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66

由得會心一笑,心中不禁暗想,不知楚飛揚見了自己的字會作何感想?

而此時,住著眾多寒門考生的客棧竟無故發生了火災,由於夜深人靜無人察覺,眾多住在三樓四樓已經歇息的考生均沒有逃出客棧,活活的被燒死在裏頭!

僅有那一樓二樓的考生險險的逃了出來,隻是,此時京都客棧均已滿員,加上這些考生均是外地之人,在畏懼瘟疫傳染之下,所有客棧均是拒絕收留這些考生!

人情冷暖,頓時讓這些滿懷抱負的寒門考生第一次有了心灰意冷的感覺!

而此時,聞訊趕來的辰王則是指揮著城防軍滅火,看著這些空有抱負卻沒有機會施展的考生,辰王竟下命讓他們暫住辰王府,直至科舉考試結束為止!

一時間,辰王所舉贏得了眾位寒門學子的好感,唯有那立於街角的寒澈,目色清明的看著麵前的一切!

第一百一十六章

整整一夜,街道上均是一片吵雜的聲響,各種救火聲、呼救聲、哭喊聲不絕於耳!

而此時,得到消息的榮善堂的大夫則是紛紛趕來,為受傷的學子包紮治傷,容雲鶴立於客棧對麵的酒樓下,靜靜的看著麵前的一切,眉頭卻是不由得皺了起來,隻覺今晚的事情實在是太過蹊蹺!

直到下半夜,大火被城防軍撲滅後,眾人的喊叫聲這才漸漸的小了下來,隻是,辰王突然的決定,卻讓這群寒門學子心頭由方才的彷徨恐懼轉為驚喜萬分!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場要人命的大火,竟會引來這讓的百年不遇的機遇!

他們平日裏別說見到王爺宰相,即便是府衙中的官爺也是甚少見到,如今因禍得福得以住進辰王府,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心中對於雪中送炭的辰王不禁有了一抹肝腦塗地死而後已的獻身精神,每個人均是滿麵喜色的跟在辰王的坐騎之後,心情澎湃的朝著辰王府走去,時不時的還要交頭接耳幾句以表達自己激動的心情!

江沐辰騎在馬背上,聽著身後竊竊私語之聲,眼中閃過一絲不悅,目光不由得往前看去,卻見幽暗的街角轉彎處立著一道暗藍的身影,而那片黑暗之中竟閃爍著兩道極其耀眼的目光,竟如上好的黑曜石般讓人隻覺尋到了寶藏!

隻是那兩道目光中卻是含著濃濃的譏諷與不屑,讓江沐辰心中不由得升起一抹好奇,低聲喚過身後的寧鋒,讓他領著這群學子前去辰王府,自己則是調轉馬頭,策馬奔到那藍色身影前,居高臨下目色冰冷的俯視著那立於黑暗之中的少年!

隻見這少年身上的長袍雖有些破損汙垢,麵色更顯得有些蒼白,但神色卻是鎮定自若,不若其他學子那般驚慌失色,尤其眼底的那抹冷靜,更是讓江沐辰心中不由得對麵前的少年刮目相看!

再細看那少年的眉目與神情,讓江沐辰不由得想起二十幾日前在貢院門口見到的那名考生,兩者神態體態幾乎一致,隻怕是同一人!

看著麵前少年略顯狼狽的樣子,江沐辰沉聲問道“你叫什麽名字?也是住在那客棧的考生?”

“草民寒澈見過王爺,草民的確是那客棧的考生!”寒澈聽著辰王的詢問,亦是冷靜的回答著!

聽到少年報出名字,江沐辰雙瞳微微一緊,難怪見這少年神情與旁人不同,原來是這次秋闈的文舉解元,果真是有與眾不同之處!

旁人均是心花怒放的為能夠進入辰王府而高興,他卻是麵色平靜的立於一旁,臉上沒有欣喜若狂、眼中更沒有膚淺的得意,隻是麵如沉水的立於一旁,雙目清明、頭腦清晰的看著麵前所發生的這一切!

這樣一個人才,倒是讓辰王起了招攬之心,便緩緩開口“寒解元為何立於此地不動?難道沒有聽到本王剛才的話嗎?”

聞言,寒澈雙目中浮現點點笑意,隨即清聲道“多謝王爺美意!隻是草民深怕會給王爺帶來不便!”

“放肆!豈有你這般與王爺說話的?你以為自己是誰?竟對王爺如此無禮,難道想被治一個目無尊卑的罪名嗎?”這時,守在辰王身後的侍衛立即出聲嗬斥道!

而麵對那侍衛的大聲責罵,寒澈卻絲毫不見畏懼,那看向侍衛的眼神中隻是透著絲絲笑意,眼底卻是暗藏著讓人難以察覺的譏笑,隻是還未等他開口,便聽見辰王那微冷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寒解元這是看不起本王,想與辰王府作對了?”

