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48

頭,而他們根本就不給他處理的時間便一個個都趕著過來了!

既然事情要處理,還要向所有人交代,雲玄之幹脆讓劉護衛把所有人都帶上來,免得這些人以為他的雲相府是來去自由的地方!

想到這裏,雲玄之冷眼瞥了蘇源一下,心中不免有些怒氣,這蘇源官位比他低了一級,可自從攀上辰王這顆大樹之後,他的官威倒是比自己還要大,如今竟橫闖雲相府,看樣子他真是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自己即便是想偏袒蘇青,可有這樣的哥哥在,雲玄之心中對蘇青的憐惜也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慢慢的流逝!

不一會,衣衫破損的王嬤嬤被兩個護衛給拖進了迎客廳,而麵色慘白、神情呆滯的雲若雪亦被兩個丫頭扶著走了進來!

“王嬤嬤,你可知罪!”不等任何人發問,雲玄之率先開口質問道!

他這一聲肯定的質問,讓蘇青的麵色一僵,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雲玄之,隨即哭著開口“相爺,你好狠的心,你這樣屈打成招的讓王嬤嬤認罪,難道就不怕判錯了案嗎?直到現在,奴婢都不知到底出了什麽事情,隻知自己的孩兒被人扯斷了手臂,您不心疼自己的孩子,為何要對奴婢身邊的人下手?您就不怕寒了奴婢的心嗎?”

眾人見蘇青這番抵抗,眼中均浮現厭惡,唯有雲若雪聽到‘扯斷了手臂’後,竟發狂的尖叫了起來,身子直直的往後倒退,似要遠離蘇青與那孩子,口中瘋狂的叫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隻是想讓他早點出來……誰知他的手臂居然就斷了……啊……”

整個迎客廳,此時就隻聽見雲若雪的慘叫聲……

而蘇青親耳從自己女兒口中聽到這句話,頓時身子一軟倒在了地上,王嬤嬤嚇了一跳,快速的接過蘇青手中的孩子交給乳娘,自己則是扶起蘇青,哭著道“姨娘,姨娘你這是怎麽了?你不要嚇奴婢啊……”

而蘇源則是立即遞過一杯茶,讓王嬤嬤喂著蘇青喝了一口!

而蘇青剛剛轉過身來,竟不知哪裏來的力氣,直直的從地上跳了起來,猛地衝到雲若雪的麵前,一手抓過雲若雪的手臂,揚起手掌便朝著雲若雪的臉上狠狠的扇了十幾下,隨即罵道“你去死吧,你怎麽能對自己的親弟弟下手!他還隻是個孩子啊,你怎麽下得了手,我怎麽就生了你這個畜生出來!”

雲若雪一時被打醒,猛地跪在蘇青的麵前痛哭流淚道“娘,不是我的錯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好心啊,我不是要害弟弟啊,娘,你相信我,啊,你相信我啊……”

說到最後,雲若雪已是泣不成聲,可此時蘇青的目光太過嚇人,仿若是兩把尖刀在剮著雲若雪身上的肉一般,讓雲若雪心中升上無數的恐懼……

“行了,你們鬧夠了沒有?”雲玄之隻覺今日自己的臉麵已是丟盡,見不能再讓蘇青看到雲若雪,便讓劉護衛立即帶著雲若雪回去,隨後讓兩個婆子壓著蘇青重新跪倒了堂上!

“王嬤嬤,把你昨晚上說的話,當著所有人的麵,一字不漏的重複一遍!”而雲玄之則是再也懶得看蘇青半眼,直接不耐煩的讓王嬤嬤開口說話!

聽他如此一說,蘇青這才猛地回神,心知此刻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自己解決,又見王嬤嬤滿臉哀傷的看了自己一眼,更讓蘇青整顆心都提了起來!

隻見王嬤嬤恭恭敬敬的朝著蘇青磕了三個頭,隨後跪直了身子,緩緩開口“相爺,當年夫人生產時,的確是生的龍鳳胎!隻是,當時姨娘亦是懷有身孕,因此姨娘沒有進產房,一切的事宜,都是奴婢指揮著穩婆等人做的!就連溺死小公子這件事情,姨娘也是不知情的,均是奴婢一人經手,還請相爺不要聽信了夏嬤嬤的話對姨娘產生懷疑!那夏嬤嬤本就是已過逝夫人的乳娘,自然是偏向夫人,當然是撿著對姨娘不利的話說,還請相爺明察!今日老太君、楚相均在此作證,奴婢所言句句屬實,絕無半分虛假!還請相爺明鑒!”

說完,那王嬤嬤的目光卻是看向迎客廳外的紅柱上,楚飛揚頓時提高警惕,卻不想那隻是王嬤嬤聲東擊西的做法,當眾人以為她想撞柱明誌時,她竟是咬舌自盡了,死前亦是沒有閉上自己的雙眼,隻見她嘴角緩緩流下鮮血來,直接的倒在了蘇青的身旁!

