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47

!

雲玄之盯著凝眉不語的雲千夢,突然發現,這個女兒的身後如今不再是空無一物,而是赫然樹立著楚南山與楚飛揚這兩人,讓雲玄之心頭頓時一震,隨即緩和了口氣問道“夢兒,若此事真如夏嬤嬤所言,你希望爹爹如何的處置蘇姨娘?”

而雲千夢聽了他的問話後卻隻是淡淡的搖了搖頭,隨即緩緩開口“蘇姨娘是父親的妾室,即便是處罰,也該是父親做決定!但若她真是草菅人命,自然是要交給官府審問!隻不過,那刑部尚書本就是蘇姨娘的親哥哥,裏麵的貓膩不用女兒明說,相信父親亦會明白!更何況,若父親親自把蘇姨娘送去官府,難保她不會胡言亂語,因此女兒覺得,倒不如父親親自審問蘇姨娘來的穩妥些!或者,把她交給輔國公府,這也不失為一個好法子!”

雲千夢的話中帶著分析,又含著威脅,若雲玄之舍不得處置蘇青,又擔心蘇源徇私枉法不能給輔國公府一個交代,怕是這件事情不能善終,到最後惹得穀老太君大怒把人帶走,怕是雲玄之的臉麵也就丟盡了!

倒不如由雲玄之親自動手,既能給各方一個交代,又能讓這件事情還未被傳揚開便被終止,確實是最妥當的法子!

隻是,這個法子對於蘇青而言,怕是最殘忍的,看著自己最心愛的人對她過堂審問,怕是蘇青心中對雲玄之的愛意也隨之消散了吧!

而雲千夢方才所言,雲玄之則早已是想過了,隻是沒有想到自己這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女兒竟也有這樣的見地,心中對雲千夢不由得多了一層防範!

而雲千夢則是不在乎雲玄之眼底對自己的防備,畢竟,即便沒有今日這番言論,雲玄之對自己亦沒有真正放心過!

直到此時,父女倆便再無任何話可說,兩人靜坐了半餉,雲玄之站起身,囑咐雲千夢好生的休息,便轉身離開了綺羅園!

“小姐方才應該裝睡,看看現在都什麽時辰了,小姐的眼中都泛紅了!”雲玄之一走,慕春便扶起雲千夢,見她眼中泛著微微的紅色,眼底又有了些陰影,便心疼道!

而雲千夢卻是搖了搖頭,隨即開口“無礙!”

自己若是睡了,保不齊雲玄之便會認為這次的事情是自己在冤枉蘇青,倒不如坦然的麵對,屆時雲玄之即便心中有疑慮,也不會有方才進門時那麽重了!

“你也早些去歇息吧,明日一早,怕是有好戲看了!”雲千夢相信,以聶太醫與老太君的交情,怕是老太君此時早已是知曉相府今日發生的事情,而至於上官嬤嬤,怕也是把自己今日聽到的事情盡數告知了楚飛揚!

嘴角不由得揚起一抹冷笑,蘇青的好日子怕是到頭了,真是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這一次天時地利人和,自己倒要看看蘇青還有何狡辯的!

而雲玄之踏出綺羅園後,卻是喚來劉護衛,低聲的問道“她怎麽樣了?”

劉護衛看了眼綺羅園裏頭漸漸被熄滅的燭火,隨即低聲回道“卑職已經用刑了,隻是她嘴巴太緊,不肯招供,卑職怕她咬舌自盡,便先命人把她看管了起來!”

雲玄之聽完,隻是冷笑一聲,隨即低語道“若不是真沒有做過不肯屈打成招,那便是真做過了,知道招供出來她的主子也逃不了一死!”

“那相爺的意思是?”劉護衛看著突然發出冷笑的雲玄之,有些擔憂的問道!

“去看看她!”而雲玄之卻是轉身往後院廢棄的院落走去……

第二日一早,雲千夢剛梳洗完,便見慕春麵色凝重的快步走了進來!

