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53

辰王的身份地位以及俊朗的樣貌,卻還是讓那些小姐不由得偷偷抬眸看向他,一心盼望著辰王能夠在眾人中一眼便看到自己!

隻是,讓她們失望的是,辰王掃視花園一圈後,目光卻是直直的看向雲千夢與齊靈兒這邊!

見辰王的雙目緊盯著自己這邊,雲千夢心頭閃過一絲不悅,隻是臉上卻是笑著看向齊靈兒,打趣道“公主,王爺可是在看您呢!您還是快去與王爺打聲招呼吧!”

齊靈兒本想開口先發製人,卻不想雲千夢才思敏捷,倒是被她搶了先機,果真,雲千夢的話一出口,齊靈兒便感到四周射過來不少怨恨不善的目光!

再次看向雲千夢,隻見她巧笑倩兮,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讓齊靈兒心頭劃過微微薄怒,麵上卻是和善的回道“雲千夢說笑了,王爺怕是為了蘇小姐的事情而來!小姐若是不信,咱們即可打賭!”

“打賭?”雲千夢口中細細品味著齊靈兒口中的話,右臉頰上的梨渦若隱若現,惹人憐愛,別有一番風情!

“是啊!打賭,看看誰猜的更為準確一些!”見雲千夢有些猶豫,齊靈兒笑著寬慰道“雲小姐不必太過緊張,這不過是權當一笑的小遊戲罷了,既不會讓雲小姐損失什麽,亦不會讓雲小姐丟了臉麵!”

因著齊靈兒這暗含的激將法,雲千夢目光微微轉向辰王,見他神色中暗含戾氣的射向自己,隨即又快速的看向身邊的齊靈兒,隨即笑道“公主乃是西楚的貴賓,千夢即便再不懂事,也萬萬不能與公主打這樣的賭!況且,千夢雖是閨中女兒,卻也知德行二字實為重要,豈能自破了德行,讓世人笑話,還請公主見諒!”

雲千夢目光清明的盯著齊靈兒,緩緩說出這段話來,不但拒絕了齊靈兒的要求,更是讓齊靈兒明白,西楚的大家閨秀,是絕對不會置德行而不顧,與人做出打賭這樣有損德行之事!

而她的聲音雖不大,可此時花園中的因為辰王的到來而鴉雀無聲,因此眾人便全部聽到了雲千夢的回答!

雖然許多人對雲千夢能夠嫁給楚飛揚,而對雲千夢百般的存有敵意,可是在這個北齊第一美人又是公主的齊靈兒麵前,對雲千夢的那點嫉恨實在是算不上什麽了,更何況此時西楚最好的男兒又隻剩辰王一人,而以現在的局勢看來,齊靈兒嫁給辰王的機會實在是太大了,因此眾人對齊靈兒的敵意便更甚,反倒對被齊靈兒刁難的雲千夢,多出了一份維護之心!

花園內的氣氛因為雲千夢的幾句話而立即得到了改變,齊靈兒感受到四周對自己那十分厭惡的表情,心中暗暗告誡自己,這雲千夢果真是個不容小覷之人,僅憑幾句話便改變了現場的氣氛,當真是口齒伶俐!

隻是,看著這樣的雲千夢,齊靈兒竟突然來了興致,見她一再的拒絕自己,便見齊靈兒微微垂下螓首,帶著一絲難過道“雲小姐是不是十分的厭惡靈兒?為何總是不能與靈兒交心呢?靈兒可是把你看作閨中蜜友了,還請雲小姐不要拒靈兒於千裏之外!”

聞言,雲千夢微挑眉梢,隻覺這齊靈兒變臉之快,簡直可以去演川劇了!

隻不過,這也讓雲千夢清楚的看出,這齊靈兒當真是聰明至極,知道對自己來硬的不行,便轉而放低姿態,以可憐博取眾人的同情心,同時又讓自己背上冷漠無情的罪名,當真是宅鬥宮鬥的高手!

“雲小姐可真是大膽,以為如今有了靠山,就連西楚的貴客也可以不放在眼中了嗎?”而此時,已經來到兩人麵前的辰王卻冷冷的開口!

隻聽見這辰王的話雖是為齊靈兒所說,可他的目光卻是冷射雲千夢,如千山暮雪般的眼底暗藏著波濤洶湧的狂烈,讓雲千夢直覺得這話並不是為齊靈兒所說,而是辰王在指責自己對他的態度!

“王爺過濾了,本宮隻是與雲小姐鬧著玩呢!今日雲小姐身子不適,竟還陪著本宮過來,這足以說明雲小姐對本宮是十分熱情的!還望王爺不要誤解了本宮方才的意思!”而這時,齊靈兒卻是笑著開口,更是拉過雲千夢的雙手,友好的握著!

隻是,齊靈兒的話卻並未換回辰王的注視,隻見江沐辰的目光均是落在雲千夢的身上,隻等著她的開口!

心中十分的厭煩這類相似的事情一再的發生,雲千夢淺笑著從齊靈兒的手中chou回自己的雙手,隨即朝著麵前的兩位行了一禮,表情淡然道“臣女身子不適,先行告退!”

