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25

揚沉著冷靜的目光在半空中相撞,似有火花濺出,兩人的嘴邊卻又同時噙著一抹似笑非笑的冷笑,讓然琢磨不透其中的寒意!

“西楚民風向來拘謹,大家閨秀鮮少在人麵前賣弄才藝,而今雲小姐又是有病之體,怕是不能如了十皇子的願!”眾人卻不想,在楚飛揚與齊靖元較量的時候,辰王竟是破天荒的開了口!

一時場麵內安靜了下來,就連方才的鍾鼓之樂也漸漸停止了下來,元德太妃氣的雙手指關節泛白,恨不能立即把辰王叫到麵前好好的訓斥一番!

而楚飛揚則是淺笑著看向辰王,聲音如和煦的春風般拂過大地“這倒是本相與王爺第一次達成共識!”

而辰王卻沒有多加理會楚飛揚,隻是一個勁的盯著麵前的齊靖元,繼續開口“況且,讓雲小姐以病容見客,這也是對貴賓的不禮貌!太子是北齊的國本,這些最基本的禮儀規矩,相信不用本王一一道來吧!”

“這麽說來,王爺和楚相是不肯賣本宮這個麵子了?想不到二位為了雲小姐竟挺身而出,這份情誼真是讓人欽羨!”齊靖元竟是大方一笑,隨即拋出這麽一番話,頓時引得對麵那群千金小姐一陣緊張!

畢竟,方才海恬落難時,出了海王,可不見任何人替她說話!

可輪到雲千夢了,這楚相與辰王卻是上杆子的替她推脫,惹得眾家千金心中紛紛嫉恨不已,明明都是千金小姐,憑什麽雲千夢就這麽的好命,得到這兩人的青睞!

而元德太妃則是全然的冷著一張臉,現在連辰王也不想看到!

今日之事,對於元德太妃而言簡直就是奇恥大辱,那雲千夢本就是被辰王退婚的女子!

卻當初辰王退婚時態度那般的堅決,更是不曾正眼看雲千夢一眼!

這才短短半年的時間,那個狐媚子竟是勾引得她的辰王為了她不惜得罪北齊皇室以及海王府,這對他們而言,他可知這是多麽大的損失?

“碧兒,去給王爺端一杯醒酒茶,王爺似乎醉了!”場中一片寂靜,元德太妃的聲音卻是緩緩響起,隻見她身邊的一個宮女,立即端起一杯熱茶,蓮步款款的走向辰王,隨即恭敬的捧到辰王的麵前“王爺,請用茶!”

“不用!”江沐辰豈會不知自己母妃的意思,隻是此刻心情正不爽,便大手一揮,不想那茶水竟是潑了他一身,惹得江沐辰麵色更加的難看!

‘撲通’一聲,那碧兒立即跪倒在辰王的麵前,磕頭求饒道“王爺饒命、王爺饒命!”

“你這丫頭,平日裏看著挺機靈的,今日怎就如此的粗心?還不快帶王爺下去換衣服!”不等辰王開口,元德太妃立即站起身,疾言厲色的訓斥道!

隨即便站起身,朝皇帝太後福了福身,滿是歉意道“本宮先帶辰王去宮中換衣,還請皇上太後見諒!”

“去吧,莫要著了風寒!”元德太妃早已起身告辭,太後又豈能強行讓她留下,況且太後對不待見辰王,但今日一切事宜均要以大局為重,這點主次之分,太後心中還是有數的,便開口讓元德太妃與辰王先行離開!

江沐辰看著自己衣擺上的茶漬,眼中閃過不悅,卻也隻能先行離開!

而他的離開,卻是引得好幾位千金的失望,本還想趁此機會好好的引起辰王的注意,可現下人都已經走遠,讓她們心頭好一陣的失落,心中卻是愈發的希望雲千夢能夠拖著病體出來,讓她丟臉於人前!

“既然太子與十皇子盛情,雲相,便命人請雲小姐進宮吧!”玉乾帝此時開口,隻是稍稍停頓了下,他又對身邊的公公交代“用那輛用紫檀木做成的馬車去接雲小姐,途中不可讓雲小姐再受了風寒!”

“奴才遵命!”那公公立即轉身離去,讓旁人連阻攔的機會都沒有!

隻是坐在一旁的穀老太君卻是給了曲長卿一個眼色,隻見坐在群臣後麵的曲長卿,趁著月色忽然黯淡下來的瞬間,悄聲離開了自己的座位!

“皇上,臣妾倒是十分好奇靈兒公主!”這時,今日剛剛成為貴妃的容蓉卻突然開口!

隻見她明目皓齒,燦然一笑下是讓日月黯淡無光的明亮,一時間竟讓向來不太重視女色的玉乾帝心神一個恍惚,雙目緊緊的跟著容貴妃的一顰一笑而轉動!

禦花園內的眾人也不曾想到這自進宮以來便以清冷著稱的容貴妃,在笑起時竟是如此的光彩奪目,讓人一時間移不開眸光!

