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101節

  【93】

  “表姐好性子,這麽熱的天,居然坐得住!”看著曲妃卿手中捏著細小的繡花針,神態認真仔細的一針一線繡著一朵紅色的牡丹花,一旁的樂瑤則是站則曲妃卿的身側,手拿一把鵝毛羽扇,輕輕的替曲妃卿打扇消暑,一昏活脫脫的仕女圖便呈現在雲千夢的麵前,讓她欣賞了好一會子這麽精致美麗的畫麵,這才出聲!

  曲妃卿由於太過認真盯著手中的活計,竟沒有發現雲千夢的到來,此刻見雲千夢一身熱氣的走進內室,便立即放下手中的繡花針站起身,吩咐樂瑤去給雲千夢準備些冰鎮的燕窩湯來,自己則是把雲千夢迎了進來!

  “你這丫頭,來了也不讓丫頭們通報一聲,外麵那麽大的暑氣,虧你待得住!”曲妃卿拉著雲幹夢一起落座在鋪了涼席的軟塌上,拿起自己平日用的圓形團扇,仔細的為她扇風納涼!

  雲千夢見曲妃卿此時表現的真真是一名古代大家閨秀的模樣,想著穀老太君已經下定的決心,心中一冷,麵上卻始終保持著往日的淺笑,與曲妃卿打混道“這不就是為了讓表姐心疼心疼嗎?隻是不知表姐為何這麽熱的天趕製這麽大幅的繡品,仔細熬壞了眼睛!”

  此時已過了午時,雲千夢見曲妃卿眼中泛著淡淡的紅血絲,便知她定是繡了很長時間,疲勞趕製如此細致的活,遲早會把眼睛給熬壞!

  “前些日子,祖母進宮見太後,便把我平日裏繡的帕子送了些給太後,殊不知皇後娘娘竟看中了,便拿著花樣,讓我給繡一哥國色天香圖!你也知道,這段日子家中出了不少的事情,我也沒有心思靜下心來繡花,這些天眼見著大哥也恢複了,輔國公府的冤屈也洗刷了,我這才得了一點空,想著還是趕緊把這繡品給趕製出來,免得讓皇後娘娘等久了!”接過樂瑤端過來的一盅燕窩放在雲千夢的麵前,曲妃卿淡雅的說道!

  雲千夢聽她如此說道,心中不由得有些吃驚,這西楚皇帝的後宮中,最出名的,便是太後了!

  雖說現如今後宮也跟著皇帝的繼位而改朝換代,可太後在後宮的威望卻是與日俱增,這樣的盛名之下,就連一國的皇後都鮮少有人捉起!

  加上這些日子與皇後鮮少的接觸過幾次,雲千夢隻覺這位皇後為人謙卑溫和,對太後也是極為的孝順,這才讓玉乾帝對她尊重有加!

  隻不過,這位皇後雖說是出自當年阮淑妃的阮家,可阮家這些年來嫡係之中並沒有年紀相當的小姐出生,因此當年玉乾帝繼位時,太後與阮家的薑老太君這才做主,將旁支中的一名嫡小姐點為皇後!

  因此,這位皇後雖有龐大的家族作為後盾,但實際上與嫡係這邊並無絲毫的感情,所以在平日的為人處事中,皇後顯得十分的低調,十分的小心翼翼,絕對不會讓人抓到絲毫的錯誤,免得將來成為棄子!

  雲千夢則是站起身走到那哥繡品前,看著已是完成隻差收尾的工序,上麵那一朵朵繡成的牡丹花栩栩如生,仿若真能吸引蝴蝶蜜蜂前來采摘一般,讓人愛不釋手!

  “表姐的繡功真是了得,讓夢兒慚愧不已!”雲千夢這話說的倒是實在,在現代的時候,雲千夢也就能夠為自己縫個扣子的活計,若真要她拿著繡花針在這細細的繡上半天,那也是浪費了一塊好料子!

  “這有何難的,你若有心學,每日便過來,我一一指點你就是了!”曲妃卿一邊笑著開口,一麵仔細的觀察著雲千夢的神色,見她在聽到學習繡花時偷偷的皺了皺小鼻子,曲妃卿一時搖頭失笑!

