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23

!姐姐又何必害羞,古來便是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是亙古不變的理兒,雪兒還為姐姐高興呢!”

蘇淺月一聽,臉上的紅霞越發的嬌豔欲滴,伸手作勢便要輕打雲若雪,卻被她嬌笑著躲開了!

隻是,此時立於一旁的曲景清卻是聽到了雲若雪的話,隻見她麵色十分的不善,雙眼看著蘇淺月那滿不要臉的樣子,便冷冷的開口“蘇小姐不會真把自己當作辰王妃了吧!就你這樣連自己的貼身奴婢都管不好,還如何管諾大的辰王府?況且,上次的事情,誰知道那是你的奴婢做的?還是說,那丫頭隻是個替死鬼,替人頂包而已!”

曲景清的聲音雖不大,但周圍的小姐們卻是聽的清清楚楚,隻見她們紛紛抿嘴而笑,怕是都已是想起穀老太君壽宴那日發生的事情,而這曲景清卻是把她們埋藏在心中許久的疑問給盡數的說了出來,此刻眾人均在等著蘇淺月的回答!

“怎麽?曲小姐亦是看中了辰王?據我所知,曲大人是輔國公府的庶子,卻不知曲小姐是想進辰王府作侍妾呢還是通房丫頭?”蘇淺月亦不是好惹的,三言兩語便戳中了曲景清心中的傷疤!

而旁邊那些小姐則是隔岸觀火,樂的見這兩人狗咬狗,別說無人上前阻攔,還有幸災樂禍挑撥離間的!

“二位小姐也不用爭了!今日在宮門口發生的事情,二位都忘記了嗎?元德太妃怕是看中海恬郡主了!以她的容貌身家,咱們可是沒得比的!”一名小姐淡淡的開口,說完便吃吃的笑了!

兩人聞言,目光同時轉向立於前麵的海恬,隻見那抹纖細高挑的身影莫說是男子,便是女子見了也會失神,加上海王府在西楚的地位以及元德太妃對海恬的態度,若她真嫁入辰王府,定是正妃!屆時,那辰王府哪裏還有她們的立足之地?

一時的失神間,宮中的嬤嬤們則是提醒各位小姐夫人上早已準備好的馬車,載著眾人往皇宮而去!

“老姐姐,今日怎麽不見夢兒?”自從上次的事情之後,陳老太君亦是好久不曾見到雲千夢,今日又忙著給自己的孫女梳頭,現在得空了,精睿的雙目掃了場內一圈,卻不見雲千夢的身影,頓時有些好奇道!

“唉,那丫頭昨兒個夜裏著了風寒,今日便沒有出來!”說著,穀老太君的臉上少不得有些心疼那沒有娘的孩子!

“母親,待宴會結束,兒媳會去看望夢兒的,您不用太過擔憂!”季舒雨看了眼始終低著頭有些悶悶不樂的曲妃卿,這才開口說道!

穀老太君則也是注意到了孫女的異樣,心中暗暗留了神,便對季舒雨點了下頭,與身邊的各位誥命老夫人告了聲罪,先帶著季舒雨等人上了專門設置給侯府的馬車!

而一旁聽到穀老太君所言的辰王,眼中微微閃過一絲不明了的表情,隨即便邁開步子往外走去!

“王爺去哪?”這時,楚飛揚卻是跟著辰王一同走出祭台!

辰王微頓足,眼中冷漠的盯著楚飛揚,見對方竟是滿麵的溫和笑意,心中越發的冷然,便寒聲道“楚相何時管起本王的事情來了?難道楚相想去做辰王府的管家?”

聞言,楚飛揚笑的越發的真誠,語氣卻是越發的淩厲“王爺是想搬家嗎?能讓本相做管家,辰王府是不是小了點?”

