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49

讓她的身子早已透支,此刻被雲玄之這麽用力的壓著,隻覺自己的四肢仿佛已經是斷裂了一般,隻是身上的痛哪及心中的痛,恨極了雲玄之,卻也隻能紅著雙目瞪向自己頭頂的這個男人,半餉也說不出半句話來!

“乖乖的把粥喝了,放心,我不會要了你的命!”雲玄之見她乖了,便鬆開一手想去拿粥碗,卻不想蘇青又不知從哪裏來的力氣,扭過頭張開嘴便朝著雲玄之另一隻手臂咬去,那發狠的模樣,如失去理智的困獸一般,非要與敵人拚個你死我活!

雲玄之手上頓時傳來劇痛,轉頭一看,自己的手腕已是血流泊泊,而蘇青卻依舊沒有絲毫放鬆的跡象,心中大怒,雲玄之想也不想便拿起床上的玉枕照著蘇青的後腦勺砸去,蘇青隻覺自己頭暈眼花,頃刻間便暈厥了過去,而此時雲玄之卻是立即從她的口中搶回自己的手臂,隻見自己手臂上的一塊整肉差點便被蘇青個咬了下來,鮮血順著他的手臂滴在蘇青的身上和床上,一時間駭人極了!

而雲玄之也是失去了耐心,隻見把外頭立著的丫頭喚進來,讓她們把那碗粥灌進蘇青的口中,而他自己則是忍著手臂上的痛,直到看完那碗粥盡數的進了蘇青的肚子,這才匆匆的踏出內室離開風荷園!

兩日後,米嬤嬤匆匆走進內室,見雲千夢正在習字,便靜立於一旁,隻是臉上卻有著大快人心的表情!

雲千夢寫下最後一個字,隨即讓迎夏與慕春把那宣紙拿遠點,隻是左看右看總覺得自己的字差強人意,便有些好笑的搖了搖頭,隨即擱下毛筆,見米嬤嬤已經等候多時,便問道“嬤嬤今日是怎麽了?竟如此開心!”

米嬤嬤見雲千夢終於寫完,立即笑著上前,報喜道“小姐,方才風荷園那邊傳來消息,說是蘇姨娘因為怒火攻心,竟把自己氣成了活死人!”

聞言,雲千夢擦拭雙手的動作微微一頓,隨即看了眼米嬤嬤,心中卻是若有所思!

活死人?

自己還從未聽說過有人能把自己氣成活死人的,即便心中有再大的恨,最多也是氣死,可蘇青倒是奇怪,竟成了要死不活之人!

隻怕,是有人想堵住她的口,卻又不能讓她死的如此的蹊蹺,因此才這麽做的!

這樣的結局,恐怕是連蘇青自己都不能預料到的吧!

聽到這個出乎意料卻又情理之中的答案,雲千夢沒有像米嬤嬤那般大快人心的笑了起來,而是微微蹙起了黛眉,眼中卻是閃爍著明了卻又冷寒的目光!

“小姐可是覺得有什麽不妥?”迎夏與慕春自然也是高興的,隻是見雲千夢非但沒有鼓掌慶祝,反而是緊鎖眉頭,讓兩人漸漸的也覺得此事確實過於蹊蹺,讓人不得不懷疑!

“無事!讓人準備馬車,一會便去輔國公府看望表姐!”而雲千夢卻是收起心頭的想法,麵色平靜的吩咐著!

“是!”不在多問,慕春向雲千夢福了福身,便轉身走出內室!

一炷香後,雲千夢踏進曲妃卿的出雲閣,而此時曲妃卿則是坐在院中的榕樹下低頭繡著麵前的刺繡,那專注的神情,就連雲千夢走到了她的身後才不曾發現!

此時正值午後,秋後的陽光金燦燦的灑在曲妃卿的身上,在她的周身鍍上了一層淡淡的光暈,加上此時曲妃卿靜心刺繡,竟好似一副靜止的古代仕女圖,一時間妙不可言!

雲千夢則是抬起右手擋在眉骨前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陽,隻覺此時陽光燦爛,卻極易的傷眼睛,便讓丫頭們悄聲的取來一把油紙傘,自己親自撐開遮在曲妃卿的頭頂!

而曲妃卿方才專注著手中的針線,一時隻覺頭頂被一道陰影給遮擋住,視線不由得有些不適應,便抬頭看去,卻發現雲千夢淺笑著立於自己的身後,便笑道“鬼機靈,來了也不出一聲!”

雲千夢則是吐吐舌頭,嘴角莞爾一笑,把傘交給慕春,自己則是彎腰看向曲妃卿麵前的繡品,見那大紅色的亮綢緞上赫然的繡著鴛鴦戲水圖,便笑道“表姐這是在為自己繡嫁妝嗎?表姐的手藝可真是出神入化,這鴛鴦戲水圖看著竟如真景一般,讓夢兒好生的佩服!”

