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166節

  太後則是眼神冷淡的看向辰王,淡淡的回道“皇上已經喝藥歇下了,有什麽事情待過幾日再說吧!況且,春闈是明年的事情,也不用急於一時!”

  說完,太後便領著餘公公重新走回寢殿!

  “王爺,不對呀!皇上若是身子不適,太後為何連麵都不讓咱們見?難道是皇上根本不是小病小痛?”蘇源看著那道被合上的朱漆大門,眼露疑惑的開口說道!

  而他的話,卻是引起雲玄之及管大人的注意,隻見兩人均是麵露不解的看向大殿,隻覺今日太後的舉動著實有些讓人費解!

  “先觀察一段時日!看太後還有何借口!不知雲相與管大人意下如何?”辰王冷眸掃了眼麵前的宮殿,隨即問著麵前的雲玄之等人!

  眾人皆是覺得事有蹊蹺,便紛紛點了頭,隨即便各自回了府中!

  隻是,連著三日玉乾帝均是稱病沒有上朝一事,頓時引起朝中大臣的熱議,這可是玉乾帝自登基以來頭一次如此連續不上早朝,尤其此時國家內憂外患,更是讓眾人擔憂起了玉乾帝的身子!

  而知道些許內幕的雲玄之等人則是皺眉不語,幾人待早朝結束,便不約而同的朝著玉乾帝的寢殿走去,再一次請求麵聖!

  而今日依舊是太後出來擋住了他們,理由竟與前幾日的沒有差別!

  “太後為何阻擾臣等麵聖?難道皇上身子有何不妥?”就在太後即將轉身離去時,蘇源立即滿含深意的開口!

  “蘇大人這是何意?本宮視皇上為親子,難道蘇大人在懷疑猜忌什麽?蘇大人可知自己現在的言行舉止,已是以下犯上,難道是想本宮讓禁衛軍立即把你拖出去斬了嗎?”太後在宮中這麽多年,生死大劫更是經曆了無數次,又豈會被蘇源這三言兩語的挑釁所嚇到?

  反倒是太後那一句‘以下犯上’,讓蘇源立即閉上了嘴巴,重新站到了辰王的身後暫時安靜了下來!

  “那就請太後娘娘明示,為何這幾日皇上均為早朝?也讓臣能夠向百官解釋!否則今日臣等是絕對不會離開殿外一步!”看著太後如此的氣盛,辰王亦不是被人嚇唬幾句便退縮的人,隻見他語氣中含著堅持,眼神更是空無一人,讓太後不著痕跡的微皺了下眉頭!

  “太後對皇上的母子情分,朝野上下怕是無人不知!隻是,皇上三日未來上早朝,朝中已是堆積了太多的奏折公文需要皇上批閱,若是再這樣下去,微臣等人也是壓不住百官的猜忌!且如今北齊太子等人還住在驛館之中,對我朝的事情了如指掌,長此以往,隻怕北齊會借機偷襲,還請太後以大局為重,讓微臣見皇上一麵!”雲玄之想著這幾日朝中百官的情緒,便皺眉為難的說出這一番話來,也希望太後能夠體諒他們,不要一味的擋在寢殿之外!

  太後見雲玄之把話說到這個份上,想起昨天夜裏太醫對自己說的話,不由得微歎口氣,緩緩開口“本宮也知你們的難處!隻是,皇上這病暫時怕是好不了,太醫囑咐要靜養,本宮自然是不敢把皇上的性命當作兒戲!朝堂的事情,有你們幾人在,皇上自然是放心的!”

  眾人聞言,不由得麵麵相覷,這玉乾帝身體一向康健,怎麽會突然病倒,還一時也好不了!若照此下去,那玉乾帝豈不是要長時間不上早朝?

  這對於辰王等人而言,自然是一則好消息!

  隻是在雲玄之與管大人心中,怕是一則壞消息,尤其如今楚王楚相均不在京都,朝中辰王一人獨大,玉乾帝此時病倒,實在不是一個好時機!

  “既然你們來了,本宮便把早上皇上囑咐的事情告知你們!”太後見他們幾人麵色各異,便知玉乾帝的病情讓他們心中產生了不同的想法,隻不過,既然瞞不住,倒不如把實情說出來,以靜製動才是上上之策!

  “請太後明示!”既然是玉乾帝的口諭,幾人自然是不敢怠慢!

  “此次瘟疫嚴重,已讓我西楚損失十幾萬的百姓,皇上反複思索,決定讓春闈提前!這樣朝廷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瘟疫一事上,不知各位大人意下如何?”太後皺眉說出這段話!

  幾人聽到這樣的決定,心中又是掀起大波!

  雲玄之則是抬眼看了看太後,心中不明白為何玉乾帝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雖說為百姓著想是皇上聖明,隻是提前結束科舉考試,曲長卿便不能明目張膽的跟在辰王身邊,屆時若楚飛揚還沒有回京,京中的形勢隻怕是要危險了!

