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15

日若不是接到掌櫃的說有類似於雲府大小姐的人來自家酒樓,怕是雲千夢還發現不了!

雲千夢看著生意火爆的天福樓,而到了容雲鶴的口中卻隻是開著玩兒的,不由得深覺容雲鶴不愧是生長在第一富家的公子,常人用盡畢生精力都不見得有此成就,他卻在還未弱冠之年便已有了這樣的成就,著實讓人不容小覷!

“是不是出了什麽事?”見雲千夢盯著自己看,容雲鶴有些靦腆的笑了笑,跟著雲千夢一同下了樓!

“倒沒有出什麽大事!隻不過被你給驚嚇住了!”隻不過轉目一想,容家本就富甲天下,定是在經商上有著旁人所沒有天賦及方式,容雲鶴自小在陳老太君的身邊熱濡目染的,定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隻是憶起那日容雲鶴竟不顧自身安慰便想保全自己,雲千夢微皺眉道“上次,多謝了!隻是,若有下次,萬不可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生命都是平等的,雲幹夢不希望容雲鶴為了救自己而沒了性命!

容雲鶴卻是斂眉一笑,隨即有些開心道“若這是你的關心,我自是不會再那般的魯莽!”

隻不過,若真是再有下次,他定會守在她的身邊!

而雲千夢則想起方才在楚王府聽到的那則消息,便略帶關心的問道“聽聞老太君今日身子不適,不知可有大礙?”

容雲鶴不想雲幹夢消息如此的靈通,這麽快便知道祖母身子不適,那平淡的俊容上不禁染上一絲滿足的笑意,隨即開。”隻是一些老毛病,多多修養便可!”

“既如此,我改日再與外祖母前去探望!今日先回了!”踏上馬車,雲幹夢回頭對容雲鶴點頭,隨即坐進馬車內,讓車夫駕車回去!

容雲鶴站在天福樓的門口,看著相府的馬車消失在自己的麵前,這才轉身回了酒樓!

隻是,馬車行至長街最窄處時,竟與海王府的馬車迎麵相來!

慕春為難的看向雲千夢,不知是該讓還是不讓!

雲千夢挑起車簾看了眼外麵的地形,唯有其中的一輛馬車往旁邊退去,才能保證另一輛馬車順利的通過,而看這海王府的車夫如此的理所當然一步也不肯退讓,雲幹夢輕聲道“慕春,讓車夫靠邊,先讓海王府的馬車過去!

慕春心中不願,可雲千夢已開口,便隻能照做,挑開車簾一小角吩咐外麵的車夫靠邊!

可海王府的車夫卻沒有立即通過,而是見那苑殊從馬車上走下來,來到相府馬車外,尖酸道“雲小姐,我們郡主說多謝小姐讓道!”

雲千夢聽著苑珠諷刺的話語,卻是不怒不氣,平和的回道“區區小事,郡主又何足牲齒呢!況且西楚素來推崇禮讓,這隻是我應當做的!”

苑珠沒想到雲幹夢不僅沒有生氣,竟還不輕不重的用話語刺了自己一下,那輕柔的聲音傳出馬車,讓周圍的百姓亦是深覺這相府的千金知書達理,反倒是對於這得了便宜又賣乖的海王府有些微詞!

想著自己出來時郡主的交代,苑珠忍下這口氣,繼續開口“雲小姐,郡主說為了感謝您的讓路,請您下車,郡主自有厚市匕相贈!”

如此做法,實在是太過欺辱人!

海恬雖是郡主,卻與皇家沒有絲毫的血緣關係,雲千夢雖是臣女,卻是太後的親外甥女!

兩者的身份隻限於海恬多了一個郡主的頭銜,而真正論起來,雲幹夢並不比海恬低上半分!

而此時,海恬竟因為讓路這一件小事而讓雲幹夢下車受禮,明擺著就是想讓雲千夢矮自己一頭!

聽出苑珠小人得誌的嘲諷,慕春早已是氣的麵色通紅,正要起身掀開簾子,卻被雲千夢拉住,隨即便見雲千夢嘴角冷笑道,‘多謝你家郡主美意!隻不過,還請郡主趕緊通過此路,否則後續的車輛均要滯留此地了!若是因為這一件小事而讓京都通行不暢,豈不是郡主的過錯?”

四周頓時射來責備的目光,苑珠咬著下唇,雙目狠狠的瞪了眼馬車,這才跑回自己的馬車內,把方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告訴了海恬!

隻不過,不用苑珠稟報,海恬也早已是聽到了全部的對話,隻見她一手搖著團扇,麵上卻是一片冰冷,隨即冷淡道“走!”

那車夫得到準許,立即。。嘯馬身,隻不過在兩車相疊時,卻又聽到海恬一聲,‘停!,,隻見海恬掀開車簾,看向相府的馬車,雲幹夢聽著車軲轆的聲音停在自己馬車外,便掀起車簾,見海恬早已是按捺不住的看向自己,便報以淺笑,出聲問候“郡主,別來無恙!”

