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27

雲千夢見齊靈兒似有長談的架勢,一手便扶著桌沿撐著自己的身子,打起精神竟對著麵前說出這番話的齊靈兒“千夢默默無名,既沒有海恬郡主的才名遠播,更沒有公主的豔名遠傳,隻是一名養在深閨的女子,更沒有機會見到外男!公主如此說來,可是十皇子認錯了人?”

聞言,齊靈兒卻是淡淡一笑,瞳孔驟然縮緊,立即低聲道“有沒有認錯人,雲小姐揭下麵紗,不就真相大白了嗎?若是雲小姐沒有力氣,本宮倒是可以讓身邊的侍女幫忙!”

說著,齊靈兒身邊的侍女便上前一步,伸手便要摘去雲千夢的紗帽……

“你敢!”這時,曲妃卿想也不想的便出聲,隻見她猛地站起身忙要護在雲千夢的身前,卻感到一陣勁風撲麵而來,隨即一道墨綠的身影如鬼魅一般出現在齊靈兒的身邊,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瞬間捉住了那侍女的手臂,而那婢女卻如被人踹了一腳般,渾身毫無防備的朝著雲千夢雙膝跪了下來!

“這是西楚,何時輪到你一個小小的北齊侍女以下犯上,冒犯西楚的貴族了?”一道帶著明顯怒意的聲音響起,那侍女忍著腿彎處的劇痛站起身,隨即麵無表情的退回到齊靈兒的身後!

齊靈兒看著換裝回來的辰王,竟連向玉乾帝行禮的都顧不及便先來解救雲千夢,便笑道“王爺誤會了!本宮這是與雲小姐鬧著玩呢!我這婢女雖卑微,可北齊卻不小!”

顯然,江沐辰方才的話是惹怒了齊靈兒,那一句‘小小的北齊侍女’當真是一箭雙雕,既點名那侍女身份的低下,又諷刺北齊占地不似西楚寬廣,又怎能不讓齊靈兒動怒呢?

這邊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頓時便引起所有人的注意,隻見所有的目光均是聚集在雲千夢、辰王以及齊靈兒的身上!

見江沐辰麵滿冷厲的盯著自己的妹妹,齊靖寒立即怒道“辰王,男女授受不親,難道你就不知道避嫌嗎?”

這話說的臉不紅、心不跳的,卻讓雲千夢眼中冷芒大綻,當初是誰躲進自己的馬車內?又是誰躲在了自己的閨房之中?這齊靖寒當真是一個自己做便可以,別人做便不行的皇室子弟!

“還未了解情況,十皇子何必動怒?況且,辰王向來自潔,又豈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讓人難看的事情!”這時,許久不曾開口的楚飛揚,麵色冷淡道!

自從雲千夢踏進禦花園那一刻起,楚飛揚的目光便沒有離開過她的身影,即便她蒙著麵紗,他依舊能夠感受到雲千夢那雙靈活的雙眸,在別人看不到的角落散發著睿智的光芒!

可是,沒想到這齊靈兒竟如此的大膽,居然趁著所有人認為她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對雲千夢怎樣時,想掀開她的麵紗!

看著空空如也的右手,楚飛揚雙眸中閃過殺意,冷眸頓時射向齊靈兒的後背,引得齊靈兒心中不由得升上一抹寒意!

“十皇子如此的惱羞成怒,難道方才的所作所為皆是十皇子授意的?沒想到十皇子的疑心竟如此之重,這樣如何讓西楚相信您的誠意?若是破壞了大家此番的和談,十皇子可負得起這個責任?”雲千夢麵上一片清冷,聲音不似方才的虛弱,帶著某種堅強與冰冷,直直的砸向齊靖寒!

“你你…雲千夢…你……”齊靖寒想不到雲千夢三言兩語又把問題繞到自己的身上,一時氣結,滿麵漲的通紅卻又無話可說!

而那些北齊使者團中的大臣見自家的皇子被一個小女子氣的說不出話來,便紛紛瞪向雲千夢,眼中滿是藐視的嚷道“雲千夢,你不過是依附這自己父親的地位才被人稱一聲小姐!可這小姐與公主皇子相比,可就是太微不足道了!”

“哼!微不足道嗎?”這時,楚飛揚似是輕描淡寫的重複著這四個字,那銳利的目光頓時掃向那群北齊的大臣,隨即轉向雲千夢,似是下了某種決心般站起身,大步走向場中央!

雲千夢突然被楚飛揚看了一眼,那一眼中所包含的含義一時竟讓她心亂如麻了起來,還未相處對策,便見楚飛揚已是單膝跪在了玉乾帝的麵前,朗聲道“皇上,微臣請旨賜婚!”

此言一出,禦花園內一片嘩然,誰也沒有想到,向來不受拘束的楚飛揚竟會在這樣一個公眾的場合請旨賜婚,眾人心中一陣揣測,不明白楚飛揚是受了何種的刺激,竟自己主動提起婚事!

