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134節

  王嬤嬤本要帶著小丫頭上馬車,卻見許久不曾露麵的米嬤嬤竟在相府門口忙緊忙出,一時心中好奇,便領著身後的小丫頭走上前,皮笑肉不笑的開口“米嬤嬤這是在忙些什麽?怎麽近日在相府鮮少看到你,不會是咱們那嬌貴的大小姐把你趕出相府了吧!”

  而這邊米嬤嬤卻似乎早已料到王嬤嬤會過來似的,隻見她緩緩轉身,目光平和的看著王嬤嬤,淡淡的開口“原來是王嬤嬤啊,怎麽,今日不用伺候蘇姨娘嗎?”

  隻見米嬤嬤那‘蘇姨娘’三個字咬的極重,讓王嬤嬤一時老臉無光,眸中頓時浮現凶光,隻是想到蘇青即將生下小公子,以後有這幫賤人哭的時候,便也暫時隱下了心頭的怒意,繼續陰陽怪氣的開口“我們姨娘快要臨盆了,若是產下相府的小公子,不知大小姐會有何反應?”

  而此時米嬤嬤卻似乎無心與王嬤嬤爭論,隻是出聲讓車中的迎夏元冬小心些,自個的身子更是有意無意的擋在王嬤嬤的麵前,似乎有什麽事情不想讓人知道似的!

  那王嬤嬤本就對這邊的事情十分的好奇,此時見米嬤嬤這番遮遮掩掩的模樣,心中更是疑惑,頓時給身後幾個小丫頭一個眼色,隻見那幾個小丫頭頃刻間圍住米嬤嬤問東問西的,讓米嬤嬤一時間分身乏術,竟顧不到王嬤嬤!

  見少了米嬤嬤這個障礙,王嬤嬤則是大步上前,伸長脖子便往那馬車內看去,隻見此時迎夏與元冬正扶著一個年過半百的老婦慢慢的往馬車外挪動,那老婦看到王嬤嬤的臉,眼中頓時冷光四射,似有一股殺氣湧向王嬤嬤,嚇得王嬤嬤竟快速的縮回了自己的頭,一手更是輕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不明白那老婦人為何如此的凶神惡煞,對自己這個第一次見麵的人露出那麽凶惡的眼神!而自己竟有些害怕那瘸腿老婦的目光!

  “王嬤嬤,你這是做什麽?你沒看到這是大小姐乘坐的馬車嗎?什麽時候輪到你一個姨娘的奴才檢查翻看了?”這時,米嬤嬤看到王嬤嬤這樣大不敬的行為,立即甩開那幾個小丫頭,一手扯過王嬤嬤的衣袖怒道!

  而王嬤嬤卻是譏笑一聲,隨後冷笑道“我道是裏麵藏著什麽好東西呢,不過是個斷了腿的老婦,也值得你這般的緊張?怎麽,咱們大小姐又做起善事來了,竟把這些個乞丐帶進相府中,也不怕辱沒了相府的名聲!”

  “王嬤嬤真是貴人多忘事,竟連老奴都認不出了?”這時,王嬤嬤的背後傳來一道雖慢但卻清晰的聲音!

  王嬤嬤一時並未從這聲音中辨出是誰,隻是僅憑這一句話便讓她起了疑心,不由得再一次的看向那已經坐在軟榻上的老婦,細細的觀察著她的體態表情!

  隻是這老婦看似已是有六七旬左右,且又是個斷了腿的人,雖然身上的衣衫還算是整齊,但看那張臉和滿頭的白發便也隻不是什麽大戶人家的人!

  而王嬤嬤一向自認識得的都是些有頭有臉的人,豈會認識這種一臉寒酸樣的老女人,便不由得朝夏嬤嬤翻了翻白眼,趾高氣揚道“老東西,你認錯人了吧,也不看看這是什麽地方,由得你胡亂認人!”

  麵對王嬤嬤這樣囂張的奴才,迎夏與元冬麵上頓現怒意,而夏嬤嬤臉上卻絲毫不見不悅,隻是卑微道“十幾年過去了,蘇姨娘還好吧!看王嬤嬤如今如此的得勢,看來蘇姨娘十分受相爺的寵愛啊!隻是可憐我們那早夭的小少爺,剛出生便被那歹毒的人溺死在糞桶中!王嬤嬤,你說說,這世道何其不公,為何善良的夫人與可憐的小少爺會遭此不測,而那些歹人卻能逍遙法外!哦,對了,聽說蘇姨娘現如今有孕在身,難為她害了人之後還如此的逍遙快活,也不知那腹中的胎兒會不會受母體的影響,生下來便是個歹毒的種子!”

  夏嬤嬤不緩不慢的把當年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而王嬤嬤卻是越聽心中越是驚嚇,直到夏嬤嬤停了口,王嬤嬤已是一腦門的冷汗,麵色蒼白無力,雙目更是見鬼似的盯著夏嬤嬤,看著她那條空蕩蕩的右腿,腦中頓時閃過幾個熟悉的片段,語氣中帶著不確定的問道“你是……夏嬤嬤?”

