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45

人是哪一點得罪你了,竟讓你攛掇著姨娘謀害夫人的小少爺!”

王嬤嬤一聽雲玄之的質問,心頭頓時一涼,同時看向一旁的雲千夢,卻見她此時正也看著自己,那雙冰冷如黑玉的眸子正用極其冷漠的目光盯著自己,讓王嬤嬤心中沒來由的產生了一抹恐懼,隻是卻知這罪名不能認,一旦認下了這罪名,別說夫人,就連二小姐和小少爺的前途也就盡毀了!

如此一想,王嬤嬤立即爬到雲玄之的腳邊,拽著雲玄之的衣擺哭道“相爺,您這是從哪聽來的傳言?我們姨娘一心為您,您怎麽可以懷疑她呢?她為了生下小少爺,此刻還昏迷著,若是醒來知道您居然聽信讒言的冤枉她,那姨娘該有多麽傷心啊!相爺,無憑無據的話豈能信?指不定是某個見不得姨娘生下小少爺的人在背後搞鬼,若是相爺就這樣信了,豈不寒了姨娘的心嗎?”

說完,那王嬤嬤便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大聲嚎哭著,惹得眾人眼中一陣厭煩!

隻不過,王嬤嬤卻是極其的聰明,既沒有點名指出是誰揭發了此時,免得不打自招,又把剛生產完的蘇青抬出來,隻見雲玄之麵上的怒容較之方才的確是少了些許,看向雲千夢的眸子中,卻是多了一抹懷疑!

而雲千夢卻是坦然的與雲玄之相視,隨即淡淡的開口“王嬤嬤,你也知你家姨娘現在需要靜休,你這樣吵吵囔囔的成何體統?這是蘇府的規矩呢,還是相府的規矩,這麽多主子在此,你一個奴才的架子倒是越過了主子!像你這樣連尊卑都不放在眼中的刁奴,還有什麽事情是你做不出來的?”

雲千夢的話字字誅心、句句含刀,頓時讓王嬤嬤臉色慘白了下來,剛要開口反駁,卻有見雲千夢快速的開口“今日當著父親祖母的麵,你且都如此的放肆,又有誰知你在主子們不在時,又是囂張成什麽樣子?況且,此時屋內還有楚相府的上官嬤嬤在,你這樣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是存心讓人看了雲相府的笑話,還是見不得我好,想讓我還未嫁進楚相府,便被眾人嘲笑連一個奴才都管製不好?”

說完,雲千夢氣緒微喘,麵色略微泛白,隻是兩頰卻是微微泛紅,可見是動了氣的,否則以平日裏雲千夢冷靜的模樣,絕對不會如此疾言厲色的教訓下人!

而雲千夢的卻是聽進了雲玄之的心中,他雖知道蘇青向來得寵,因此她身邊的奴才也免不了張揚跋扈,可今日有老太太在、又有上官嬤嬤在,而這王嬤嬤竟還不知收斂,讓他丟盡了臉麵,一時間,雲玄之心頭所有的怒氣便衝著王嬤嬤撒了出來,直接把劉護衛喊了進來,先把王嬤嬤拖下去打三十板子再說!

隻聽見院子中一陣搬板凳的聲音,不消片刻便聽到一陣木板接觸皮肉的聲音,而那王嬤嬤有了方才的教訓,卻再也不敢再大聲喊叫,隻能死死的咬住牙關,硬挺著落在身上的板子!

而此時,上官嬤嬤卻是站起身,麵色嚴肅的開口“既然雲相要處理家事,奴婢便先告辭了!”

雲玄之見上官嬤嬤如此,立即點頭,讓外頭的婆子送上官嬤嬤離去!

隻是,上官嬤嬤卻在臨走前看了雲千夢一眼,隨即又站住腳步,目光肅穆的盯著雲玄之,冷然道“雲相,奴才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雲玄之心中雖希望上官嬤嬤速速離去,可人家背後卻有楚相府與楚王府,因此三分的薄麵還是要給的,便點頭道“嬤嬤請說!”

上官嬤嬤見他如此,便也不客氣,直言道“相爺,今日之事不管真假,在奴婢看來,都是大小姐受了委屈!豈有奴才欺負到主子頭上的,主弱奴強,那奴才必定不會把主子放在眼中,這才讓這些刁奴連府中當家作主之人都搞不清了!其次,若當年之事真如兩位嬤嬤所說,那還請相爺秉公處理此事,莫讓大小姐受了委屈!再過不到半年,大小姐即將嫁入楚相府,將來還會是楚王妃,相爺莫要因為徇私,而葬送了父女之情!奴婢言盡於此,便先告退了!”

說完,上官嬤嬤朝雲千夢微點頭,便踏出了風荷園!

而雲玄之則是滿麵鐵青,緊繃的臉上盡是怒意,不待旁人開口便徑自掀開內室的門簾走了進去!

內室,隻見蘇夫人正抱著孩子,而聶太醫則是正用針線把孩子那斷掉的手臂縫上去!

