜之間出了這麽大的事情,莫說平常百姓,就連大族大戶之家的閨秀們亦是隱隱的看到那映照著黑夜如白晝的火光,以及外麵吵鬧不休幾乎一整夜的逃命救助之聲,一時間京都中人心恍惚,百姓均在私下偷偷議論最近發生的這一係列的事件,是不是天要亡西楚而發出的警告!

  “沒想到一夜之間竟讓那麽多人葬身於火海!”早上起床,雲千夢想著昨夜那火紅的半邊天,不由得搖頭暗歎,隻是心中的隱約不安卻是越發的明顯!

  讓慕春打開木窗,雲千夢探手窗外,感受著外麵低迷的氣溫,空氣中含有的冰冷分子更是讓人的肌膚不由得染上一層寒栗!

  再有一兩日的時間,今年便將走進十一月,這時的溫度已是明顯的有了變化,每日起床,均能感受到空氣中散發出的冷沁!

  而最近天氣變化多端,天空中時有淅淅瀝瀝的小雨,夜間霜露更重,可這樣的情況下,那客棧的火光竟能照亮半個京都的夜晚,著實是讓人深覺不安!

  “是啊!這些考生十年寒窗苦讀,這科舉考試還未結束,竟白白的丟了一條性命,實在是讓人惋惜!而且此次被燒死的那些考生又都是寒門學子,家中怕是均指望著他們光耀門楣,如今卻連性命都丟了,家裏的人若是知道了,還指不定會有多麽的傷心呢!”米嬤嬤一麵替雲千夢把餐具擺放上桌麵,一麵與雲千夢交流著!

  隻是,對於身為母親的米嬤嬤而言,這種痛楚怕是比雲千夢還要真切一些,畢竟,有哪個母親願意自己白發人送黑發人?如此一想,米嬤嬤更是不由得慶幸自己那兒子雖不爭氣,但卻是安安穩穩的活著,這讓她心中不免多了些安慰!

  “小姐,奴婢把早膳領來了!”這時,迎夏麵色平靜的走了進來,隨即與元冬一起,默默的把食盒中的早膳一一擺上桌麵!

  雲千夢目光由窗外轉向迎夏,隻覺這丫頭不似往日的活潑好動,此時她臉上雖冷靜,但眸底卻隱隱藏著一抹焦色,再看與她一同進來的元冬,那向來平靜的眸子中亦是染上了少有的擔憂,讓雲千夢心生疑惑,不由得開口問道“你們兩個今兒個是怎麽了?在廚房被人欺負了還是有其他不開心的事情?”

  雲千夢的問話,讓元冬與迎夏麵上頓時一愣,兩人隨即立即換上一副開心的笑容,隻見迎夏笑著快速的否認道“現在哪有人敢欺負奴婢呀!都是奴婢欺負別人!”

  隻是,她們越是遮掩隱瞞,卻越是說明有問題!

  雲千夢把房中的木窗拉上,隻留了一條小縫隙通風通氣,隨即走向餐桌,目光平靜的掃了眼桌上的菜式以及擺放的順序,隨即沉聲道“迎夏,你還說沒事?你自己看看,桌上竟有兩碟紫蘇糕,這盅參湯擺放的位置怎就杵在了我的麵前?”

  聞言,米嬤嬤立即上前細看,果真看到桌上放著兩碟一模一樣的紫蘇糕,而那盅參湯更是堵在雲千夢的麵前,讓她看不到後麵的菜式!

  見迎夏與元冬竟會犯這樣最為簡單的錯誤,米嬤嬤的臉色立即微沉了下來,出聲斥責道“你們兩個是怎麽回事?為何如此粗心大意?迎夏,小姐是相信你的醫術,這才把你留在身邊伺候她的飲食!可你如今竟連自己份內的事情都做不好,當初是誰說會盡心盡力伺候小姐的?這才過了幾日,你竟將自己曾經說過的話忘得一幹二淨嗎?”