此時辰王聲音雖不大,但那淡淡的反問中卻是飽含了無上的威嚴以及與生俱來的淩厲,讓方才出口怒斥寒澈的侍衛不由得覺得周身氣溫越發的冷寒,可當他看向寒澈時,卻發現對方依舊麵帶無畏的淺笑,隻是出口的話中,卻是帶著明顯的轉變“草民不敢!王爺盛情,草民自然是不敢違背的!”

語畢,寒澈便拱手向辰王行禮,隨即抬腿跟上已經走遠的隊伍!

江沐辰坐在馬背上,盯著寒澈身影的雙眸卻是若有所思的半眯了起來,半餉,才收回視線,隨即看向立於不遠處的容雲鶴!

隻見今夜的容雲鶴一身白色暗紋錦緞長袍,那一頭銀色的長發在月色下顯得越發的耀眼,隻是他身影頎長、後背挺直,獨給人一身清風傲骨般的氣節,卻讓辰王不由得微皺了下眉頭,隻覺今晚進同時見到兩名氣質相同的人,讓人心中著實有些不舒坦!

微微勒緊韁繩,讓馬兒緩緩走到容雲鶴的麵前,辰王審視這此時不應出現在此地的容雲鶴,隨即緩緩開口“最近榮善堂十分的活躍!不但為洛城輸送藥草,此次更是為學子們包紮療傷,隻是,容家以往似乎從沒有涉及藥草生意,看來容公子這次是有意把容家發揚光大!”

江沐辰掌管京都城防軍,豈有他不知道的事情,榮善堂雖隻是一個小小的醫館,可此次前往洛城的禦醫中,便有榮善堂的聶懷遠,而此人更是在臨行前一晚被玉乾帝賜為八品禦醫,一個民間的大夫竟有這樣的本事,倒是讓江沐辰對聶懷遠有些好奇!

而近日容雲鶴四處修繕街麵的店鋪又多次出入榮善堂,想來便是有意替容家發展草藥生意,這對辰王而言可不算是好事情!

畢竟,容雲鶴對雲千夢的心思,江沐辰還是能夠看出幾分來的,雖然他表現的十分的內斂,但身為男人的直覺卻告訴江沐辰,雲千夢對於向來特立獨行的容雲鶴而言,怕是一個特別的存在,而就是這一抹特別,讓江沐辰對容雲鶴越發的覺得不順眼!

“容家作為皇商,自然是盡可能為皇上為朝廷多做貢獻!雲鶴不才,不能前往疫區為百姓做些事情,便隻能在後方為他們提供便捷!這隻是為人最基本的良心而已!”容雲鶴微微抬眸,麵沉如水的看向眼含冰雹的江沐辰,語氣淡然的說出這番話來!

“是嗎?容公子是否忘記,近日本王已是著城防軍下命,每晚亥時過後,便禁止百姓出門行走,以防瘟疫傳染!而此時已近醜時,看來容公子是把本王的話當作耳旁風了!”周邊的侍衛隻覺辰王的聲音愈發的陰寒,直直讓他們心頭打顫,可容雲鶴卻是一臉鎮定自若的表情,眼底更是一副無畏的神色,讓他們隻覺這容家的公子當真是瘋了,竟連辰王也敢得罪!

而容雲鶴也的確沒有把辰王的話放在心上,聽著這明顯含有威脅的語句,隻見那如謫仙般俊美的臉上隻淡淡的露出一抹淺笑,目光隱含譏諷的看向辰王,隨即反問道“難道王爺認為那一紙公文竟比救人性命還要重要?這倒是與王爺方才的所作所為有所相悖!既然王爺方才見到那些學子無處可住時心生憐憫,提供辰王府為他們的臨時住所,為何此時又自相矛盾的質問容某?”

江沐辰自是沒有想到,向來沉默寡言的容雲鶴,竟也有口齒伶俐的一刻,便冷笑道“容公子從哪學來的能言善辯,倒是讓本王刮目相看!今夜客棧發生火災,自有城防軍前來救急,又何須容公子多此一舉?而你容雲鶴卻對朝廷頒布的命令置若罔聞,若此次不嚴懲,本王以後也無法管理這偌大的京都!”

隻聽見辰王的聲音徒然一轉,瞬間變得嚴酷冷肅,隨即有力的朝著身後的副官命令道“你們親自送容公子回容府,好生的保護好容府,若是放出一個人,軍法處置!”

那副官立即下馬單膝跪在辰王的麵前,快速的應聲,隨即走到容雲鶴的麵前,麵無表情道“容公子,請!”

容雲鶴則是冷然的看向辰王,見他麵色冷峻帶著濃烈的殺氣,容雲鶴的心中卻是劃過一絲疑惑,隨即在那副官的強行押送下走回容府!

與此同時,辰王亦是下命讓護城軍護送榮善堂的大夫及學徒回去,自己則是策馬奔回辰王府!

當辰王回到辰王府即將走進自己的書房時,卻見蔣嬤嬤領著小丫頭正恭敬的立於書房外,又見寧鋒守在書房門口,便沉聲問道“何事?”

