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36

累了!

雲千夢雖沒有像其他人落井下石,可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讓吳沁沁背上了無德的罪名,隻見那吳沁沁頓時兩眼翻白,整個人竟暈厥了過去!

而此時眾人對她卻是惟恐避之不及,除了那辰王府的嬤嬤以及吳沁沁自己的丫頭之外,眾人均是多的遠遠的,生怕被吳沁沁給連累了名聲!

這時,那元慶舟卻是捧著一包東西過來,隻是當他看到地上躺著的吳沁沁時,眉頭卻是微皺了下,隨口問道“蔣嬤嬤,這邊出了什麽事?”隨即抬眼四處尋找著雲千夢的身影!

那蔣嬤嬤見這位元家的公子哥又不是在玩什麽花樣,便隻是冷淡的回了句“吳國公府的小姐身子不適暈倒了!”

方才發生的一切,因為被眾小姐圍著,蔣嬤嬤也沒有看清楚事情的始末,隻知眾人圍著這吳家的小姐談論著一塊玉佩的事情,因此現下自己便也隻能說吳沁沁是身子不適,免得對人家小姐的閨譽產生任何的影響!

“哦,既如此就趕緊抬下去吧!這麽美的景色她躺在這裏,真是煞風景!”元慶舟看了眼地上的吳沁沁,眼中的厭煩顯而易見,剛想跨過吳沁沁的身子往前走,卻不想被地上的石子絆了一跤,整個人直直的往前撲去,幸而他快速的站穩了身子,隻是手中護著的那一捧被絲帕抱住的桂花卻是盡數的灑在了地上!

“咦,這不是女子用的絲帕嗎?”這時,那始終立在一旁看好戲的齊靖寒突然衝了上來,在元慶舟彎腰之前撿起地上那方繡著蘭花的絲帕細細的欣賞著,口中不免有些調侃元慶舟“素問元公子風流倜儻,想不到真是百聞不如一見,竟也讓本皇子看到這麽浪漫的一麵!”

元慶舟看著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雲千夢的絲帕被齊靖寒搶走,又聽他口氣中對自己的嘲笑,心頭頓時大怒,撲上前便要搶回那方絲帕,而齊靖寒卻是嫌棄似的把那絲帕往眾小姐的腳邊一丟,隨即冷笑的走開!

他倒要看看,身為世家公子的元慶舟,如何在女子麵前彎腰拾起那方絲帕!

而那些小姐則是如受驚的小鳥般紛紛往後退去,隻是,卻還是有膽子大些的盯著那布料上等的帕子看了幾眼,隨即便見曲景清開口問著正扶起吳沁沁的丫頭“你家小姐的帕子呢?”

那小丫頭被曲景清這冷漠的聲音嚇到,便立即在吳沁沁身上找了一圈,果真沒有她家小姐今日出門時攜帶的那方帕子,而此時小姐的身上又多了一塊玉佩,那小丫頭的麵色頓時難看了起來,身子猛地顫抖起來!

曲景清踢了踢腳邊的絲帕,纖手指著那絲帕,嘴角含著一抹殘忍笑意開口“是這塊嗎?”

那小丫頭順著曲景清手指的方向看去,雙腳頓時一軟,撲通一聲便跪坐在地!

眾人見她如此,心中頓時明了,隻怕那玉佩便是元慶舟的!

而方才元慶舟見自己與吳沁沁的事情敗露,這才表現出厭煩的神色,並讓人趕緊把她抬走以絕後患!

可不想,元慶舟卻是忘記他自己手上竟還拿著吳沁沁贈予的絲帕,這回兩人私相授受連證據都有了,她們倒要看看這吳沁沁還如何與辰王扯上關係!

“快去把這事稟報太妃與王爺!”蔣嬤嬤這回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始末,立即招手叫過一個小丫頭,在她耳邊低聲囑咐了這麽一句,這才親自扶起暈過去的吳沁沁,把她交給其他的小丫頭,自己冷聲道“桂花林風大,各位小姐公子還是隨奴婢回花園吧!”

雖說這蔣嬤嬤是奴婢,可她的話中卻是帶著一抹命令的語氣,許是跟在元德太妃身邊久了,耳濡目染的學了些元德太妃的習性!

而那些小姐雖嬌蠻,但那一個心中沒有一點小算盤,加上這蔣嬤嬤又是元德太妃身邊最得力的老嬤嬤,便紛紛沒有異議的跟在她的身後離開了桂花林!

第一百零三章 情感有突破

一群人沉默不語的跟在蔣嬤嬤的身後回到了花園,這時眾人不由得看向首座,隻見辰王與元德太妃麵色正常,並無動怒的跡象,而那吳夫人依舊是方才眾人離開時的模樣!

而那元慶舟則還沒有跨進花園,便被寧鋒拎住了後衣領,直接把他的人帶離了花園……

眾人紛紛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見元德太妃並未提起方才桂花林中發生的事情,便明白元德太妃怕是不想把事情鬧大!

