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46

對蘇青說起以前的事情來!

而蘇青此時正想著自己那剛出世的兒子,滿心滿眼都是幻想著兒子的樣子,一時也沒有察覺出雲玄之的異樣,便跟著緩緩開口“是啊!誰能想到,當年那皺巴巴的孩子,如今已是亭亭玉立的小姐了!玄之,屋內光線太暗了,讓王嬤嬤點亮幾盞燈吧!而且,我也想看看咱們的兒子!”

說著,蘇青幸福的靠進雲玄之的懷中,嘴角的笑容愈發的燦爛,想著以後雲千夢見到自己又重新低了一頭,蘇青隻覺這些日子壓在心頭的一口惡氣總算有呼出的一天了!

而雲玄之卻隻是抱著她,聽著她的要求後慢慢回道“我們這樣說說話,不好嗎?孩子已經讓乳娘帶下去睡覺了,明日再看也不遲!這樣好的月光下,我們有多久沒有像這樣一起聊天了?”

耳旁響著雲玄之突如其來溫柔的聲音,蘇青臉上一片幸福之色,雖知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生了兒子才失而複得,可卻還是讓蘇青心中甜蜜無比,把頭枕在雲玄之的肩頭,心情愉悅道“好久了,你這些日子幾乎都沒有踏進風荷園一步!也不知方才這些話,你對府內其他姨娘說過多少次了!”

說著說著,蘇青的語氣便帶出了一絲怨恨,幸而她生下的是兒子,否則豈不是要被那些賤人給嘲笑至死!

而蘇青的話卻是惹得雲玄之一陣輕笑,隨即收攏了手臂,臉頰靠著她的頭頂,寵溺道“你呀,還是和當年一樣頑皮!記得我第一次見到你,你還和雪兒一般大的年紀,當時看到你帶著自己的乳娘丫頭在燈會上猜燈謎,我就想,這是誰家的小姐,長的如此嬌俏,將來考上狀元定會迎娶你回家!”

“可是最後呢?你的確是考上了狀元,隻是迎娶的,卻是輔國公府的二小姐!”蘇青緩緩的接口,口氣中帶著幾分的對雲玄之的哀怨以及對曲若離的憎恨!

雲玄之豈能聽不出她語氣中所含的怨氣,隻見他對著黑暗的牆角笑了笑,隨即娓娓道來“這件事情,我是與你商妥過的,當時若不是你的同意,我又豈會迎娶曲若離?”

聞言,蘇青臉上的笑意淡了幾分,眼中的幸福也隨之少了一半,是啊,若不是當年自己為了雲玄之仕途著想,而親自設計讓他冒犯了進廟上香的曲若離,那輔國公府又豈會把尊貴無比的嫡小姐嫁給隻有狀元頭銜,卻沒有官名在身的雲玄之?

而自己就因為走錯這麽一步棋,才落得今日隻有當姨娘的份,她的兒子女兒也隻能是庶出的!

而雲千夢的位置,卻原本就是屬於她的雪兒的,想著曲若離的女兒日夜霸占著自己女兒嫡長女的位置,蘇青心頭便會燃起一股澆不滅的怒火,恨不能把曲若離的屍首拉出來鞭笞一番才能消她心頭之恨!

“青兒是在怨我嗎?”見蘇青半餉都沒有回答自己的話,雲玄之輕聲問道,那聲音如同羽毛拂過眼瞼般輕柔,讓蘇青心底蕩起一絲柔情,隻緊緊的依偎在雲玄之溫暖的懷中,微微搖了搖頭!

“即便是怨恨,也不會是對你!”自始至終,在蘇青的心中,恨的始終是曲若離,那女子有著高貴的出身、傾城的容貌、不輸男子的才情,又是好命的一舉生下了一對龍鳳胎,要說之前蘇青對設計曲若離一事還心存著一丁半點的內疚,可當她看到曲若離擁有這一切後,她的心底便滋長出無數的恨意,幸而當年自己對那孩子下手了,否則今日相府中便再無她和雪兒的立足之地!

而雲玄之聽到她這句話後,眼底頓時閃過陰鷙,隻是口氣卻依舊溫和“這麽說,你是在怨恨曲若離?怨恨到,在她生產之際動手腳?”

突如其來的被雲玄之這麽一問,蘇青嘴邊的笑意頓時僵住,整個身子瞬間仿若置身於冰天雪地中一般寒冷,有些不確定的反問自己,難道他知道了些什麽?

隻是,蘇青隨即又想起當年兩人約定的事情,便壓下心頭的疑問,強作鎮定的開口“玄之,你在說什麽?我聽不懂!況且,你不是一向都不喜曲若離嗎?為何今日一再的提起她?”

說著,蘇青便掙紮著想回頭看雲玄之的表情,可雲玄之卻是把他抱的緊緊的,讓她分毫都動彈不得,隻能心中著急的躺在雲玄之的懷中,心情緊張的等著他接下來的話!

隻不過此刻雲玄之卻沒有心思開口說話,從蘇青的反應中,他便知道夏嬤嬤的話十之八九是真的,隻是讓他想不到的是,蘇青嫉恨曲若離,竟連孩子都不放過!腦中不禁又浮上白日老太太說的那些話,雲玄之隻覺心比水涼!

