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61

急的往皇宮趕去!

容雲鶴雖不知為何玉乾帝會突然讓小聶大夫做了禦醫,隻是那公公口頭帶到了話,卻讓他眼中浮現一抹笑意,那楚飛揚真是什麽都算到了,知道小聶大夫不會空手前去洛城,又擔心雲千夢投在榮善堂的銀子受損,這才讓玉乾帝答應出資買下自此的草藥,當真是個可怕至極的男人!

“這算什麽?若是我有意做禦醫,豈會用這樣的法子?”可這邊小聶大夫卻是惱火了,看著手上的聖旨卻如看到燙手山芋一般頭疼!

“我倒認為不錯!你此次若是立功回來,這榮善堂便聲名大噪,屆時豈不是能為更多的百姓看病?至於這禦醫之職,怕是皇上為了讓你盡心盡力的獎勵,你若是覺得累贅,回來後辭官便是,又有何惱怒的?”容雲鶴看了眼督促著學徒搬運草藥的習凜,隨即低聲在小聶大夫耳邊說道!

聽容雲鶴如此分析,小聶大夫這才稍稍點了點頭,隨即收起那聖旨,心中暗道一切待回京之後再說吧!

翌日,寅時,夜色朦朧中,安靜的長街上響起一陣清脆且有節奏的馬蹄聲,上百人馬從楚相府的門口,披星戴月的朝著洛城的方向奔去……

與此同時,小聶大夫被封為禦醫的事情卻也被容雲鶴送進了綺羅園中!

“小姐今日怎起的這麽早?”慕春見雲千夢的內室中早已點亮了燭火,便打著哈欠的走了進來,卻見雲千夢早已穿戴整齊的坐在書桌後,手中拿著一張小小的紙條仔細的看著!

見雲千夢黛眉微蹙,慕春便放輕了腳步,躡手躡腳的打開內室的木窗,隻見一層朦朧的光線緩緩的照了進來,隻是越是接近冬日,這清晨外麵的氣溫卻是愈發的低冷,見雲千夢隻著一件單衣,慕春立即走到衣櫃前,從裏麵取出一件披風,小心的為她披在肩頭,小聲的問著“小姐這是怎麽了?起的這般早,竟還穿的這樣少,小心著了風寒!如今楚相不在京中,小姐若是病了,豈不是讓他在千裏之外也跟著擔心嗎?”

楚飛揚出楚王前去洛城的消息倒是傳的挺快,就連慕春這樣的小丫頭都已經知曉了!

雲千夢則是淺笑了下,隨即抬手湊近那燭火,燒掉了手上的紙條“去準備馬車,一會天亮後,便去輔國公府!”

“是!”慕春低低的應了一聲,便立即轉身離開了內室!

隻是,還不等雲千夢用完早膳,便見老太太領著雲易易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祖母今日怎麽有空過來孫女這邊?不知祖母與四妹妹用過早膳沒有?”放下吃了一半的碗筷,雲千夢笑著起身問道!

“大姐姐!”而雲易易卻是哭喪著臉從老太太的身邊直直的跑向雲千夢,那膝蓋眼見著就要跪在雲千夢的麵前,幸得雲千夢眼疾手快,立即與元冬一人一邊的扶起了雲易易,這才免去了這驚人的一跪!

“四妹妹這是怎麽了?為何如此傷心難過?”有些不解的看向老太太,卻見老太太此時卻是鐵青著臉,徑自領著一堆丫頭婆子走進雲千夢的內室,徑自坐下後,這才帶著怒氣的開口“還能怎麽了?還不是想爹娘了?”

聞言,雲千夢卻沒有立即回答老太太,而是先轉目看了慕春等人一眼,見她們亦是微搖頭不知出了什麽事情,這才謹慎的問道“不知出了什麽事情,讓祖母與妹妹這般的傷心動怒?”

老太太一聽,手中的拐杖便用力的戳著地上鋪著的毯子,發出一陣陣讓人心煩的‘咚咚咚’聲,待她耍足了威風,這才冷著臉開口“她爹娘、你二叔二嬸是外人嗎?那柳含玉憑什麽不讓他們二人進相府?她一個小小的姨娘如今得了勢了,竟連主子也敢攔在門外!她也不想想,她出了生了個丫頭片子,她連蘇青都不如,如今倒是蹬鼻子上臉了,竟帶著相府的護衛,不讓你叔叔嬸嬸進門!我這一氣,哪裏還吃得下早膳,這忙不迭的便領著你四妹妹過來!夢兒,你好歹也是這相府的大小姐,你身份尊貴無人能及,豈能容忍那等下作的小娼婦這般的放肆!”

一聽老太太的話,雲千夢便知是怎麽回事了!

隻是聽著老太太那滿口的說辭,簡直與鄉間村婦無異,哪有一點大家主母的樣子,讓雲千夢心中十分的反感!

再看這兩人進入直闖自己內室的架勢,怕也是知道楚飛揚與楚王如今紛紛前去洛城,認為自己少了這兩人的撐腰,便把她當作軟柿子來拿捏了!