“怎麽如此慌慌張張的?出了什麽事?”米嬤嬤見慕春跟在雲千夢身邊這麽久,卻依舊是一副毛毛躁躁的模樣,一時頭疼的搖了搖頭!

“小姐,老太君侯夫人與楚相一同來了!”慕春把自己剛剛得到的消息立即便說了出來!

而雲千夢則是與米嬤嬤相視一笑,看樣子,今天這場仗不會讓自己費太過的力氣了!

“小蹄子,你倒是打聽的夠清楚的!隻是楚相今日不用早朝嗎?”米嬤嬤笑了笑,伸手點了下慕春的小腦袋,打趣道!

而慕春卻是撅了撅嘴,摸了摸被點的地方隨即說道“奴婢都打聽清楚了,楚相今日似乎告了假!再說,楚相即將是咱們小姐的姑爺,咱們自然是要上點心,為小姐留意姑爺的行蹤!”

聞言,雲千夢再也忍不住的輕笑出聲,若不是楚飛揚故意讓人知曉自己的行蹤,怕是連玉乾帝也摸不清他的下一步動作,現在倒是把慕春得意成這樣!

不過,慕春對自己一片忠心,她哪有不領情的?在桌上的果盤中撿了一隻最大的水蜜桃放在慕春的手中,如哄孩子一般的開口“賞你的,拿去吃吧!”

隻見慕春頓時連眉頭也緊皺了起來,看著她家小姐笑顏如花的模樣,頓時低聲叫道“小姐,人家不是小孩子了!”

房內立即傳來一片笑語之聲!

而此時,房門口卻傳來一陣輕輕的腳步聲,隨即傳進一個嬤嬤的聲音“大小姐,相爺請您去迎客廳!”

聞言,雲千夢收住笑容,而米嬤嬤則是代為回答“是,小姐即刻便過去!”

說著,幾人便站起身,同時往迎客廳而去!

待雲千夢走進迎客廳,蘇青早已被幾個孔武有力的婆子壓著跪在了堂中央,而穀老太君則與老太太坐在首座,雲玄之與楚飛揚分別坐在左右兩邊的位置,季舒雨則是立於穀老太君的身後,見雲千夢走進來,她滿麵心疼的看了雲千夢一眼!

雲千夢則是目光冷靜的掃過所有人的麵龐,最後看了眼楚飛揚,見他眼中含著讓她放心的神色,雲千夢則是回了一記沒事的目光!

“千夢見過各位長輩、見過楚相!”款款走上前行禮!

直到見到雲千夢,老太君臉上的怒容才稍稍好轉了些,立即出聲道“孩子快過來!”

雲千夢依言走向穀老太君,隻見穀老太君立即握起雲千夢那雙微涼的小手,滿眼憤怒的射向堂中央的蘇青,怒道“蘇姨娘,你也是當娘的人,你看著夢兒,就不會想到我那被你溺死的外孫嗎?你真是蛇蠍心腸,我的女兒到底礙著你什麽了,我的孫兒尚且沒有睜眼看看這片天地,你居然對他們下這樣的狠手,你是欺我輔國公府無人還是無勢?是誰給你這樣的膽子,居然連相府的主母與公子也敢殘殺!”

而經過一晚上的沉澱,比之昨晚麵對雲玄之時的歇斯底裏,蘇青則顯得冷靜鎮定的多,雖然生產傷了她大半的元氣,臉色依舊難看,可麵對穀老太君這樣疾言厲色的質問,她竟半點懼意也沒有,隻是冷笑的反問道“老太君,奴婢知你不喜我,但夫人與少爺的死與奴婢無關,還請您不要把這個屎盆子扣在奴婢的頭上!況且這是雲相府,不是輔國公府,即便要審問,也是由相爺親自過問,還請老太君在一邊旁聽!”

說完,蘇青便低下了頭不再開口,而穀老太君則是沒有想到世上竟還有這等潑皮,明明自己做錯了事情,卻完全沒有悔改的模樣,頓時氣的麵色通紅!

