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37

位來管了?太子與十皇子莫要喧賓奪主,忘了誰才是這辰王府的主人!”

一席話,配合著辰王冰冷似鐵的聲音,讓在場大多數人心中紛紛打顫,本想看好戲的心情也漸漸的淡了些,畢竟,與看別人的笑話相比,還是自身的安慰最為重要!況且那吳沁沁的閨譽已毀,早已成不了氣候,眾人自然是沒有必要為了一個沒有任何威脅的千金小姐,而得罪朝中的權貴!

“王爺此言差矣,太子此舉也隻是關心王爺的聲譽!雖然有些逾越了本分,但也隻是一片好心!”隻見此時,楚飛揚淡淡的開口!

狡猾如狐狸的他,並未替任何一方說話,卻又同時堵上了雙方的口,讓辰王不能駁了齊靖元的好意,又讓齊靖元謹記自己的身份,莫要以為自己是貴賓,便在西楚的土地上囂張狂妄!

可以說,楚飛揚可是記著這兩人對雲千夢的不敬,便借著這次機會好好的打壓了雙方!

而楚飛揚的開口,卻是換來眾千金愛慕的目光,雖雲千夢已經霸占了除非有那個正妻的位置,可隻要家世相當,再請求皇上賜婚,沒準便能爭取到一個平妻的位置,因此眾人更是卯足了勁的頻頻向楚飛揚使眼色,可惜楚飛揚說完這句話後卻再也不曾開口,徑自的端起麵前的酒杯品嚐著裏麵的佳釀,似有與世隔絕的味道!

“還請太妃如實告知事情原委!”這時,吳夫人麵色冷清道!

事到如今,她也從元德太妃那百般推阻的態度中看出了倪端,今兒個又有這麽多雙眼睛看到,若是事情不當眾解決,怕是對吳國公府及吳沁沁的名譽都會產生不好的影響!

而元德太妃見吳夫人辜負了自己的一片好心,又加上北齊等人的咄咄逼人,讓她心中早有不快,便冷聲道“蔣嬤嬤,把證物帶上來!”

“太妃,這……”可不想,蔣嬤嬤卻是吞吞吐吐的有口難言,隻見她在別人看不到的角落向元德太妃使著眼色,卻被一旁的吳夫人發現,隻見那吳夫人心頭更是怒不可言,想不到事到如今,這對主仆還在故弄玄虛,便立即出聲道“還請嬤嬤交出證物!”

蔣嬤嬤無法,隻能從衣袖間拿出早已用帕子包好的兩樣證物,隨即掀開帕子,把裏麵的東西捧到元德太妃及吳夫人的麵前,解釋道“方才在桂花林,吳小姐取出自個隨身攜帶的荷包時,從裏麵掉出這枚殘破的和田玉佩,這玉佩已證實並非吳小姐的自己所用之物!隨後……”

說到這裏,蔣嬤嬤稍作停頓了片刻,微抬首看了元德太妃一眼,見她神情冷漠,絲毫不見淩亂,這才又接著說道“隨後,眾人便見表公子手上便拿著吳小姐的絲帕!”

“你胡說!”蔣嬤嬤的嘴巴還未合上,便見吳夫人麵色慘白的從坐席上站了起來,此刻她終於明白為何方才元德太妃百般阻擾不讓人捅出這件事情!

這男女私相授受的罪名可不是任何人能夠承擔的起的,更何況元府與吳國公府均是有頭有臉的大家氏族,這等丟人現眼的事情一經傳了出去,整個家族都會跟著丟人現眼,更甚者還會被世人戳著脊梁骨罵一世!

尤其此時吳夫人已是認出了那方絲帕的確是吳沁沁所有,更是氣的她渾身發抖,那捏著帕子的手用盡全身力氣的握成拳,隻感覺那修理的圓潤光滑的指甲漸漸的扣進手掌的肉中,頃刻間那手中的絲帕上便染上了點點紅梅,可見此時吳夫人當真是氣急了,若非這是在辰王府而蔣嬤嬤又是元德太妃的人,怕她早已是讓下人堵上蔣嬤嬤的嘴亂棒打死!

而此時元德太妃的神色亦沒有比吳夫人輕鬆多少,隻是相較於吳夫人的失態,元德太妃臨危不亂的定力確實讓人欽佩!

隻見她拿起那半塊殘玉放在手中細細的看著,神色間依舊是那股清冷孤傲的神色,並未見絲毫慌張,讓緊盯著她表情的雲千夢心中有些不解,有些懷疑是不是蔣嬤嬤擅自把辰王的玉佩給掉包了!

隻是,從桂花林到花園,蔣嬤嬤可是一步都不曾離開自己的視線,她又哪來時間去找一塊相似的玉佩呢?

“王爺今日的腰帶甚是別致!本相記得,之前王爺佩戴的是一條鑲有和田白玉的腰帶吧!不知王爺為何換下那一條?”這時,楚飛揚卻是含笑的開口,仿若根本就沒有察覺到場內氣氛的凝重,更是無視吳夫人那驚慌失措的表情,像是閑話家常般的與素來不親近的辰王討論起貼身的物件!

