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44

雲千夢的上官嬤嬤頓時眼現滿意之色!

而雲千夢則似乎沒有想到屋內竟坐著這麽多人,一霎那的吃驚後便立即冷靜了下來,蓮步款款走到中央朝著雲玄之及老太太行禮“夢兒見過父親、祖母!”

“起來吧!”雲玄之淡淡的開口,目光卻是直盯著雲千夢身後垂下的珠簾,心中暗自著急,為何那聶太醫還不來?

而老太太則是笑看著雲千夢,隨即開口“夢兒,快來見過上官嬤嬤!她可是楚相府上的老嬤嬤了,最得楚相的信任!”

雲千夢微抬眸,隻見自己的左手邊坐著一名五旬左右的嬤嬤,隻見這嬤嬤一臉和藹,看著自己的目光中充滿善意,著實讓人心暖!

雲千夢便淺笑著轉身,朝著那上官嬤嬤盈盈福了福身,聲音如落盤的珠玉般清脆悅耳“千夢見過嬤嬤!”

那上官嬤嬤見雲千夢落落大方鎮定穩重的模樣,心中一時充滿歡喜,不禁感歎道,還是相爺的目光精準,竟挑上這麽一位出色的小姐,於是便立即起身攙扶起雲千夢,隨即笑道“小姐無須多禮!”

雲千夢抬首,見上官嬤嬤一臉和善,便知她定是楚飛揚的親信,又想起自己與楚飛揚約定好的事情,便笑著對上官嬤嬤微點了下頭!

“這麽晚了,你怎麽就過來了?”而此時雲玄之卻是開口問道,隻聽見他的聲音中透著一抹焦急,對於雲千夢的到來有些心不在焉,隻是礙於上官嬤嬤的麵子,卻還是略帶關心道“夜裏秋風大,小心可別又著了風寒!”

對於雲玄之敷衍自己的態度,雲千夢卻是不以為意,隻是淺笑著回道“女兒恭喜父親添丁之喜,剛聽到消息便想過來看看那還未蒙麵的小弟弟!”

聞言,雲玄之的表情頓時難看了起來,可也知雲千夢今日一整天都呆在綺羅園,怕還不知道雲若雪幹的蠢事,便也沒有怪她,隻是略有些心煩道“孩子已經睡了,你今日來的不巧,不如改日再來吧!你自個身子也不大好,以後入夜便少出來走動,免得又病了!”

雲千夢聽著雲玄之的訓斥,低眉斂目的輕聲應著,隻是卻沒有立即離去,而是招手讓手捧托盤的慕春上前,自己則是親自打開那托盤上放著的寶藍色錦盒,笑道“女兒沒有什麽可送的,可如今有了弟弟,自然要聊表心意,便讓人一早的打造了一對純金手鐲送給弟弟,算是女兒這個做姐姐的一點心意吧!”

說著,便從那錦盒中拿出兩隻精致小巧的手鐲遞到雲玄之的麵前!

可雲玄之卻是沒有接過雲千夢手中的手鐲,那雙滿是陰鷙的眸子緊緊的盯著那對小手鐲,想起那少了一隻手臂的兒子,雲玄之那隱藏在袖中的雙手不由得緊緊的握成拳!

而雲千夢見雲玄之遲遲沒有接過自己送上的禮物,麵上頓時變得有些揣測不安,帶著些許小心翼翼道“父親可是不滿意女兒的禮物?女兒隻是想著弟弟是父親千盼萬盼得來的,定是金貴無比,這才想著訂做了一對金手鐲,若父親不喜歡,女兒改日再重新送其他的賀禮過來!”

雲玄之見雲千夢在自己麵前這般的小心翼翼,也知自己是遷怒於她,便立即強行壓下心頭對雲若雪的怒意,勉強的笑道“夢兒設想周到,為父又豈會不喜歡!這對金手鐲造型新穎獨特,最是適合新生兒佩戴,為父便替你弟弟收下了!”