“奴婢見過王爺!太妃聽聞王爺辛苦了大半夜,特命廚房燉了老鴨參湯給王爺補身子!”蔣嬤嬤見辰王回府,便立即帶著小丫頭們行禮!

而辰王卻隻是淡掃她們一眼“知道了,東西放下,退下吧!”

隨即徑自對寧鋒開口“人都安排妥當了?”

蔣嬤嬤立即對身後的小丫頭使了個眼色,隻見那小丫頭機靈的走上前,把手中捧著的托盤交到寧鋒的手中,隨即退回蔣嬤嬤的身後!

而寧鋒則是看了眼蔣嬤嬤,隨後向辰王稟報“回王爺,太妃方才已經下了命令,讓那群考生住進了北園!太妃說那邊離後院最遠且環境幽靜,最是適合清心讀書!且北園距離東南兩院甚遠,亦不會讓那群考生影響王爺的飲食起居!”

江沐辰亦是注意到寧鋒在回答自己問題之前的小動作,又見蔣嬤嬤並未依言退下,目光頓時暗了幾分,麵色由不得微沉,帶著不允許人挑戰自己威信的怒意,危險的開口“寧鋒,你這是替誰辦事?看樣子,上次的教訓還不足以讓你記在心裏!”

寧鋒聞言,又聽到辰王用這樣的口氣對自己說話,眼中頓時浮現一抹恐懼,瞬間便朝著辰王跪了下來,朗聲道“卑職不敢!上次王爺對卑職的教誨,卑職銘記在心,時刻不敢忘懷,請王爺明察!”

而蔣嬤嬤見辰王殺雞給猴看,心下明白自己若還站在這裏,隻怕辰王真會對寧鋒下手,便領著丫頭們朝辰王福了福身,低聲道“老奴還要趕著向太妃稟報,先行告退!”

語畢,便帶著身後的幾個丫頭從容不迫的離開!

見蔣嬤嬤離開,辰王目光如刀霜般刮向寧鋒,隨即轉身進了書房,直到天色漸漸轉亮,寧鋒才聽到裏麵傳出辰王讓他進去的命令,寧鋒頓時如釋重負,擦了擦頭上不斷冒出的冷汗,絲毫不敢有所怠慢的起身走進書房!

“王爺有何吩咐?”見江沐辰坐在書桌旁沉默的看著手中的折子,寧鋒低聲問道!

“那寒澈可是與其他考生住在一起?”執起毛筆,在那折子上快速的寫著,江沐辰卻還能一心二用的問著寧鋒問題!

“方才進府時,那寒解元是跟與其他考生一同被帶入北園的!隻是,那寒解元卻顯得有些格格不入,與其他考生之間似乎沒有交流!”想起那群考生在踏進辰王府時激動難掩的表情時,寧鋒心中隻覺那寒澈當真是與眾不同,不但沒有欣喜若狂的表情,就連眼神亦是冷靜自若,這讓寧鋒不由得有些擔心,便低聲問道“王爺,卑職擔心這寒解元是……”

“派人去查清楚他的底細!”可辰王的這句吩咐,卻讓寧鋒臉色微變!

一般而言,辰王下命徹查某人,便是有重用之意!

那寒澈確實有過人之處,但卻也看得出此人並不容易籠絡,且那寒澈身上還帶著文人獨有的酸腐自負目空一切的氣息,當真是讓寧鋒心存膈應!

隻是辰王既然已經下命,寧鋒也隻能聽命辦事!

一夜之間出了這麽大的事情,莫說平常百姓,就連大族大戶之家的閨秀們亦是隱隱的看到那映照著黑夜如白晝的火光,以及外麵吵鬧不休幾乎一整夜的逃命救助之聲,一時間京都中人心恍惚,百姓均在私下偷偷議論最近發生的這一係列的事件,是不是天要亡西楚而發出的警告!

“沒想到一夜之間竟讓那麽多人葬身於火海!”早上起床,雲千夢想著昨夜那火紅的半邊天,不由得搖頭暗歎,隻是心中的隱約不安卻是越發的明顯!

讓慕春打開木窗,雲千夢探手窗外,感受著外麵低迷的氣溫,空氣中含有的冰冷分子更是讓人的肌膚不由得染上一層寒栗!

再有一兩日的時間,今年便將走進十一月,這時的溫度已是明顯的有了變化,每日起床,均能感受到空氣中散發出的冷沁!

而最近天氣變化多端,天空中時有淅淅瀝瀝的小雨,夜間霜露更重,可這樣的情況下,那客棧的火光竟能照亮半個京都的夜晚,著實是讓人深覺不安!

“是啊!這些考生十年寒窗苦讀,這科舉考試還未結束,竟白白的丟了一條性命,實在是讓人惋惜!而且此次被燒死的那些考生又都是寒門學子,家中怕是均指望著他們光耀門楣,如今卻連性命都丟了,家裏的人若是知道了,還指不定會有多麽的傷心呢!”米嬤嬤一麵替雲千夢把餐具擺放上桌麵,一麵與雲千夢交流著!

隻是,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