皇後看著坐在自己身側的夫君如此癡迷的盯著容貴妃,心中雖有酸意,卻也隻能強笑著開口“歌舞怎麽停了?”

那司禮太監聞言,立即吩咐樂師們奏響手中的樂器……

而此時的齊靖元卻是收起了身上的戾氣,目光淡掃那有傾城之貌的容貴妃,手中的酒杯舉向玉乾帝,與他相互對飲!

這時,禦花園的拱門口出現一抹淡紫的身影,眾人的目光隨即被她那美妙多姿的身影給吸引住,雖然此時美人以麵紗掩麵,可從那光潔白皙的額頭看來,此女定不是池中物!

且看她走路時的蓮步,帶著宮中最為嚴謹的步伐,又夾帶著少女少有的婀娜,讓人真是打從心眼裏的賞心悅目!

那淡紫色的衣裙上,用金線繡著代表富貴的牡丹,在銀色紗衣的擺動下,若隱若現,尤其的好看!

“北齊國公主,齊靈兒見過西楚皇帝、皇後、太後!”一陣悅耳動聽的聲音傳來,伴隨著清風輸送到眾人的耳畔,豈是一個舒暢所能形容?

再見那立於場地中央的靈兒公主正以半蹲的姿勢朝玉乾帝等人行禮,那低垂的眼眸泛著盈盈水波一般的柔媚,那長而翹的睫毛更如蝶翼一般讓人想要采掬,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紛紛停駐在這位還未顯露真貌,卻已是吸引住所有人注意的靈兒公主身上!

看著所有人的反應,齊靖寒冷笑道“看樣子,西楚真是沒有見識過真正的美人!”

可他的話剛出口,便收到齊靖元一記警告的目光,嚇得齊靖寒立即閉上了嘴巴!

而一旁的齊靖暄卻是陰笑的掃了他們一眼,目光狀似無意的看了下玉乾帝的方向,隨即又把視線放在齊靈兒的身上!

“靈兒公主請起!”玉乾帝畢竟是皇帝,什麽樣的美女沒有見過,即便這齊靈兒掩麵時便已是讓人深覺不俗,但卻沒有引起他太多的情緒,隻是淡笑著讓她起身!

“謝皇上!”齊靈兒得到應允,款款站直了身子,這才緩緩的抬起雙眸,隻見那雙目中如蕩漾了一波清泉,泛著讓人心馳蕩漾的漣漪,在月光下顯得清澈見底,真真是一雙少有的美目!

而此時齊靖元卻是朝著跟在自己身邊的內官點了下頭,隻見那內官立即往外走去,方才的輕緩之樂頓時轉為鏗鏘有力的鼎鼎之聲,而齊靈兒的身姿瞬間由一開始的柔弱轉化為剛柔並濟!

場中如多了一隻淡紫色的蝴蝶,在禦花園中翩翩起舞,每一個動作均是完美的完成,而那偶爾滑下的衣袖下,藏著的竟是一截讓人心曠神怡的藕臂,雪白無暇的肌膚泛著晶瑩剔透之光,在月光之下更顯美麗!

臉上的麵紗隨著跳躍的動作而微微掀起,時而露出那完美無瑕的側麵,白中透著粉色的臉頰不但顯示出少女特有的青春活力,更是說明這靈兒公主保養得宜,雖還未讓人看到她的真麵目,眾人腦中卻已是拚湊出她可能擁有的絕世美貌!

一曲結束,齊靈兒緩緩收回外放的姿勢,恢複了方才的靜雅!

隻是,讓人稱奇的時,這齊靈兒足足跳了有半柱香的時間,可此時她卻是氣緒平穩,絲毫不見喘氣,可見對於舞蹈,是齊靈兒最為拿手的!

“靈兒獻醜了!”齊靈兒再次朝著玉乾帝福了福身,聲音中透著謙虛,絲毫不見一國公主的嬌縱!

“辛苦公主了!難怪十皇子看不上方才的舞娘,公主的舞姿的確勝過她們百倍!”玉乾帝依舊是一張笑臉,眼中亦是盛滿了和氣的笑意,讓人揣測不透他在看到齊靈兒優美舞姿後的想法!

隻不過,拿一國的公主與宮中的舞娘相提並論,看樣子玉乾帝亦有壓北齊一頭的想法!

“多謝皇上誇讚!”隻是,這齊靈兒卻是一副溫順的模樣,絲毫沒有為玉乾帝的譏諷而惱怒,就如方才走進禦花園的姿態,始終保持著淡淡的情緒!

“靈兒,摘下麵紗!你如此麵見西楚皇帝,實屬不敬!”齊靖元卻在此刻開口!

既然玉乾帝要壓北齊一頭,那北齊自然不能示弱!

“是!”隻見齊靈兒十分乖巧的應了聲,隨即伸手摘下麵上的輕紗,一張如同天山雪蓮般的容顏,頓時出現在眾人的麵前!

海恬看著麵前美麗絕倫的齊靈兒,頓時緊張的看向楚飛揚,卻見他神色散漫的依舊盯著麵前的酒杯,一時間稍稍放下了提著的心!