聞言,雲千夢這才放心的笑了,連同錦盒一起放在桌上,這才往後退了幾步,無聲的落座在上官嬤嬤的對麵!

而這時,門外卻傳來劉護衛的稟報“相爺,聶太醫來了!”

“快請進來!”雲玄之幾乎是從座位上跳起來的,不顧眾人詫異的目光,親自上前掀開珠簾,把年近七旬的聶太醫迎了進來!

隻是那聶太醫卻是古怪的很,進門首先看的不是一家之主的雲玄之,亦不是想與之結交的老太太,那雙平靜的眸子卻隻是看向雲千夢,隨即冷聲對雲玄之開口“相爺,您這是尋老夫的開心嗎?大小姐此刻健康的站在這裏,您怎麽說大小姐病重呢?”

被聶太醫當場拆穿,雲玄之麵上微微閃過一絲尷尬,隻是如今兒子的小命才是最要緊的,他也來不及向雲千夢解釋這些,便把聶太醫拉到一旁,小聲的把那孩子的情況說了一遍,最後懇求道“聶太醫,本相也是沒有辦法了!還請您看在孩子可憐的份上,為他接骨一試吧!”

隻是,聶太醫此人性情讓人捉摸不透,不喜歡的人是絕對不會為他看病的,更何況,當年曲若離便是因為嫁進相府才紅顏薄命,他與輔國公府交好,自是把曲若離當作女兒般看待,今日竟讓他給雲玄之小妾生的孩子治病,怕是聶太醫心中早已是憤怒了!

“聶太醫,還請您本著醫者父母心,給弟弟看病吧!稚子無辜,那也是一條生命!”而這時,雲千夢卻是淡淡的開口!

聞言,雲玄之立即回頭看向自己的大女兒,眼中有著震撼與驚喜!

而聶太醫則是靜靜的看了雲千夢半餉,隻覺那雙含著淺笑的眸子中並無參雜其他的情緒,便微微一歎,隨著丫頭進了內室!

雲玄之看著雲千夢那平靜的表情正要說些什麽,卻不想一旁竟傳來一陣低低的啜泣聲!

眾人循聲看去,隻見夏嬤嬤早已是淚流滿麵!

雲玄之微皺眉,有些不悅道“夏嬤嬤,你也是在侯府與相府待過的老人了,今日這樣大喜的日子,你哭什麽?存心是想觸小少爺的黴頭嗎?”

若是別人聽到這樣的話,定會驚恐的跪下來求饒!

可夏嬤嬤卻是滿臉的淒哀神色,隨即緩緩開口“相爺,老奴隻是一時感歎!若當年小少爺有小姐護著,怕早就長大成人了!”

眾人聽她如此說來,頓時有些雲裏霧裏,而雲千夢卻是立即厲聲嗬斥道“夏嬤嬤,你又在胡說了!也不看看這是什麽地方!”

而夏嬤嬤卻仿若是鐵了心一般的,不顧雲千夢的阻止,硬是走到中央朝著眾人跪下,哭訴道“相爺,我們小少爺才是真正冤枉死的啊,您覺得現在裏頭那位是相府的大少爺,卻不知,當年夫人所生的可是龍鳳胎啊,小姐之後還有一位小少爺,隻是小少爺剛出聲,便被那些狠心的人給溺死了!”

說完這段話,夏嬤嬤便閉口不再言語,隻是那眼中卻是不住的留著心酸的淚水,讓人動容!

外間頓時陷入一片死寂中,雲玄之麵色頓時變得蒼白無力,老太太更是滿臉的驚訝,就連那上官嬤嬤,眼中也盛滿了震驚!

而雲千夢則是靜靜的扶起夏嬤嬤,挺直腰背看著雲玄之,見他此刻已是六神無主,不知是不是這個消息對他的打擊太大,半餉也不見雲玄之有何反應!

