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32

一笑,隨即回道“麻煩姨娘替我準備車馬!”

既然辰王府敢把貼子送進相府,那自己為何不去?

若是不去,又不知別人會生出多少的流言蜚語,倒不如大方過去,看看那神秘莫測的辰王府中到底藏著些什麽秘密!

柳姨娘見雲千夢神色坦然並無難堪之色,眼中的擔憂漸漸隱去,心中不禁暗罵自己糊塗了,這半年來大小姐的為人處事她自是看在眼中的,若是真放不下與辰王的婚約,大小姐如今豈會過的這般自在,真真是自己擔憂的過頭!

隻見柳含玉立即點頭稱是,見雲千夢沒有別的吩咐,便想先行退出內室!

可雲千夢卻獨獨在這時叫住她“姨娘留步,有件事情,要麻煩姨娘!”

雲千夢心中算了算日子,緩緩開口“蘇姨娘臨盆的日子快到了,隻怕屆時她娘家會派人過來照看,到那時柳姨娘隻管行個方便,切莫阻攔!”

柳含玉移動的步子微微一頓,不想雲千夢竟突然關心起蘇青,心中滿是不解,可卻也知雲千夢做事向來穩妥,便也沒有多問,隻是點了點頭,便退出了房間!

“慕春,把貼子收好!”見內室再沒有其他人,雲千夢囑咐慕春收好辰王府的貼子,自己則是拿起桌上的冊子細細的看著!

慕春拿著那製作精美的貼子,眼中卻與柳含玉一樣存著擔憂,更是對雲千夢的決定有些不解,便低聲問道“辰王當初把小姐害得那麽慘,小姐何必答應赴約,顯得咱們怕了似的!”

雲千夢雙眼雖看著手中的冊子,耳朵卻是把慕春的嘟噥給聽進了心裏,有些好笑這丫頭竟比自己還要記仇,目光便離開冊子笑著開口“咱們若是不去,他們又說咱們膽小如鼠,連一個小小的宴會都不敢參加,屆時咱們又該如何解釋?何必在意別人的眼光,那樣活著豈不是太累了?況且,辰王與元德太妃始終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即便想對我不利,自然也不會挑自個的地方,更不會大張旗鼓的送來請帖讓眾人都知道!”

“小姐可是已經知道辰王府為何邀請咱們了?”慕春始終有些擔憂,尤其如今雲千夢身邊隻留自己這麽一個丫頭,若是那些個嬌蠻小姐動粗,那小姐豈不吃虧?

雲千夢卻隻是笑著搖了搖頭,就是因為不知道,才要去看看,否則別人算計到自己的頭上,自己卻還蒙在鼓裏,豈不是太失禮了?

有了吳國公府這個先例,接下來的兩天,各府的女眷紛紛上門親自祝賀,雲千夢心中煩不勝數,而老太太卻又樂意結交,因此雲千夢便把這樣無聊的見麵盡數的讓給了老太太,索性有雲玄之的人守在百順堂外,老太太也不會有什麽大的動作!

隻是,那些夫人小姐卻是有心與雲千夢拉近關係,可出來款待她們的始終是雲相府的老太太,讓她們心中稍有些失望!

有了玉乾帝的賜婚,一切的納采、問名、納吉、納征、請期便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情,楚王親自上門與雲玄之商妥了婚期,定於明年三月二十六這日成親!

兩個相府之間喜事連連,而海王府那邊則是愁雲慘淡,自從被玉乾帝欽點和親之後,海恬便足不出戶,整日把自己關在房中,就連海王妃也不願意見上一麵!

這讓愛女心切的海王妃不得不來到海王的書房,請海王想一想法子讓玉乾帝收回成命!

海沉溪看著海王妃聲淚俱下的模樣,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隨即開口“王妃何必如此,您讓父王前去回絕皇上的賜婚,豈不是想讓父王抗旨不尊,屆時別說保住妹妹,隻怕這海王府也會跟著陪葬!王妃可要想清楚,為了一個人而賠上一家子的性命,這筆買賣,劃算嗎?”

海王妃擦淚的手頓時僵住,不可置信的抬目看向海沉溪,雙目中有著難以置信的怒意,那兩團明晃晃的怒火恨不能燒毀麵前的海沉溪,可他的嘴角此刻居然還噙著一抹幸災樂禍的笑容,更是讓海王妃怒火中燒,隨即尖銳的出聲道“現在你已是皇上親封的郡王,有這重身份壓在肩上,我本以為你的言行舉止會有所收斂,可不想,在你父王的麵前,你居然還如此的狂妄!恬兒與你雖不適一母同胞,但也是你的親妹,你此刻不幫著想辦法也就罷了,竟還要落井下石!王爺,這就是您選出來的好郡王啊,連自己的妹妹即將遠嫁和親,他居然還笑的這般的開心!這樣的事情若是傳出去,外人會如何的詬病我們海王府?王爺的英明隻怕也會受損吧!”

