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20

看完後卻是完全的龍心大悅,立即開口“北齊已派使者前往我軍大營,要求與海沉溪達成休戰的協議!並打算於九月初九這日參加朕貴妃的冊封大典,屆時,將於京都交換雙方的人質!”

這一次,就連派人押送一事也可以減免了!

可雲玄之楚飛揚辰王等人卻是神色嚴肅,隻見雲玄之眼中透著不解,隨即問道“皇上,這北齊是不是轉換的太快?雖說威武將軍的確重要,但與瑞王這親王的身份相比,卻終究是差了些!而他們竟不等我方先提出和解,居然如此迅速的便派來了使者,又趁著貴妃的冊封大典來京,隻怕其中有詐!”

“不知這奏折中可有提到,這次和解之意是陵孝帝提出的還是北齊太子提出的!”而楚飛揚卻是問出了這樣一個讓眾人不解的問題!

和解之意若沒有陵孝帝的首肯,即便齊靖元再怎麽受自己父皇的寵愛,儲君也是不能越權行使此事吧!

畢竟,派使臣和解一事非同小可,之前北齊已是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來支援這次的戰爭,豈是輕而易舉便能說是放棄的?

雖素有太子行天子之事,但這樣休兵講和的大事,若隻是太子一人做主,怕是北齊的百官也是不會答應的吧!

“這折子中隻是提到北齊派來使者!楚相可是想到了什麽?”讓公公把折子拿過去給楚飛揚過目,玉乾帝淡淡的開口,右手食指輕敲桌案,心中卻是翻過了許多的猜測,想必心中也是存著疑慮的!

楚飛揚則是接過奏折,細細的看了一遍,隨即交還給公公,沉吟片刻才開口“皇上,這折子的內容倒是稀鬆平常!此刻海郡王上書,怕是在等皇上的決斷!而既然這才是北齊提出和解,又是在京都交換人質,就算對方有什麽想法,以現今京都的防備力量,也是能夠應對的!您說是不是,辰王爺?”

楚飛揚腦中浮現那折子的內容,一切都隻是等玉乾帝的決斷,可見海沉溪也是一個心思深沉之人,否則他擅自做主應下此事,若屆時出了問題,海王府怕也是在劫難逃!

而方才的一番話,卻也是提點玉乾帝,與其猜測對方的意圖,倒不如把對手置於眼皮底下,也好防範於未然!

隻是有一點卻讓楚飛揚十分的好奇,齊靖元此人殘暴,而對於西楚的戰事,齊靖元身為主帥則是朝中最有威望的主戰派,可為何這次竟沒有阻止陵孝帝發放和解的旨意?

江沐辰卻是沒有回答楚飛揚的反問,隻是看向玉乾帝,平靜道“一切等皇上的決斷!”

意思便很明了,玉乾帝若是覺得和解可行,他便著手調動城防軍,以確保近日京都的安全!若是玉乾帝不讚成和解,那楚飛揚方才所言便全是空話!

而玉乾帝的目光不由得在楚飛揚與江沐辰之間打轉,輕敲桌麵的手指微放緩了速度,半餉才開口“既如此,辰王便去準備吧!京都城內的安全便盡數的交給你了!近日宮中一切事宜繁瑣較多,元德太妃當年可是協助太後打理過後宮,朕便命人接太妃回宮小住,也可為封妃的事情出些主意!”

一番話,便是用元德太妃來挾製辰王,讓他不可輕舉妄動,隻有好好的辦妥這次的事情,玉乾帝才會放元德太妃回辰王府!

語畢,玉乾帝朝著身旁的總管太監微微示意,便見那太監立即朝著殿外的小太監使了個眼色,那小太監得到指使,立即放開雙腿往宮外跑去……

江沐辰心中不由得湧上怒氣,瞧著玉乾帝對自己的百般防範,眼中閃過一絲嘲諷,麵色卻是一如既往的冷然,隨即十分淡然的開口“臣遵旨!”

“傳烏大人進養心殿,其他人都散了吧!”玉乾帝見辰王倒是沉得住氣,便揮手讓百官都撤了,隨即讓人把禁衛軍統領烏大人傳入養心殿,怕是商量宮中的防範事宜!

第二日,玉乾帝連發兩道聖旨!

一道則是同意與北齊的和解,並讓海郡王親自護送北齊使者團來西楚京都,以確保其安全!

第二道則是下命三品官員以上官家女子,無論嫡庶均可參加這次貴妃的冊封大典,以顯示天子仁厚愛民的美德,亦是完成與天下子民同樂的夙願!

兩道聖旨如流星般的速度被送出宮外,頓時引起西楚上下一陣叫好!

畢竟,戰線若拉的過長,黎明百姓肩上苛捐雜稅的擔子便是越重,況且,瑞王被捉是他自己的失誤,似乎沒有理由讓百姓為他的愚蠢買單吧!

