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18

的開心,隻是那雙滿是喜悅的眸子後麵卻藏著深深的擔憂!

雲千夢抬頭,見容雲鶴站在距離地麵兩三個台階的地方,一身暗銀色絲質長袍,一塊和田玉配懸掛腰間,再配上那一頭耀眼的白發,頓時引起大堂內各食客的注目,幸而雲千夢今日踏出馬車前戴上了紗帽,雖然有些悶熱,但卻很好的阻擋了眾人好奇的目光,卻也是替她省去了不少的麻煩!

隔著一層煙色的輕紗,容雲鶴看到雲千夢嘴邊微微勾起的淺笑,心中卻是驟然一疼,這樣的一個女子,在別人享受大好年華時,她卻是負擔了太多的事情,嘴角的那抹淺笑,隻不過是她的麵具,真正的她也是有著喜怒哀樂,隻是卻深深的被她掩藏在了那抹淺笑之下!而對於重要的人,她亦是拚盡全力的去保護,一如乞巧那晚她為了保護輔國公府大小姐而挺身而出,這樣的義氣,怕是這世間也沒有幾個男子能夠做到吧!

雲千夢則是感受到周圍射過來的各種探究的目光,隻是輕輕的朝著容雲鶴微點頭,隨即帶著慕春上了三樓!

容雲鶴自然也是知道周圍這些目光中多少是帶著看好戲的意圖,便也狀似無意的與雲千夢擦肩而過,一人上樓,一人下樓,兩人再無交集!

“小姐!”走上三樓,便見焦大紋絲不動的立於廂房的門口,那黑亮的眸子中透著隻有軍人才擁有的堅韌與謹慎,讓雲千夢頓時覺得自己真是找對了人!

“辛苦了!”見焦大一絲不動的樣子,雲千夢心中萬分的感動,隻是,在映秋還未完全康複之前,怕是還要勞煩他了!

而焦大卻是少有的微紅了臉,抿緊雙唇、目光平視前方、身姿更加筆直的站好,越發的像是在站崗一般,惹得慕春低頭偷偷笑著,而雲千夢卻是回頭淡掃慕春一眼,便見慕春立即收起笑容,麵色嚴肅的跟著雲千夢進了廂房!

“小姐!”恰巧此時正是映秋喝藥的時間,見雲千夢前來,映秋便掙紮著想起身,卻被快步趕到床前的雲千夢給輕按下身子,隨即摘下紗帽交給身後的慕春,自己則是仔細的瞧著映秋的臉色!

隻見今日映秋的麵色雖然依舊蒼白如紙,但比起受傷那日的灰白,卻是好了不知多少倍,而而用過藥的她亦是顯得精神頭好不錯,倒讓雲千夢稍稍放下心來!

“都是我的疏忽!竟沒有找幾個護院保護你和嬤嬤!害你受了這麽重的傷!”扶著映秋重新躺下,雲千夢小心的替她掖了掖被角,語氣中帶著自責的說道!

映秋本就是個實心眼的孩子,況且此次的事情在她看來完全隻是一個意外,可此時見雲千夢如此的自責,讓映秋心中頓時一熱,便不顧好不容易愈合的傷口便想直起身子解釋“小姐,這隻是一個意外!”

雲千夢卻是再次扶著她躺下,方才眼眸中的柔光頃刻間打散,漸漸浮上一抹冷芒,冷笑道“意外?即便是打家劫舍,也不至於傷人性命吧!況且歹徒是帶著凶器進去的,這便足以說明他們要取的是人命而非錢財!我本想著嬤嬤身份特殊,之前蘇青在相府勢力過大,為了安全起見便暫且把你們安頓在外麵!卻不想,倒是便宜了某些人下手!”

“小姐可是知道是誰下的手?”坐在涼榻上的夏嬤嬤立即焦急的問道!

映秋這些日子以來把她當作母親般的服侍照顧,在夏嬤嬤的心中,早已把這個細心溫柔的孩子看作是自己的女兒,如今她又為了自己身受重傷,夏嬤嬤的情緒自然是激動的,若不是拖著一條殘軀,怕是她會親自找出凶手!

“嬤嬤莫急!”雲千夢見夏嬤嬤一激動竟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心中頓時大喜,隻是現下最重要的便是先問出映秋休克前見到的那雙靴子是何樣式的,這才能確定她心中的揣測!

“映秋,當時你看到了什麽,一五一十的說給我聽!一個細節都不能放過!”雲千夢凝神,讓映秋心中微微一緊,思緒頓時陷入當晚的混亂之中!

