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165節

  “瞧那對兄弟得意的!那雲易珩平日裏看著挺聰明的,也不想隻是個草包,竟隻得了第二名,這回丟人丟大了!”其他人見雲家兄弟離開,便紛紛又議論了起來,相較於方才壓低的聲線,此次眾人則是大膽的多!

  “哼,依我看,這雲易珩與雲易傑的名次怕是都有水分的吧!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那雲易傑平日裏出了尋花問柳,可有把心思放在學業上?隻怕是人家後台硬,有人幫襯著吧!”一名落榜的考生狠狠的盯著雲易傑的背影,惡毒的開口!

  眾人尋著聲音看去,發現這名說話的考生平日裏與雲易傑走的最近,兩人有著共同的愛好,卻又同樣不喜讀書,可如今雲易傑中了亞元,他卻是什麽都沒有撈到,難怪會眼紅!

  隻不過,他的話也並無沒有道理!

  此次秋闈的副考官可是刑部尚書蘇源,這蘇源的妹妹不就是雲相府中那最得雲相寵愛的姨娘嗎?有了這層關係,辦起事來自然是方便的多!

  而雲易珩與雲易傑剛要騎上馬背,便見依舊一身天藍棉袍的寒澈走向貢院!

  “呦,這不是剛出爐的寒解元嗎?你這身行頭,可還是二十日前應考時穿的,怎麽,家中竟困難到了這個地步,連一身衣服都買不起嗎?我聞聞,還真有一股窮酸的味道,也不知你幾天沒有沐浴了!”雲易傑一個眼神,讓身旁的小廝攔住了寒澈的去路,隨即自己慢悠悠的走上前,麵帶譏笑的開口!

  寒澈側目看去,隻見一身錦服的雲易傑不懷好意的走了過來,本不想與此人糾纏,奈何麵前還攔著一條當路狗,便隻能微微頓足,目若星辰、臉若靜水的盯著走進的雲易傑,聲音平靜的開口“想不到在下與兩位公子竟如此的投緣,放榜之日也能遇到!隻是,雲公子可否看好家中的奴仆,免得到處亂跑驚嚇到了旁人!”

  寒澈話中雖是說那小廝是奴仆,可後麵的用語卻完全說的是看門犬,聽的那小廝滿麵怒氣,立即便想出聲罵人,卻被雲易傑給搶先“寒解元這是在嫉妒嗎?家中窮的連個書童都沒有,也難怪要拚命讀書,為以後的榮華富貴而努力!”

  此話說的極其的侮辱人,仿若寒澈用功讀書全然是貪圖享樂一般,雲易傑似乎忘記了,他自己前不久為了能夠娶到吳沁沁,竟使用那等俗不可耐的手法!

  寒澈見雲易傑如此囂張,麵上卻微微的笑了起來,那獨有的清明雙目中閃著的是極其真摯的眼神,隻是那眼神的背後,卻又暗藏著對雲易傑的不屑,隻聽見他緩緩開口回道“雲公子當真是有趣,寒某即便是為了將來的榮華富貴而用功讀書,至少還是得到了各位大人的肯定,而雲公子出生如此的顯赫,怎就不見做出一番作為來呢?”

  而這時,那些看完榜的考生則是紛紛往外走來,見雲易傑兄弟竟擋住了新解元的去路,頓時好奇的朝著這邊湧了過來!

  雖然眾人對寒澈這匹突然突圍的黑馬沒有好感,但對於靠著旁門左道才如願的雲家兄弟卻更加的厭惡!

  尤其此時見雲易傑的小廝竟不分尊卑的擋住寒澈的去路,那些寒門考生便立即聲援寒澈“寒解元,真是恭喜你了!”

  寒澈見眾人向自己道賀,便淺笑著回道“多謝!”

  隨即又看向雲易傑,淡然道“既然寒某已知自己的名次,那也不用入內看榜單了!寒某就此別過,來年春闈時再見!”

  說完,寒澈向眾人拱手,便不再理會雲易傑,轉身便朝著自己暫居的客棧走去!

  “咦,羅兄,你們今日也放榜了?”這時,從武舉擂台那邊走過來的幾名考生中,有人出聲朝著文舉這邊的考生打著招呼!

  那被人點名的考生見是自己的熟識,便立即笑著走上前問道“是啊,今日放榜!不知這次武舉的解元是誰?”

  “唉,自此的解元,是已故端王妃娘家韓家的公子…韓少勉!人家那一身武藝,當時就連辰王也出聲讚歎了!”那被問的考生微歎口氣,心中卻是輸的心服口服!

  畢竟,武舉可是真正擺刀弄槍的地方,來不得半點差池,否則死在擂台上也不會有人同情!

  那韓少勉一手的劍術使得出神入化,當真是震撼了當時所有的考生與考官,所說眾人心中均知他定是這屆的解元,可今日在榜單上看到韓少勉的名字,心中還是有些失落,隻怪自己學藝不精、技不如人!

  那羅姓考生見自己的朋友這般模樣,便知定是與自己一樣落榜了,心情驟然大好,頓時靠近那羅姓考生一些,兩人相互勉勵的離開了貢院!

  “易傑,走吧!”這時,雲易珩突然開口,隨即自己騎上馬背,朝著父母此時居住的別院奔去!

  對於此刻的雲易珩而言,寒澈才是他對大的競爭對手!那武舉出身的韓少勉,卻不在他在意的範圍之內!