語畢,便轉身打算離去,可辰王卻不打算放過她,一個閃身便擋住了雲千夢的去路,耳邊隻聽見他冷寒的聲音“今日之事,還請雲小姐解釋一番!”

抬首,雲千夢同樣目含冷意的射向擋住自己去路,卻還理直氣壯的江沐辰,隨即冷笑道“臣女不才,竟不知前來參加喜宴居然還要解釋一番,難道貴府邀請客人不是憑著喜帖,而是需要客人的口頭解釋?”

江沐辰見她神色中含著一股冷凝之氣,又瞧雲千夢言辭犀利,一時心中竟有些不忍,隻覺自己方才口氣或許是太過嚴苛了些,便想開口解釋!

隻是齊靈兒卻不給他這樣的機會,見著雲千夢似是隱隱有些動怒,齊靈兒便走上前拉過她,寬慰道“雲小姐何必動怒?來者是客,豈有讓客人解釋之說?想必王爺想說的是另一件事情,還請雲小姐好生的回想一下,方才韓國公府內發生了什麽事情!”

聽齊靈兒話中的意思,是決定把自己與蘇淺月一事綁在一塊,雲千夢冷冷的收回自己的手藏於衣袖之中,臉上方才麵對辰王時的冷漠再次的襲向齊靈兒,帶著一絲嘲笑的口吻反駁道“公主既然也知這是韓國公府內發生的事情,千夢今日的身份卻隻是韓國公府的客人,素日又深居簡出不曾與外界有過多的接觸,又從何向王爺解釋府內發生的事情?還請公主不要強人所難!”

說完,雲千夢便抬起腳步往門口走去,不再理會麵前站著的兩人!

見雲千夢竟用如此口吻對自己說話,齊靈兒麵上的笑容一頓,眼底瞬間閃過一絲不明了的神色,隨即便閉上了雙唇,目光卻是看向辰王,等著他開口!

而辰王則是眉頭微皺,與齊靈兒同時追上雲千夢,在花園的拱門口把她給攔截住,隨即低聲開口“據蘇淺月的丫頭說,她家小姐出事時,隻有你與蘇淺月在一起!雲小姐不覺得需要解釋一番嗎?”

辰王素來知道雲千夢是個牙尖嘴利的,若是與她迂回說話,隻怕雲千夢會把話題扯到完全不相幹的事情上,倒不如直截了當的開口,看她有何解釋的!

而場內的夫人小姐自然不會放過如此好的機會,原本蘇淺月與元慶舟的事情已經夠她們嘲笑議論一段日子了!

而辰王卻在此時與齊靈兒緊盯著雲千夢不放,這三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何事,讓她們好生的好奇,奈何辰王的聲音太小,讓人著實聽不清他們此刻談論的話題!

可雲千夢聽完辰王的問話後,卻是微微的歪著頭皺著眉,似是陷入一股沉思之中,半餉之後,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帶著抱歉的口吻說道“當時臣女身子不適,便隻是由丫頭們陪著在一旁歇息,其餘的事情當真是不知!蘇小姐的丫頭護主不利,自然是要把責任推到旁人的身上,還請王爺明察,莫要冤枉的任何人!”

說話間,雲千夢已是把自己定義為受害者,表情哀婉,讓人心疼!

齊靈兒則早已是眼中泛淚,有些不忍的靠近雲千夢,關切道“王爺,這樣的家事,不如回後院再詳談!雲小姐若是害怕委屈,本宮陪你一起過去如何?也算是回報你陪本宮來韓國公府做客的回禮!”

看著麵前兩人一紅臉一白臉唱作俱佳的合作,雲千夢當真覺得他們十分的般配!

隻是,卻無心陪著他們玩下去,隻是笑道“公主也知這是王爺的家事,豈有我們外人置啄的餘地!千夢再是無知婦孺,卻也是知道分寸的,即便是自己看不過眼的事情,又豈能逾越了自己的本分!”

此言一出,便是把自己劃為外人一列,而把齊靈兒歸為多管閑事、沒事找事一列!

辰王的麵色則是驟然一沉,如鷹般陰鷙的雙眸死盯著雲千夢,似是要把她的心挖出來查看一番,看看到底是不是紅色的!

而齊靈兒則是尷尬的一笑,雙眉輕擰的立於一旁,想開口解釋,卻又怕被人覺得不妥,倒是比方才的蠢蠢欲動安分了些!

“王爺的待客之道真是讓本相大開眼界,竟是讓客人站著說話,也難怪前院此時正在議論韓國公府最近總是出現差錯,想必這些個奴才也是不頂用的,竟就這樣看著主子說話也不提醒一聲!”這種話,也隻有楚飛揚敢在辰王的麵前提起!

話音剛落地,三人便見楚飛揚滿麵淺笑的走了過來,和煦的表情仿若剛才說出那番話的人不是他似的!