隻是,楚飛揚此言一出,卻在眾人的心中留下了痕跡!

隻見眾人心中紛紛對靜坐一旁的辰王產生了疑問,好端端的,辰王為何要換腰帶,難道是他把腰帶上的和田玉送了一半給那吳沁沁作為定情之物,隨後為了掩人耳目,便換了另一條腰帶!

可是,為何吳沁沁的絲帕沒有送給辰王,卻在元慶舟的手中被人發現?

天哪,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難道這元家的表兄弟看上的是同一個女子?

而那吳沁沁既然接受了辰王的玉佩,為何還要把娟帕贈予元慶舟?難道那吳沁沁想腳踏兩隻船?若真是這樣,那吳國公府豈不是養出了一個水性楊花的女兒,這實在是太駭人聽聞、匪夷所思了!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均是集中在辰王、元德太妃與吳夫人的身上!

而那吳夫人聽完楚飛揚的話後,更是不顧儀態的衝到蔣嬤嬤的麵前,拿起那半塊玉佩細細的看著,噴火的雙目似要把那玉佩給焚燒幹淨,隻是她雖素日與元德太妃來往,卻鮮少與辰王見麵,自然是分不清這玉佩到底是不是辰王所有,心中瞬間紛亂了起來,吳夫人怎麽也想不到隻是參加一個宴席,為何會出現這檔子丟人現眼的事情?

而辰王此刻卻是滿麵寒霜的看向雲千夢與楚飛揚,搭在扶手上的手緊緊的抓住扶手,心頭不禁湧起怒意,不用細想便也知這一定是雲千夢與楚飛揚事先給自己下的套!

先是讓雲千夢前去假山,隨後便借機奪取自己貼身之物加以利用,讓所有人認為自己與吳沁沁私相授受,隻是,此時卻又多了一個元慶舟,怕也是雲千夢利用元慶舟對她的情誼來陷害自己三人!

哼,他倒要看看,雲千夢這條計謀是否能夠成功,這樣拙劣的技法,她當真以為能夠奈何得了自己?

而此時雲千夢亦是感受到辰王射過來含怒的目光,她自也知道這種小事,隻要辰王不承認那玉佩是他的,別人即便心中存了疑慮,也是不能把他怎樣!

隻是,雖如此,雲千夢此刻卻是心情甚好,目光直直的盯著吳夫人那七彩斑斕的表情欣賞著,嘴角噙著的那抹極淡的笑意,讓辰王把即將出口責問的話給吞進了口中!

而那吳夫人得到楚飛揚的提示後,立即眼露希望的看向辰王,聲音中帶著一絲希冀道“王爺,這……”

“還請夫人三思而後行!連本宮都未曾見過這玉佩,夫人可不要隻憑別人的片麵之詞便胡亂猜忌,沒得冤枉了人,中了某些人的計!”這時,元德太妃冷冷的開口,眾人隻見她目光中滿是冷氣與殺意,仿若置身於廝殺之中,全然不似以往那高貴孤傲的太妃形象!

這樣的元德太妃,讓人心生畏懼,就連那吳夫人心中也不由得打起了鼓來,那到嘴的話便硬生生的給咽回了肚子中!

隻是想起吳沁沁平白的遭受這樣的不白之冤,吳夫人又豈能咽下這口氣,腦中飛快的轉著,目光突然在眾人中尋找著什麽,當她看到雲千夢時立即出聲“雲小姐,你今日自踏進王府大門時,便與沁沁在一起,你來說說到底發生了何事?為何沁沁會被人給誣陷!”

這等興師問罪的話一經吳夫人口中說出,頓時曲妃卿怒火中燒!

瞧著吳夫人說的什麽話,好似是夢兒黏著那吳沁沁不放,殊不知是她的女兒百般的不要臉,總是纏著夢兒不放,現在倒是對夢兒疾言厲色起來,仿佛是夢兒欠了她們吳家似的!

雲千夢看著曲妃卿那略帶怒意的小臉,桌下的手輕輕拍了拍曲妃卿的,隨即表情平靜的回答“夫人莫要慌,千夢也相信吳小姐是清白的!隻是,千夢也隻是今日與吳小姐在一起,中途吳小姐還曾獨自離開了一會子,您若是想讓千夢證明些什麽,千夢實在是無能為力,不如請吳小姐與元公子前來問明白,也免得冤枉了人!”

相較於吳夫人的咄咄逼人,雲千夢的溫和有禮更讓眾人所接受,尤其明明是吳沁沁做錯了事情,這吳夫人不責備自己的女兒,卻是緊追著跟這件事情毫無關係的雲千夢不放,當真是認為別人都是好欺負的嗎?

“雲小姐向來聰慧,又豈會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呢?”可這時,海恬卻是冷冷的開口,那雙冰冷的眸子直直的盯著雲千夢,似要把她生吞活剝了一般!

而雲千夢卻隻是莞爾一笑,隨即起身回道“回公主的話,縱然千夢聰明絕頂,也沒有火眼金睛可以不問明事情經過便辨出真偽!更何況千夢資質平凡,對公主的謬讚實在是不敢當!還請公主莫要取笑臣女!”

