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02

睛往那聲音的方向看去,卻發現提問的竟是蘇淺月的丫頭,心下一時好笑,看來這蘇淺月經過幾個月的遮羞,加上其父又攀上了辰王這顆大樹,今日總算是能夠出門見人了!

隻見此時蘇淺月一臉傲慢的站在人群之中,隻是她姣好的容顏、良好的氣質,別說是酒樓上的男子,就是此刻麵前的那些女子亦是不住的回頭看著她!

而她身後站著的,便是其兄長蘇程言,兩人同樣出色的容貌,引得路人竊竊私語,紛紛猜測是哪家的千金!

“這,自是可以!不過,一隻鏢需付十兩紋銀!”掌櫃不想竟有人提出這樣的疑問,不過看著下麵這些小姐們一個個扶風弱柳的樣子,掌拒便知她們既想得到那些獎品,卻沒有這樣的實力,因此也不會出錢買鏢,倒不如放寬條件,讓那些喜歡逞英雄的世族公子出出風頭,也讓自己賺足荷包!

畢竟,那竹竿上的獎品,可是他花大價錢購進的,隻那一隻碧玉簪子,便花去了他整整二百兩銀子!隻是,若是不下血本,又豈能吸引人的眼球呢。

“既如此,那在下便來試試!”果不其然,隻見那蘇淺月在蘇程言耳邊低語幾句,便見蘇程言立即走到前頭,身後的小廝立即掏出十兩紋銀交給店小二,蘇程言則從那店小二手上的托盤中挑出一隻小巧的飛鏢,眯著雙目看向竹竿的最頂端比劃了片刻,便看他手腕用力擲出飛鏢,隻是那飛鏢竟連最下麵的獎品都沒有碰到便掉了下來,惹得在下麵頓足觀望的小姐們花容失色的紛紛躲開,生怕被那飛鏢砸中!

“真是可惜!”這時,雲千夢身旁的元冬冒出一句惋惜的話!

隻是雲千夢卻隻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那竹竿太高,目標又太不固定,怕是有武功功底的人都不見得能夠射中,可見這店家早已是算準了這一點,便放心的把好東西都擺了上去!

更何況,十兩紋銀一次,這也未免太黑了些,不知一會能不能出來一人打壓打壓這店家的銳氣!

“元冬,你不是會點拳腳功夫嗎?要不你試試?”這時迎夏清悅的聲音響起,隨即便見她一張小臉蠢蠢欲動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她要試一試1雲千夢轉而看向元冬,見她們三人今日陪著自己也顧不得玩耍,便笑道“試試吧!”

可元冬卻是窘迫的紅了臉,隨後低低回道“多謝小姐!隻是,奴婢還是不試了!”

隻是說完,那雙滿是渴望一試的眸子又盯著那竹竿看去!

雲千夢低眉細細思索,隨即抬手拍了拍元冬的肩頭,溫和道“我給出銀子,你盡管放手玩一玩!”

說著,雲幹夢便遞給慕春一個眼神,隻見慕春立即走上前,從荷包中掏出一錠十兩的白銀放在店小二的手中,而迎夏則是推著元冬來到最前麵,替她選了一隻飛鏢,隨即與慕春兩人站在元冬的身旁嘰嘰喳喳的議論著投哪個獎品好!

雲千夢見三人一雷興高采烈的模樣,嘴角染上一抹笑意,便也站在一旁指著最下端那半空中掛著的一錠十兩的元寶開。”咱們也不貪心,就投那元寶吧!”

元冬聽言,立即點頭,拿鏢的右手在半空中比擊了一會,猛地投出手中的飛鏢……‘咚,一聲,那隻飛鏢準確的投中了在半空中搖擺的元寶,眾人頓時目瞪口呆,不想這嬌嬌弱弱的小丫頭竟有如此好的手法,竟超過了方才那名俊俏的公子!

“好耶!元冬居然投中了!”慕春與迎夏頓時開心的原地跳了起來,而元冬見自己沒有辜負小姐的期望,臉上也終於露出了一抹笑意!