“玄之,那件事情,可是……”蘇青見雲玄之久久都不回話,心頭一時大急,便想解釋!

隻是雲玄之卻不給她解釋的機會,隻見他快速的開口說道“是,我的確不喜歡曲若離,但這並不代表,我不喜歡兒子!可你卻是容不下她們母子,連孩子都不放過嗎?”

蘇青見此刻雲玄之根本就聽不進自己的解釋,心頭頓時一冷,隨即堅持道“曲若離隻生了雲千夢一個女兒,哪來的兒子?若說生了兒子的,那是我!是我拚盡所有的力氣,為你生下了相府的長公子!雲玄之,你太讓我失望了,我如此對你,你竟這般的回報我?難道我給你生了兒子還不夠嗎?你這些年得來的這一切,哪一樣不是我委曲求全對人伏小作低成全你的?可你如今有了新歡,就把我拋在腦後,今日又不知從哪裏聽來的這些風言風語,竟不顧我剛剛生產完的身子就這樣的逼供,你可有良心?你太讓我心寒了!”

不知哪來的力氣讓蘇青掙脫了雲玄之的禁錮,不顧身上傳來的劇痛瞬間轉過身,目光含恨的緊盯著身後的雲玄之,蘇青一字一句的說出這番話來!

而雲玄之此刻亦是滿麵陰沉的直盯著蘇青不放,兩人就這麽在黑暗中對峙著,許久之後,雲玄之才緩緩開口“不管當年你是否真做了殺死孩子的事情,從今往後,你都不能再親自教養孩子了!”

此言一出,蘇青麵色頓時慘白了下來,襯得原本便產後虛弱的臉色越發的難看,隻見她眼中頓時噙滿淚水,雙手立即抓住雲玄之的袖子,努力的搖著自己的頭,口中懇求道“不要,那是我的孩子,你休想把她們從我的身邊奪走,這相府中,更沒有人有資格去教養我的孩子,我絕對不允許你把孩子帶走,孩子呢?王嬤嬤,把孩子給我抱進來……”

屋內不停的響起蘇青沙啞的聲音,可此時這風荷園中,出了雲玄之之外,便再無其他的下人!

隻見雲玄之一手甩開蘇青的拉扯,隨即站起身,目光陰冷的望著趴在床上痛苦的女人,冷聲道“王嬤嬤?那個膽大包天的奴才,你以為我還會讓她活命嗎?今兒個你剛生產完,我便不跟你計較,待到了明日,咱們再算一算這些年你殘害了我多少孩兒的性命!”

“憑什麽?我做錯了什麽?那曲若離的死,你難道就沒有責任?你就這麽心安理得?沒有你的默許,我會那麽做嗎?你竟連我的乳娘也不放過,你才是真正狠心的人啊,還我孩子,我的孩子隻能由我來教養,其他人定不會安好心的!”蘇青趴在床上,雙手死死的抓著身下的錦被,渾身氣的發抖,對著雲玄之歇斯底裏的嘶吼著!

隻是,這樣的她卻隻是換來雲玄之鄙棄的目光,看著幾近癲狂的蘇青,雲玄之隻是冷漠的開口“你還是死了那份心吧!讓你教導孩子,就教導出雲若雪那樣狼心狗肺的東西?她連自己的親弟弟都不放過,你可真是會教導孩子啊,把她幾乎變成了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

聞言,蘇青的嘶吼漸漸的停止了下來,抬起那滿是氣憤的眸子,眼底卻是深藏著不解的疑惑,隻是當她觸及到雲玄之極其冷漠無情的目光後,蘇青的心猛地一跳,心裏頭頓時浮現隱隱的不安,盯著雲玄之便直直的搖頭,口中喃喃自語道“不會,雪兒怎麽會對自己的親弟弟下手?雲玄之,你少在這裏挑撥我們母女的感情,你認為你這樣做有意義嗎?隻是平白的讓人看了笑話罷了!”

雲玄之見她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模樣,隨即微歎口氣,今日的事情來的太過突然,連他都沒有任何的心裏準備,給蘇青一晚上時間消化自己方才所說的話,也是給自己時間緩衝下今日這太過震驚的消息!

隻見雲玄之再也沒有理會床上淚眼漣漣的蘇青,徑自大步踏出內室,隨即冷聲吩咐外頭的丫頭,把煮好的粥端進去給蘇青,自己則是快步離開了風荷園!

“你說,王嬤嬤到哪裏去了?她是不是被相爺用刑了?”見終於有雲玄之之外的人進來,蘇青立即擦幹臉上的淚水,眼中一片陰狠的拉過那端粥進來的小丫頭,長長的指甲穿過那小丫頭的衣衫直直的陷進肉中,疼的小丫頭差點一個不穩打翻了手上的碗筷!