雲千夢則是輕拍了拍穀老太君的手,安撫著她,隨即轉身冷目盯著下麵的蘇青,笑道“蘇姨娘好大的架子,就連父親見了外祖母都是以禮相待,你一個姨娘哪來如此大的派頭,居然以下犯上出言不遜!難道是仗著你昨日生下兒子的原因嗎?隻是不知蘇姨娘有沒有見過那孩子,否則此刻為何還這般的鎮定自若?”

蘇青聽雲千夢如此說來,猛地抬起頭來,雙目中不由得條件反映的射出一抹狠毒的目光,隻是在看到雲千夢嘴角那抹冷笑後,蘇青便立即冷靜了下來,淡淡的開口“大小姐為何如此一說?奴婢能為相爺誕下麟兒,那是奴婢的福氣,孩子有相爺的福氣罩著,相信一定是一個健健康康的男孩!”

隻是她的話剛說完,上麵老太太便氣不打一處來的指著她罵道“蘇姨娘,你養的好女兒,毀了我孫子一生不說,你這個做姨娘的居然還在此大言不慚,你是想丟盡我們雲府的臉嗎?”

蘇青即便此時麵上再鎮定,可三番兩次的聽人提及自己的兒子,心中不免有些焦急,生怕孩子真是有什麽隱疾,便眼中泛著淚光的看向雲玄之,苦苦哀求道“相爺,那孩子是奴婢十月懷胎生下的,還請相爺讓奴婢見上一麵!”

雲玄之本不想當眾讓人抱出孩子,畢竟,一個有殘疾且還不知能不能長大的孩子,他實在是沒有什麽心思當眾炫耀,正要開口拒絕,卻聽見老太太開口道“把孩子抱上來!”

聞言,雲玄之神色驟然一沉,射向老太太的目光中帶著一絲怒意,隻是此時乳娘已經抱著孩子上來,他想阻止已是來不及,隻能看著蘇青從那乳娘的懷中搶過孩子緊緊的抱著,隨即鬆開孩子的繈褓檢查著……

“這……”看著孩子那被固定住的肩膀,蘇青隻覺自己腦中一片空白,一時反應不過來,目光呆滯的看向雲玄之,而耳邊卻響起老太太的冷笑聲“這是你的好女兒幹的好事,硬生生扯斷了孩子的左臂!蘇姨娘,你自己心腸歹毒也就罷了,居然連我的孫女也被你教成這樣,你讓她將來如何嫁人?還有哪家的公子肯娶這樣的女子?”

老太太說這話時偷瞄了楚飛揚一眼,見他沒有不悅的神色,頓時便放了心,隻是看向蘇青的眼神中不免多了一抹得意!

而蘇青聽完老太太的話後,那雙滿是陰鷙的眸子頓時射向老太太,隨即眯起雙目,冷聲道“老太太,您一向就不喜歡奴婢,您的話,奴婢可真是不敢相信!我的雪兒向來善良,她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

“唉,妹妹有沒有做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弟弟這隻胳膊可是廢了!姨娘,你辛辛苦苦生下的孩子成了這番模樣,著實讓人心疼!”雲易易此時從後院走了進來,口中滿是幸災樂禍的開口!

隨即便見雲易易特意走到楚飛揚的身邊行了一禮,奈何楚飛揚目不斜視,惹得雲易易下不了台麵,訕訕然的便退回了老太太的身後!

而此時蘇青早已是麵無人色,看著懷中兒子嬌小是身子,竟隻能感受到他極其微弱的呼吸聲,蘇青頓時心如刀絞,這是她的兒子啊,竟被這群惡魔禍害成這樣,隻見蘇青頓時站起身,一手緊緊抱著孩子,一手指著雲千夢等人吼道“是你,是你把夏嬤嬤接回來,害得我心神不寧,害得我難產,把我的兒子害成這樣,雲千夢,你這個賤人,你……”

可她的話還未說完,剛剛站起的身子卻如被人在背後踹了一腳般又直直的跪了下來,膝蓋上傳來的劇痛讓蘇青意識到自己方才說錯了什麽話,隻是話已出口,眾人均是聽的明明白白,即便蘇青悔青了腸子,也是收不回了!