  而雲易傑見寒澈早已走遠,目光中微微露出一抹陰毒的目光,隨即便返回到自己的坐騎旁,踏著小廝的背上了馬背,由小廝牽著馬兒緩緩往別院的方向走去!

  其餘人見沒有熱鬧可看,便也紛紛相互道別,回去準備著明年的春闈!

  而此時玉乾帝平日裏休息的宮殿之中卻是人影重重,太後坐在玉乾帝的床前,麵色焦急的看著替玉乾帝把脈的太醫,時不時的問上一句“到底如何?皇帝這是怎麽了?”

  而皇後與容貴妃則是守在床邊,神色凝重的盯著躺在龍床上,麵泛潮紅、皺眉難受的玉乾帝,眼底不由得浮現擔憂!

  “回太後,皇上這病看似是高燒不斷,但卻沒有發冷畏寒之狀,以微臣看來,皇上怕是被人給下毒了!唯有下毒,才隻會出現這一種狀況!”那太醫收回手,小心翼翼的把玉乾帝的手放進龍被之中,隨後跪在太後的麵前小聲的回話!

  而太後、皇後與容貴妃聽完,麵上均是一愣,隨即三人的臉色瞬間慘白了下來,太後掃了眼此時忙進忙出的宮人們,臉上頓時染上殺氣,肅穆道“都給本宮退出去!”

  那些宮人見太後這般的表情,心中頓時一顫,不由分說的便退了出去!

  “容貴妃,你也回去休息吧!”隻是太後卻還是不放心,就連容貴妃也要遣出去!

  容貴妃看了眼床上的玉乾帝,又見太後眼中含有殺氣,便輕輕的福了福身,隨即悄聲退出了寢殿!

  “說,到底怎麽回事?怎麽會有人給皇上下毒?每日的飯菜糕點茶水,不都有太監試吃嗎?這群蠢貨,到底是怎麽伺候皇上的,竟連有毒的東西也敢給皇上吃,他們想被滅九族嗎?”見寢殿內隻剩自己、皇後與太醫三人,太後立即出聲質問道,隻是那眉間的褶皺卻也是說明她此時憂心如焚,恨不能立即找出凶手懲治依法!

  而皇後則是眼中含淚,雙手緊緊的捏著手中的帕子,不等那太醫回太後的話,便也焦急的開口“這毒會致命嗎?皇上的性命可有危險?到底是什麽毒?為何宮人們都沒有察覺到?”

  那太醫則是略微思索了片刻,這才低聲道“回太後、皇後的話,微臣此時隻能確定皇上的確是中毒了!但毒藥種類繁多,又有許多相似相近的毒藥,讓人難以分辨,隻能回去仔細研究,才能確定是哪一種!而從皇上此時的症狀診脈看來,皇上暫時是沒有生命危險的,隻是卻不能清醒,隻能一直如現在一般沉睡不醒!微臣擔心,皇上躺在床上的時間久了,也是會對身體產生害處的!”

  “既如此,你倒是說說有什麽能夠解決的方案?本宮自然也是知道整日躺著對身子不好,但你是太醫,負責皇上的病痛,豈能袖手旁觀?況且近日如此多的事情,皇上豈能就這麽躺著?若是引起了動亂,你可擔當的起?”說道最後,太後怒了,指著太醫便罵道!

  嚇得那太醫立即匍匐在地,額頭緊緊的貼在眼前的地毯上上,半句話也不敢多說!

  “母後,現在責怪太醫也於事無補!隻能讓他盡快的找出解藥,才能治好皇上!”皇後心中亦是焦急萬分,可見太後動怒,她也隻能寬慰著太後!

  太後正要開口,卻見玉乾帝的近身公公走了進來,隨即彎腰在太後耳邊低語道“太後,雲相、辰王等人求見皇上!”

  聞言,太後方才還滿是擔憂的眸子中頓時閃過一絲淩厲,隨即冷聲囑咐太醫“這幾日,你就好生的在這裏伺候皇上,給你兩日的時間,若是找不到解藥,本宮要你全家的命!”

  “臣定當竭盡所能治好皇上!”那太醫已是出了一頭的冷汗,若此時再不表明自己的心跡,隻怕太後盛怒之下,此刻便會要了他全家老小的性命!

  而太後則是留下皇後照看玉乾帝,自己則是跟著那餘公公踏出寢殿外,果真見到雲玄之、辰王、蘇源、管大人等人侯在大殿之外!

  眾人見太後出來,立即行禮“參見太後!”

  “怎麽都過來了?皇上身上有些不爽利,便讓本宮出來看看!”眾人見太後如此說道,心中均是有些不確定玉乾帝是不是不願見著他們!

  隻是見太後身邊站著的是玉乾帝的近身太監,心中的疑慮不免消除了些,隻見蘇源笑著向太後遞上自己手中的折子,開口道“回稟太後,這是此次文舉與武舉通過秋闈考試的考生名單,禮部已經發榜,臣等特來讓皇上過目!”

  太後看著蘇源手中的兩本奏折,隨即掃了餘公公一眼,隻見餘公公立即心領神會的走上,小心的接過奏折,捧在手中!

  “隻有此事?若無其他的事情,都回吧!”顯然太後不想在此久留,便直接出言!

  “太後,若皇上身子並無大礙,臣等想親自麵見皇上,把明年春闈的事情向皇上稟報一番!”而這時,辰王卻是突然出聲,與強勢的太後麵對麵站著,辰王這後起之秀卻也是絲毫也不見遜色!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