如此一分析,雲千夢倒是重新坐在了餐桌前,執起麵前的碗筷,繼續用著未完的早膳!

“夢兒,這都什麽時候了,你居然還吃得下去?”老太太見雲千夢一副不急不躁的模樣,竟還吃的如此的津津有味,頓時火冒三丈,恨不能掀了雲千夢麵前的餐桌!

而雲千夢卻是秉持食不言的規訓,耐心的用完麵前的早膳,在雲易易眼饞的目光下,讓米嬤嬤撤了桌子,漱口擦手結束後,這才走回內室,端過慕春遞過來的清茶優雅的抿了一口,回味過三後才緩緩開口“祖母何必動怒!如今外麵的人的確是進不了相府,並非柳姨娘存心刁難,這是父親親自下的命令!別說是咱們相府,現在瘟疫嚴重,京都各大府邸均是隻出不進,就連那每日提供食材的小販也是要經過幾道檢查,才能準許運進食材!父親如此做,隻不過是為了確保府內眾人的安全,若是此時放了叔叔嬸嬸進來,那以後就不好拒絕他人了!祖母身為當家主母,又豈能不明白父親的苦心?且如今叔叔嬸嬸均在京都,隻消瘟疫被控製住,父親自然是會應允他們進府的,又何必急在一時?這樣長久的呆在外麵,那染病的幾率反而更大一些!祖母若真是心疼叔叔嬸嬸,不如還是勸勸他們,好生的呆在別院,莫要讓人擔心了!”

雲千夢一番話,說的老太太頓時啞口無言,隻是心中的怒火卻是更旺盛了!

“大姐姐,聽說楚相與楚王爺都已經動身去了洛城,不知危不危險!”這時,雲易易突然出聲,此時的她眼帶陰毒,完全不似方才進來時那般楚楚可憐的模樣!

而老太太一聽雲易易的提醒,眼中的怒意便明目張膽的表露了出來,立即沒好氣的開口“那地方現在可是座死城,隻怕是有去無回!”

隻是,她的話剛落地,兩人便覺周身的氣息頓時寒冷了下來,再看雲千夢,隻見她麵帶冷笑,眼中綻放著讓人心驚膽戰的冷漠,正用極其好笑的目光直直的盯著她們二人!

隻不過,老太太的話也不無道理,此時瘟疫蔓延,又豈有正常的人願意前去,楚飛揚與楚王此次前往,隻怕也是凶多吉少!

這雲千夢此時怕還做著嫁入王府的美夢,卻讓老太太與雲易易心頭不住的嘲笑著她的癡人做夢!

如此一想,老太太的底氣瞬間便足了,左右雲千夢以後也是無依無靠的,現在也不用被她的氣勢所嚇到,便陰沉著臉開口“夢兒也別怪祖母多話!現在西楚誰人不知那洛城凶險萬分,可楚相卻偏偏一頭紮了進去,他若出事,夢兒你背上的可是克死未婚夫的罪名!這樣的罪名,可是夫家最不能容忍的,你這輩子可就真完了!祖母真是擔心不已,可你父親卻似乎對你的親事十分的滿意,祖母亦是有心無力!幸而你四妹妹年紀尚小,若是被楚相看中,今日遭殃的,不就是她了麽?”

雲千夢則是兩指輕捏這碗蓋,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輕劃過茶盞中碧綠的茶水,撇開上麵那層沫子,這才端起來緩緩的喝了一口,嘴角始終含笑的聽著老太太對自己的詛咒,似是聽經文一般好笑,倒是讓雲千夢越發的好奇,這老太太還有什麽需要詛咒自己的!

老太太見雲千夢不做聲,便以為她是畏懼害怕了,便再接再厲的使勁說道“夢兒,你自小便沒了母親,這是沒有人追究起來!若是有人拿起做文章,你這可是先頭克死了自己的娘親,後麵又克死了自己的未婚夫,你那弟弟更是難產而出,你這樣克死六親之命,當真是世間罕見!祖母看著便心疼啊!”

“祖母,什麽是克死六親?”而天真無邪的雲易易卻是故意重複著這幾個字,仿若隻有這幾個字才能傷到雲千夢的心一般!

“這克死六親便是指……”

“指的便是克死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配偶,等!隻是,夢兒有所不解,既然祖母把夢兒定為這樣的命格,祖母又如此的愛惜自己的性命,又怎麽敢接近夢兒?難道就不怕被克死嗎?”老太太的解釋還未出口,雲千夢便淡淡的開口說道!

被雲千夢這麽一問,老太太頓時漲紅了臉,也發現自己的話與行為相矛盾,一張老臉上盡是尷尬!

而雲易易見雲千夢似乎並不怕這些,一時也有些無趣的收了口!

冷笑的看著這對唱大戲的祖孫,雲千夢出聲道“米嬤嬤!”