隻是她並非蘇青的心腹,自然是換不回蘇青的心疼,看著她這幅嬌滴滴的模樣,蘇青氣不打一處來,揚起手掌使出全身的力氣便扇了那小丫頭一巴掌,頓時打得那小丫頭一頭衝向一旁的桌腳,頭上立即被那尖銳的桌腳撞出了一個洞來,泊泊鮮血順著額頭便流了下來,而蘇青自己則是體虛的匍匐在床上,目光陰冷的盯著那瑟瑟發抖的小丫頭,再次問道“今日到底發生了何事?你給我一五一十的說出來!”

奈何那小丫頭是從別處被雲玄之調過來暫時伺候蘇青的,她來的時候風荷園中除了劉護衛的人之外,便不見其他人,刺客蘇青問她著實是問錯了人,那小丫頭除了低聲哭泣之外便不敢再靠近蘇青,生怕蘇青一不高興會殺了她!

蘇青自知體力不支,又見麵前隻是個隻會哭泣的笨蛋,心頭惱火,便煩躁的揮揮手不耐煩道“滾!”

那小丫頭似是得到特赦令一般,忙收拾了地上打碎的碗碟,匆匆抱著頭便跑出了內室!

而雲玄之離開風荷園後,卻是先去了綺羅園!

站在綺羅園的園子外,看著那閣樓上點亮的燭火,雲玄之便讓守園的嬤嬤前去通報,自己則是隨後跟著上了閣樓!

走進雲千夢的閨房,隻見此時雲千夢正手持書卷靜靜的品閱著,雲玄之隱下心頭的怒火緩緩開口“這麽晚了,夢兒怎麽還不歇息?”

雲千夢則早已料到雲玄之會來這麽一遭,便放下手中的書卷站起身行禮道“女兒見過父親!”

見她如此的彬彬有禮,雲玄之即使心裏頭有火也是發不出,隻是淡淡的點了點頭,隨即坐下,招手讓雲千夢坐在自己的身邊,直截了當的問道“夏嬤嬤呢?”

雲千夢看著雲玄之心中的焦急,便淡淡了勾了下唇角,這才慢條斯理的開口“方才夏嬤嬤腿疾發作,疼痛難忍,女兒便命人把她帶去聶太醫的府上看診!”

雲玄之聽她這麽一說,麵上浮現譏笑,隨即冷聲道“她的腿疾發作的可真是時候!不早不晚,等本相來找她時,她倒是逃去聶太醫的府上,她難道不知聶府與輔國公府是世交嗎?”

說道最後,雲玄之的神色瞬間淩厲了起來,目光透著陣陣寒意射向雲千夢!

而雲千夢的表情如初,隻是嘴角的那抹淺笑早已在雲玄之的責問中漸漸消散,隻留平靜的神色,讓人窺視不出半分情緒的波動!

隻見她順著雲玄之的話反問道“父親難道是擔心夏嬤嬤把母親與弟弟的事情告知聶太醫嗎?”

雲玄之見她說的如此坦蕩,竟一時不知如何開口,隻能訕訕然的開口“這畢竟是相府的家事,爹爹自然是不希望有他人知曉!”

語畢,雲玄之便直盯著雲千夢,似是在等著她的保證!

而雲千夢卻是勾唇一笑,隨即緩緩開口“父親多慮了,夏嬤嬤已經死守這個秘密十幾年,若不是機緣巧合的進了相府見到爹爹,這個秘密,怕是會隨著夏嬤嬤進入棺材!隻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今日在場這麽多人,父親能夠處置府中的丫頭們,可老太太、上官嬤嬤可都是不能動的人,若真有消息泄漏了出去,父親怕也是無從查起!更何況,母親是輔國公府的二小姐,外祖母舅舅他們都有知情權,即便咱們想隱瞞,可對死不瞑目的娘親與弟弟,這又是何其不公?”

雲千夢的話越說越是激動,燭光閃動下,雲玄之隻覺自己這個最近改變良多的女兒,眼角竟隱隱含著淚光,被雲千夢這一陣搶白,雲玄之隻覺自己一時詞窮,竟不知該說些什麽!

而雲千夢則是抬起手來用娟帕輕拭了下眼角,繼續開口“父親隻看到蘇姨娘今日生產之痛,可卻沒有見到娘親當日親眼看著自己的孩兒被溺死之悲!夢兒也知父親此時心中仍有疑慮,生怕冤枉了蘇姨娘,但女兒亦不怕與人對質,天理公道自在人心,向來邪不壓正,相信父親最終會明白真相的!”說著,雲千夢那放於桌麵是手便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似有無數的怒意卻無處發泄般!

雲玄之看著這樣的女兒,不禁感歎道“看來,夢兒心中藏著很深的恨啊!”

“恨?我隻恨自己不是男兒身,不能親手為娘親弟弟報仇!我隻恨自己是個女兒身,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別說為自己的親人報仇,就連平日裏也要看著那姨娘的臉色過日子!”

而雲玄之的感歎,卻換來雲千夢的自恨,說完這些,雲千夢便閉口不語,身上的怒氣瞬間消散,仿若不曾與雲玄之有過方才那般激烈的交流一般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原配攻略地獄模式七零年代炮灰女配[穿書]六零之穿成極品他媽娘子總想做寡婦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