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56

架勢!

而柳含玉卻是絲毫沒有因為她的話而氣惱,隻是有些為難道“奴婢自然是清楚自己的身份的!隻是,奴婢受相爺信任,這才把管家的大權交給奴婢,奴婢自然是不能讓這後院出事!如今相爺已經有一個孩子身子不好,若是二小姐再有什麽事情,不知相爺會如何看待老太太!況且,今日老太太請女道士作法祈福,本是件積德行善的事情,若是連自己的孫女都不原諒,這豈不是阻礙了兩位公子的仕途?老太太又何必因小失大呢?”

柳含玉的一席話合情合理,絲毫沒有逾越自己的身份,隻是卻又點出了其中的利害關係,一時間讓老太太陷入深思之中,半餉,才拉過雲易易的小手輕輕的撫摸著,隨即緩緩開口“罷了,今日也讓若雪長了記性,咱們又何必與她一般見識!”

而雲易易見老太太這麽輕易的便放過雲若雪,雙目頓時瞪向柳含玉,麵色鐵青的抽回自己的手坐在一旁生悶氣!

而柳含玉卻是不甚在意的笑了笑,緊接著開口“這外麵的煙味著實太重了些,還請老太太為了自己的身子著想,盡快回百順堂吧,免得被煙味嗆到!”

老太太這才感到自己胸口有些氣悶,又瞧著風荷園上方盡是一片灰色,便拉著猶自生氣的雲易易快速的撤離風荷園!

見她們離開,柳含玉這才轉身對伺候雲若雪的丫頭吩咐道“扶著二小姐回去吧!”

那幾個被婆子攔住的丫頭頓時衝破阻攔,小心的扶著不省人事的雲若雪離開了風荷園!

“這風荷園不是有劉護衛的人守著嗎?今日怎就讓老太太闖了進來?”見風荷園中隻剩下自己的心腹,柳含玉冷聲問道!

“姨娘忘了?今日相爺忙,便讓劉護衛把人都撤走了,這才讓老太太闖了進來!”一個嬤嬤走上前,殷勤的解釋著!

柳含玉這才點了點頭,領著眾人走進蘇青的臥室,隻見一陣惡臭撲鼻而來,放眼看去,此時臥室內一片狼藉,怕是方才老太太已是命人盡數的搜刮了一番,隻是也難為她們了,居然能夠忍受這衝鼻難聞的氣味!

再看如今的蘇青,則是如死人一般的躺在床上,隻是幾日的功夫,那錦被上便沾滿了黃色的液體,陣陣惡臭充斥這整間臥室,想來那被雲玄之派來服侍蘇青的丫頭也是個跟紅頂白的,見蘇青這輩子是好不了了,也隻是拿錢不幹活!

看著這樣的蘇青,柳含玉心中既是開心卻又有著一絲感歎,若非蘇青壞事做絕,又豈會落得今日這般田地,到頭來還不是連累了自己的一雙兒女!

執起帕子捂住鼻口,柳含玉甚是受不了這屋內的氣味,便退了出來,再回頭看了眼如今蕭條頹敗的風荷園,便帶著丫頭婆子離開了這邊!

第二日用過午膳,雲千夢便離開相府,在輔國公府門外接了曲妃卿,兩人一同坐馬車前去榮善堂!

隻是到了榮善堂才被告知小聶大夫已前去天福樓,兩人又馬不停蹄的趕去天福樓!

馬車快要行至天福樓時,曲妃卿竟被外麵高聲喊賣的小販給吸引,隻見她玩心大起,讓樂瑤取來紗帽戴上,便心情大好的走下馬車,走到那小販的攤前細細的看著上麵整齊擺放的珠釵!

“小姐,我的這些珠釵可都是上等貨色,小姐若是用了,定會明豔動人、無人能及!”那小販好甜的嘴巴,即使吹捧了自己的珠釵,又讓曲妃卿聽的心花怒放,不由得伸出手來執起一隻翠玉雕刻成的玉簪細細的看著!

樂瑤伸長脖子看了看她家小姐手中的那支成色十分一般的珠釵,眼中不禁浮現一抹不解,不明白她家小姐什麽好東西沒有見過,為何今日竟獨獨對這支十分普通的珠釵如此的專注?

而那小販見曲妃卿盯著那珠釵不放,心中此單買賣定是有戲,頓時卯足了勁的說著好話“小姐與這支珠釵可真是相配,能夠遇到您這樣的貴人佩戴,可真是這支珠釵的福氣,也是您與這珠釵的緣分!否則小人在這叫賣了半天,為何沒有旁人看中這支珠釵?而小姐的馬車卻在經過時停了下來,可見小姐與這珠釵是有緣分的!不如小姐戴上試試,若是喜歡,小人定會便宜點賣給小姐的!”

說著,那小販竟拿出從身後拿出銅鏡捧到曲妃卿的麵前,而曲妃卿見他為了一支珠釵竟如此的熱情,便也不好駁了他的熱情,便朝樂瑤輕點了下頭,隻見樂瑤接過那支玉簪,正要越過那紗帽的位置別在曲妃卿的青絲間……

‘哄……’而此時,那小販左邊的客棧中竟傳出一聲巨響,一個衣著樸素的年輕人連人帶包袱的被人從那客棧中被丟了出來!