那二樓上的掌櫃則是萬萬沒有想到一個小丫頭居然投中了那十兩白銀,眼中立即浮現心疼的神色,見眾人都處於驚訝狀態,便也不急著讓小廝把銀子取下來!

雲千夢見他有意賴賬,便開。”掌拒的,還不把銀子取下來嗎?這麽多人都看到了,你總不會想賴賬吧!”

雲千夢此言一出,酒樓中的那些公子哥也跟著嚷道“取銀子、取銀子…那掌櫃見實在無法拖欠,便隻能略帶怒氣的對店小二揮揮手,讓他把銀子取下來交給元冬!

“小姐!”而元冬拿到銀子,卻是雙手捧到雲千夢的麵前!

雲千夢抬起一手,卻隻是輕輕的合上了元冬的雙手,隨即爽朗道“這是你贏得的!至於你們兩個也同時賞銀十兩,看到什麽喜歡的就去買吧!”

三人麵上一喜,立即朝雲千夢福身致謝,卻沒有離開她,反而把雲千夢更加的護在自己的身後!

“想不到雲小姐的丫頭居然這麽孔武有力,看樣子,平日雲相府的家教十分崇尚武力啊!”這時,蘇淺月與蘇程言同時走了過來,蘇淺月一麵走來一麵用手捏著帕子,目光不善的盯著雲千夢低低的笑著!

一旁的人聽到蘇淺月時雲千夢的稱呼,紛紛側目,一時間竊竊私語聲頓起,眾人均是好奇的盯著雲千夢看,不想方才大出風頭的丫頭居然是雲相府的丫鬟,想必這位便是雲相的小姐,隻是雲相府三位小姐,一時間眾人還沒有分清雲千夢是哪一位!

慕春三人見蘇淺月竟當眾羞辱她家小姐,紛紛麵露氣憤,隻有雲幹夢麵不改色,清冷的目光自蘇淺月的臉上淡淡的掃到蘇程言的身上,隨即淺笑道“蘇小姐、蘇公子,許久不見!今日怎不見蘇小姐的貼身丫鬈?哦,我給忘了,蘇小姐的丫頭因為與人幽會私通,早已被處置了吧!難怪今日蘇小姐出門由蘇公子相陪,許是擔心這類的事情再次發生吧!果真是兄妹情深,讓我好生的欽羨呢!”

雲千夢的聲音不大不小,卻又能讓周圍的人聽得清清楚楚,又加上她故意放緩了語速、咬文嚼字句句清晰,就連四周酒樓茶樓上的看客都把這話完完整整的聽進了耳中,一時間風水輪流轉,蘇淺月蘇程言本想借機羞辱雲幹夢的,可不想反過來卻被對方給嗤笑了!

四周頓時響起低低的交頭接耳聲,蘇淺月一張如花似玉的小臉頓時漲紅了起來,嬌豔欲滴的煞是好看,隻不過那雙美目中的歹毒卻是破壞了這份美麗!

“雲千夢,你除了一張伶牙俐齒,你還有什麽?已經是遭辰王退婚的休棄女子,你還有什麽臉麵出門見人!”蘇淺月怒火中燒,一個箭步土前,噴火的雙目緊緊的瞪著雲千夢,咬牙切齒的低聲吼道!

而雲千夢回給她的卻是燦若星辰的莞爾一笑,隨即同樣壓低聲音冷酷道“蘇大人最近好是得意,看樣子蘇小姐也是紅鸞心動有了中意的人!隻不過,辰王爺精明能幹,豈會刊行一個連丫頭的德性都教導不好的千金小姐?難道他不怕從此以後辰王府上空綠雲罩頂!”

語畢,雲千夢癡癡的笑了,卻把蘇淺月氣的滿麵通紅,雙手緊緊的拽著絲帕,雙目恨不能把雲千夢給吞了!

“雲千夢,你如此的刁鑽,就不怕此生都嫁不出去嗎?”蘇程言自從上次雲千夢設計蘇淺月落水後,便對雲千夢甚至整個雲相府有著強烈的厭惡情緒!