蘇青身子不由得的晃了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乳娘為了保全自己而咬舌自盡,心中頓時燃起無盡的怒火,頓時衝著雲千夢跑去“賤人,都是你把夏嬤嬤帶進相府,你還我兒子還我王嬤嬤的性命,你這個小賤人……”

直到此時,蘇青心中腦中已是被怒火所填滿,隻想做的便是殺了雲千夢……

而一旁早有防備的楚飛揚則早已閃身擋在了雲千夢的身前,而外麵守著的習凜更是快速的走到蘇青的身後,一記手刀便讓蘇青的兩眼一番暈厥了過去!

“蘇府的家教真是好啊,一個姨娘竟然也敢對未來的王妃大呼小叫,如此的不懂尊卑,即便蘇大人如今找到了新主子,怕也難道悠悠眾口的責難吧!”楚飛揚眼神冰冷,麵色冷寒,讓原本想發怒的蘇源頓時咽下了到口的話,隻是陰沉著一張臉坐在位置上!

“真是家門不幸,居然進來這麽一個歹毒的東西!”這時,老太太看著麵色同樣嚴肅的穀老太君,指著地上的蘇青罵道!

而雲玄之則是極其不耐煩的回道“既然母親能把孩子教導成人,那蘇姨娘的孩子,便托付給母親了!”

老太太聞言,立即推辭“這怎麽可以,這孩子的姨娘尚且活著,哪裏輪到我來管教?況且府中還有這麽多沒有子嗣的姨娘,大可以交給她們撫養!”

雲千夢見老太太這幾天熱鬧也看夠了,威風也耍夠了,此時倒是想做甩手掌櫃,又見方才蘇源的官威亦是耍的十分的威武,便淡淡的開口“祖母把兩位堂哥一位堂妹教導的如此出色,相信弟弟在祖母的教導下,定會成才成器的!”

“可是,那孩子一看就是活……”老太太本想說活不長,可一看雲玄之那黑沉的麵色,便把話咽進了肚子中!

蘇源見雲家這老太太實在不是個好人,便開口道“雲相若是覺得相府中無人能夠照顧孩子,我便把雪兒與孩子一同接回蘇府!蘇府雖不及相府這般氣勢恢宏,但養兩個孩子卻還是綽綽有餘的!”

而雲玄之聽完蘇源的話卻是冷哼一聲,隨即開口“這是我雲府的孩子,何時需要旁人來養!蘇大人若是無事,便請離開吧!”

說完,雲玄之便讓劉護衛把王嬤嬤的屍體拖下去,又讓幾個丫頭抬著蘇青進了後院,自己則是對穀老太君開口“老太君,事情真相已經大白,殺死若離以及孩子的凶手也已經畏罪自殺,還請您不要在追究此事,免得若離在地下也不能安息!”

可老太君可不是好混弄的,看著雲玄之今日是懲罰了蘇青,可卻隻是找來一個替罪羔羊,便見穀老太君麵色十分難看道“是嗎?那雲相打算如何處置蘇姨娘?那王嬤嬤有這樣的膽子殘害主母,難道蘇姨娘就沒有責任?隻怕是你,也有難以推卸的責任!”

雲玄之聞言,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半餉,才下定決心道“老太君請放心,我定會給若離一個交代!”

說完,便轉身離開了迎客廳!

老太君等人今日見了一場鬧劇,心情自是十分的沉重,隻要想起自己的女兒與那未曾蒙麵的外孫,老太君仿佛瞬間老了十幾歲一般!

看著這陰氣不散的相府,老太君在季舒雨的攙扶下上了馬車,而季舒雨則在登上馬車前拉過雲千夢,輕輕的說了句“夢兒,有些事情,你不要怪老太君,她也有難以抉擇的時候!”

說完這句,季舒雨便跟著坐進了馬車,留下細細回味這句話的雲千夢!

隻是肩上卻是一暖,回過神來,看到楚飛揚為自己披上一件素錦披風,而他則是手拿馬鞭,似是要離開相府!

“回去吧,外邊風大!”看了看已近中午的日頭,楚飛揚拉過自己的戰馬,隨即飛身上了馬背,朝著皇宮的方向奔去……

此時的風荷園已無以往的光景,僅僅隻是一天的時間,風荷園的丫頭婆子們便被遣散去了別處,隻留劉護衛的人手在此看守著!

而此時,雲玄之卻是手端著一碗米粥,緩緩走進內室!

床上的蘇青早已清醒了過來,對於雲玄之的到來卻是視若無睹!

“你累了這麽久,也餓了,吃點粥墊墊吧!”雲玄之則是自顧的坐在床邊,親自舀了一勺香氣撲鼻的白米粥,送到蘇青的嘴邊!

“王嬤嬤的死還不夠嗎?如今,你連我也不放過?”而蘇青卻是突然開口……

第一百零八章 妃卿心事夢容經商

雲玄之送粥的手微微一頓,隨即淺笑道“青兒,你在說些什麽呀!這隻是一碗普通的粥而已!”

