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135節

  而蘇青此時卻是肚子一疼,額頭不由得冒出冷汗,一手趕緊撫摸著肚皮,不停的告誡自己沒關係,她可不的蠢笨的曲若離,她早已是為生產做好了準備,絕不會在半途中出差錯的!

  而這是,領著衣服進來的王嬤嬤見地上跪著的幾個丫頭,又瞧著蘇青那不太對勁的神色,心中頓時明白發生了何事,立即把衣服放在桌上,伸手去扶住蘇青的身子,安慰道“夫人莫要為這樣的小事擔憂,一切都有奴婢在!”

  而蘇青卻是冷笑一聲,隨即反問道“嬤嬤若是認為是小事,又何必讓她們瞞著我?想必嬤嬤也是被嚇到了吧!想不到雲千夢那個小賤人居然能夠找到夏嬤嬤,該死的,這些年那些人從我的手中拿了多少的好處,竟連一個老太婆都殺不了,還要我來替他們收拾這個爛攤子!”

  王嬤嬤見蘇青神情激動,立即撫著她的胸口順氣,口中不住的寬慰道“夫人,有什麽事情也要等您生產完再商妥!現下您這樣的動怒,對腹中的孩子可是十分不利的!那雲千夢這時候把人接進相府,不就是打著這樣的主意嗎?既能讓咱們知道她手中有人證,又能讓夫人心神不寧!若您真是動怒了,那才是中了雲千夢的詭計啊!”

  蘇青聽王嬤嬤這麽一分析,頓覺有理,隻怪自己方才被夏嬤嬤的名字給嚇到了,竟一時失去了理智!

  努力的穩住心神,蘇青喝了口茶,緩了緩口氣,這才開口“嬤嬤,你一會安排下去,風荷園定要好好的保護起來,絕不能混進雲千夢的人!至於我生產前的這段日子,除了娘家的人以及大夫,一律不見!”

  “是!”王嬤嬤見蘇青恢複了冷靜,一顆心也漸漸的放了下來!

  隻是,蘇青麵上冷靜,心頭卻是一團亂麻,當天夜裏便做了噩夢,夢見曲若離兒子死時的慘樣,又憶起雲千夢之前對自己用的那一手計謀,讓她在噩夢中尖叫著醒來,嚇得王嬤嬤連夜請來了大夫看診,可那大夫卻隻是開了些安神安胎的湯藥,便也沒有檢查出症狀出在何處!

  隻是,蘇青吃藥後症狀也不見好轉,一連幾日均是噩夢纏身,更是驚動了雲玄之,讓他連宮中的太醫也給請來了,卻也是沒有發現胎兒有何異樣,隻是解釋說這是產婦太過緊張所致!

  雲千夢一早用著早膳,聽著米嬤嬤繪聲繪色的描述,嘴角掛著一抹淺淡的冷笑,隨即淡然道“她太在乎腹中的孩子了,因此才會如此的患得患失!若換做平日裏的蘇青,豈會中了這樣簡單的計謀?”

  米嬤嬤聽著雲千夢的話,微微點了點頭,隻是有一點卻與盼蘭一樣不明白“小姐何必讓盼蘭解釋的那般清楚?”

  聞言,雲千夢卻隻是微微一笑,半餉才緩緩開口“蘇青沒有那麽愚蠢,並不會全然的放心自己娘家的人,若在此時做手腳被她發覺,隻怕會禍及本身,咱們又何必多此一舉?”

  況且,那孩子能不能平安的生下來還是未知數,多的是別人見不得那孩子的降生,她又何必髒了自己的手?

  而這時,慕春卻是火急火燎的衝進花廳,還未站穩便上氣不接下氣的開口“小姐,方才風荷園亂作一團,說是蘇姨娘早產了……”

  ------題外話------

  啦啦啦,開虐……

  第一百零五章

  “早產?可生了?”放下手中的碗筷,雲千夢挑眉問道!

  “回小姐的話,還不曾!隻是方才不知風荷園哪個丫頭惹蘇姨娘生氣,這就動了胎氣,那園子中一下子就慌亂了起來!王嬤嬤讓早已住進風荷園的穩婆全都進了蘇姨娘的內室,更是差人去請了大夫,這會子風荷園中早就亂作一團了!”慕春把自己探聽到的消息盡數了說了出來!

  而雲千夢聽完卻隻是淡淡的笑著,隨即又問道“王嬤嬤可差人去請父親了?百順堂那邊有動靜嗎?”

  這個時候,估計整個相府都已經知道蘇青要生了,緊張她這一胎的可不止自己,那些還沒有子嗣的姨娘,那不希望雲玄之後繼有人的老太太,比之自己,更希望蘇青生不下這個孩子!