“小子,沒錢就別住客棧!你以為這京都是什麽地方,豈是你這樣的窮酸書生住得起的?”隻見那客棧中走出幾個膀大腰圓的中年漢子,此時這幾人正滿麵譏笑的俯視著正慌忙從地上拾起書卷的年輕男子,隨後狠狠的朝著他‘呸’了一聲,一個中年男子更是走上前,一腳踩在一本書籍上,隨口便吐了一口濃痰在那書籍的封麵上,然後耀武揚威的盯著那年輕男子,眼中好是一番得意妄為!

“我明明已經付過帳,可你們卻訛我錢財,此番行為真是讓人不齒!還有,這位兄台,麻煩你抬一抬腳,別弄汙了在下的書卷!”而那年輕男子對於自己被辱一事竟絲毫不在意,反倒是對地上那一對書卷十分的珍惜,隻見他小心的撿起一本本書卷,重新用手中的藍色棉布包好,卻獨獨差了中年漢子腳下的那一本,便不卑不亢有禮有節的開口!

“我呸!一個吃完飯不給錢的窮光蛋,竟在本大爺麵前充文人,兄弟們,給我打!老子最恨的便是這種窮酸書生,沒半個子居然還妄想充大爺,老子揍的你滿地找牙,看你還裝不裝!”說著,那中年漢子掄起拳頭便往那年輕男子的背上砸去!

圍觀的眾人頓時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呼,均是擔憂的看著那名年輕人,隻怕他那略顯單薄的後背是承受不住那漢子一拳的,就連一旁看著的曲妃卿也不由得為那男子狠狠的捏了一把汗!

可那年輕男子卻似是看到那中年男子的動作一般,居然猛地伸出雙手拽住那中年男子的腰間,隨即突然用力一扯,那中年男子的腰帶便隨著他的動作而被解開,隻見那中年男子的褲子頃刻間滑落在地,露出了裏麵那條齊膝的裘褲……

“啊……”圍觀的女子們紛紛捂住臉尖叫出聲,而那中年男子則萬萬沒有想到今日自己竟被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窮酸書生給羞辱,頓時惱羞成怒,手忙腳亂的拉起褲子,一手卻是指著那早已抱起書本的男子吼道“都給我去追,老子今天非要扒這混蛋的皮不可!”

那年輕男子見這幫人如此的蠻不講理,便也知自己定是遇上了京都的地頭蛇,頓時抱著自己的書卷衝出人圍,竟往曲妃卿這邊跑了過來……

“小姐小心!”樂瑤見有人朝著自家小姐衝了過來,反射性的便撲身擋在曲妃卿的麵前,手中拽著的那支玉簪早已是掉在地上摔了個四分五裂!

而那男子一麵逃跑一麵往後看著追兵,竟也沒有注意麵前的狀況,險險的便從曲妃卿的身邊擦肩而過!

一陣勁風刮過,佳人身上的香粉頓時侵入那年輕男子心脾,隻見他慌忙之中轉頭看向蒙著麵紗的女子,那麵紗被他路過刮起的風帶著輕輕的飛揚起來,露出曲妃卿完美無瑕的側麵,卻是引得那男子眼中閃過一抹驚豔之色!

“去看看發生了何事!”雲千夢雖坐在車內,卻始終關注著曲妃卿,此時見她有事,便立即對外麵的幾個護衛吩咐道!

“是!”聽見雲千夢的吩咐,幾人異口同聲的回道,隨即紛紛翻身下了馬背,動作迅速的擋在了曲妃卿的麵前,把她護在中間,既是阻止那些無賴靠近曲妃卿,又隔開了那名男子!

“呦,又來幾個不怕死的!你們可知道爺爺我是誰?說出來嚇死你們!趁爺爺我還沒有動怒,你們幾個小子趕緊滾,別惹得爺爺不高興了,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那中年漢子好不容易穿好褲子,此時又神氣活現的開始招搖!

可那幾個護衛卻不是吃素的,留下一人保護曲妃卿,其餘幾人紛紛閃身上前,隻是眨眼的時間便製服了所有的酒保,圍觀的眾人紛紛睜大眼看去,隻見那幾名酒保正反手被一根繩子綁住,絲毫動彈不得,而這幾人又同時被點了穴道,想要出口罵人,卻是發不出半個完整的音來,氣的他們臉色漲紅卻又無計可施!

“把他們帶去交給京兆府尹大人!”而此時,馬車內傳出女子清淺冷靜的聲音!

“是!”兩名侍衛果斷的應下,便壓著那群地頭蛇往京兆府的方向走去!

‘啪啪啪……’而圍觀的百姓卻在這時自發的鼓起掌來,看來,這群地頭蛇早已是犯了眾怒,隻是無人敢招惹他們,這才讓他們越發的目無法紀,青天白日之下竟也敢如此的草菅人命!