見雲千夢竟笑顏如花,海恬捏著扇骨的手猛地收緊,臉上卻是無懈可擊的保持著端莊,輕點頭回道“雲小姐,別來無恙!近日過的可還順心?”

雲千夢聽海恬話中有話,又瞧她的馬車方才駛出來時的方向,心中默默把京都的地圖展開,確定了幾個方位,便回道“多謝郡主關心,一切安好!

隻是近日屢次發生事情,郡主怎就不多帶些侍衛便出門呢?”

海恬見雲千夢亦是話中有話,明著是關心自己,暗地裏怕是在懷疑這些事情都與海王府有關,因此自己才無懼有人迫害,而沒有多帶些侍衛!

隻不過,她倒要看看雲千夢還能笑到什麽時候,看她還能逞強到什麽時候,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極淡的冷笑,海恬關切的問道“不知侯爺的傷勢如何?如今也是拖了有兩個多月了,再怎麽下去,侯爺的性倉……,雲千夢豈能不知她的用意,借此來打擊自己,誠如上次九玄師太對自己的提醒,如今怕隻有海王府才能有斛葛,難怪今日海恬如此明目張膽的囂張,怕早已是得到了消息,等著自己有求於她吧!

“舅舅正在康複中,多謝郡主記掛!隻是見郡主方才出來的方向,難道是去探望元德太妃了?那臣女便再次恭賀郡主能夠心想事成!”雲千夢低下眉頭,誠心開口,嘴角卻是掛著一抹極其嘲諷的笑意!

海恬連元德太妃派人來請都沒有答應,又豈會自動上門讓人詬病!

隻不過,自己的話若是被這周圍聽到的百姓傳揚了出去,怕是海恬及海王府要好生頭疼一陣子了吧,不知那元德太妃會不會感謝自己,成全了她的一片算計之心!

‘嘬,,一聲,竹節車簾被海恬猛地放下,隻聽見她極寒的聲音朝著車夫命令道“回王府!”

而雲千夢卻是吩咐車夫把車駛去輔國公府,見如今輔國公府早已是換了管家,雲千夢也不得不佩服穀老太君行事的速度!

一路暢通無阻的往穀老太君的瑞麟院而去,途中竟在長廊中巧遇曲長卿,經過一個多月的休養,曲長卿已是恢複了元氣,加上到底是年輕底子好,此刻看上去竟與往日沒有絲毫的區別!

雲千夢立即上前行禮“見過表哥!”

曲長卿經過這次的生死一線間,自然是明白這些事情中,這個表妹功不可沒,如今對待雲幹夢便真與曲妃卿沒有兩樣了!

勾了勾緊抿的雙唇,曲長卿笑道“快起來吧!祖母此刻正在瑞朦院,我陪你一同前去吧!”

雲千夢點頭,兩人同行,一路上聊了些這些日子以來發生的事情,隻不過曲長卿卻是眼尖的發現雲千夢今日神色凝重,仿若是有大事發生,便穩住心神,一同進了瑞騰院!

“今兒個這麽熱,怎就過來了?”見到外孫女,穀老太君自然是歡喜的,隻不過見她這麽熱的天氣還過來,始終是有些心疼,立即上身旁的姆瑭端來冰鎮酸梅湯給雲幹夢解暑!

可此時雲幹夢卻沒有心思品嚐,向老太君行過禮後,便凝眉把斛葛的事情簡略的說了一遍!

“外祖母,都是夢兒的錯!不該擅自做主讓丫頭們配藥,現在卻把最重要的藥引子給弄沒了!”對於這件事情,雲幹夢始終是帶著愧疚的,若不是她疏於防範,映秋也不會遭此橫劫,那斛葛定會好好的保存著,舅舅的毒更會清除幹淨!

可她卻還是太過大意了,認為瞧瞧藏起夏瑭嫉等人,暗處的敵人就不會發現了,可誰知京都再大,隻要有心,定會發現夏毋毋的蹤跡,是她太過放心了!

穀老太君沒想到雲千夢悄悄的為輔國公府做了這麽多,雖然現如今那藥沒有了,可卻怎麽也不能怪罪雲千夢!

若是把斛葛交給太醫,又有誰知道他們之中沒有別人安插的棋子呢?即便是給了小聶大夫,輔國公府內這麽多人,難保沒有包藏禍心的,這類事情定是防不勝防!

倒不如雲幹夢的法子好,悄悄拿到別處去煉製!

隻不過,那在暗處的人卻實在太過狡猾,就連這點線索都查到了,這讓穀老太君神色間驟然染上一絲戾氣,雙手卻是溫柔的拍了拍雲千夢的,安撫道“天無絕人之路!既然讓你找到了兩盒,那定會還有其他的!”

可這正是雲千夢所擔憂的,想起方才海恬的模樣,便知對方定不會如此輕易的拿出斛葛!

而海恬之心路人皆知,除了讓她嫁給楚飛揚,怕是沒有其他的事情能夠說動於她!

而海恬與自己結怨已深,即便她嫁給楚飛揚,又為何要把那斛葛給自己?