  說著,米嬤嬤便與慕春一同撤下了桌上那兩碟紫蘇糕,同時又重新擺放了桌上碗碟的位置,這才扶著雲千夢緩緩坐下!

  聽到米嬤嬤怒斥迎夏,此時元冬站出來認錯道“小姐,這不關迎夏的事!早膳是奴婢進廚房去取的,是奴婢的疏忽才犯了這樣的錯誤,請大小姐責罰!”

  說著,元冬便低頭跪在了雲千夢的麵前!

  而雲千夢則是拍了拍米嬤嬤的手,示意她莫要因為這樣的小事而動怒,隨即伸手拉起元冬,溫和的開口“你向來謹慎小心,是我身邊四個丫頭中最為穩重的,跟在我身邊這幾個月,亦是沒有出過半點差池!若不是心中有事,我想你定不會犯今天這樣的初級錯誤!你且說說看,若是我能幫忙的,定不會讓你們帶著心事在我身邊幹活!”

  聞言,元冬心中頓時湧上感激之情,雙眸不由得微微抬起看向雲千夢,隻覺此時的小姐麵帶淺笑,眼中盡是真摯真誠的神色,隻是這樣美好的小姐,元冬當真不願把自己方才聽到的消息說出口,便執意的搖了搖頭,堅決的否認道“是奴婢昨日夜間沒有休息好,這才眼花的拿錯了早膳!當真是沒有其他事由,請小姐相信!”

  見元冬始終不願說出實情,雲千夢亦是不會再逼迫她,隨即讓她與迎夏去給映秋送早膳,自己則是靜靜的用著早膳!

  “小姐,不如奴婢去打聽打聽?”見雲千夢情緒似乎不高,慕春舀了一碗玉米粥放在她的麵前,低聲問道!

  而雲千夢卻是搖了搖頭,自己都問不出來,慕春就更沒有那個本事了,倒不如一會讓習凜去打聽,或許會有收獲!

  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雲千夢便猜出讓元冬迎夏二人頻頻出錯的原因,辰王竟公然軟禁了容府!

  這樣的舉動,著實讓人不解!

  若說辰王有策反之心,可容府雖是西楚首富,卻也不是需要被拿捏住的第一人選!

  畢竟,若是想出其不意製勝,至少先要拿捏住京都中的皇族,然後才是這些貴族世家!

  可辰王卻越過多個王府,獨獨對容府下手,這樣的行為確實讓人費解!

  “容貴妃沒有去求皇上嗎?”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相信容貴妃定是坐不住的,而玉乾帝與辰王向來不睦,定不會任由辰王如此放肆!

  “回小姐的話,皇上此時病重!”而當習凜那刻意壓低的聲音透過木窗傳進雲千夢耳中時,一切問題便似乎有了可解的地方!

  隻是,玉乾帝這個時候病重,可真是湊巧,倒是讓雲千夢十分好奇,太後那般緊張玉乾帝,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紕漏?還是說如今辰王手中的權利已是到了連太後也無法掌控的地步?而辰王為何不趁著玉乾帝病重而逼宮,卻隻緊緊的盯著一個容府不放?

  想來依容雲鶴的性子,也斷是不會屈服於人,也不知有沒有受苦!

  “容府一切都安好嗎?”難怪迎夏元冬那般失態,但凡是有點良心顧念舊情之人,均是會擔憂以前主子的!

  “小姐放心,辰王隻是禁止容府一切人員進出,並未對其嚴刑拷打!”習凜自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也知雲千夢詢問這一切怕是另有所用,便盡可能說的詳細些!

  “多謝,你先回去吧!”在習凜這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雲千夢需要時間沉澱消化,便讓習凜先回楚相府,自己則是讓慕春去映秋的房中,把迎夏與元冬叫到自己的麵前!

  “我想,你們二人是在擔心容府吧!”看著立於自己麵前卻一言不發的二人,雲千夢淡淡的開口!

  而不出她所料,元冬與迎夏聽完她的話後,均是猛地抬起頭,眼中滿是驚訝,想來是不明白雲千夢是如何知曉這件事情的!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