此時見雲千夢欺負自己妹妹,自然要出言相助!

雲千夢則是滿眼不解的看向蘇程言,隻覺這人真是枉費他長了一張好麵皮,卻是個隻知拿女子婚嫁名譽攻擊人的小人!

慕春三人見雲千夢輕鬆應對蘇淺月,又瞧雲千夢此時逗弄麵前這兩人十分的愉悅,三人臉上方才的怒容頓時消失無蹤,紛紛好苛的等著她家小姐接下來該如何的回擊!

隻見雲千夢略顯調皮的聳了聳肩,隨即抬起晶亮如葡萄的雙目望進蘇程言小人得誌的眼中,輕聲開。”蘇公子還是多多費心自己的婚事吧!方才蘇公子那一手,當真是丟盡男人的臉麵,竟連我身旁的一個小丫頭都比不過,又有哪家千金願意嫁與蘇公子這樣沒有男子氣概之人呢?”

“雲千夢,不許你羞辱我哥哥!”蘇淺月見雲千夢居然嘲笑蘇程言無能,一時勃然大怒,衝著雲千夢便吼道!

而雲千夢麵上的表情則是瞬間轉變,由方才的奸笑轉為楚楚可憐,一雙水眸中如雲似霧,水波粼粼在眼底泛出瀲灩之光,又見她因為蘇淺月的大吼嚇得往後退去,若不是身後丫頭攙扶,怕早已跌坐在地,一時間雲千夢滿是委屈的形象深入人心,那些幹金小姐、貴門公子見蘇家兄妹欺負雲千夢一人,紛紛出聲指責,惹得那兩人一時有苦說不出,均是滿眼怒氣的瞪向雲千夢,“姐姐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我表哥表姐隻不過是與姐姐過來寒暄一番,不想姐姐竟惡語相向,這若是然爹爹知道,姐姐該如何解釋?”這時,早已看了半天好戲的雲若雪自人群中走了出來,隻見她滿麵笑容的走進幾人,淺淺的說出那番話!

雲千夢則是站好身子,用絲帕擦了擦眼角,嘴角勉強的笑了笑,有些委屈道“妹妹何出此言?難道自己親姐姐被人羞辱,妹妹竟還幫著外人?也難怪,妹妹與蘇公子蘇小姐乃是表親,自然比我這個同父異母的嫡長姐要來的親切一些!”

說著,雲千夢難過的低下了頭,雙手無助的緊捏那把香扇,看著好不可憐,加上她容貌本就清麗,更是惹得那群公子哥心疼不已!

而雲若雪見雲千夢三言兩語便點明了自己的身份,暗自咬牙,卻又不能再說什麽,否則明日傳出相府二小姐不尊嫡姐,怕是自己的名譽有損!

“妹妹若是無事,便去別處逛逛吧!此處是非多,別連累了相府!”雲千夢撐開香扇半掩唇瓣,在雲若雪耳邊低低的說著,聲音清冷微寒,帶著一股攝人的寒氣,讓雲若雪心頭一緊,雙目不可思議的看向雲千夢,卻見對方早已是轉開了目光,便狠根的跺了跺腳,拉著不甘心的蘇淺月離開了這邊!

福源樓三樓一閃半開的窗子中,露出一雙滿是陰鷙凶殘的眸子,盯著雲千夢卻是冷酷一笑。。。

一場鬧劇很快在新一輪的投鏢中被人們暫時忘記,那些公子哥家境本就富裕,也不在乎這十兩紋銀,又見今日貌美的小姐比比皆是,便紛紛讓身旁的小廝送上那銀子,打算在眾位佳人的麵前一展身手!

可惜,大部分人平日裏隻會飲酒作樂風花雪月,這等需要用巧勁與力氣的活兒,還真是不適合他們,隻見一個個興高采烈的上場,卻又灰頭土臉的下來,隻覺得在眾佳人麵前丟了麵子,一時間紛紛瞪向那掌拒,直怪他沒事整這麽個麽蛾子出來幹什麽!