領路的太監聽著兩人著滿是玄機的對話,後背早已是濕透,不知怎的,不管是一身寒氣的辰王,還是滿麵笑容的楚相,知曉往他們其中一人的身邊一站,便讓他有拔腿便跑的衝動,而兩人就這麽站著閑聊已是讓他惶恐不安,若在這祭祀的地方打鬥起來,他的命今兒個也算是交代在這裏,可以去伺候地底下的皇族了!

辰王此時已是滿麵冰霜,如千年未化的冰雪一般寒冷,而楚飛揚卻是笑的越發的燦爛奪目,深邃的黑眸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出點點碎碎的星光!

兩人一冷一暖就這麽站著,頓時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而此時辰王卻是冷哼一聲,隨即甩開袖擺,大步往外走去!

“相爺真是好口才!”這時,海沉溪來到楚飛揚的身邊,麵目含笑的開口!

而楚飛揚卻是無辜的看向海沉溪,反問道“本相什麽都沒有說啊!”

海沉溪見楚飛揚開始裝蒜,便也不拆穿,反而是低聲開口“本郡王此次與北齊使者團一同進京,途中免不了會有見麵的機會!楚相可知,他們對誰最有興趣?”

“本相倒是覺得,海恬郡主最近十分的受歡迎!”說完這一句,楚飛揚便也離開了現場!

海沉溪看著楚飛揚毫不遲疑往前走去的身影,目光緩緩收回,繼而轉向另一邊的海恬,見她此刻雙目仍舊緊跟著楚飛揚的背影,嘴角泛起一抹似有若無的笑意!

眾人回到宮中已是過了午膳的時間,又想著晚上的宮宴上要保持好體型,眾位夫人小姐便都沒有動筷,紛紛隻是吃了幾塊糕點果腹,便歪早已備好的寢殿內閉目養神,為晚上的宴會養精蓄銳!

而此時,雲千夢則是心情大好的用了一碗米飯,麵前的菜式亦是少有的都嚐了個遍,最後慕春為她盛了一小碗的菊花湯喝下,這才撤了午膳!

“小姐,您今日胃口真是大好了!”慕春遞過濕帕子讓雲千夢擦拭雙手,眼中含著笑意道!

而雲千夢卻是但笑不語,能夠避開那樣隱藏紛爭的宴會,心情自然是好的!

隨即拿過那本昨日看了一半的書,又靜心的閱讀起來!

而皇宮內,眾夫人小姐緊緊是休息了一個時辰的時間,便又被帶往設宴的禦花園!

此時剛過未時,天邊一片紅如霜葉的霞雲,加上禦花園的美景,一時讓眾人看呆了眼,直到宮女們輕聲的提醒,才方覺自己的失態,紛紛按照引領的依次落座!

這一次,眾人並未有過多的交流,似是憋足了一股勁般,紛紛隻是靜靜的喝著手中的茶水,等著後宮主人們的到來!

申時三刻,玉乾帝攜著後宮眾人款步而來,已經落座的大臣及女眷紛紛起身行禮,均被玉乾帝含笑著賜了坐!

皇後自然是與皇帝同坐,太後則是坐在皇帝的右邊,而今日剛剛得以冊封貴妃的容蓉,則是落座在皇後的左邊,一身正裝打扮,讓此時的容貴妃看上去十分的華麗富貴,又因為她麵色寡淡,又添了幾分的威嚴!

直到此時,眾人才真正看清這容貴妃的樣貌,隻覺這容家真是會藏,這麽個絕世美人,這麽些年來,竟從未讓她拋頭露麵過,讓外人隻知容家有個大小姐,卻不曾想竟是如此的傾國傾城,竟連向來自負美貌的海恬見了,也不由得覺得這容貴妃實在是太過耀眼!

隻不過,海恬心中卻是不由得慶幸,幸而這容家小姐是早已內定的貴妃人選,否則她的存在,對自己而言則是一個大大的威脅!

而今日,就連向來深居簡出的容賢太妃亦是領著容雲鶴坐在了禦花園內!