  尤其此時玉乾帝身子到底如何,除了太後以及伺候玉乾帝的人,怕是無人知曉,萬一日後辰王逼宮,那宮中朝中怕是要死傷一片!

  難道玉乾帝為了百姓就要賭上這麽多權貴的性命嗎?這實在是不是一件公平的買賣!

  而太後的話同樣引起辰王的警惕,若說玉乾帝生病,辰王倒是能夠信上一兩分,畢竟人吃五穀雜糧,哪有不生病的?

  可太後明明知道,科舉考試是玉乾帝在楚飛揚不在朝中這段時日牽製自己的武器,為何卻要在此時決定縮短時間?這於情於理均是說不通的?亦或是,玉乾帝已經想到其他對付自己的辦法了?這才故意稱病,讓太後來當這個幌子?畢竟,這兩人母子連心這麽久,不排除共同做戲的成分!

  太後細細的把雲玄之與辰王眼底那細微的表情收於心中,便再次開口“既如此,此次會試便定於下月初一舉行!各位大人還是趕緊回去準備,莫要被人鑽了作弊的空子!”

  “太後,臣有一事想請奏!”可蘇源卻還是不死心,即便是冒著以下犯上的罪名也要開口!

  “蘇大人今日的話似乎特別的多!你也知,後宮不得幹政,本宮方才也隻是傳達皇上的旨意!”太後目光冷冷的射向蘇源,似是在責備他的無禮!

  “請太後替微臣向皇上轉交這本奏折!”而蘇源卻是從袖中掏出一本早已寫好的奏折,隨即交給了隨行的餘公公,這才與其他人共同退了出來!

  “王爺,您看,這太後與皇上在玩什麽陰謀?”馬車內,蘇源緊張的看著辰王!

  方才從太後口中聽到玉乾帝病重的消息時,蘇源有一瞬間,心情是十分喜悅的!

  隻是,後來偷看了辰王一眼,卻見他麵色不改,神色依舊,便知這裏頭怕是大有文章,蘇源這才在太後的責備下沉默了下來!

  “蘇大人隻管做好自己的事情便可!”江沐辰則是淡淡的掃了蘇源一眼,心知這次蘇源沒有在秋闈淘汰掉雲家兄弟,怕是並不滿足於隻單單毀掉雲易珩雲易傑兩兄弟吧!

  隻消蘇源不要碰及他的底線,對於蘇源的舉動,辰王便可當作默認!

  蘇源見辰王對自己方才的擅作主張並未出言責備,一顆懸著的心便微微放了下來!

  十月二十八日晚間,雲玄之在家中接到聖旨,欽點雲玄之為這次會試的主考官!

  老太太聽到這則聖旨後,激動的半天說不出話來,前幾日因為雲易珩沒有成為解元的怒氣終於是消散了大半!

  即便是麵對柳姨娘與雲嫣時,亦是滿麵笑容,更是立即派人出了雲相府前去別院報喜!

  隻是,雲玄之卻在收起聖旨後便返身回了書房,讓人捉摸不透他的想法!

  當晚,習凜來到綺羅園,把剛剛收到的信件交給雲千夢!

  遣散所有的人,雲千夢坐在書桌後打開那蠟封的信件,展開宣紙,滿頁大氣磅礴、蒼勁有力的草書頓時印入眼簾!

  而此時雲千夢卻是無心欣賞楚飛揚的毛筆字,此刻的她正全神貫注的閱讀著信中的內容,心中本納悶為何信件比預期的晚了三天,讀完整封信,才知楚飛揚花了兩天時間觀察疾病的症狀,這才事無巨細的把所有的症狀下了下來!

  雲千夢再次看向那疫病的症狀,隻見楚飛揚細細的寫著:寒戰、高熱、乏力、頭痛、四肢及腰背部酸痛,體溫急劇升高時可出現驚厥、昏迷、皮膚成批出現斑疹、丘疹、皰疹、膿皰,百姓感染後15至20天內便會死亡!

  讀完這一段,雲千夢便已確定,此次的瘟疫便是天花!

  而天花來勢凶猛,發展迅速,人群一旦感染便會急速的死亡,而古代醫學落後,沒有先進的設備與技術,因此才把天花定性為瘟疫,因為一旦蔓延開來,就會一發不可收拾,古代死於天花的人成千上萬,但均是沒有找到能夠抑製天花的良策!

  雲千夢閉上雙目,腦中細細的回想著以前看到過有關天花的治療,半餉,才緩緩睜開雙目,立即打開硯台的蓋子,快速的磨墨,隨即取出一張幹淨的宣紙,把自己想起的治療方法盡數的寫了下來,隨即進行刪選,最後確定把牛痘法的方子告知楚飛揚!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