  “宮中繡娘無數,均是挑選的最為出眾的繡娘,為何皇後娘娘獨獨的點,了表姐的?”玉乾帝繼位也有些年頭了,為何皇後如今才看中曲妃卿的繡品,怕是要繡品是假吧!

  雲千夢覺得前些日子聽米嫉嫉提起過,這位皇後真正的娘家勢力薄弱,雖然出了一個皇後,可家中幾個兄弟的親事還是無人問津,怕是皇後有些著急了吧!

  而如今玉乾帝最為綺重的便是曲家、阮家與楚飛揚!

  奈何阮家是皇後的本家,自是無從拉攏,而楚飛揚為人讓人捉摸不定,亦是不好把握,獨獨這曲家的嫡小姐知書達理、溫婉賢良,最是適合拉攏的,想不到,這宮中的女子都不是泛泛之輩,一個平日裏看上去如此溫順的皇後,心思卻也是要讓人好好的揣摩一番!

  雲千夢盯著那大朵牡丹的眸子漸漸射出冷芒,素手輕輕狒過那朵大紅色的牡丹,…,“哎呀人111”,卻不知,小手指的指甲不小心勾到了中間那朵最大的牡丹,上麵紅色的絲線,拉出好長的一段,讓雲千夢不經意的便輕呼出聲,隨即擔憂自責的看向曲妃卿,忙出聲“表姐,這,都是我的過錯!”

  曲妃卿聽見她的叫聲,立即站起身趕到繡品前,見把被勾出來的一長段絲線,眼中亦是有些驚慌!

  隻不過,在曲妃卿的眼中,雲千夢並不是如此大意魯莽之人,尤其在聽到這幅繡品是為皇後趕製之後,雲千夢竟來了興趣問了許多,這讓曲妃卿收起眼中的驚慌,多了一抹沉穩的看向雲千夢,隨即問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麽?”

  “表姐早已知道了?”雲千夢不回反問,眼中閃著說不盡的聰慧!

  而曲妃卿卻是無奈的一笑,隨即開。”皇後如此明顯的示好,我豈會不知?你這一手倒是幫了我的忙!近日來,我倒是想了好些個法子,可她畢竟是皇後,萬萬不能應付了事!你這一勾,倒是無心之失,況且看在太後的份上,她也不能拿我怎樣!也讓她明白我並非如傳聞中那般好,斷了她的心思!”

  “其實表姐也無需擔憂!不還有太後嗎?你是她的親侄女,太後豈會不為你的將來打算?”話雖如此,可雲千夢與曲妃卿心中都明白,這也不過是安慰人的話!

  隻不過,有一點雲千夢倒是可以肯定,皇後娘家無勢力,太後是絕對不會把輔國公府如此有份量的嫡小姐嫁過去的!

  因此這牡丹的事情,怕是太後亦會幫著曲妃卿,皇後也不至於太過為難曲妃卿!

  “我讓樂瑤去打聽了一番,你可知,那阮公子仗著自己長姐入宮成了皇後,欺男霸女,真是活脫脫一個街頭霸王!據說前段日子還逼死了一個民女,這讓薑老太君動了好大的怒,便讓人把他給禁足了,否則還不知又有多少的好女子被他給糟蹋了!”曲妃卿拿出刺繡的工具,剪掉那被勾出來的紅線,又以拚接的方式把兩頭的線頭給連接在了一起,隨後把那線頭藏在其他完好的紅線中,再以小軟刷梳平,看起來倒也與方才無異!

  隻不過,細看之下,還是有差異的,看著這麽一點小瑕疵便毀了曲妃卿的心血,雲千夢眼中浮上一抹自貴,而曲妃卿卻隻是溫和的笑了笑,並不在意一哥上等的繡品頃刻間變為下等繡品!

  “真有此事?這阮公子倒是與那元府的元慶舟有得一比!兩人若是湊在一起,指不定會幹出什麽傷天害理的事情!幸而兩府之間結怨已深,倒是杜絕了這層隱患!”想起那同樣不學無術的元慶舟,雲千夢玩笑死的說道!