隻是兩人神色卻是相同的冰冷,似乎反生過不愉快的事情!

眾人剛剛落座,便見皇帝身邊的總管太監進來稟報“皇上,海王爺來了!”

眾人眼中一片詫異,不知這從不出門的海王怎就在這時來了?

玉乾帝心中雖訝異,麵上卻是端著少有的笑意,朗聲道“還不快請海王進來!”

那公公應聲而去,不消一會,眾人便聽見一陣車輪碾過鵝卵石路的聲響,隻見海王坐在輪椅上,被小太監給推了進來!

所有人心中均知海王受傷嚴重,那次宴會結束後,也早已聽小姐公子們提起過此時,可今日真正看到,眾人心中卻是感觸良多,隻覺造化弄人,當年叱吒風雲的海王,今日竟也隻是落得坐輪椅的下場!

“微臣參見皇上、太後!”與外傳的不同,海王顯得彬彬有禮,並非是那種五大三粗、隻會玩刀弄槍的粗人!

玉乾帝見狀,立即體恤道“王爺身子不好,今日怎就過來了?快來人,把王爺推到朕的下首,今日朕可是要與王爺一醉方休!”

海王頓時麵露感激,連連點頭,聲音中竟透著一絲滄桑“這是微臣的福氣!微臣聽聞北齊太子前來,便也想漸漸這位擅長兵法的太子!”

說著,海王目光微微掃向對麵,見一品官員的家眷中竟不見雲千夢,便又笑著問太後“太後,怎不見雲小姐?”

穀老太君雲玄之等人聽海王無緣無故竟提起雲千夢,心中納悶之時卻也覺得蹊蹺!

而太後則是笑著回道“夢兒偶感風寒,今日便沒有出門!王爺怎麽突然提起夢兒了?”

海王卻是儒雅一笑,目光不由得飄向天邊,緩緩道“上次海王府設宴,雲小姐的琵琶與古琴,當真是彈得出神入化,引得微臣不由得響起了往日的點點滴滴!今日本以為雲小姐在場,還想著一飽耳福,卻不想雲小姐竟是身子不適,可惜可惜了!”

海王一番讚每,讓人覺得真誠而不作假,更是引起眾人對雲千夢琴技的好奇,不知與海恬郡主相比,兩人誰更勝一籌!

楚飛揚掃了眼神色稍稍放鬆的海恬,被酒杯遮住的薄唇揚起一抹嘲諷的笑容,而辰王則是在察覺到周圍人對雲千夢的好奇後,心頭掠過一絲不快!

容雲鶴雖是麵無表情的端坐一旁,卻在海王說起雲千夢是,眉頭極其厭惡的輕皺了下!

“王爺謬讚了!那不過是小女平日閑來無事打發時間罷了!哪裏比得上郡主無人能及的琴技!王爺這樣稱讚小女,倒是讓她受不起了!”雲玄之雖理不清家中後院的事情,可在朝堂之上卻也是有著常人所沒有的精明!

此時海王開口便是提到雲千夢,怕是還有後話,便立即出聲打斷了海王的話,免得拖得雲相府下水!

“相爺太過謙虛了!當時眾多小姐公子在場,無一不對雲小姐的琴技大加讚賞的,眾人所見,可見本王並沒有誇大其詞!”海王笑著擋回了雲玄之的話,目光卻是征詢的看向禦花園內那日赴宴的小姐們!

雲玄之一時語塞,畢竟當日他不在現場,對於雲千夢的琴技,還真是不知到了何種境界!

“皇上,臣女倒是覺得郡主的琴技遠遠的超過雲小姐!郡主那日一曲《梅花三弄》,那才是絕世之作!而雲小姐當日隻是應景而彈,取了一個‘巧’字而已!”這時,曲妃卿卻是站起身,嘴角含笑的說道!