而小姐們這邊則早已是摩拳擦掌,一個個伸長了脖子,想讓楚飛揚能夠點名自己!

海恬的目光更是死死的盯著楚飛揚,此時她麵色微白,手心已是直冒冷汗,希望聽到楚飛揚念出自己的名字,可又怕聽到的是自己意外的名字,一時間心情難以言表,隻覺一隻手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讓她無法呼吸!

江沐辰的麵色就更加不好,本就冷然的表情,在聽到楚飛揚的話後更加的陰冷,雙目滿是陰霾的盯著跪在場中央的男子,眼中的嫉妒恨不能燒毀楚飛揚,讓他煙消雲散!

玉乾帝任由下麵的人鬧著,卻在聽到楚飛揚的請旨後笑了起來,出聲問道“你一向閑雲野鶴慣了,怎就今日想要朕賜婚了?可是想清楚了?朕的旨意一下,可絕對不會再收回的!”

說話的同時,玉乾帝似有若無的淡掃辰王一眼,見他此時麵色竟微微泛白,便特意加了那最後一句話!

“微臣想的十分的透澈,絕不後悔!”楚飛揚擲地有聲的聲音頓時響徹在整座禦花園的上空,讓人深覺這樣一個久經沙場的男子一旦做出了保證,那期限便定是一輩子!

那些千金小姐聽著這番鏗鏘有力的保證,一個個眼中盡是感動,仿若楚飛揚是對著她們而言,而相對的,這邊的氣氛便更加的凝重,眾小姐之間方才的團結瞬間被打碎,每個人都豎起了身上那隱形的尖刺,等著與敵人一番廝殺!

而齊靖元的雙目卻是猛然眯起,眼中的算計與精光頓時浮上眼瞳,隻是看向楚飛揚的眸光中卻帶著少有的殺意!

一旁的齊靖暄卻是勾唇一笑,不似方才的陰沉,此刻倒是顯得有些輕鬆,在眾人屏息的時候,他竟還有心思品酒賞月!

“既如此,你想娶哪位千金?”玉乾帝把所有人的神色收於眼底,可他自己卻始終保持著微笑的表情,對待楚飛揚尤其的禮遇!

“請皇上賜婚微臣與雲相千金雲千夢!”楚飛揚毫不遲疑的回答,讓眾人臉色巨變,頓時同時看向依舊蒙著麵紗的雲千夢!

眾大臣中有些已是對著楚飛揚搖頭,何必如此的想不開,竟要娶這麽一個病秧子,更何況這雲千夢還被辰王退過婚!

以楚王府的權勢以及楚飛揚自己的權利,要什麽樣的女子沒有,做什麽非要娶一個別人不要後還尋死覓活的女子?

居然還在這北齊皇室的麵前請求玉乾帝賜婚,難道今天不知這雲小姐病了,就連楚相亦被傳染了?

而雲千夢聽到自己被點名,心髒莫名的狂跳了一下,撐著桌沿的手猛然抓緊,雙目睜大,隔著輕紗看向場中央楚飛揚那認真的表情,心口有一股連她自己也說不清的情緒在蔓延著!

而容雲鶴的眼中則是含著淡淡的喜悅,看著楚飛揚如此堅決的神情,他心中既是開心卻又含著心痛,可不管如何,楚飛揚的實力毋容置疑,也是給她最大的保護!

此時的海恬已是麵無人色,慘白的麵色襯上她那巴掌大的小臉,看上去越發的楚楚動人,可即便是這樣的傾城之貌,卻也沒有引起楚飛揚半分的注意,不知不覺中,手中的娟帕已是被揉變了形,極深的恨意從海恬的體內散發出來,讓人望而生畏!

而這時,重新回到禦花園,端坐在太後身邊的元德太妃心中,卻是鬆了一口氣,隻不過,與其同時,她的心中又不免擔憂道,雲千夢若真是嫁給了楚飛揚,怕是太後一黨如虎添翼!

而自己方才對海王妃母女的刺探,得到的卻是對方模棱兩可的答複,再看此時坐在場中央的北齊太子等人,元德太妃立即向辰王使著眼色,希望他能夠先下手為強!

可此時江沐辰的目光卻是死死的盯著雲千夢,垂在身側兩旁的手早已是握成了拳,那一個個泛白的關節抑製著他快要控製不住的怒火,半餉才用隻有兩人聽到的聲音對雲千夢開口“雲小姐真是讓人大吃一驚!”

隻是雲千夢此時的注意力全在楚飛揚的身上,對於辰王這種譏諷的話,便當作沒有聽到,更是惹得辰王怒火中燒,噴火的眸子頃刻間轉向楚飛揚,見他一身冷靜的請求賜婚,更覺這是在當麵打自己的臉!

“哦?楚相竟是看中了雲相家的千金!”玉乾帝卻沒有立即應下楚飛揚的請求,而是語氣淡淡的說了這麽一句!