辰王看著每次都能及時出現的楚飛揚,眼底的霜寒早已是凝結成了寒冰,帶著一絲譏諷道“楚相真是自由散漫,隻是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別忘了,這可是韓國公府,不是你的楚相府!”

而麵對辰王的怒意,楚飛揚卻是笑的越發的燦爛,隨即無辜道“王爺說的有理!隻是,本相看天色不早,夢兒身子又不適,便想趕緊送她回雲相府,免得雲相擔憂!”

說話的同時,楚飛揚已是走到雲千夢的麵前,在辰王與齊靈兒看不到的角落,對雲千夢快速的眨了眨眼睛,而雲千夢則是調皮的對他撅了撅嘴,眼中閃過一絲對麵前那兩人的厭煩!

看到她這樣的真性情,楚飛揚薄唇揚起開懷的笑容,隨即轉身道“既如此,本相與夢兒便先告辭了!王爺貴人事多,就不用相送了!”

說著,楚飛揚便用身子擋住辰王,給雲千夢讓出一條路來!

卻不想齊靈兒竟也緊跟著開口“本宮出來已久,隻怕太子等人也有些焦急了,便與雲小姐楚相一同離開吧!王爺,告辭!”

語畢,齊靈兒便朝辰王點了下頭,自己尾隨雲千夢而去!

江沐辰看著自作主張的楚飛揚,正要追上去,隻見寧鋒卻匆匆趕來,在他耳邊低語幾句,江沐辰的麵色變得越發的鐵青,陰冷的雙目看著那已經走遠的身影,隨即用力的甩開衣袖,猛地轉身往後院走去!

此時後院已是亂作一團,蘇淺月幽幽轉醒卻莫名其妙被吳沁沁及吳夫人按在床上往死裏打,奈何她身子無力,一旁又無人前來拉開這如同猛獸一般的母女兩,蘇淺月隻能扯著嗓子亂喊,廂房內一時間手掌碰觸皮膚的聲音、床板亂顫的聲響、吳沁沁的詛咒謾罵聲、蘇淺月的尖叫聲紛紛如魔咒一般的衝向人的耳膜!

而林老太君與元德太妃卻始終冷眼旁觀著,不讓人解救隻剩半條命的蘇淺月,也不讓人拉走正處於盛怒狀態的吳家母女!

“你們這是在幹什麽?還不快放手!”蘇源被人帶進廂房,一看有人欺負自己的女兒,頓時大吼一聲,身上頃刻間散發出一股陰毒之氣,嚇得吳家母女不由得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隻是,那跨坐在蘇淺月身上的吳沁沁卻沒有立即下床,為防蘇淺月會傷了自己的女兒,吳夫人更是死命的拽著蘇淺月的雙手及頭發,兩人雖因為蘇源的話而不再對蘇淺月動手,隻是那兩雙眸子中所蘊含的怒意,卻足以燒毀整座韓國公府!

“青天白日,你們居然當眾行凶,難道就不怕我刑部的大牢嗎?”見這兩人依舊不肯放開蘇淺月,蘇源心頭大怒,立即揮手讓身後的小廝上前,準備拽下床上的母女!

“哼,我知道蘇大人是刑部尚書,但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麽地方,今日是什麽日子,居然還敢如此的理直氣壯!你且先看看自己女兒做的好事吧!一會莫要羞愧的無地自容!”吳夫人見兩名小廝即將碰倒吳沁沁的身子,便立即冷笑的開口!

那兩名小廝見吳夫人如此的蠻橫,居然連蘇源都不怕,又想起這吳家小姐此刻已是韓國公府的少夫人,頓時便放緩了腳步,帶著一絲不確定的回過頭看向蘇源!

而蘇源被吳夫人這話一激,頓時惱羞成怒,朝著那兩名小廝便怒吼道“都是死人嗎?此刻她們無端打滿小姐,難道本官就不能把她們帶去見官?天子犯法尚且與庶民同罪,她們今日的行為更是不能饒恕!”

說著蘇源便衝上前,拂開那兩名小廝,打算自己動手!

“蘇大人息怒!這畢竟還是韓國公府,若是在蘇府,我也就不管這樣的事情了!”這是,靜坐在廂房一角的林老太君緩緩的開口,隻是她此時的口氣十分的冷淡,讓怒上心頭的蘇源不由得微微一顫,那被氣憤衝昏的頭腦頓時恢複了以往的理智與冷靜,立即收住腳下的步子,轉身看過去!

隻見此時廂房內坐的不僅僅是林老太君,連元德太妃亦是端坐在一旁,此時這兩人竟用極其冷漠的目光盯著他,讓蘇源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不安,來不得仔細的查看蘇淺月此時的狀況,便立即笑著對林老太君及元德太妃行禮“下官不知老太君與太妃再次,冒犯之處,還請老太君與太妃恕罪!”

聞言,林老太君狠狠的瞪了眼跪在麵前的元慶舟一眼,而元德太妃卻是淡淡的開口“來人,扶少夫人與侯夫人坐好!”

氣也讓這吳家母女出了,隻是蘇源畢竟掌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