“嬤嬤,飯可亂吃,話可不能亂講!咱們相府祖母慈愛,父親嚴明,若真有那些醃臢的事情,他們兩人豈會不知?況且,這都是什麽時候的事情了,如今除了你知道外,那些伺候過母親的人均是死的死、散的散,無憑無據的,你豈能信口開河,難道就不怕父親治了你的罪?況且,今日上官嬤嬤又是咱們相府的貴客,你真真是糊塗了,這事說出來,豈不是抹了父親的麵子嗎?若母親還活著,你豈有這樣的膽量?”雲千夢見雲玄之尚沒有做出反應,便冷冷的開口把夏嬤嬤狠狠的訓斥了一番,隨即便拉著夏嬤嬤打算離開!

“站住!”可這時,雲玄之卻是突然大聲吼道,嚇得屋內所有人心頭一顫,不知雲玄之到底是怎麽了!

而那內室之中的王嬤嬤則是在聽到雲玄之的大吼後,雖不知雲玄之為何情緒如此的激動,但她的雙眉卻不由得皺了起來,心中不禁暗罵起雲千夢,明知夫人少爺體虛,這賤人居然還在此惹得相爺動怒,擾了夫人的清淨,看日後夫人如何的處置這小賤人!

“父親?”被雲玄之這麽一嚇,雲千夢怯生生的收回腳步,帶著一絲畏懼的轉過身,眸子中閃爍的是強忍的心痛,麵上卻是強裝堅強的看向雲玄之!

“夢兒,你且坐到一邊去!為父有話問夏嬤嬤!”而雲玄之此時卻是滿身怒意,看也不看雲千夢,那雙充滿淩厲之氣的眸子直直的盯著夏嬤嬤,一字一句的開口“夏嬤嬤,你把方才所說的話,從頭到尾一字不差的都給本相說清楚!”

眾人心中一顫,均知雲玄之這回是真正的動怒了,若這夏嬤嬤所說的話是純屬胡編亂造的,隻怕那雲千夢也會跟著受牽連!

隻是眾人看向那夏嬤嬤時,卻見她不似方才的懦弱模樣,眼中閃爍著堅定不移的神色,在聽到雲玄之的問話後,便不卑不亢的開口“是!當年夫人生產之時,院中原本夫人帶過來的那些陪嫁的丫頭婆子就已經被蘇姨娘清理的差不多了!夫人的身邊,除了老奴一個值得信任的人,便再無旁人!那日夫人突然肚子疼,說是要生了,奴婢本要出門找穩婆,卻不想那蘇姨娘帶著人便衝了進來,說是早已為夫人備好了穩婆,隨即那些婆子便把奴婢壓住,不讓奴婢靠近夫人半步,而蘇姨娘帶來的人卻是不管夫人的死活,任由夫人在床上疼的打滾,幸而老天眷顧,夫人並未難產,順利的產下了大小姐,隨即又很快的產下了小公子!卻不想……”

說道這裏,饒是夏嬤嬤方才神情堅強,卻也是語氣哽咽,忍不住的落下淚來,眾人見她如此,心中早已有了定論,而雲千夢那袖下的雙手卻是早已便緊緊的捏住了絲絹,隻見她那清麗絕倫的俏顏上一片冰霜,讓人望而生畏!

“說!接著往下說!”而雲玄之卻沒有耐心看夏嬤嬤哭泣落淚,直接拍著桌麵吼道!

夏嬤嬤強忍下心頭的劇痛,用衣袖擦了擦臉上的淚珠,隨即又緊接著開口“那蘇姨娘見第二位是公子,便命人…命人…把剛出世不到一刻鍾的小公子,溺死在糞桶中…隨即,又不顧夫人生產體恤,在寒冬臘月便讓人打開內室的窗子,月子中的人豈能吹風,夫人一氣之下便病倒了,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便沒了!”