“楚相,這可是終生大事,可不能馬虎行事!是不是應該知會楚王爺一聲?”太後也跟著玉乾帝開口,看似是關心楚飛揚,可她的話卻是引得老太君等人微微蹙眉!

“什麽好事要知會我老頭子啊!”卻不想,太後的話剛落地,禦花園外便傳來楚王的聲音!

眾人聞聲立即起身,待看到楚南山在太監的引領下踏進禦花園時紛紛行禮“見過楚王!”

“免了免了!”楚王大步流星走進來,見著玉乾帝與太後微微行禮,便笑道“本王倒是希望聽到大家對本王的賀詞!皇上,你也知道我那楚王府太冷清了,飛揚這孩子好不容易想通,還請皇上賜婚!”

說這句話時,楚南山並未看太後一眼,那雙炯炯有神的虎目則是緊緊的盯著玉乾帝,在等著他的答複!

“楚王,這事可是兩廂情願的事情!朕隨刻下旨賜婚,可也得詢問雲相及雲小姐的意見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全了,楚相與雲小姐才會幸福吧!”玉乾帝把賜婚的事情推的一幹二淨,隨即看向一旁的雲玄之“雲相,你覺得此事如何?”

雲玄之見自己被點名,立即起身走到楚飛揚的身邊,朗聲道“臣一切謹聽皇上的旨意!”

雲玄之之所以在方才沒有出聲,便是在觀察眾人的神色,剛才聽見太後的話,他便心知太後怕是不願意把雲千夢賜婚給楚飛揚,而玉乾帝百般的推脫,怕是心中所想與太後如出一轍,因此,在不得罪雙方的前提下,雲玄之把這個決定權交還給了玉乾帝!

隻是,雲玄之心中卻是十分的清楚,楚飛揚與楚王是不會做有把握的事情,既然提出了此事,那夢兒怕是遲早都是楚王府的人!

即便到了那時,自己也沒有得罪太後皇上,倒也不用戰戰兢兢!

雲千夢看著雲玄之老奸巨猾的模樣,心頭冷笑,既想讓自己嫁入楚王府,卻又不想得罪任何一方,這雲玄之的算盤打的實在是太好了,隻是,怕玉乾帝不會如此輕易的讓他逃脫!

“雲相這是說的什麽話?法理之外不外乎人情!雲小姐是你的女兒,這婚事自然是你做主!”果真,玉乾帝依舊不肯接手,倒是寬宏大量的讓雲玄之自己看著辦!

“皇上,臣認為不妥!”這時,辰王卻是大步走到楚飛揚的身邊,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郎朗開口“楚相今日請求賜婚,隻不過是想替雲小姐解圍!倘若日後相安無事,隻怕楚相心中便會追悔莫及吧!”

不顧元德太妃已經鐵青的麵色以及憤怒的雙目,辰王說出自己的理由!

而楚飛揚聞言卻是勾唇一笑,豐神俊朗的神采讓場中的男子紛紛成了陪襯,眼中流轉的光芒讓人沉醉,卻是笑著反駁辰王“本相既然提出此事,便定是深思熟慮過的,亦是心甘情願的!王爺莫把自己的經曆強加在旁人的身上!”

一句話,讓江沐辰住了口,隨即楚飛揚有看向雲玄之笑道“雲相乃是雲小姐的生身父親,難道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幸福嗎?”

被楚飛揚那笑中含著冷意的眸子一看,雲玄之隻覺自己後背竟生氣一股寒氣,四周投射過來的那略帶責備的目光,讓雲玄之隻能硬著頭皮回道“皇上,臣同意!”

眾人聞言,失望的失望,嫉恨的嫉恨,玉乾帝嘴邊的笑意微微收斂了幾分,而太後眼中的寒意卻是多了幾分!

“既如此,雲小姐上前聽旨!”沒想到雲玄之這麽快便同意了此事,玉乾帝一言九鼎,自然是不能說話不算數,隻能讓雲千夢上前聽旨!

而楚飛揚此時卻是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向帶著病氣的雲千夢,在眾人的注視下走到雲千夢的麵前,眼中的寒意早已散去,平淡的讓人看不出一絲一毫的情緒!

雲千夢抬頭,見他神色平常,自己的心卻是從高空落到深淵,隔著輕紗低聲問道“相爺可想清楚了?到時若覺得麻煩,可沒有退路了!”

聞言,楚飛揚卻是好心情的彎眉一笑,如春風一般的笑意劃過眼底,讓人隻覺真心不假,隻是接下來卻是說了句讓雲千夢氣結的話“我不正是在解決麻煩嗎?除非,你想和親!”

昨日與北齊太子等人的密談,早已是商妥到和親一事,否則玉乾帝也不會提前做好準備,讓三品官員以上的女眷參加今日這樣重要的宮宴!

隻是昨日參加密談的均是朝中幾位極其有分量的大臣,其他的官員,自然是不知道這其中的事情的!

而曲妃卿卻是輕推了推雲千夢,在她耳邊輕聲道“去吧!”

看得出,楚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