而那些心係辰王的千金,則是不由得慶幸元德太妃方才帶走了辰王,否則這樣一個絕世美人兒站在辰王的麵前,怕是冰冷如辰王也會心動的吧!

“好好好!果真是北齊第一美女,靈兒公主當真是受之無愧!”玉乾帝也是沒有想到齊靈兒竟是擁有一身高貴聖潔的氣質,頓時出口誇讚道!

倒是齊靈兒似乎對於這類恭敬的話聽的太過了,隻是微微福了福身,便走向北齊的使者團,緊挨著齊靖元而坐!

“海恬郡主,還請撫琴一曲!”齊靈兒表演結束,齊靖寒便迫不及待的開口,眼中閃爍著看海恬笑話的目光!

而禦花園的場中央,早已是準備好了一把上好的古琴,海恬無法,隻能站起身走向古琴,朝著眾人福了福身坐下身,纖細的手指輕試了幾個音,這才展開五指,神色平靜的彈出一曲《古琴吟》!

雖不是自己常用的古琴,可海恬基礎極好,一曲《古琴吟》讓眾人一時忘記了方才齊靈兒絕美的舞姿,雙目微微半眯,享受著耳旁的琴音!

“音音音,爾負心,爾負心,真負心!辜負我,到如今!記得當年,低低唱,淺淺斟,一曲值千金!如今拋我古牆陰!秋風荒草白雲深,斷橋流水無故人!淒淒切切;冷冷清清,淒淒切切,冷冷清清!”卻不想,那齊靖暄竟附和著琴音緩緩念出這段詞句來,把海恬的用心昭然的揭露在了眾人的麵前!

惹得海恬麵色驟然慘白了下來,勉勉強強才手了最後一個音,略顯狼狽的站起身,朝著眾人行了一禮,強作鎮定道“臣女獻醜了!”

“本皇子倒是覺得郡主這一手琴彈得極好!”而那齊靖暄卻仿若不知道自己已是讓海恬難堪,竟是笑著開口!

隻是,這一回玉乾帝麵上的笑容卻是淡了幾分,隻是礙於齊靖元等人在場,隻能開口“郡主果真是古琴高手!隻是曲子選得有些偏妥罷了,沒有應時應景!”

見玉乾帝給海恬麵子,海王立即笑著解釋道“皇上,微臣早已說明,這些隻不過小女兒家的消遣,大場合可是拿不出手的!”

海王一味的強調海恬隻是一個小女兒家,似乎一切的過錯都是因為她養在深閨所致,卻從未提及海恬選曲的失誤,亦或者,海恬想借由這首曲子向某人傳達某種情誼!

玉乾帝自是不會在這時追究這些問題,隻是與海王相視一笑,便讓海恬回位落座!

而這時,曲長卿則是快速的出了皇宮,牽過自己的馬飛奔向輔國公府,從裏麵拎出正在看醫術的小聶大夫,又馬不停蹄的往相府趕去!

“小姐,表少爺來了!”雲千夢正在用晚上,便見慕春急衝衝的進來稟報!

“那就帶表哥去花廳吧!”雖說曲長卿是雲千夢的表哥,可男女始終有別,雲千夢便沒有冒然的把人請進內室!

慕春聞言立即轉身離去,而雲千夢卻是放下了碗筷,心中頓時有絲不好的預感,隨即便也起身,往花廳走去!

“表哥、小聶大夫!”剛走進花廳的門口,便見曲長卿拉著氣喘籲籲的小聶大夫也趕到了門口!

“如何能讓她立即生病!”曲長卿本就對雲千夢突染風寒一事感到疑惑,雲千夢向來謹慎,又豈會如此的不小心!

現下看到她麵色紅潤、神色精神,便知這丫頭是為了躲開宮宴故意如此這麽說的!

“出了何事?”居然還要讓她立即生病,能不能不要啊!

“皇上召你進宮彈琴,這會子馬車已在半路上了!”而曲長卿卻隻能如此說道!

那小聶大夫看著雲千夢健康的臉色,微搖了搖頭,隨即把自己的隨身藥箱放在圓桌上,打開口從裏麵拿出一隻墨綠的瓷瓶,從裏麵倒出一顆藥丸遞給雲千夢,解釋道“這是能使人身體發燙的藥丸!吃過之後,十二個時辰之內都能讓人覺得渾身發燙!”

雲千夢接過那一顆猶如紅豆一般大小的藥丸,狐疑的看了小聶大夫一眼,卻沒有立即放進口中,反倒是問道“十二個時辰之後呢?對身體是否有損害!除了這種藥,就沒有其他的嗎?”說完,那雙大眼竟滿是狡猾的緊盯著小聶大夫的藥箱!

那小聶大夫見雲千夢似乎是在打自己藥箱的主意,立即雙手捂住藥箱,開口道“小姐麵色太好,唯有發燙能夠掩蓋!放心,這藥不會損傷身體的!”說著,便用力的合上了自己的藥箱,他總覺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