“大小姐,奴婢在!”米嬤嬤早已是恨透了這對祖孫,不但擾得大小姐吃不好早膳,竟還如此惡毒的詛咒大小姐和楚相,著實是比蘇青還要可惡!

“你現在就去告訴柳姨娘,相府圍牆之外十米之內,若有生人靠近,便讓小廝們放狗咬人!咱們相府之內都是身份尊貴之人,斷不能被一些外人給連累的得了瘟疫!若是有人想要出府,那便永遠的離開,不必再回來!”冷瞥老太太與雲易易一眼,雲千夢淺笑著說出自己的決定!

“是,奴婢這就去辦!”米嬤嬤得到吩咐,立即來了精神,就連腳下的步子也比平日裏快了幾倍!

“祖母與四妹妹若是無事,便請回百順堂用早膳吧!以後若是無事,也不必相互走動,畢竟咱們雖然同在相府,但保不準有人身帶病毒,萬一傳染了可就不好了!”雲千夢的話剛說完,便見元冬幾個丫頭上前,強硬的把一臉憤怒的老太太請出了綺羅園!

------題外話------

晚更了,哈哈,並非是我所願!

隻因每次寫到男女主的時候,我總不知如何下筆,前麵幾千字寫了很久,就把更新的時間給錯過了,大家原諒!

希望這幾千字,能讓大家滿意╮(╯▽╰)╭

第一百一十四章

隻是,瘟疫雖然在蔓延,隻是三年一度的科舉考試卻是如期的舉行!

寅時不到,雲易珩雲易傑兄弟便在小廝的陪伴下前往貢院,隻是今年參加秋闈考試的考生眾多,而此時大部分的兵力均是抽調到城門檢查過往車輛,嚴防帶有瘟疫的外地人進入京都,因此考生進入考場的時間便大大的拉長!

而雲玄之雖是參與了這次科舉考試秋闈的前期布置事宜,卻並非這次秋闈的主考官,因此雲易珩雲易傑並未得到優待,兄弟兩人根據自己所屬的區域及家族背景找到相應的隊伍排在其中,慢慢的等著自己進場!

“少爺,這是老太太讓廚房專門為兩位少爺準備的糕點,這是夫人特意從蘇城帶來的兩位少爺愛吃的點心,奴才特意多放了幾樣進去,兩位少爺若是餓了,就墊一墊!”雲易珩的小廝見前麵的人漸漸減少,便打開手上提著的食盒,指著裏麵方麵的糕點細細的解說著,隨即便拿出一塊,想讓雲易珩嚐一嚐……

“哎呦……”卻不想,那小廝後背此時竟被人撞了下,手中的糕點瞬間便掉在地上,惹得那小廝頓時怒氣衝衝的轉過身,低吼道“是哪個不長眼的,居然撞掉我家少爺的點心!”

而雲易珩雲易傑看著自己母親親手做的點心掉在地上,心頭亦是閃過不悅,隨著小廝的動作看向後麵,卻見另一條長龍的後麵站著一名身穿天藍棉麻長袍的少年,隻見他身後僅僅隻背著一個包袱,身邊既無小廝跟隨又無奴才伺候,有瞧他排在寒門學子一列,雲易珩兄弟眼中不免浮現一抹輕視,就連他們身邊的小廝,在看到那少年一身簡單樸素的裝扮後,臉上也不由得露出一絲譏笑,隨即走上前,一手輕推那少年的肩頭,氣焰囂張的質問道“你是瞎子嗎?沒看到我家少爺的糕點被你撞掉在地上了?居然連一聲道歉都不曾說,你這樣的人怎配參加科舉考試?也不怕辱沒了這京都的土地!”

這邊的動靜立即引起所有人的注意,那些排隊等待無聊的考生均是紛紛看向這邊,全當是打發時間看一場笑話罷了!

麵對小廝極其侮辱人的責罵,少年麵上卻是絲毫不見怒意,眾人隻見這少年眉目生的極其的清秀,比之辰王的冷峻之美、楚飛揚的邪魅之感,這少年竟也是讓人過目難忘,尤其那雙隱藏睿智如星辰般閃亮的雙目,更讓人潛意識中便覺得他不可小覷!

隻見那少年看了眼地上的糕點,隨即拱手舉向雲易珩雲易傑,滿臉誠懇的道歉“方才在下趕路過急,並未注意前麵還站著兩位公子的家奴,得罪之處,還請兩位公子見諒!”

“你是什麽東西,居然想讓我們公子原諒你?憑你也配與我們公子說話?”可雲易珩與雲易傑均未出聲,那小廝又叫喚了起來,隻瞧著他眼底的優越感明明白白的顯示出來,尤其是少年主動認錯後,更是助長了他的氣焰!

隻是他這一叫喚,頓時引起其他考生的竊竊私語!

“這是誰家的小廝,竟如此的囂張?”寒門隊伍這邊的考生早已是對這小廝十分的厭惡,眾人均是同仇敵愾的盯著那滿麵得意的小廝,卻因為小廝身後的主子站在士族隊列之中,所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