  奈何這大半年來蘇青深居簡出,幾乎沒有踏出過風荷園的大門,而風荷園又被她管的如同鐵桶,眾人就是想做手腳,也是尋不到機會的!

  而所剩下唯一的機會,便是今日蘇青臨盆的日子!

  再怎麽說,王嬤嬤也不能阻止眾人前去探望蘇青,隻消在她生產的過程中說些能讓蘇青動氣的話,怕是母子都會有危險吧!

  “相爺已經去早朝了,估計一時半會回不來!至於百順堂那邊,則是一聽到消息便早早的趕去了風荷園,這時候,估計王嬤嬤既要照顧蘇姨娘,又要應對老太太吧!小姐,咱們可要現在便過去?”看了看外麵的天色,慕春問著!

  “不可,還是等相爺回來了,咱們再過去!免得到時候出了差錯,被那蘇青反咬一口!”而這時,坐在一旁的夏嬤嬤卻是開口了,隻見她眼底蘊藏著濃濃的恨意,說話時更是帶著咬牙切齒,那原本平放在桌麵上的手早已是緊緊的握成拳,怕是此時夏嬤嬤又想起曲若離當年生產時的情景,心中又泛起了對蘇青等人的恨意吧!

  雲千夢聽完夏嬤嬤的話,朝慕春微點了頭,這才寬慰道“嬤嬤,一會咱們便見機行事!隻是傷害自己的事情,萬萬做不得,否則我是不會去風荷園的!”

  雲千夢淡淡的開口,卻讓夏嬤嬤頓時瞪大了雙眼,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雲千夢,心中不禁納悶,大小姐這是如何猜中她心中所想的?

  的確,夏嬤嬤心中早有了與蘇青魚死網破的念頭!

  畢竟,當年雲玄之對蘇青的寵愛是眾人有目共睹的,時隔十幾年再提及曲若離那時生產的事情,夏嬤嬤沒有把握能夠讓所有人都信服!

  更何況,當年蘇青斬草除根,曲若離身邊的人除了自己,旁人均是被她給殺人滅口了,今日僅憑自己一人之力,怕是很難扳倒蘇青,若是讓蘇青反咬一口,可能還會連累大小姐,倒不如自己以死明誌,即便相爺不相信自己,但心中對蘇青,怕是已是產生了疑惑!

  這是夏嬤嬤一早便想好的對策,可不想瞬間便被雲千夢給看透,心驚的同時卻又欣慰,隻覺大小姐果真是冰雪聰明!

  “小姐,現如今,為夫人報仇,才是最重要的事情!”隻不過,對於夏嬤嬤而言,此生能夠見到雲千夢長大成人已是她人生中最大的滿足!其次,便隻剩為曲若離報仇一事了,完結了此事,她的使命便完成了,屆時生死由天,她亦無悔無憾!

  可雲千夢聽著她的話,看著她堅定的表情,卻不由得皺起了眉頭,臉上的淺笑瞬間隱去,眼中散發出前所未有的肅穆,直直的盯著夏嬤嬤一字一句仔仔細細的說道“比起母親的血海深仇,我更在乎現如今身邊的人!母親已經不在了,這是任誰也無法改變的事實!即便是報仇,咱們也不可做殺敵一萬、自損三千的事情,否則這仇即便是報了,又有何意義?況且,當年母親讓嬤嬤裝瘋賣傻逃離蘇青的追殺,不就是希望嬤嬤能夠離開這個是非圈好好的活著嗎?如今,嬤嬤願意隨夢兒回相府指證蘇青,已是對夢兒最大的恩惠了,我又豈會讓你再冒生命危險去做事?”

  雲千夢一席發自肺腑的話,讓夏嬤嬤頓時淚流滿麵,眼中滿是感動的目光盯著雲千夢,雙唇顫抖的不知該說什麽!

  而雲千夢心知夏嬤嬤雖是被自己說動,可她心底對曲若離的忠誠卻是無人能及的,絕不可能僅憑自己的幾句話便打消她早已決定的事情,便再接再厲道“嬤嬤,母親讓你好好的活著,也是希望您有一天能夠回到夢兒的身邊輔佐我!若您一意孤行的想用自己的命去換父親對蘇青的一個疑惑,事後蘇青隻消哄一哄父親,您的死豈不是白費了?與其用這樣愚蠢的法子,倒不如好好的活著,讓蘇青永遠活在恐懼之中!”

  而蘇青近日來噩夢不斷,怕也是因為聽到夏嬤嬤還活著且又進了相府的消息後,心中產生的恐懼吧!

  這比起夏嬤嬤想到的以死明誌的法子,可是要好上一百倍,不費吹灰之力便能解決掉的敵人,為何要搭上自己的性命呢?