  聽她這麽一問,夏嬤嬤那幹枯的臉上終於露出一抹笑容,甚是欣慰的開口“看樣子,王嬤嬤是終於認出我了!”

  聽到夏嬤嬤承認了自己的身份,那王嬤嬤的雙腿頓時一軟,整個人毫無征兆的跌坐在地,嚇得那群小丫頭頓時上前扶起她,而王嬤嬤卻如一灘爛泥一般靠在小丫頭的身上,雙目卻是含著極大恐懼的盯著夏嬤嬤,哆嗦著雙唇反問道“你沒有死?也沒有瘋?”

  聞言,夏嬤嬤笑了,就連她身邊的迎夏與元冬也跟著笑了,半餉,隻見夏嬤嬤收起臉上的笑意,雙手用力的抓住軟塌上的扶手,拚盡全力的朝著王嬤嬤開口“讓你與你家主子失望了!如今我再入相府,你們的好日子,到頭了!”

  說完,夏嬤嬤便躺回軟塌,迎夏拿過毯子蓋在她的身上,同時吩咐小廝把夏嬤嬤抬進綺羅園,自己則與元冬再次踏進馬車內,小心的扶出大傷未愈的映秋,幾人連同米嬤嬤一起,再也沒有看王嬤嬤一眼便踏進相府的大門!

  而此時王嬤嬤卻如失了魂一般的斜靠在小丫頭的身上,整個人麵色蒼白如紙,身子更是顫抖如篩,讓站在她身邊的幾個小丫頭不明所以!

  “嬤嬤,那隻不過是個殘廢,你又何必怕成這樣?”看著平日裏仗著蘇姨娘的信任便作威作福的王嬤嬤,如今被一個快死的老太婆嚇成這樣,一個小丫頭略帶嘲諷的開口!

  ‘怕!’卻不想,她的無知給自己換來一記耳光!

  隨即眾人便見王嬤嬤站直身子,滿目凶光的盯著她們,狠聲道“今日發生的事情,若是讓夫人知道了,我扒了你們的屁,連同你們的老子娘也難逃一死!”

  而回過神的王嬤嬤,腦中第一個反應便是不能讓蘇青知道此時,至少在蘇青生產前,不能讓她知道夏嬤嬤還活著這件事情,否則萬一讓蘇青一著急動了胎氣,那可就危險了!

  那幾個小丫頭原以為跟著王嬤嬤出府是一件好差事,卻不想竟給自己惹來了殺身之禍,頓時嚇得不敢再開口說話,隻顧著一個勁的點頭,對麵前的王嬤嬤便也更加的畏懼了!

  “走,去蘇府!”而王嬤嬤則是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在小丫頭的攙扶下上了馬車!

  蘇府內,這幾個月來,蘇源則是越發的寵愛盼蘭,隻覺她乖巧懂事,對自己去別的姬妾那過夜從不像自己正妻那般吃醋生氣,讓蘇源對她的寵愛在蘇府內無人能及,更是從正妻手中奪了管家的權利,全權的交給盼蘭打理!

  因此,那蘇夫人對於把盼蘭送到蘇源身邊蘇青更是懷恨在心,而此時王嬤嬤卻又上門請人,她自然是沒有好臉色!

  “姨娘想請我去照顧月子?”蘇夫人手上拿著繡品,一手穿針引線,一手看著桌上擺放的花樣,語氣冷淡的問著王嬤嬤!

  而王嬤嬤心中則是惡心著蘇夫人的做派,臉上卻是腆著討好的笑意,嘴甜道“夫人可是我們姨娘的正經嫂子,自然是要請自家人才能夠放心!”

  可一說完這話,王嬤嬤便在心中暗罵這蘇夫人,所不是當年蘇青嫁進了相府,豈有這等無知婦孺坐上尚書夫人的位置,如今她不感恩倒也罷了,倒還拿起了派頭,著實讓人生厭,也難怪尚書大人許久不曾進她的房門,這樣的女子,生的一臉刻薄的樣子,哪裏能夠討得夫君的歡心?

  “自家人?這我就不明白了,既然是自家人,姨娘竟還往自己哥哥的房中塞人?她這是安的什麽心?況且,那盼蘭把夫君伺候的如此妥帖,看著便是個聰明伶俐的,姨娘如此會調教人,想必自個的房中還留著不少,又何必讓我這笨手笨腳的過去礙事呢?”蘇夫人扔下手中的繡品,麵露冷笑的看向王嬤嬤,隻覺這老貨真是越發的不上道,站在蘇府的地盤上,也敢拿出相府奴才的架勢!

  王嬤嬤又豈會不知這蘇夫人心中所想,隻是此時雲千夢身邊又多了一個夏嬤嬤,若蘇青那邊再不加點幫手,怕是遲早會被雲千夢給生吞活剝了,因此不管今日在蘇府受怎樣的白眼歧視,她都定要把蘇夫人請去雲相府!