說著,海王妃便上前一步,本想拉住海王的衣袖哭泣,卻不想海王卻是調轉了輪椅的方向,讓她那伸在半空中的手落空,好是尷尬的停在半空中,惹得海沉溪一陣低笑!

“什麽事情讓五弟如此開心?”這時,從外麵走進一名年輕男子,隻見他身穿一件月白居家長袍,那柔光水亮的緞麵上隱隱浮現著竹葉暗紋,加上他身形偏瘦,看上去竟與這身裝扮十分的貼切!

而與海沉溪那過分陰柔的麵貌不同,這男子有五分肖想海王、另五分則是與海王妃十分的想象,又見他氣度不凡、與海沉溪說話時亦是鏗鏘有力,便知這定是海王世子海越!

“沒什麽,隻是看到一隻跳梁小醜覺得可笑罷了!”不顧海王妃的怒瞪,海沉溪抿嘴一笑,雙目看著海越走進書房,淡淡的開口!

“溪兒!”這時,書房內響起海王沉穩中略帶責備的聲音!

三人同時看向海王,卻見他的目光隻是盯著海沉溪,眸子中雖有對他的責備,可隱藏在眼底深處的那抹寵愛卻讓海王妃死死的捏住絲帕,努力的控製著自己的情緒!

海沉溪聽出海王聲音中的責備,嘴角的笑意漸漸隱去一半,卻沒有因為方才對海王妃的言語衝撞而道歉,隻是靜立於書房一角不再開口!

海王見這個小兒子已是做出了讓步,也不再勉強他想海王妃道歉,便睜隻眼閉隻眼的轉移話題“越兒怎麽過來了?”

海越自小看慣了海王對海沉溪的偏寵,隻是沒想到自己的父王竟允許庶子藐視侮辱嫡母,這讓海越心口湧上一股怒火,麵上卻依舊溫和的笑著“回稟父王,兒臣得知小妹被皇上賜婚給北齊太子,便想看看有何可以幫忙的!”

“越兒,你在胡說什麽?你可知,那是的親妹妹啊,她若是嫁去了北齊,咱們一輩子都見不到麵了!”海王妃聽著自己親身兒子竟也這麽說,頓時暴跳如雷,一手指著海越便嚴厲的罵道!

“你鬧夠了嗎?”而海王清淺的一句話便讓海王妃瞬間閉上了嘴!

隻是海王妃心頭始終是不甘心,看著海王自自己踏進書房便沒有正眼瞧過她,海王妃心痛如麻,又想起方才他那滿含包容的看著海沉溪的模樣,海王妃心頭大怒,滿目陰冷的射向海沉溪,當她看到那張與秦側妃幾乎一模一樣的臉時,心中的恨意越發的強烈!

“母妃,您先回去休息吧!順便開導開導小妹,那齊靖元在北齊的地位極高,妹妹過去便是太子妃,將來便是皇後,這樣的尊榮,豈是人人都能得到的?若是為了這事讓皇上對咱們海王府心生不滿,這才是大大的失策!”海越走進海王妃,扶著她往外走去,直至把海王妃送至書院的門口!

“越兒,母妃不是不願意你妹妹榮華富貴,可到了北齊,恬兒便是舉目無親,就算坐著那太子妃的寶座,又能維持多久?況且兩國之前還在打仗,又有誰知那北齊太子不會把氣撒在你妹妹的身上?”海王妃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緊緊的拽著海越的手,訴說著自己內心的擔憂!

而海越卻是四下看了看,隨即湊近海王妃,在她耳邊低聲說著“母妃,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妹妹過去便是太子妃,將來便會是皇後,若是爭點氣生下了兒子,那北齊還不是掌控在我們的手中!屆時,海王府中還會有海沉溪的立足之地嗎?”

海王妃聞言,心頭大震,當年秦側妃便是海王妃心口的一根刺,好不容易拔掉了那根刺,卻沒有來得及對海沉溪下手,海王便下命海沉溪由他親自撫養,這些年,自己幾乎找不到任何的機會接近海沉溪,不知是海王發現了什麽,還是海沉溪太過狡猾,竟讓他平安的長大,如今不但成了海郡王,竟還手握重兵!

看著當年的稚子已是成長為最大的威脅,海王妃心中豈有不著急的?可近日自己卻因為與海恬即將骨肉分離而亂了心智,竟差點把這麽好的機會給生生的浪費了!

海越見海王妃的神情有些鬆動,便再接再厲道“母妃,恬兒才貌雙全,是少有的聰慧女子,相信她定會做的很好!”

說話間,海越的眼神中慢慢的射出一抹野心與殘忍!

“真是我的好大哥,為了自己的世子之位,竟連自己親妹的死活都不管了?”這時,海恬竟不知從何處走出來,滿麵冰霜的盯著海越,嘴角卻是噙著譏笑的走過來!