被雲千夢這麽一誇讚,曲妃卿卻是微微的紅了臉頰,卻被雲千夢眼明手快的捕捉到她眼底的那抹嬌羞,心中捉弄之意頓起,雲千夢湊到曲妃卿的耳旁悄聲問著“表姐,不會夢兒的戲言成真了吧!”

聞言,曲妃卿麵色更加的紅了起來,站起身作勢便要去打雲千夢,卻被雲千夢輕鬆的逃了開,出雲閣的院子中一時響起眾人清脆悅耳的笑聲!

“壞丫頭,真是沒有良心,我這可是為你準備的!”追了雲千夢半天,可曲妃卿卻發現雲千夢竟十分的會逃跑,雖見她的腳步不快,可身子卻十分的敏捷,總能在自己即將抓到她時閃身躲了過去,讓曲妃卿幹脆放棄追她,徑自讓丫頭們把繡架盡數的收了起來,自己則是嬌嗔的瞪了雲千夢一眼,隨即沒好氣的開口“不追你了,快回來吧!算你今日有口服,我讓丫頭們把太後賞賜下來的新茶沏了一壺,你來了正好可以嚐一嚐!”

雲千夢仔細的觀察著曲妃卿的神色,見她真沒有再追打自己的意思,便笑著走近她,兩人一同進了內室!

“難為表姐還替我想著嫁妝的事情!”走近曲妃卿,雲千夢撒嬌的挽著她的手臂,俏皮的眨眨眼,隨即道謝!

而曲妃卿卻是伸手點了點她的小腦袋,笑道“相府最近發生這麽多事情,我想著也沒人會記得你的事情,你自己的手藝又不行,我自然是能幫襯著便幫襯一些!除了我,母親和老太君都已開始為你準備了!”

聽曲妃卿一說,雲千夢便知這幾日相府的事情她定是知道了,隻不過這也並非什麽可以隱瞞的住的事情,雲千夢跟著便笑了笑!

兩人坐下後,樂瑤便把早已沏好的茶端上來,為兩人分別斟了一杯,雲千夢端起那精致小巧的茶盞輕輕抿了一口,隻覺茶香頓時充斥心肺,溫潤的茶水滑下喉嚨,引得滿口齒香“果真是好茶!”

“茶自然是好茶,隻是,送茶的人卻著實讓人有些心煩!”曲妃卿見內室之中隻剩自己與雲千夢的心腹,便也不忌諱的開口,那細致的眉宇間,卻是暗藏著少女獨有的憂愁!

雲千夢見她隻是拿食指指腹沿著杯沿慢慢的滑動著,卻沒有品茶的心思,便也放下手中的茶盞,輕聲問道“難道這是太後為你挑選的夫家所贈?”

話音剛落地,便見曲妃卿瞬間抬起頭來,滿眼不甘願的看向雲千夢,隨後才緩緩點了點頭,帶著些許惆悵開口“那人家世是好的,隻是……”

僅僅是說了一半,曲妃卿的臉卻是再一次的紅了起來!

雲千夢見狀心中頓時明了,隻是卻還是心存疑惑,像曲妃卿這樣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小姐,哪有時間去結識外麵的男子,更別說是傾心了!

隻是見她此刻嬌羞的模樣,又確實讓人費解!

“對了,你今日過來,可是有事?”而曲妃卿顯然還不想談論自己的事情,便轉移話題的問著!

雲千夢看著她眼底暗藏的那抹無奈和羞澀,也並未逼迫她,隻是笑著順著她的話開口“那日在宮宴上,多虧了小聶大夫的藥丸,夢兒今日前來,便是想向他致謝!”

語畢,雲千夢卻是意外的發現曲妃卿的眼中閃過一絲喜悅,雖是稍縱即逝,但卻被雲千夢快速的捕捉到!

“你來的可不巧了,近日爹爹的身子已是大好,小聶大夫也隻是每隔三日才來會診一次,這不,他昨日剛回榮善堂,要等到後日才能來府裏呢!”曲妃卿笑著開口,不似方才談及那茶水時的不快,此時她燦爛笑容中竟還夾雜著一絲甜蜜,卻是越發的肯定了雲千夢心中的揣測!

“那可真是不巧,既如此,那隻能去一趟榮善堂!隻是,表姐也知我與小聶大夫之間並不熟悉,若是突然到訪怕是有些不妥,不如,請表姐一同前往,不知可否?”雲千夢雙目緊盯著曲妃卿,緩緩說出這段話來!

而曲妃卿聽完雲千夢的話心中自是十分的樂意,麵上亦是一喜,立即開口道“正巧我對爹爹平日裏服用的幾味藥性有些不明,便隨你一同前去吧!”

說著,曲妃卿便讓樂瑤替自己更換了身上所穿的家居服,直換了一身端莊得體的淡紫裙衫,取下太後賞賜的那支喜鵲登梅金步搖,換上幾支雅致的漢白玉鏤空雕花簪子,便與雲千夢一同出了輔國公府!

“當真是許久不曾出來了!上次咱們出來遊玩,還是乞巧節那一日!可惜當時卻遇到刺客,真真是嚇了我一跳,幸而有夢兒在,否則我怕是活不過那晚了!”輕挑車簾,曲妃卿看著外麵熱鬧的市井,眼中滿是欣羨!