蘇青看著雲玄之的麵容,卻是突然笑了,笑的蒼涼而悲哀,隨即冷聲道“這麽多年了,你以為我還不了解你嗎?你今日讓王嬤嬤認下所有的罪,不過是不想把我哥哥逼得太急了,而又必須給輔國公府一個交代!雲玄之,你算計可真是恰恰好,利用王嬤嬤對我的忠心,利用我對你的真心,你才是最得利的一個人!枉費我這麽多年來為你犧牲了這麽多,在你的眼裏心中,卻還是比不過那功名利祿,不知是你太狠還是我太傻!”

說著說著,蘇青哭了,眼角滑下悲哀的淚珠,雙目卻是含恨的盯著雲玄之,恨不得永生都記住他的容貌,這恨進骨髓血液的容顏,即便是輪回,怕也不會忘記一絲半毫!

而雲玄之聽著蘇青的話,臉上的淺笑卻是漸漸散去,最後徒留陰沉的表情,收回喂粥的手,把粥碗擱在床邊的小茶幾上,雲玄之冷聲道“你竟如此不相信我?你可知我心中有多恨!即便你殺死了我的孩子,我可有苛責過你半句?隻是,若是不讓王嬤嬤認下這罪名,你以為自己能夠逃過一死嗎?我為你籌謀的苦心,你何時能夠領會?現如今卻是怪我負你太多,這些年,你雖不是相府的夫人,可在府中,你與正妻又有和區別?就連夢兒,也是困難者你的臉色過日子!青兒,做人要有良心!”

雲玄之冷冷的說著,可越是說到後麵,蘇青麵上的臉色卻越發的難看,最後竟是氣的鐵青,想必,若不是愛的深,又豈會被氣成這樣?

隻見她冷哼一聲,右手胡亂的一揮,打斷了雲玄之的自我辯解,嘴角浮上一抹極其諷刺的笑容,這才緩緩開口“好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啊,我擁有的這些,本就該是我的!而你允我的那些,卻沒有一樣是兌現的!雲玄之,你這般的工於算計,你就不怕我把當年的事情抖出來,反正今日我也是活不成了,又何必再為你遮遮掩掩!”

聽到蘇青翻臉的狠話,雲玄之卻隻是冷淡的一笑,臉上露出一抹運籌帷幄的表情,淡淡的開口“青兒,這些話,你可要想清楚了再說!我若是倒了,最可憐的,也不過是那兩個孩子!即便有蘇源這個舅舅,可你把盼蘭送給蘇源做姨娘的事情,已經引得蘇夫人極度的不滿,你確定你的兩個孩子能夠在蘇府得到善待?”

雲玄之的話,讓蘇青臉上的表情一怔,她方才隻一心想著如何對付雲玄之出了心頭的這口惡氣,可卻是把自己的兩個孩子給忘記了!

隻是,想起那竟殘忍扯斷自己親弟弟手臂的女兒,蘇青的心再次的寒了起來,雲若雪到底不像自己啊,對自己的親人也是如此的下得了手,眼中不由得浮現方才看到兒子那殘疾的身軀,蘇青的眼角再次染上淚珠,心中的痛排山倒海般的襲來,讓她失了與雲玄之相互指責的心情!

“我要見兒子!”努力的壓抑著心頭的劇痛,蘇青緩緩卻又堅持的開口!

“孩子太小,我把他交給母親撫養了!母親帶大了那麽多的孩子,相信兒子在她的嗬護下,定能茁壯成長!”而雲玄之卻是搖了搖頭!

隻是現在雲玄之心中亦是十分的矛盾,這個兒子是他心心念念的盼來的,可是當他出來後,雲玄之卻發現他的喜悅早就沒有了,看著那將會一生殘疾的兒子,雲玄之便覺得頭痛,隻想著把他送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去!

‘啪!’

而蘇青聽到雲玄之竟把自己的兒子送給那老太太撫養,頓時從床上彈跳了起來,照著雲玄之的臉便是狠狠的一巴掌,隨後顫抖著手指著雲玄之便開始厲聲的罵道“你是覺得孩子身有殘疾給你這個宰相爹爹丟人了,是不是?所以才會丟給那老太太撫養!雲玄之,虎毒不食子啊,你怎麽可以如此的無情寡意?你明知老太太心中怨恨我,居然還把那麽小的孩子送給她去撫養!她能真心待孩子?你實在是太讓人寒心了,也實在是太可怕了!”

說著,蘇青連自己的鞋子都顧不得穿上,便急急的起身打算衝去百順堂,可剛走了半步卻被雲玄之拉住了手腕,隨即整個人被毫不憐惜的扔到床上,雲玄之隨即翻身壓在她的身上,滿麵陰鷙道“在你指責我的時候,你先好好反思下自己這些年的所作所為吧!如今我還念著你們往日的情分,打算留你一命,你若是再不識好歹,屆時別說你的性命不保,那兩個孩子同樣不會有好下場!”

蘇青瘋狂的反抗著,可產後體虛加上一直未進食,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