“樂瑤,取二兩銀子給這位小二哥!”而這時,曲妃卿的目光掃了眼地上摔碎的玉簪,便輕聲吩咐樂瑤!

“是,小姐!”得了曲妃卿的命令,樂瑤掏出袖中的荷包,點出二兩重的碎銀子放在小攤上,便扶著曲妃卿上了馬車!

“表姐沒事吧!”見曲妃卿坐進車內,雲千夢立即扶著她坐好,接過慕春遞過來的茶水放到曲妃卿的手中,有些擔憂的看著她!

“沒事!”摘下紗帽,曲妃卿淺淺的喝了一口溫熱的茶水,隨即淺笑道“隻是沒有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情,幸而你反應快,否則還不知那些地頭蛇會對那男子做出何種事情!”

雲千夢見曲妃卿神色尚好,便微微放心,隨即笑道“方才那公子怕是赴京趕考的考生,卻因為對京都的不了解而走入黑店!咱們這次也算是為這些異地考生做點貢獻吧,免得有更多的人上當受騙!”

聞言,曲妃卿默默的點了點頭,向來生活在象牙塔中的她,自然是不明白民間的凶險,今日所見,怕還隻是冰山一角!

“隻是,我倒不知,表姐竟對那支玉簪情有獨鍾!”這時,雲千夢又再次開口,隻是她話中有話,帶有玄機,讓曲妃卿不由得抬眼看著她,卻隻看到雲千夢眼中柔和的笑意,那半啟的紅唇便微微抿住,端著茶盞的手也隨之緩緩收緊!

雲千夢見她如此,便知自己猜測的並無半點差池,便伸出雙手緊緊的握住曲妃卿的!

車內頓時陷入一片安靜中,曲妃卿把空了的茶盞交給慕春,隨即有些意興闌珊道“夢兒,我有些累了,想先回輔國公府!”

雲千夢抬眸看去,隻見曲妃卿的神色間隱有倦意,便點了點頭,目光頓時看了眼慕春,隻見慕春小心的掀起車簾對那駕車的侍衛吩咐著,馬車頓時被調轉了方向,重新朝著原路返回!

一陣來回,路上又被耽擱了些時間,雲千夢見天色漸漸黯淡了下來,便也吩咐直接回了相府,隻是覺得自己近日來似乎有點不宜出行的征兆,便苦笑著搖了搖頭!

隨著秋試的日子越來越近,那些上京趕考的學子們紛紛住進了客棧酒樓中,使得這幾日京都的客棧酒樓均已爆滿!

而那些學子也甚是用功,半夜十分還常常能夠聽到秉燭夜讀之聲,著實讓人感動!

“小姐不知,這幾日街上的人可多了!那酒樓茶館中均是猜題的學子,不過小姐定是猜不著,他們談論最多的是什麽人!”這幾日雲千夢均沒有出門,隻是卻時常派慕春與元冬二人前去詢問容雲鶴的進度!

隻不過,這兩個丫頭正是好玩的年紀,路途中免不了會頓足豎耳傾聽小道消息,這不,今日閑來無事,便開始在雲千夢的麵前賣弄了!

“這小蹄子,當著小姐的麵居然還如此的放肆!改日定要撕了你的嘴,看你還如何囂張!”米嬤嬤正替雲千夢磨著墨,見慕春說的眉飛色舞的,便笑著打趣道!

慕春見米嬤嬤半點麵子也不給自己,頓時跺足朝著雲千夢叫道“小姐,米嬤嬤欺負奴婢!”

雲千夢被她們吵的不行,便隻能投降道“既如此,那就罰米嬤嬤聽慕春姑娘的謎底吧!”

說完,雲千夢便執起手邊的毛筆,在硯台中沾了些墨汁,把自己心中重新想到的點子加入到已經成型的方案中!

“嬤嬤一定也猜不著!”見雲千夢竟不理會自己,慕春不滿的嘟噥道,惹得一旁沉默的元冬一陣偷笑!

“小蹄子,還不快說,沒看到小姐正忙嗎?”而一切以雲千夢為先的米嬤嬤卻是微微瞪了慕春一眼,讓她有話快說,免得打擾了雲千夢!

見米嬤嬤擺正了臉色,慕春頓時吐了吐舌頭,湊近書桌前,小聲的開口“小姐,那些學子談論的最多的,可是咱們未來的姑爺!”

聞言,雲千夢停下筆來,緩緩道“哦?是嗎?”

“當然啦!咱們未來姑爺可是當年的文武狀元,那些學子可是對他欽佩無比,每個人均是眉飛色舞的談論著當年楚相中狀元時的狀況,仿佛他們都見到了一般!”慕春挺了挺小胸脯,十分自豪的說著!

見她這麽一副與有榮焉的模樣,雲千夢失笑的搖了搖頭,隨即便要埋頭麵前的計劃之中,卻不想慕春的話還未說完“小姐,奴婢與元冬今日竟還看到前幾日的那名書生!當時他正坐在一間小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原配攻略地獄模式七零年代炮灰女配[穿書]六零之穿成極品他媽娘子總想做寡婦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