半柱香的時間過去,除了之前元冬投中的那隻元寶,竟再無一人投中,眾人臉上均有些意興闌珊,紛紛覺得這掌櫃不愧是做生意的人,算盤打的可真是精明!

“你這丫頭的身手不錯!”雲千夢本想帶著丫頭們離開,可剛一轉身,便被一堵人牆給擋住了,順著聲音抬頭,隻見楚飛揚竟與辰王同時站在自己的麵前,楚飛揚一身黑色滾金邊暗紋錦袍,而江沐辰則是一襲寶藍刺繡長袍,兩人一出現,頓時讓那群公子哥黯然失色,周圍小姐們的目光紛紛含羞帶怯的看向兩人,臉上均是飄上兩朵紅暈,一昏標準的大家閨秀的模樣!

“臣女見過王爺、見過相爺!”雲千夢相繼行禮,隨即打算繞過二人離開,可兩人卻是死死的擋在她的麵前,絲毫不讓步,讓雲千夢抬眸瞪去,卻發現楚飛揚的眼中盡是促狹的笑意!

“素聞楚相文韜武略無一不精,隻是平日沒有切磋的機會,不如今日就此比劃一番,如何?”江沐辰見雲千夢一個勁的看向楚飛揚,對自己卻是冷淡的可以,心中頓時不是滋味,立即開口道!

楚飛揚則是彎唇一笑,隨即開。”這自然好!本相亦是想見識見識王爺的騎射功夫,今日倒是可以大飽眼福了!”

雲千夢聽著兩人互捧的話語,心中頓時欽佩不已,明明是兩個不對盤的人,互捧起來竟都是麵不改色的,當真是朝廷重臣,讓人不可小覷!

“那就請雲小姐做個見證,為本王與楚相做個決斷!”不想江沐辰卻不放過雲千夢,竟還開口讓她做裁判!

雲幹夢則是淺笑道“今日是乞巧節,長街上人潮湧動,有如此多的人為王爺與楚相作證,臣女倒是不敢評判二位的武功,免得有所偏失!”

說完,雲幹夢便帶著慕春三人退至一邊不再言語,倒是辰王冷冷的凝視了她半響,這才與楚飛揚一同走向店小二,兩人交了銀子,分別挑了一支紅色一支白色的飛鏢,各自找好角度,這才見楚飛揚笑著說道“王爺,不如咱們就投最上麵的碧玉簪子,誰先投中便算誰贏!”

江沐辰轉了轉手中那隻紅色飛鏢,抬眼看了看在月色中幾乎看不清的竹竿頂端,心中冷哼一聲,隨即高傲道“既如此,便依楚相之言!”

眾人聽兩人之間的對話,紛紛麵露驚訝與好奇!

那竹竿有三丈之高,在星空下,那頂端的碧玉簪子雖熠熠生輝,可卻也看的不太真切!

隻是聽聞兩人的打賭,似乎是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投中,一時間四周酒樓的窗台上冒出無數的腦袋盯著這邊,那些本還在討價還價購買心愛之物的幹金小姐也紛紛跑了過來,不但是因為麵前兩人尊貴的身份與俊美的樣貌,更是想一睹兩人接下來的英姿!

雲千夢再次看向那碧玉簪子,心中估量,元冬的武功不差自己也是見識過,但元冬卻也隻是投中最下端的元寶,而那簪子如此高懸,仰角過大,又在半空中隨風擺動,怕是很難投中,不知楚飛揚與辰王的功力如何,可不要知會說大話,而丟醜於人前啊!

隻見兩人同時抬頭、俊目凝望,瞧準了簪子的位置,手腕同時一揮,兩隻飛鏢如離弦的箭一般衝向夜幕中,……眾人隻見那兩隻飛鏢直飛而出,那隻紅色的飛鏢竟不偏不綺射中竹竿的頂端,鏢入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原配攻略地獄模式七零年代炮灰女配[穿書]六零之穿成極品他媽娘子總想做寡婦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