“心神不寧?蘇姨娘,你為何會怕夏嬤嬤?難道是因為你當年溺死我親弟弟的時候被夏嬤嬤親眼看到,你怕夏嬤嬤抖出你當年的惡行,因此才會在知道夏嬤嬤重新進入相府後變得食不下咽、寢不安眠嗎?若你心中沒鬼,你何必怕成這樣?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麽可狡辯的?這一切,不過是你咎由自取!”

雲千夢更是不會放過蘇青所犯的這個大錯,不由分說的便出口反問,楚飛揚看向雲千夢,隻見她此時雙目微紅,言辭犀利銳利,似是帶著一把劍刺向蘇青,可見此時雲千夢心中定是真正的生氣了,否則以她平日的冷靜自若,是絕對不會讓人察覺出她絲毫的情緒波動!

“雲小姐這說的什麽話?那夏嬤嬤本就是當年報批失蹤之人,這麽多年過去了,眾人均會認為她早已不在人世,如今突然被雲小姐接回相府,別說是我這懷著身孕的妹子會受到驚嚇,就算是知道此事的平常人,怕也是會被嚇到!雲小姐此言,似是在故意誘導旁人亂想,胡亂給我妹子定罪罷了!”這時,門口卻傳來蘇源的聲音,隨後眾人便見一身官府的蘇源,帶著一身的風塵仆仆踏進迎客廳!

雲千夢見蘇源一臉凶神惡煞的衝進迎客廳,便笑了,笑過之後冷聲道“蘇大人真是兄妹情深,蘇姨娘這邊剛犯了錯,蘇大人就趕來救場!隻是這次事關人命,不知蘇大人是想徇私枉法呢還是秉公處理呢?”

蘇源亦不是吃素的,看著雲千夢滿眼的譏笑,便立即拿出自己平日裏審問犯人的威風來,咄咄逼人道“蘇姨娘是本官的親妹妹,難道本官連關心過問一下的資格都沒有嗎?若本官沒有這個資格,那輔國公府與楚相府便也沒有這個資格,但今日老太君與楚相均是坐在這邊,大小姐未免太厚此薄彼了吧,傳出去就不怕別人說你欺負府中的姨娘嗎?”

雲千夢自知蘇源不是個軟角色,今日也是見識到他的厲害,隻是他若覺得這樣便能讓她屈服,那就是大錯特錯了!

隻瞧著雲千夢麵色淡然,不慍不火,聲音清亮道“蘇大人這番話說的著實是無根無據,千夢並未說不歡迎蘇大人,卻是引得蘇大人這樣的牢騷,難道蘇大人是怕自己妹妹做的醜事被當眾揭發,這才惱羞成怒嗎?”

“你……”被雲千夢一陣胡攪蠻纏,蘇源眼露凶光,正要開口,卻聽見雲玄之不悅的聲音響起“既然來了,那就坐下吧!劉護衛,把王嬤嬤與雪兒帶上來!”

雲玄之本想悄無聲息的處理掉此事,可在座的這些人,哪一個不是大有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有女主光環[快穿]末世女重生六零年代日常重生八零致富記整個後宮都喜歡皇貴妃快穿之戲精的自我修養穿成極品老太太(種田)侯爺的原配七零年代小溫馨[穿書]位麵之人生贏家清穿她不孕不育論穿越女的倒掉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六十年代大神醫男配上位,踹飛男主[快穿]午夜布拉格玄學大師的悠閑生活[古穿今]神醫棄女:冷王的絕寵悍妃一品代嫁戲精女配[快穿]道長先生[古穿今]通靈師在娛樂圈穿成虐文女主怎麽破穿成總裁的替身妻[穿書]七零渣夫懶妻錄[穿書]替婚標準,背誦全文媚愛如蜜(快穿)穿成總裁的初戀當學霸穿成學渣我成了首富祖奶奶村花難嫁(穿書)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