  “更何況,嬤嬤你如今在相府現身,您可知,最希望您出事的,便是蘇青等人!您若是這麽一去,怕她們會拍手叫好,不用自己動手便解決了一個敵人,嬤嬤難道是想助她們的氣勢,而滅了我們的威風嗎?”語畢,雲千夢不再開口,隻是那嚴肅的麵容卻顯示出她此刻心情的沉重與複雜!

  而夏嬤嬤聽完雲千夢這一席話,早已是泣不成聲,尤其雲千夢那最後的一段話,更是說道夏嬤嬤的心坎裏去了,隻見她不再鑽牛角尖,接過米嬤嬤遞過來的帕子擦幹淨臉上的淚珠,神色堅定道“小姐,奴婢受教了!從今往後,再也不敢有這樣愚蠢的想法!小姐說的是,咱們何必去做那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蘇青子行不義必自斃,不用咱們出手,老天也是不會放過她的!”

  見夏嬤嬤想通,雲千夢這才緩緩的笑了,讓米嬤嬤撤了麵前的早膳,換上茶水,與夏嬤嬤精心的品茶聊天,絲毫沒有風荷園此時的淩亂!

  “快、快把熱水端進去!你們這幫小蹄子,平日裏看著機靈,怎麽到了今日這重要的日子,一個個使喚不動了?還杵在這裏做什麽,沒聽見姨娘此刻正難受著嗎?”王嬤嬤一個人忙裏忙外,看著那端著滿滿一碰熱水的小丫頭踏進屋子,更是心急如焚的從後麵推了那丫頭一把,差點害得那小丫頭灑掉一盆的熱水!

  老太太則是帶著雲易易坐在外間,見王嬤嬤忙的團團轉,卻是絲毫沒有幫忙的意思,徑自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隻覺耳旁蘇青那淒厲的喊叫聲十分的悅耳!

  “王嬤嬤,我那二姐姐呢?怎不見她在這裏陪著蘇姨娘?”見王嬤嬤手中拿著一卷白布走進來,雲易易好是天真活潑的問著,隻見她纏在王嬤嬤的身邊不讓她前進半步,睜著一雙好奇的眸子直直的盯著臉上深有不耐的王嬤嬤!

  王嬤嬤看了老太太與雲易易一眼,便知這兩人定是得知夫人早產的消息,巴巴的趕過來看笑話的,尤其這風荷園此時已是亂成一鍋粥,這雲易易竟還如此的不省事,明明知道自己分身乏術,竟還死皮賴臉的纏著自己問些有得沒得問題,惹得王嬤嬤心頭一陣怒意,麵色頓時難看了起來,看著雲易易便陰陽怪氣道“四小姐,這可是婦人生產!二小姐可是名門閨秀,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豈能到這裏來看這些事情?也隻有四小姐這樣膽大的人,才會如此天不怕地不怕的,著實讓人敬佩!”

  雲易易本想纏著王嬤嬤,讓她不能照顧蘇青,卻不想自己竟被王嬤嬤反過來羞辱了一頓,一張小臉頓時漲紅了起來,眼中不由得浮上冷笑,反唇相譏道“王嬤嬤,你可不能因為著急蘇姨娘生不下孩子,便把所有的氣撒在我身上!今日我可是陪著祖母來看蘇姨娘的,來者便是客,豈有你這樣講話的?更何況,我是正經小姐,蘇青不過是個姨娘,我能來看她,可是她的造化了,什麽時候輪到你一個奴才指手畫腳了,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

  說完,雲易易趾高氣揚的走回老太太的身邊,而王嬤嬤則是被一個小丫頭氣的說不出話來,心中朝著這對裝模作樣的祖孫狠狠的‘呸’了聲,暗罵道,什麽正經小姐,也不過是二老爺的女兒罷了!相府的正經小姐中,可沒有她雲易易的名字,這會子倒是仗著老太太在此、夫人又生產無暇顧及,她倒是自稱起小姐來了!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個山野跑出來的野丫頭呢!

  而方才雲易易說話的聲音甚大,眾人隻聽見房內的蘇青猛地大聲喊叫了起來,想必那雲易易的話已是傳進了蘇青的耳中,讓她心中生怒,這才更加用力的大叫了起來!

  而此時,雲易易卻是兩手握拳為老太太捶著雙肩,而老太太雖是閉著雙目,但嘴角卻是泛著一抹得意的笑容!

  “王嬤嬤,你幹什麽吃的,讓你那塊布,磨磨蹭蹭到現在還不進來,你不想你家姨娘好了嗎?”這是,原本守在蘇青身邊的蘇夫人猛然掀開簾子,滿頭大汗的朝著王嬤嬤怒吼道,嚇得王嬤嬤再也顧不了這對不請自來的祖孫,抱著手中的白布立即衝進內室!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