雲玄之見此狀況,心頭不忍,立即上前心疼道“聶太醫,這……”

而那聶太醫卻是看也沒有看雲玄之一眼,隻是淡淡道“即便接上去,孩子這條臂膀也毀了,隻是這樣不會讓人太過側目而已!”

雲玄之則是看著麵無血色的兒子,看著他剛出生便遭受這樣的痛苦,心中萬分疼痛之外又想起方才夏嬤嬤的那一番話,若夏嬤嬤說的全是真的,那蘇青可真是造孽了,他好端端的兒子,竟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沒有了!

如此一想,雲玄之身上又散發出濃烈的怒意,就連一胖的蘇夫人亦是感受到了,隻見她抬眸看向雲玄之,隻見他麵色陰沉、目光中盡是狠辣之色,耳邊又隱約傳來打板子的聲音,加上王嬤嬤出去半天也不見進來,蘇夫人心中頓時暗叫不好,怕是今日還有更嚴重的事情要發生……

第一百零七章 蘇青的下場

“聶太醫,辛苦你了!”見已經包紮的差不多,雲玄之冷聲向聶太醫道謝,而聶太醫卻隻是收拾好藥箱的物品,轉身便出了內室!

“聶太醫,謝謝您!”雲千夢見聶太醫這把年紀還要過來診病,便立即從座位上站起身,有禮貌的向他致謝!

而聶太醫則是看了眼雲千夢身後的夏嬤嬤與米嬤嬤,較為溫和的開口“小姐日後若是身子不適,便讓身邊的嬤嬤去聶府,不必勞動相爺的侍衛!”

雲千夢聽出聶太醫話中的弦外之音,立即淺笑著走近聶太醫,隨即卻是轉身看向仍舊坐在首位的老太太開口“祖母,孫女送聶太醫出府!”

老太太見那聶太醫為人冷冰冰的,似是十分孤傲不愛搭理人,見到自己也不問候一聲,心裏頭正不快活,聽到雲千夢的話便揮揮手,神色見沾染了些厭煩,恨不能這些不討她喜歡的人快些離開自己的眼界!

對於老太太無視的態度,雲千夢卻隻是笑了笑,隨即對聶太醫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送著聶太醫出了風荷園!

“丫頭,那孩子是怎麽回事?”聶太醫雖對雲玄之等人十分的厭煩,但對於與曲若離長的極像的雲千夢,卻是十分的和善!

方才在雲玄之的麵前沒有多加詢問,那是因為聶太醫本身十分的不喜雲玄之,再者便是覺得雲千夢的話更為可信一些,這才提出心中的疑問!

而雲千夢卻是微微歎了口氣,隨即把今日蘇青難產的事情簡略的說了一遍,隻是中間涉及曲若離的死因,卻沒有多提半個字,畢竟這是雲相府的家事,若是以後傳揚了出去,不管是對雲相府還是輔國公府,都是沒有半點好事的!

而聶太醫聽完雲千夢的話後,卻是皺起了眉頭,眼中難掩一絲擔憂,隨即緩緩開口“那孩子,怕是難活!在母體內呆的時間過長,加上不是自然生產下來的,又失血過多,怕是很難養活!”

盡管心中十分的厭煩雲玄之,但聶太醫首先卻是一名大夫,醫者父母心,更何況那孩子隻是一個初生兒,確實太過可憐了些!

聞言,雲千夢跟著點了下頭!

先不說那孩子早產了半個月,就是在母體內所受的這一切罪,沒有在剛出生便夭折,已是他福大命大了,就算是現代早產的孩子亦要在醫院好生的觀察一段時間才能出院,在這醫學落後的古代,以後要如何養活,真是一件讓人頭疼的事情!

隨即雲千夢送著聶太醫出了後院,直到迎客廳這才停住腳步,而聶太醫上了聶府的馬車,卻沒有立即回聶府,而是吩咐車夫前去輔國公府!

“小姐,咱們會風荷園吧!”慕春見聶太醫已離去,看著外麵漸漸黑沉下來的光線,便小聲的提醒雲千夢!

“不了,直接回綺羅園吧!”今日的事情做的差不多了,蘇青現在還處於昏迷狀態,就算現在回去,也沒有好戲可看,也是浪費自己的時間而已!

“是!”聞言,慕春幫著米嬤嬤扶好夏嬤嬤,一行人往綺羅園的方向行去!

天色越發的黑暗了下來,老太太見雲千夢去了半天也不曾回來,便知她定是直接回了綺羅園,而雲玄之進內室好半天也不見人出來,隻留老太太一人坐在外間,著實有些累了,便略顯無聊的站起身,表情有些氣憤的便離開了綺羅園!

而此時內室之中,雲玄之卻是吩咐乳娘把孩子從蘇夫人的手中抱走,隨後讓那原先的大夫好生的看著孩子,隨即便讓蘇夫人先回蘇府!

蘇夫人雖因盼蘭的事情對蘇青心存怨恨,但如今看雲玄之的麵色,心中便知不好,亦沒有多言便快速的出了相府,隻想著此事還是與蘇源商量一番再做打算!