“恬兒!”海王妃看著女兒稍顯蒼白的麵色,有些擔心的走上前,本想扶住海恬,卻被她給一手拂開!

隻見海恬冷冷的看著麵前的母親與大哥,突然笑道“真真是女兒不如兒子,母妃再怎麽疼女兒,也不及兒子的地位來的重要!你們這般待我,還指望我會助你們一臂之力?”

海越聽著海恬的話,眉頭驟然一緊,隨即上前拉過海恬低聲怒道“恬兒,枉費你這般聰明剔透,居然連這點小伎倆都看不透?若不是為了雲千夢,那楚飛揚豈會突然請旨賜婚?你自個好好的想想,是想親者痛仇者快,還是抓住麵前的權力地位報複那些傷害過你的人!”

說完,海越一手丟開海恬的胳膊,衣袖猛地往後一甩,重新踏進書院!

而海王妃則是把目光從兒子的背影上收回,隨即走到海恬的身邊,心疼的拉過女兒,細細的安慰著“恬兒,你大哥言之有理!難道你想抗旨不尊,屆時連累了海王府,就再也無人能夠護得了你了!你自個回去好好的想一想吧!”

聽著海王妃的話,海恬便知自己的母親在兒子與女兒之間已是做出了選擇,心頭不由得冷笑,麵上卻已是恢複了以往的冷靜,隻是神色卻比以往越發的冷淡!

三日時間彈指一過,雲千夢用過早膳看了會子書,看著接近午時,便帶著慕春赴宴!

可剛踏出相府的大門,便見習凜領著六名侍衛走上前,看到雲千夢,幾人立即行禮“見過雲小姐!”

“習侍衛有何事?”看著麵前幾人精幹的模樣,雲千夢不由得想起楚飛揚之前的話來,便知這幾人以後定會隨自己出入相府!

“回小姐的話,這是相爺送給小姐的侍衛,專門保護小姐的安全,請小姐日後出門定要帶著他們!”習凜語氣平常的開口!

雲千夢則是細細的打量著麵前的六人,隻見他們十分的年輕,但身上卻散發出穩重冷靜的氣息,又瞧六人眼神平靜,但卻隱藏著點點精光,便知楚飛揚挑給自己的人均是好的,便笑著開口“代我謝過相爺!”

聽雲千夢如此開口,習凜便知她是收下了這六人,便再次向雲千夢行了一禮,這才騎上馬背離開了相府!

而那六人則是早已分工明確,兩人跳上馬車充當車夫,兩人則是騎馬護在馬車後麵,最後兩人則是騎馬帶路,這樣以來,雲千夢的馬車竟是被保護的滴水不漏!

看著他們六人利落幹脆的動作,雲千夢眼中不由得浮上讚賞,也不由得佩服楚飛揚訓人有方,隨即便與慕春坐進馬車內,便感到那馬車緩緩往前行走!

一路平安無事,當雲千夢踏出馬車時,竟聽到有人輕呼自己的名字!

“雲小姐!”目光往旁邊看去,隻見吳國公府的馬車也正巧停在了辰王府的門口,而那吳沁沁還不等馬車挺穩,便已是迫不及待的掀開車簾朝著雲千夢揮手!

雲千夢看著她的笑臉點頭致敬,回身吩咐那留名侍衛在門口等她,自己便微微上前幾步,等著那吳沁沁下馬車!

“沒想到咱們這麽有緣,竟連來參加宴會也是挑著同一個時間!”那吳國公府的馬車剛剛挺穩,便見吳沁沁在丫頭們的攙扶下快速的走下馬車來到雲千夢的身邊,隨即熱忱的挽住雲千夢的手臂笑道!

而雲千夢卻隻是抿嘴一笑,看著那走過來的吳夫人,隨即不著痕跡的自吳沁沁的手中chou出自己的手臂,朝著吳夫人款款福了福身“千夢見過夫人!”

“雲小姐客氣了!”那吳夫人體態圓潤,因此走路較為緩慢,隻是當她看到雲千夢向自己行禮時,卻是快速的出聲,聲音十分的柔和,讓人聽著便身心舒服!

“夢兒!”這時,後麵竟有傳來聲音!

雲千夢不用回頭便知是曲妃卿的聲音,而此次陪伴曲妃卿而來的卻是曲長卿,想必老太君對這辰王府還是有著戒備的!

嘴角染上一抹真心的笑容,雲千夢出聲道“沒想到竟如此的巧,竟在門口便遇到表哥表姐!”

曲妃卿笑著下了馬車,看到那吳夫人與吳小姐,雙方紛紛見禮,這才走進雲千夢低聲道“本想接你同來,可哥哥說不用了!”

說著,曲妃卿不由得瞥了曲長卿,目光中夾雜著淡淡的不滿!

而雲千夢心中卻知,楚飛揚給自己派來侍衛的事情,怕是曲長卿已經知曉,這才放心的沒有去相府接自己!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