“當時夜已深,奴婢收好藥材便打算回房休息!因為夜深,外麵顯得十分的安靜,即便是一片落葉掉地,也會聽的清清楚楚!奴婢本要鎖上藥房的門,卻聽到院子中傳來一陣極輕的腳步聲,透著窗子看到院子中正陸續跳進幾個黑衣人,每人手上都拿著明晃晃的刀,當時害怕極了,便也沒來得及落鎖,直接跑到夏嬤嬤的房間,把她移到床底下!可能奴婢的跑步聲引起那些賊人的注意,他們緊隨著也進了臥房,不由分說的便朝著奴婢的腹部刺了一刀!正巧那日天氣十分的炎熱,夏嬤嬤是開著窗子入睡的,借著月光,奴婢看到那賊人穿著一雙黑色的布麵靴子,對,就是黑色的布麵靴子!緊接著奴婢便暈厥了過去,後麵的事情便不清楚了!”映秋努力的回憶著,尤其在說到那靴子時更是沉思了半餉,最後才肯定道!

而雲千夢聽完,臉上浮上一層薄冰,眼中冷芒讓人心中生寒,久久才見她低喃道“還是把你們卷進了這場爭鬥之中!”

現如今,西楚想要曲淩傲性命的可不止一人,那些手握重權的人,最是不缺這些甘願為他們賣命的人,雖說通過一雙鞋子,在表麵上能夠刪除一些可疑的人,但難免這不是真正幕後黑手所設下的陷阱,專門引著自己走歪路!

雲千夢轉而來到夏嬤嬤的麵前,見她亦是低頭沉思,便輕聲問道“嬤嬤可願意隨夢兒回相府?”

相府中雖有幾派,但畢竟雲玄之身為宰相,那些人要動手,自然也是要掂量一番!

況且,如今再讓雲千夢把夏嬤嬤與映秋安置在府外,她也不會放心,而焦大始終是楚王府的人,楚王此次肯出借他,已是通融自己,而她豈能再給旁人添麻煩?

夏嬤嬤見雲千夢神色堅定,便知小小姐心中已有決斷,也深知自己與映秋再留在外麵,隻怕會更加的危險,便當即點了頭!

見映秋麵上已有了些倦色,雲千夢囑咐眾人好生的看著,便帶著慕春走出廂房!

“方才的對話,都聽見了嗎?”待慕春關上房門,雲千夢才開口問著焦大!

畢竟,以焦大的功力,怕是不難聽到方才廂房內的談話!

而焦大則是看著雲千夢,問道“小姐是想讓卑職調查那靴子的主人?”

聞言,雲千夢淡然一笑,微點頭,隻不過卻還是帶著幾分的不確定“是啊!不過,這個方向也可能是錯的!隻能讓你辛苦一番!”

聽她這麽一說,焦大反而是點了點,立即低聲答道“卑職明白!”

語畢,雲千夢這才走下樓踏出天福樓,卻見容雲鶴早已是侯在了相府的馬車旁!

幸而馬車是停靠站小巷口,那邊行人甚少,容雲鶴的一頭白發才沒有方才在天福樓那般的顯眼!

“怎就在這等了?”雲千夢輕笑,覺得容雲鶴真是心細如發,知道自己的白發引人注意,便侯在這裏,也不知站了多久,倒是讓雲千夢有些慚愧!

見雲千夢笑了,容雲鶴也少有的微微勾唇,隻見少年那緊繃的俊顏如注入一抹暖陽般,頓時照亮了那整張沒有表情的俊容,引得雲千夢也有那麽一瞬間的失神!

而容雲鶴卻是趁著雲千夢失神的瞬間,把手中的一隻紙盒放在她的手中,道“素聞相府老太太喜愛天福樓的翡翠綠豆糕,既然來了,就帶一盒回去吧!”

說完,便帶著肆兒轉身離開!

雲千夢狐疑的看著突然送來綠豆糕的容雲鶴,可對方卻不給她發問的機會,一早的便騎上馬離開了小巷!

“小姐,上車吧!”慕春替雲千夢拿著那盒綠豆糕,隨即扶著她坐進馬車!

可雲千夢卻是有些懷疑今日容雲鶴的反應,讓慕春拿過那盒糕點打開一看,裏麵整整齊齊的擺放著數塊香氣撲鼻的綠豆糕,這讓人驚訝的是,那綠豆糕的中央,竟是放著另外一隻小木盒!

素手拿出那木盒,雲千夢緩緩打開,黑色的瞳孔立即一縮,這……

“小姐,這是……”慕春仔細的觀察著雲千夢的表情,見她眼中的震驚中卻也是帶著說不盡的喜色,又瞧著那隻木盒泛著少有的沉木之光,便知裏麵放的定是一件寶貝,因此才大著膽子猜測道“小姐,這難道就是斛葛?”

經手斛葛的隻有迎夏與映秋,所以慕春也隻是揣測,卻不想她的猜測竟是對的,隻見雲千夢用力的點了下頭,便知侯爺有救了!

而雲千夢心頭那一霎那的喜悅過後,心中卻又浮上了疑惑!

這斛葛到底有多少?為何這些貴族手中似乎人人都有一盒?而容雲鶴這一盒又是從何而來?他又是從何處打聽到自己缺少這樣珍貴的藥材?

如此慷慨贈予,這樣的恩情,自己如何去還?

雙手不由得抓緊這一盒來之不易的斛葛,雲千夢心中頓時有些搖擺不定,該是用它救舅舅的命,還是還給容雲鶴?