尤其今日辰王府中還有北齊的客人,即便要處理吳沁沁與元慶舟,也要等到北齊的人離開後,關上自家的大門再行處理!

雲千夢靜坐在位置上,隻覺兩道目光自她踏進花園起便注視著自己,抬眸順著感覺看去,隻見楚飛揚此時正靜靜的看著她,那雙墨黑的眼瞳中閃著耐人尋味的目光,卻讓雲千夢的心不由得微微一跳,隻覺楚飛揚的眉目間帶著一絲連她也猜不透的神色!

忽而,楚飛揚竟朝著她彎唇一笑,隨即轉開了雙眸,惹得雲千夢心頭一陣氣惱,隻覺著楚飛揚今日著實有些讓人捉摸不透!

而此時花園中卻是一片安靜,眾人心中均是想著方才桂花林中發生的一切,不知元德太妃與辰王會如何的處置那元慶舟與吳沁沁!

“太妃、王爺,不知二位如何看待方才的事情!”別人或許沒有膽量去觸犯元德太妃以及辰王的底線,可齊靖寒身為北齊的十皇子,此刻瑞王又在北齊的手上,他的話還是帶著幾分分量的,就連玉乾帝都要給幾分薄麵,更別說元德太妃與辰王了!

眾人聽到齊靖寒如此說道,一個個麵上均是露出害怕的表情,隻是那一雙雙睜大的眼瞳中,卻又似乎隱藏著一抹幸災樂禍的神色!

雲千夢注意到眾人神色間的轉變,目光徑自放在麵前的茶盞上,心中卻是不由得搖了搖頭,這些公子小姐當真是被家人嗬護著長大的,每個人心中沒有半分的憐憫之心,隻想著如何的看別人的笑話,若今日元德太妃與辰王沒有身份地位,隻怕這群人還會忙不迭的落井下石吧!

而元德太妃與辰王聽到齊靖寒的提問後,隻是神情自然的相視一眼,隨即紛紛轉開了麵,便見元德太妃冷靜鎮定道“本宮不知十皇子所指何事?若是有什麽要緊的事情,還請十皇子在宴會結束後再議!”

言下之意便是提醒齊靖寒莫要在這個時候造謠生事,況且她元德太妃此生經曆的大風大浪太多了,也不會懼怕一個小輩對她威嚴的挑戰,隻是如今這麽多人在場、這麽多眼睛直直的盯著辰王府,元德太妃又是清楚方才發生的事情的,自然是要維護元家的名譽和臉麵,免得落得與那阮家一樣被人嘲笑的下場!

隻是,齊靖寒本也是個無法無天的主,如今又有齊靖元撐腰,自然更是什麽都不怕,便不顧元德太妃的警告,朗聲道“怎麽不見元公子及吳小姐?方才桂花林中可是上演了一場好戲,太妃與王爺難道就不好奇嗎?吳夫人在此與太妃敘舊這麽久,難道就沒有發現自己女兒並未坐在花園中嗎?”

說完,齊靖寒不顧元德太妃那冰冷如劍的眸光,嘴角含著冷笑的坐在了齊靖元的身旁!

那吳夫人經齊靖寒的提醒,立即抬眸往花園看去,那雙精明的眸子快速的把花園中的眾人掃了一遍,當真是沒有看到吳沁沁的身影,心中一時疑惑大起,隻是她心中亦是明白齊靖寒方才那番話怕是有挑撥離間的意思,便也沒有把心頭的焦慮表現出來,隻淡淡的轉眸看了眼元德太妃,眼中隱約含著詢問的意思!

“吳夫人果真還是關心女兒的!隻不過吳小姐此刻正暈厥著,怕是不能前來花園了!”齊靖寒注意到吳夫人看向元德太妃的小動作,隨即又開口解釋道,頓時惹來元德太妃更為淩厲的目光!

而吳夫人聽著齊靖寒的解釋,心中頓時升起一抹不祥的預感,那精致的眉頭隱約褶皺了起來,卻還是保持著貴婦的形象,並未大喊大嚷的失了身份和儀態!

隻是,吳沁沁畢竟是她捧在掌心中長大的寶貝女兒,她又豈有不關心的道理,便低聲問道“沁沁怎麽了?她身子一向康健,怎會無緣無故的暈倒?”

此言一出,元德太妃便知那齊靖寒的目的是達到了,隻是能不能讓齊靖寒的詭計成功,卻也是元德太妃說了算!

隻見她微微一笑,立即出聲安撫著吳夫人“桂花林風大,那孩子一時高興,不小心灌了風進體內,一時承受不住便暈了過去!放心,本宮已讓嬤嬤們帶著她回廂房休息了,一會便會醒來!夫人若是擔心,本宮便讓蔣嬤嬤先領你去過吧!”

聽元德太妃如此一說,吳夫人的心漸漸的放了下來,便起身朝元德太妃福了福身,打算雖蔣嬤嬤先去看望吳沁沁!