見眾人均離開了內室,雲玄之便吩咐丫頭們為蘇青熬些米粥過來,自己則是坐在床邊,靜等蘇青醒來!

楚相府中,上官嬤嬤下了馬車,直接便往楚飛揚的書房走去!

“嬤嬤!”守在書房外的習凜見是上官嬤嬤,立即出聲喚了句!

上官嬤嬤點了點頭,隨即問道“相爺可在書房內?”

說著,上官嬤嬤的目光不由得往書房內張望了下,見裏麵已經點燃了燭光,想必楚飛揚定在裏麵!

習凜點了點頭便轉身在門上有規律的輕輕瞧了幾聲,隨後恭敬的開口“相爺,嬤嬤回來了!”

“請她進來!”裏麵快速的回了聲,習凜小聲的推開書房的大門,讓上官嬤嬤走了進去!

“老奴見過相爺!”雖說楚飛揚是上官嬤嬤一手帶大的孩子,可在長大成人且官居相位的楚飛揚麵前,上官嬤嬤總不會忘記尊卑禮儀!

“嬤嬤快起來吧!”楚飛揚放下手中正看著的書,緩緩抬起黑亮的雙目,隨即開口“事情辦的如何?”

而上官嬤嬤在外人眼中看似有些不近人情,但在楚飛揚的麵前,卻能表現出她心中對人的真實情感來!

隻見她微皺了眉,隨即把今日在相府看到聽到的盡數的講了一遍,最後才緩緩說道“若那夏嬤嬤所言非假,那雲相可當真是寵妾滅妻!可憐雲小姐那剛出世的弟弟,就那麽……唉,否則雲小姐在相府亦不會無依無靠,讓人看著便心疼!”

而此時的楚飛揚卻隻是靜靜的聽著上官嬤嬤的複述,隻是那漸漸冷卻下來的目光,卻顯示出他此刻已經動怒的心情,放下手中的書卷,楚飛揚淡淡的開口“辛苦嬤嬤了,您先回去休息吧!”

上官嬤嬤看了看楚飛揚的神色,便知並未再多說,隻是向楚飛揚行了禮,便悄聲的退出了書房!

而上官嬤嬤一離開,楚飛揚麵上的溫和便瞬間撤下,眼中盡是一片冰冷,如結冰的湖麵讓人望而生寒,就連眼瞳中那跳躍的燭光,也是融化不了那片冰芒……

“習凜,備馬!”猛然站起身,楚飛揚對門外的習凜吩咐道……

是夜,月光透過層層黑雲穿過木棉窗棱灑進寂靜的內室之中!

雲玄之讓丫頭們滅了室內所有的燭火,自己隻是靜坐在床邊,等著蘇青醒來!

午夜時分,蘇青難受的掙紮著動了動身子,隻覺身下瞬間傳來一股劇痛,毫無預兆的疼痛讓她瞬間睜開了雙目,卻又被麵前的黑影給嚇住了,正要開口尖叫,耳邊卻傳來雲玄之微冷的聲音“青兒,是我!”

蘇青一顆心吊在半空中,即便聽到了雲玄之那熟悉的聲音,卻還是過了半餉才反應過來,借著朦朧的月光看向床邊,見果真是雲玄之本人,蘇青這才放下心來,動了動雙唇想說話,可是白日裏她已是喊啞了嗓子,此刻隻覺嗓子冒煙發疼,卻是說不出半句話來!

而始終注視著她的雲玄之卻仿若知道了她的難受般,起身走到桌邊道了一杯溫熱的水端過來,隨即小心的扶起她的上半身,把茶盞放到她的唇邊,讓她細細的喝了幾口水潤了潤嗓子,這才又開口問道“好些了嗎?”

蘇青喝了幾口水後,這才覺得嗓子好受了些,便點了點頭,雲玄之見她點頭後,才放下茶盞,隨即抱著她緩緩開口“辛苦你了,青兒!”

蘇青看著漆黑一片不見一個丫頭婆子的屋子,又聽著雲玄之的話,心頭頓時不安了起來,難道說她生的又是女兒?

便不顧身子的疼痛想起身,卻被雲玄之給用力的抱住,見掙脫不了雲玄之的懷抱,蘇青隻能屏住呼吸沙啞的問道“玄之,孩子,是男是女?”

由於雲玄之是從背後抱著她,因此蘇青並未看到他聽完她這句問話後驟然變冷的臉色,隻聽到雲玄之淡淡的回道“男孩!”

聞言,蘇青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雖說這次生產差點折騰掉她半條命,可老天不負有心人,總算是讓她得償所願,為相府誕下了第一位公子,這讓蘇青心頭頓時被狂喜給充滿,身上的疼痛與不適似乎瞬間都消失了,隻剩一抹笑容浮現在唇邊!

“青兒,還記得當年你生雪兒時,那孩子如貓兒一般大,如今卻已是出落成一名大姑娘了,當真是歲月催人老啊!”不知怎的,雲玄之今日竟十分的有興致,竟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