她的話一出,便見海恬眼中目光一冷,心中不由得冷哼一聲,再次的打量起今日的曲妃卿來!

平日裏總覺得這輔國公府的大小姐不喜爭鬥又不善爭鬥,看樣子,對方倒是很會偽裝自己,三言兩語點名自己那日所彈的曲子,讓眾人都知自己待嫁恨嫁的心情,怕不單單是想引得眾人嘲笑自己這麽簡單吧!

而曲妃卿剛落座,便感受到一道帶著淫邪的目光射向自己,憑著直覺看去,隻見一名油頭粉麵的公子竟在她看向他時,輕浮的朝她舉杯共飲,而那公子與皇後長相有著七分的相似,曲妃卿心中便有些了悟,頓時冷淡的轉開目光,徑自盯著上麵的太後!

“聽聞侯爺受了重傷,不知現下可好些了?”而海王卻不再糾纏於方才的話題,轉而看向穀老太君,禮貌的問道!

穀老太君回以淺笑,亦是應對得宜“多謝王爺記掛,已是大好了!隻是王爺前些日子不是病著嗎?今日出來,可有大礙!”

穀老太君也是記仇的,海王既然在明知輔國公府會求上門的時候,竟向外宣稱重病一月之內不宜見客!

現如今一月之期未到,又怎麽自打嘴巴的出來了呢?

而穀老太君如此開口,更是有著一層更深的意思,海王說話既然如此的不算數,那他是不是已經習慣於騙人?在座的眾位是不是也有被他蒙蔽的時候!

而海王卻仿若沒有聽出穀老太君話中的意思,隻是依舊淺笑著,禮貌的回道“謝老太君關心!隻是太醫說本王的病還是要多出來走動走動,因此便是半月臥床、半月稍有一些輕微的活動!沒想到老太君記得如此的清楚,可見老太君真是心細如發之人啊!”

聞言,穀老太君但笑不語!

而此時,禦花園外候著的瞿公公則是快步進來稟報“皇上、太後,北齊太子等人來了!”

“宣!”玉乾帝頓時收住方才閑聊時的淡笑,神色瞬間變得莊嚴肅穆,等著齊靖元等人進來!

“啊欠……”一陣清風拂過室內,雲千夢突然沒有準備的打了個噴嚏!

“奴婢說的吧,小姐遲早會著了風寒!”慕春立即合上雕花木窗,拿過一旁的披風替雲千夢披在肩頭!

而雲千夢卻是無心再看書,心中頓時有些若有所思,自己不會躺著也中槍吧?

第九十七章 北齊公主帶病上陣

“北齊太子攜同大皇子、十皇子,見過玉乾帝、太後、皇後、容貴妃!”齊靖元踩著極其穩重的步子,在瞿公公的帶領下,領著自己的使者團走進禦花園!

那雙狹長的眸子如冰雪一般淩厲的掃過被他問候的幾人,隨即又看向西楚的大臣們,一眼便找到楚飛揚辰王海郡王容雲鶴四人,唇瓣那抹冷笑便顯得更加的冷酷!

而眾千金這邊則是萬萬沒有想到這北齊的太子竟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美男子!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清佳人天外非仙(出書版)帝後耕耘記(康熙與孝惠)誰把流年暗偷換(出版書)穿越之藍眸似水穿越:別惹警花王妃反抗無效:禦狼王的烙印妾娘醉思仙禁忌:麻辣澀女傻妃傳美人要穿越:我是千斤大小姐鳳舞蘭陵(出書版)流年明媚˙相思謀金帝媚亂天下大齡女的瘋狂:剩女寵妃死而複生林家女清朝經濟適用男妖嬈行(穿越)女尊:美人劫不聽話的丫環鳳還巢(作者:張晚知)女尊:把個麻煩帶身邊美食醫妃:殿下,咱不嫁獨步清風快穿係統:男神別過來!穿越之君莫愁平行空間七十年代生活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