而雲千夢卻是時時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隻是在曲妃卿開口時才搭話“若當時是表姐被發現,我相信表姐也定會保護夢兒的!隻是聽說近日來不少大臣家中都爭相的邀請那北齊國的幾位貴賓,他們倒是忘記當日的血海深仇了!”

曲妃卿聽雲千夢如此說道,不由得冷哼一聲,隨即開口“都是一群趨炎附勢之人!見海恬郡主被賜婚北齊的太子,他們便認為自家的女兒都安全了,殊不知那北齊的大皇子與十皇子均是未娶之身,現如今瑞王還握在北齊的手中,那兩人若是開口,隻要不過分,皇上豈會不依?再者,那齊靈兒公主國色天香,那些個公子哥哪一個不想多看幾眼的,隻不過是借著宴請的名頭看人家公主罷了!說到底,也不過是一群色鬼罷了!”

雲千夢見今日曲妃卿言辭犀利,完全不似往日的溫和,便拉過曲妃卿,直直的看著她,見她眼底仍有餘慍,便笑道“表姐這是怎麽了?仿若自己心愛之人便在那群公子哥之間似的!”

聞言,便見曲妃卿的眼底劃過一絲失落,嘴角不由得浮上一抹自嘲的笑容,緩緩開口“高門大戶,豈有這市井人生來得恬淡自由!”

說完,便又看向車外,似是十分的羨慕這市井間自由自在的生活!

雲千夢聽她一言,便不再開口,車內一時間陷入寂靜之中,幸而馬車不一會便到了榮善堂的大門口,雲千夢隻覺此時車外的鼎沸之聲不如方才的吵鬧,下車一看,隻見這榮善堂果真是安置在京都西南一角,雖不是京都最為偏僻的地方,隻是來往行人並不多,因此才顯得格外的安靜!

而榮善堂的門麵卻是十分的大氣,竟有十餘扇大門開啟著,而那大門的上方的黑色匾額上則是用墨綠的墨汁寫著‘榮善堂’三字,看上去極其的肅穆莊重,又帶著一股懸壺濟世的味道!

從門口往裏看去,隻見看病的百姓有條不紊的排著隊,而榮善堂的學徒們則是或手拿藥方抓藥、或領著病人取藥,一時間,裏麵的熱鬧情景與外麵的安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隻是那些看病的老百姓大多衣著破舊,看樣子這小聶大夫是個心慈之人,否則這麽大的門麵,窮人又哪來的膽子進去看病呢?

“咱們進去吧!”兩人早已在走出馬車時便已戴上了紗帽,曲妃卿在樂瑤的攙扶下,率先走進榮善堂!

雲千夢隔著紗帽,看著曲妃卿略顯心急的模樣,眉頭微微的皺了下,隨即也跟著進了榮善堂!

一踏進榮善堂,便見那大堂的正中央坐著小聶大夫,此時他正專心的為一名患者把脈,而曲妃卿的腳步也在看到他時漸漸的停了下來!

“兩位小姐是來看病的嗎?”這時,一名學徒走上前,有禮的詢問著!

“我們小姐有事請教聶大夫,不知他此事可有空!”慕春見有人詢問,便替雲千夢開口!

而那學徒則是笑著回道“那還請兩位小姐稍等片刻,聶大夫還有三名患者,不如二位先在一旁靜候!”

雲千夢看了看這榮善堂的結構,便朝著那小學徒點了點頭,與曲妃卿一同走到一旁坐下,靜等著小聶大夫看診完畢!

而這等候期間,雲千夢腦海中卻是浮現出了另一個可行的計劃,若是與小聶大夫談妥,或許是一筆不菲的收入!

半柱香後,小聶大夫結束了今日的看診,那小學徒則是立即跑到他的身邊,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隻見他簡單的洗了下手,便快步走了過來!

隻是,走進後,卻發現等候自己良久的竟是輔國公府與相府的兩位大小姐,麵上不由得有些訝異,隨即抱歉道“讓兩位小姐久等了!”

雲千夢則是笑著站起身開口“自然是患者要緊!今日我們前來,也隻是想向小聶大夫致謝,多謝那日小聶大夫的藥丸!”

聽雲千夢如此說到,那小聶大夫卻隻是微微一笑,隨即開口“對於在下而言,那隻是舉手之勞,雲小姐太過客氣了!”

而雲千夢卻隻是淡淡的笑著,目光卻是四處打量著這榮善堂,隨後緩緩說道“這榮善堂占地甚廣,隻是卻沒有很好的利用起來,小聶大夫雖醫術精湛,但卻不善經商呀!”

沒想到雲千夢竟會如此說道,那小聶大夫則是麵上微微一紅,仿若是被人戳穿了弱點一般,隨即輕咳一聲,低聲道“在下的確不善經商,但術業有專攻,在下醫術尚且需要鑽研,確實沒有過多的時間與精力再去想其他的事情!”

雖這隻是小聶大夫的無心之說,可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