說完,雲千夢便款款落座,臉上的淺笑讓海恬深覺此言,剛要再次發難,卻見一名嬤嬤匆匆走進花園,隨後跪在元德太妃的麵前稟報“稟太妃,吳小姐醒過來了!”

“既如此,那便把吳小姐帶過來吧!蔣嬤嬤,你去把表公子領過來!”元德太妃看了蔣嬤嬤一眼,隨後才冷聲吩咐!

吳夫人則是不放心女兒,向元德太妃告了聲罪,與那兩名嬤嬤一同離開了花園,而此刻場內也一時恢複了安靜,想必是眾人打算養精蓄銳等著看一會的好戲!

隻是,嘴巴上是停戰了,可眼睛卻沒有顯得,隻見那些個小姐公子眼中均是促狹的目光,其中包含的意思不言而喻,怕是都十分好奇吳沁沁是如何一女征服二男的吧!

場內氣氛顯得詭異莫測,而元德太妃與辰王雖麵色冷然,但神情間卻依舊冷靜沉穩,並未因為這突發事件而亂了方寸!

楚飛揚更是事不關己的喝著麵前的酒,隻是那雙清冷的眸子卻時不時的不著痕跡的掃雲千夢一眼,顯然是早已洞悉了雲千夢的做法!

至於北齊的幾人,更是以看好戲的心態盯著麵前的這出好戲,尤其那齊靖寒此時更是伸長了脖子看向入口處,等著兩人的到來!

半盞茶的時間,便見元慶舟首先被蔣嬤嬤帶了過來,一看到自己的姑母與表哥,元慶舟便有些懼怕的縮了縮脖子,而元德太妃卻絲毫不給他開口的機會徑自怒喝道“跪下!”

被元德太妃突如其來的大聲給嚇到,元慶舟瞬間便跪在了兩人的麵前,隻見元德太妃指著元慶舟便斥責道“看看你今日幹的好事!那吳小姐清清白白的一個大家閨秀,竟被你給帶壞了!你學什麽不好,竟去學那些個戲文裏私相授受的戲碼,你讓元家的臉麵往哪裏擱?今日做下這等子丟人現眼的事情,你自己說說到底該怎麽辦!”

元慶舟被元德太妃一陣責備,心中頓時一陣委屈!

他明明是看到雲千夢把那擦手的帕子放在了桌上,這才趁著別人都沒有注意到偷偷的取來那帕子,本想著向雲千夢示好,卻不想卻被人指出那帕子是吳沁沁的!

到現在為之,元慶舟都還不知這裏麵到底出了差錯,為何雲千夢的東西竟變成吳沁沁的了!

本想指證雲千夢,可方才寧鋒與蔣嬤嬤卻是分別讓他認下與吳沁沁的事情,讓元慶舟有苦難言,隻能低著頭任由元德太妃責罵,最後還要認錯道“都是侄兒的錯!隻是,侄兒與吳小姐情投意合,這才贈予了自己鍾愛之物,還請姑母為侄兒做主!”

“做主?如何做主?唯今之計,你除了娶吳小姐,別無他法,否則即便本宮是太妃,也無法向吳國公府交代!糊塗的東西,為了你做下的醜事,還要本宮跟在後麵收拾爛攤子,你自己好生的反省吧!”元德太妃冷聲道,眼中有著恨鐵不成鋼的氣惱,可畢竟元慶舟是元家的子孫,她又豈能看著自己的侄兒因為一個吳沁沁而毀了前途?

“姑母……”元慶舟原以為自己認錯便行,可不想元德太妃竟還要他娶了那吳沁沁,想那吳沁沁長著一張大餅臉,他當真是對她沒有半分的好感,如今還要他娶她,那他豈不是一輩子都要對著那張乏善可陳的麵孔,這樣的日子,豈不生不如死?

可元德太妃心意已決,容不得元慶舟放肆,便立即開口“本宮會親自向老太君說明此事,你不用再多說什麽,先起來吧!”

說著,便轉開了雙目,拒絕看到元慶舟那滿臉的哀求!

而此時,吳沁沁在吳夫人及丫頭的攙扶下走了進來,隻見她麵色蒼白如紙,身形不住的打顫,麵上依舊掛著淚珠,讓人一看便會聯想翩翩,以為她是因為與元慶舟的事情敗露而無顏見人這才傷心不已!

而元德太妃見吳夫人前來,方才麵上的冷漠漸漸的隱去,轉而換上一抹極淡的淺笑,尤其在看到吳沁沁時,眼眸中更有一絲滿意,不等吳夫人開口,元德太妃便先發製人“吳夫人,方才慶舟已是招認對吳小姐一片真心,願意娶吳小姐為正妻!若是夫人點頭同意,本宮便進宮,向太後討個懿旨,讓這門婚事更加的有體麵!”

吳夫人與吳沁沁之所以姍姍來遲,便是因為母女兩在廂房中商量對策,可不想這元德太妃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