因此,能夠熄滅戰火,對於百姓們而言,卻是最好不過的!

而各官家女子卻也是雀躍不已,畢竟如此盛大的典禮,玉乾帝竟隆恩無限,讓平日裏想見外男一眼都難的她們,終於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豈能不讓她們開懷的!

京都中有名的稠莊、金店、製衣坊,一時間人滿為患,各家商鋪均是賺的盆滿缽盈,眾人均是皆大歡喜!

九月初八這日,此次玉乾帝派了雲玄之來接應海郡王等人,隻見他原本站在城樓之上,在看到海沉溪的人馬前來稟報時,便立即帶著身後的官員下了城樓,紛紛騎上馬背立於城門口候著!

火速回京的海郡王護送著北齊的使者團,在與雲玄之碰麵之後,一同緩緩踏進了京都的大門!

早在這之前,辰王便布置好了這次的城防工作,百姓們則是放心大膽的紛紛圍在長街的兩旁,等著海郡王領著使者團踏過長街的青石路!

在眾人的期盼之下,一身盔甲的海沉溪騎著黑色戰馬,麵色嚴肅的走入人們的視線,而他的身後,則是洋洋灑灑三千多人的北齊使者團!

一座明黃色綢緞包裹的攆車緩緩跟在海郡王的身後,眾人目光一時竟被那顯眼的顏色所吸引,隻見這部攆車十分的氣派寬大,呈四方形、長寬皆有一丈,車頂車身均是用隻有皇家能夠使用的明黃綢緞,那綢緞上淺淺的印著龍嘯九天,車身的每一麵上都有一條淺黃色的龍騰雲駕霧,讓人不由得暗暗詫異北齊皇家的氣派!

而車頂下方的車簷上,四隻角上均是掛著琉璃繡球宮燈,細細的看去,卻會發現,那琉璃繡球宮燈的裏麵放的不是紅燭,而是一顆顆如嬰兒拳頭大小的夜明珠,若說方才的攆車讓人深覺氣派,那這價值連城的夜明珠此刻被北齊皇室用來當作照明的路燈,便隻能用奢華來形容了!

頓時,一聲聲讚歎聲從百姓的口中低低的溢出,均是議論著這北齊皇室雄厚的財力,竟連平常人家平生不能見到一次的夜明珠,也隻是這般的用途!

而這輛攆車內坐著的不是旁人,便是北齊太子齊靖元,由於馬車兩旁的車窗簾都嚴嚴實實的掛著,讓外人看不到他一丁半點的容貌!

而緊跟在齊靖元馬車後的是幾輛稍小的攆車,在配置上,那些馬車比之齊靖元的車輛,也是低了一個檔次,車身上裹著的不再是明黃色的緞子,而是淺黃色的錦緞,那錦緞上也少了栩栩如生的飛龍,隻是用雲朵點綴著,四角之上的宮燈雖也是琉璃繡球宮燈,但裏麵放的不再是一顆完整的夜明珠,而是幾顆大小均勻的夜明珠,雖罕見,卻不如那齊靖元那邊來得價值連城!

隨後又跟著二十幾輛普通的馬車,想必是給北齊的官員乘坐的!

最後便是跟著一眾的宮女太監侍衛,浩浩蕩蕩的三千多人,莫說那些侍衛一個個長得威武英挺,就是那些小太監們,也是一個個生的眉目清秀,讓圍觀的百姓一飽眼福!

隻不過,現在時辰尚早,迎接北齊使者團的宮宴安排在了晚上,因此雲玄之先領著齊靖元等人進了使館,安頓他們暫且休息後,這才對海沉溪點了下頭,示意他立即隨自己回宮複命!

而北齊使者團人數眾多,雖有宮中派出的有經驗的宮女太監相助,依舊是忙碌了還幾個時辰才徹底的結束!

雲玄之則是一路上都在觀察著海沉溪的表情,隻見今日的他深沉的有些可怕,又發現方才自己在使者團中並未見到瑞王的身影,便拉著韁繩讓馬兒靠近海沉溪,低聲問道“海郡王,瑞王此刻人在何處?”

聽雲玄之這麽一問,海沉溪雙目微沉,緊抿的唇冷然一笑,隨即開口“雲相不會認為齊靖元會這麽放心,在本郡王的護送下,還把瑞王帶在身邊吧!”

聞言,雲玄之麵色一沉,便知這次瑞王並未隨大部隊一同回京,想來一會在玉乾帝的麵前又要傷一番腦筋了!

因為眾人都在忙碌明日容蓉貴妃的冊封大典,因此今晚的宮宴便隻是讓北齊太子以及幾位隨行的皇子大臣參與,而西楚這邊則是隻允許三品以上官員參宴!

雖說沒有各府千金什麽事情,可明日就是能夠麵見天子,眾家小姐均是心情澎湃,一個個拿著新作的衣裳首飾,讓家中的母親長輩們幫著挑選,希望明日能夠在眾人中脫穎而出!