  “姐姐這是說的什麽話?蘇姨娘與老爺本就是親兄妹,自然是嫡親的一家人,姐姐是老爺的原配夫人,妹妹我是蘇姨娘的丫頭,均是生是蘇家的人、死是蘇家的鬼,豈有像姐姐這般分得這麽清楚的?況且,姐姐心頭若有氣,盡管朝著妹妹撒,可千萬別對王嬤嬤撒氣,嬤嬤伺候蘇姨娘已是夠辛苦了,萬一受了氣出了差錯,相爺那邊也是不好交代的!姐姐,您說是吧!”這是,一身桃紅裙衫的盼蘭領著幾個中年婆子走了進來!

  那蘇夫人一見盼蘭那狐媚的笑臉,臉色瞬間便得難看了起來,手中捏著的繡花針更是不小心戳進自己的手指中,頃刻間,那食指的指腹上便冒出一顆血珠,嚇得王嬤嬤立即掏出自己的幹淨帕子,十分討好的替她包紮了起來,口中還不忘心疼道“夫人小心啊,這細皮嫩肉的豈能遭這樣的罪!”

  “妹妹今日倒是得空,一聽王嬤嬤來了,也巴巴的往我這屋子跑了!”見王嬤嬤如此的巴結自己,蘇夫人的臉色稍稍好轉,隻是在麵對盼蘭時卻依舊沒有好臉色!

  盼蘭也不與她計較這些,臉上始終掛著笑容,徑自介紹著自己帶來的幾人“夫人菩薩心腸,豈會丟下姨娘不管?奴婢已經遵照老爺的吩咐,給姨娘挑了幾個京都最好的穩婆,保準能讓姨娘平平安安的生下小公子!”

  說著,盼蘭便招手讓三個長相老實的中年婦人上前,給蘇夫人行了禮,隨後又讓其餘兩人上前,開口道“這是為小公子準備的兩名乳娘,夫人今日也一並帶去相府吧!距離姨娘生產還有一月左右的時間,嬤嬤可要細心調理這乳娘的身子,可別讓她們的乳汁出了什麽差錯!”

  見盼蘭竟如此細心的囑咐,王嬤嬤原本還存著的疑心頓時便沒了,立即笑著點頭稱是!

  而蘇夫人見盼蘭如此細心的把一切都準備好了,若自己再拿喬不去,怕是蘇源那邊也不好交代,便陰沉著臉讓丫頭們收拾了些吃食,與王嬤嬤一同上了相府的馬車!

  盼蘭看著離開的眾人,臉上的笑容這才漸漸的隱去,隻是讓她不明白的是,如此好的機會,大小姐為何要自己解釋的如此清楚,若是在那兩名乳娘的飲食中做手腳,豈不是神不知鬼不覺就能除掉那孩子?

  蘇夫人也是個有心眼的人,雖然在蘇府對王嬤嬤冷眼相對,可到了相府,對蘇青卻還是熱情細心的照料著,姑嫂二人閑來無事便聊天說笑,倒是讓蘇青緊張的心情放鬆了不少!

  可王嬤嬤近日卻因為見到那原以為已經死掉的夏嬤嬤而有些心不在焉,更加上如今夏嬤嬤住進了相府中,王嬤嬤又提防著那些嘴碎的丫頭婆子會在蘇青的麵前議論府中多了個殘廢,整個人變得十分的疑神疑鬼,在蘇青的麵前亦是出了幾次差錯!

  蘇青原以為她是擔心自己這胎不會是男孩所致,可無意中卻發現王嬤嬤逮著幾個小丫頭便是一同威脅警告,讓她心生疑惑,趁著王嬤嬤前去領取幹淨衣裙時,把那幾個小丫頭喚道自己的麵前,詢問到底出了什麽事情!

  那幾個小丫頭受了王嬤嬤的威脅,心中自然是害怕的,斷不敢對蘇青說實話,隻是疑問搖頭三不知的裝啞巴!

  到最後,蘇青的性子被磨光,抓起手邊的茶盞便朝著一個小丫頭的頭上扔去,隨即怒道“敢情你們都瞅著我快要生產了,一個個便不把我當作主子了?居然敢做這等子欺上瞞下的事情,有什麽事情是不能說的,居然要這樣遮遮掩掩!今日若是不說,我立即讓人把人牙子領來,你們都跟著他去吧,免得在我麵前看著鬧心!”

  幾個小丫頭一聽要被賣給人牙子,頓時嚇得六神無主,那頭上被砸出血洞的小丫頭頭一個受不住的跪倒在地,眼淚汪汪的求饒“夫人饒命,奴婢說,奴婢什麽都說給夫人聽!”

  見有人屈服,那幾個小丫頭也立即跪倒在地,幾個人七嘴八舌爭先恐後的把前幾日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你們說什麽?夏嬤嬤?”蘇青聽完她們的敘述,一張原本被保養的紅潤的臉頓時慘白了起來,一手更是抓緊桌上的錦緞桌布,猛吸一口氣,再次確認道“你們沒有聽錯,當真是夏嬤嬤?”

  幾個小丫頭此刻哪裏還敢不說,聽著蘇青的問話,紛紛點頭稱是,說不會聽錯!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