說完,夏嬤嬤便掩麵痛苦,雲千夢麵色略微發白,緊抿的雙唇讓眾人知道她此刻正強忍著痛苦,卻又堅強的不願在眾人的麵前落淚!

而她身後的米嬤嬤早已是泣不成聲,直直的跪倒在雲玄之的麵前,嚷道“相爺,老奴也是有罪的,當年老奴的兒子犯了錯,蘇姨娘說可以替老奴的兒子洗刷罪名,隻是條件卻是讓老奴離開相府,老奴這才放下已經有了身孕的夫人離開了!若是老奴沒有走,怕是小少爺如今已經長成一名大公子了!”

說完,米嬤嬤不停的朝著雲玄之磕著頭……

而此時的雲玄之已是處於震怒之中,隻見他額頭的青筋爆出,雙唇抿緊卻是說不出話來,兩隻充血的眸子用嗜血的光芒緊盯著麵前的兩人,隨即指著米嬤嬤開口“滾進去,把王嬤嬤給我帶過來!”

老太太看著自己的兒子氣成這番模樣,又見那王嬤嬤即將倒黴,心中一陣竊喜,麵上卻滿是哀容“這可真是些狠心的東西,枉費她們還被稱為人!居然連我那小孫子都不放過!若那孩子如今還活著,定是名頂天立地的男兒了,兒啊,你也不必為了子嗣的事情而煩心了!原道是我們雲家善緣不夠總得不到子嗣,原來這一切都是那黑心的在背後搗鬼,還不知那暗地裏咱們不知道的地方,冤死了多少的孩子!”

說著,老太太捏起手中的帕子,擦拭著眼角好不容易擠出來的一抹淚光!

而雲玄之聽了老太太的話後,麵色越發的陰沉,隻見他那扶著桌腳的手猛地用力,隻瞧著那指關節處泛著白光,可見此時雲玄之的心中是含著多大的怒意!

而裏麵的王嬤嬤卻不知外麵發生的事情,見米嬤嬤拉著自己便出了內室,又瞧著雲玄之麵色十分的難看,原以為雲玄之是擔心孩子的事情,便立即稟報“相爺,聶太醫正在裏頭救治著小少爺,您是不是進去看一看……”

“王嬤嬤!”可她的話還未說完,便見雲玄之冷聲開口!

王嬤嬤立即抬頭看向雲玄之,隻覺他的神色十分的不對勁,那太過平靜的表情下似乎蘊藏著讓人無法承受的怒意,王嬤嬤又看向外間其他人,隻見老太太此時滿麵的譏笑,雲千夢則是麵若冰霜,那夏嬤嬤與米嬤嬤更是一臉仇恨的盯著自己!

王嬤嬤心中頓時一個咯噔,心知怕是有什麽不好的事情發生,便立即雙膝跪地匍匐在地上不敢抬頭!

“王嬤嬤,你是蘇姨娘身邊的老嬤嬤了,又是她的乳娘,這些年隨著她從蘇府進了相府,寸步不離蘇姨娘,想必蘇姨娘做了些什麽,沒有人會比你更加的清楚了吧!”正在雲玄之剛要開口時,老太太竟緩緩說道!

那王嬤嬤雖說隻是個奴才,地位不及老太太來的尊貴,可這些年她跟在蘇青身邊幫襯著處理相府中的大小事宜,其臨危不亂的本事可不是老太太能夠比擬的,這時她心中雖知不好,但麵上卻沒有慌了自個的陣腳,聽完老太太那一串陰陽怪氣的話後,王嬤嬤低聲道“蘇姨娘這些年盡心的伺候相爺,努力的打理好相府的一切事宜,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奴婢也隻是跟在蘇姨娘的身邊幫襯著些,僅此而已!”

“啪!”卻不想她的話引來雲玄之猛力的拍向桌麵,隨即便見雲玄之暴跳如雷的衝到王嬤嬤的身邊,指著她便罵道“你個沒心沒肺的老東西,夫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