雲千夢看著慕春拿著成套的首飾與現下京都最為流行的衣衫放在床上,細細的為她搭配著明日的裝扮,便覺一陣頭疼!

“行了,別忙活了!明日的主角是容家的大小姐,我們若是穿的太過出挑,保不準在得罪其他小姐的同時,還把那新晉的貴妃也給得罪了!”曲淩傲的事情告一段落,雲千夢則是放下了一半的心,現在更為重要的便是找出刺殺映秋的凶手,揪出那幕後的指使者,這才是一勞永逸的法子!

而對於這種隨時都有機會參加的宴會,雲千夢實在是提不起什麽興致!

更何況,西楚向來嫡庶尊卑分明,而玉乾帝的那道聖旨卻十分的詭異,北齊國派來使者和談本是一件十分隆重的事情,若是嫡女參與無可厚非,為何玉乾帝竟還讓各家的庶女也參加,這裏麵是不是包含著其他的意思?

因此,明日的慶典與宮宴,還是打扮的平凡些較好,免得出了岔子!

這時,外頭候著的小丫頭進來通報雲易易來了,雲千夢還未開口,便聽見雲易易的聲音傳了進來!

“大姐姐貌美如仙,與那海恬郡主也是不相上下的,姐姐要是用心裝扮,定能豔壓群芳!”雲易易帶著自己的丫頭走了進來,當她看到慕春手上那套用冰蠶絲做成的紗衣時,眼中的羨慕與嫉妒差點燒毀她的整個眼球,隨後又見雲千夢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心頭更是嘔的要死,直罵雲千夢不珍惜眼前的福氣,卻又不禁自顧的憐惜起來,若她是大伯的嫡長女,那該有多好啊!

慕春見雲易易的灼熱的目光,滿是渴望的盯著自己手上拿著的那套紫色梅花刺繡長裙,眼底不由得對雲易易有些不滿,就算再覬覦大小姐的地位與物件,這雲易易似乎表現的太過明顯了吧!

況且每次進出大小姐的內室時,均是這般的沒有禮數,當真是惹人討厭!

“坐吧!妹妹還是謹言慎行,雖說這隻是在家中,可誰知道妹妹今日的言論會不會傳出相府呢?屆時得罪了郡主,豈不是間接的害了兩位堂哥的前程?”雲千夢拿過書簽夾在自己方才看到的書頁中,隨即合上書本,淡淡的開口!

一聽雲千夢的話,雲易易隻覺自己腦中溢血,虧得雲千夢說的如此的真摯,可誰不知雲千夢與海恬早已是不對盤,現下竟把所有的責任推到了她的頭上,好個狡猾的雲千夢!

強壓下心頭的怒火,雲易易收回那羨慕的目光,繼而低眉斂目,甚是有些楚楚可憐道“易易記住姐姐的話了!隻是,在易易的心中,卻是十分羨慕姐姐的!”

聞言,雲千夢心下明白,對於這次參加典禮的聖旨,雲易易怕是焦急了好些天了!

盡管她此時住在相府,卻因為二叔沒有官銜在身,因此不能參加明日的宮宴,此刻前來,怕是找自己商量對策了來了!

畢竟,若是雲易易能夠攀上一門好親事,那也算是為雲易珩雲易傑兄弟的前程打下了一個好的基礎!

雲千夢則是端起茶盞淺淺的抿了一口,待那茶水滑進腹中,這才緩緩開口“何必羨慕旁人?隻消你用心學習琴棋書畫,將來揚名京都,還怕沒有好的姻緣上門嗎?”

雲千夢一下子便點中了雲易易的心思,讓雲易易那低垂的眸子中劃過一絲訝異,心頭微微顫動,隻是想到那琴棋書畫,她便有些頭疼!

憑什麽她要刻苦才能換來那不知道能不能揚名的機會,而雲千夢一出生便是受萬人矚目的千金大小姐,這樣的差別,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若她能夠尋得一個好夫家,當上一輩子的管家夫人,那些個琴棋書畫又要來有何用?

世人看見的均是人的身份背景地位,那些用來消遣的東西,不過是錦上添花的玩意而已!

暗自一咬牙,雲易易竟是起身立即雙膝跪在雲千夢的麵前,眼中猶自含著淚花道“姐姐既然知道易易今日來的目的,還請大姐姐能夠成全!易易並無其他的心思,隻消想看看天家的威嚴,便也是好的!不求能夠以小姐身份入宮,即便是假扮姐姐身邊的丫頭,也是心甘情願的!還請大姐姐能夠可憐易易、憐惜易易!”

這番舉動倒是有些出乎雲千夢的意料,素來雲易易均是小姐脾氣,隻見人跪她,可不見她跪旁人的!

卻不想,今日她竟為了能夠參加宮宴,居然朝自己下跪!

若自己不答應,傳出去可就是不近人情、冷血無心!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