可邁出的腳步還未踩在那青石的路上,身後卻又響起齊靖寒的聲音“夫人何必急著走?難道在夫人的心中,太妃說什麽就是什麽嗎?夫人難道就不想聽聽事情的起因緣由?若是錯過了此事,隻怕吳小姐這輩子都抬不起頭來了!”

齊靖寒的話讓吳夫人立即收住了腳步,目光滿是不解的看著齊靖寒,隨即轉向元德太妃,注視著她的表情與動作!

而元德太妃卻是用眼神安撫吳夫人稍安勿躁,這讓吳夫人心頭那抹不安漸漸的擴大,頓時明白定是出了什麽事情,而元德太妃早已知曉此事,方才在自己的麵前卻還假裝什麽都不知道,差點讓她成了這些小輩的笑話!

隻不過,吳夫人卻也知齊靖寒是北齊的十皇子,他的話中少不了有挑撥離間的意思,加上方才提及吳沁沁的閨譽,她更是得小心的應對,絕不能在這個時候再出差錯,免得害了女兒的一生!

而元德太妃也是明白吳夫人的顧慮的,便命蔣嬤嬤帶吳夫人前去看望吳沁沁,卻不想從未開口的齊靖元竟笑著出聲“太妃,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又有這麽多人親眼目睹,本宮倒是覺得太妃當眾解決此事最為妥當,否則這事一旦被人傳了出去,不但對元公子吳小姐的清譽有損,更是讓辰王府及元府蒙了羞!”

見這北齊的十皇子與太子話中句句都把元慶舟與吳沁沁聯係到一起,饒是吳夫人修養再好,心頭已是大怒,竟無視蔣嬤嬤一再的催促,轉過身直接坐回方才的座位上,麵色微寒的看向元德太妃,淡淡道“太妃,不知沁沁是否出了什麽事情?還請太妃明示,免得讓吳國公府的清譽蒙受不明不白之冤!”

看來,這吳夫人也是聰明的,話中隻提及吳國公府,半分沒有提到吳沁沁,既能避免讓女兒的閨譽受損,又能讓在座的所有想看吳沁沁笑話的人明白,吳沁沁雖是一名千金小姐,但她的身後站著的是吳國公府,得罪了吳國公府的下場,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承受的起的!

元德太妃見這吳夫人辜負了自己的一片維護她的心思,心中略有不悅,又見今日若不當眾處理此事,別說北齊的人不會善罷甘休,若是被這些多嘴的小姐公子傳出去,對辰兒的名譽也是有損!

況且此時這吳夫人又是不怕死的想知道真相,元德太妃便也不再藏著掖著,使了個眼色讓蔣嬤嬤回到自己的身側,這才緩緩開口“其實也不是什麽大事,隻不過小孩子家之間的玩笑!”

說著,元德太妃那含霜帶雪的眸子淡掃齊靖寒一眼,轉而又恢複了以往的冷淡,稍稍和顏悅色的對吳夫人開口“倒是被某些不懷好意之人添油加醋,平白的讓人擔心罷了!夫人還請放寬心,莫要自個亂了陣腳!”

齊靖寒突然被元德太妃那異常冷靜的目光看了一眼,隻覺這太妃果真如傳說中一般厲害,也難怪能與西楚太後抗衡一世,果真不容小覷!

而與元德太妃當家作主作風相反的,便是此刻的辰王!

隻見他隻是坐在自己的席位上,把這後院之事全權交給元德太妃,並未插手其中!

可辰王越是如此,便越讓人明白元德太妃方才話中的意思,這一切隻不過是小孩子家之間的玩笑罷了,實在是不值得一提!

若是上綱上線的非要一爭高下,怕這便不是後院之事,而是朝堂之上幾個派別之間的政治分歧了!

聽著元德太妃的話,又見辰王並未插手此事,吳夫人的心漸漸放寬了些,隻是齊靖寒卻又是唯恐天下不亂的開口“太妃,既然隻是一些小事,想必無傷大雅,您就說與吳夫人聽聽,免得讓夫人心中著急!”

這話說的在理,既然元德太妃親口說是無傷大雅的小事,那說出來大家也隻權當一個笑話聽著,有必要這麽見不得人,就連當事人的母親都不能告知的?否則這一切隻是元德太妃自圓其說的謊話罷了,其實事情的嚴重性遠遠的超過了她方才的輕描淡寫!

隻是齊靖寒的話音剛落地,便感覺辰王射來兩道凜冽的目光,那玄冰般冷漠的光線,讓齊靖寒心頭微微一冷,還未等他做出任何反應時,耳旁卻已是響起了齊靖元的聲音“想必王爺也十分想知道此事的來龍去脈吧!倒不如徹查此事,也好給吳家小姐一個交代!”

聞言,元德太妃的目光憤然怒射向齊靖元兄弟,隻覺今日之事著實詭異,此時又隻見北齊之人參與其中,難道那玉佩與娟帕的事情,當真是北齊的人在其中搞的鬼?

而辰王卻隻是冷淡的開口“太子可別忘了自己的身份,我辰王府的事情,何事輪到北齊各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