看來,為今之計,隻有從暗處奪得那斛葛,否則舅舅的性命可就難保了,“夢兒,這事便交給外祖母吧!你操勞了這些日子,便回去好生的將養著!”而此事,老太君的眉宇間卻是多了一分凝重,隻見她拉過雲幹夢坐在自己身邊,眼神中已是有了某種決定!

雲千夢心口沒來由得一跳,隻覺老太君雖找到了辦法,但似乎此法是萬不得已之下才下的決定,正要開口,卻見老太君朝她安撫一笑,隨命慕春扶著雲千夢去看曲妃卿!

內室隻刺穀老太君與曲長卿兩人,隻見穀老太君陰沉著雙目,冷聲道”

長卿,多派幾個忠心的侍衛在暗處保護夢兒!”

曲長卿低頭稱是,隻是想起方才祖母的話,心中與雲千夢一樣,都擔著濃濃的擔憂“祖母,難道您是想讓妃卿嫁給海沉溪?”

隻見老太君眼中含痛的微微閉上雙目,隨即緩緩睜開,帶著一絲堅定道“難道你要看著海恬嫁給楚飛揚?屆時,海王府勢力過大,要想壓製,怕已是回天乏力了!”

“可是,若這樣,妃卿的一生可就…”,盡數的毀了……後麵五個字,曲長卿並未說出口,他發現現在自己說不出口!那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妹妹,單純可愛、善良溫柔,若真是嫁給在海王府步步艱辛的海沉溪,怕是妃卿會屍骨無存!

而如今,穀老太君卻已是下定了決心,容不得曲長卿多言,隻是曲妃卿始終是她疼愛的孫女,把妃卿嫁進危險的海王府,她又如何的忍心?

“長卿,你妹妹是這個家的嫡長女,她生來不光是享受榮華富貴的,她還有自己的使命!即使她今日不嫁給海沉溪,明日也會被安排的嫁給旁人!

這是她的貴任,你要明白這一點!”說完這句話,老太君起身,在丫頭們的攙扶下步出瑞麟院,去看曲淩傲!

而曲長卿卻是眉頭緊鎖的立於原地,垂於身側的雙手早已是握成了拳狀,隻恨自己沒有更為強大的勢力,連自己的父母家人都保護不了!

雲千夢對著丫頭們來到聽雨閣,見曲妃卿正端坐在窗前繡花,那柔和的側麵讓她立即聯想到老太君方才的表情,一顆心頓時‘咯噔,一聲人”,

【93】

“表姐好性子,這麽熱的天,居然坐得住!”看著曲妃卿手中捏著細小的繡花針,神態認真仔細的一針一線繡著一朵紅色的牡丹花,一旁的樂瑤則是站則曲妃卿的身側,手拿一把鵝毛羽扇,輕輕的替曲妃卿打扇消暑,一昏活脫脫的仕女圖便呈現在雲千夢的麵前,讓她欣賞了好一會子這麽精致美麗的畫麵,這才出聲!

曲妃卿由於太過認真盯著手中的活計,竟沒有發現雲千夢的到來,此刻見雲千夢一身熱氣的走進內室,便立即放下手中的繡花針站起身,吩咐樂瑤去給雲千夢準備些冰鎮的燕窩湯來,自己則是把雲千夢迎了進來!

“你這丫頭,來了也不讓丫頭們通報一聲,外麵那麽大的暑氣,虧你待得住!”曲妃卿拉著雲幹夢一起落座在鋪了涼席的軟塌上,拿起自己平日用的圓形團扇,仔細的為她扇風納涼!

雲千夢見曲妃卿此時表現的真真是一名古代大家閨秀的模樣,想著穀老太君已經下定的決心,心中一冷,麵上卻始終保持著往日的淺笑,與曲妃卿打混道“這不就是為了讓表姐心疼心疼嗎?隻是不知表姐為何這麽熱的天趕製這麽大幅的繡品,仔細熬壞了眼睛!”

此時已過了午時,雲千夢見曲妃卿眼中泛著淡淡的紅血絲,便知她定是繡了很長時間,疲勞趕製如此細致的活,遲早會把眼睛給熬壞!

“前些日子,祖母進宮見太後,便把我平日裏繡的帕子送了些給太後,殊不知皇後娘娘竟看中了,便拿著花樣,讓我給繡一哥國色天香圖!你也知道,這段日子家中出了不少的事情,我也沒有心思靜下心來繡花,這些天眼見著大哥也恢複了,輔國公府的冤屈也洗刷了,我這才得了一點空,想著還是趕緊把這繡品給趕製出來,免得讓皇後娘娘等久了!”接過樂瑤端過來的一盅燕窩放在雲千夢的麵前,曲妃卿淡雅的說道!

雲千夢聽她如此說道,心中不由得有些吃驚,這西楚皇帝的後宮中,最出名的,便是太後了!

雖說現如今後宮也跟著皇帝的繼位而改朝換代,可太後在後宮的威望卻是與日俱增,這樣的盛名之下,就連一國的皇後都鮮少有人捉起!

加上這些日子與皇後鮮少的接觸過幾次,雲千夢隻覺這位皇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