那樣一個霽月清風一般的少年,自己將來若是還不了這樣的盛情,豈不是真正的傷害了他?

“咦?”正當雲千夢再次打開木盒時,卻見裏麵夾了一張宣紙,拿出來打開一看,上麵寫著一行漂亮的草書,內容竟是‘救人要緊’!

看到這四個字,雲千夢心中明了,容雲鶴拿來這一盒斛葛,便是給曲淩傲救命隻用,怕是自己此刻送還回去,他也是不會收下的!

“慕春,去輔國公府!”下定了決心,雲千夢立即吩咐慕春讓車夫改變車道!

待到了輔國公府,卻見那些匆匆走過的奴仆人臉上都麵色沉重,雲千夢攔住一個向自己行完禮打算離開的丫頭問道“出了何事?”

那丫頭立即哭喪著臉,情緒低落道“回表小姐的話,方才侯爺有一瞬間停住了呼吸!老太君夫人小姐現在都趕往青鬆院,小聶大夫此時正守著侯爺,連一步都不敢離開!”

聞言,雲千夢麵色大驚,立即抓緊袖中的木盒,疾步往青鬆院走去!

雙腳剛踏進青鬆院,便聽見裏麵傳來低低的哭聲,饒是雲千夢素日裏冷靜沉穩,在麵對生死之時,那顆平靜的心也是猛地一跳,強忍下心中不好的預感,小跑著進了內室!

此時老太君三人正趴在曲淩傲的身上低低哭泣,而小聶大夫則是緊皺眉頭抿緊雙唇立於一旁,手指中竟還捏著那細長的銀針!

“舅舅他……”雲千夢隻覺自己的心跳猛然慢了半拍,麵色微微發白,雙目卻是緊盯著那小聶大夫!

隻見那小聶大夫則是朝著雲千夢微微搖了搖頭,隨即才輕聲開口“快則三天、慢則七天!老太君,是我有負您的囑托,還請您責罰!”

聽他這樣的話,雲千夢心中頓時暗叫不好,目光隨即轉向曲淩傲,隻見他麵色已是漸漸發灰,胸口不見絲毫的欺負,躺在床上卻是不見半分的生氣,著實像極了已經死掉的人!

“不要啊!小聶大夫,你救救爹爹吧!他……”而曲妃卿卻是拉住了小聶大夫的衣袖使勁搖晃著,那明亮大眼中的淚珠如斷線的珠子一般一顆顆的滑下臉龐!

“他都已經活了這麽久,你就再讓他拖些時日吧!”老太君臉上雖有淚痕,可雙目中卻是含威帶淩,不允許小聶大夫此刻便放棄!

雲千夢立即掏出袖中的斛葛以及配方交到小聶大夫的麵前,開口“這是斛葛以及配方,還請小聶大夫檢查一遍,若是沒有什麽差錯,現在開始製藥還是來得及的!”

幾人聽雲千夢如此說道,臉上表情均是一怔,那小聶大夫最先反應過來,立即打開木盒檢查了斛葛,隨即拿出那張配方細細的看了一遍,臉上立即浮上喜色,語氣中更是帶著少有的輕鬆“我馬上去製藥!”

聽他如此一說,其餘三人麵色也緊跟著一變,紛紛不可思議的看著雲千夢,穀老太君最先開口“夢兒,這解藥不是?”

雲千夢淺笑,隻是簡略的回道“是朋友相贈!現在最重要的便是救活舅舅!”

穀老太君見她這樣說道,便知不願透露那人的性命,便隻是點了點頭,看著床上已經產生休克狀態好幾次的曲淩傲,眉宇間盡是心疼與擔憂“這幾日,你大表哥也是四處暗訪,可始終沒有結果!眼看著你舅舅他……”

“外祖母切莫太過憂心,此刻有了解藥,小聶大夫定會盡力的!”雲千夢走到床邊,扶著穀老太君站起身,兩人同時往外間走去,恰巧這時曲長卿大步走了進來!

“長卿,你父親有救了!”穀老太君鮮少有這樣激動的一刻,竟不等曲長卿行禮便先開口!

曲長卿本是心情沉重,暗訪這些天都沒有頭緒,可現下祖母卻告知他父親有救,竟讓曲長卿也是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隨即看向立於穀老太君身旁的雲千夢,眸子中才有了些微的明了!

“夢兒,你……”雲千夢乃是閨中小姐,哪裏弄到這解藥的?曲長卿生怕雲千夢為了救父親而與旁人做了交易!

而雲千夢卻隻是微微一笑,並不居功,反而較為平和道“朋友幫忙,現下舅舅有救了,真是最近以來聽到的最好消息!”

見雲千夢不想深談此事,曲長卿也不勉強,隻是卻也是留了心,知道這斛葛珍貴異常,自然是不能讓雲千夢獨自冒這個險,若真需要他時,定會義不容辭!

小聶大夫僅用了一日的時間,便製好了解藥!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