  “哼,這些個豪門望族的深院裏頭,那些醃腳的事情多了去了!我倒是羨慕那九玄師太,早早的看破紅塵遠離了是非因,如今過的雖是清苦些,卻是個真正自由自在的人!”曲妃卿目光投向窗外,看著外頭烈日當頭、知了蟬鳴蛙聲不斷,語氣中隱隱透露出自己的心跡來!

  雲千夢心中大驚,不想表姐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便走到她的身邊,與她一同看著外麵的雲卷雲舒,淡然道“表姐又怎知九玄師太沒有煩惱呢?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隻要她站在西楚的土地上,那她便是西楚的子民,永遠是無法逃脫紅塵瑣事!況且,普國庵作為西楚最有名的寺廟之一,每年後宮嬪妃皆會前去禮佛,九玄師太又怎能不親迎接待?所以,表姐還是莫要想這些有的沒的!若心中自由,不管是身處何地,都不會受到影響的!”

  曲妃卿見雲千夢如此說道,一時間竟笑了“我也隻是嘴上說說,倒是惹來你這一頓勸解!現下爹爹還未救過來,我又豈會有那樣的念頭!”

  說完,曲妃卿便斂眉低首,麵上不由得浮現出一抹實實在在的擔憂!

  聽她如此一說,雲幹夢的心情亦是越發的沉重,卻也深知,除非找到九玄師太那盒被盜的斛葛,否則老太君怕是已經打定注意要把曲妃卿嫁進海王府!

  想著上次在海王府所看到的一切,雲千夢便隻覺一股寒氣自腳底猛地竄上心頭!

  海王若是沒有那樣的心思,例還好;若海王真有那樣的心思,將來不管成功還是兵敗,表姐都不會有好下場的!

  抬首看向曲妃卿,見她樣貌秀美、舉止端儀,雲千夢深知必須在老太君應下這事之前,找到那盒斛葛!

  手中的團扇轉了個麵,雲千夢隨即笑著告辭“來了半日,我也該回去了,”

  曲妃卿見她要走,眼中立即浮上不舍的目光,拉著雲千夢的手挽留道“用過晚膳再走吧!”

  可雲千夢卻是搖了搖頭,讓曲妃卿留步不用送出門,便自己帶著慕春離開!

  “回相府!”本想直接去天福樓,可自己一日之內數次出現在天福樓,怕是會引起別人的猜忌,倒不如一會派慕春過去,倒也是省去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一路上,雲幹夢閉目靜思,而馬車則是一路小跑,不一會便到了相府!

  慕春扶著雲幹夢坐進軟轎中,剛進了綺羅園的園子,便見雲幹夢立即踏出轎子,快步往內室走去!

  看著早上自己習字時的筆墨紙硯還未收起,便走到桌前,執起毛筆,在筆尖蘸上些許墨汁,拿過一張宣紙,在上麵寫了幾個字,隨即折好交給慕春“現在便去交給焦大,他知道該如何去做!”

  “可是,奴婢走了,就沒有人詞候小姐了!”慕春看著雲千夢身邊一個伺候的人都沒有,一時有些不放心,便磨蹭的不想離去!

  “速去速回!”可雲幹夢的雙目卻是射過來兩道淩厲的目光,慕春心知這紙中寫的定是重要的事情,便咬著下唇小跑出了綺羅園!

  慕春一陣風似的便衝進了天福樓,緊接著便上了三樓,此時容雲鶴正在二樓雅間核算這月的進賬,偶然的抬眸間,竟見雲千夢的丫頭又出現在天福樓,便立即招手讓身邊站著的掌拒靠近些,在他耳邊低語,‘你親自送些補品前去三樓,不必急著出來!”

  那掌拒自是聰明人,有些事情一點即通,便立即點頭稱是,向容雲鶴行了一禮便迅速的走出雅間!

  “將軍,這是小姐讓奴婢交給您的!”焦大雖是楚王的貼身侍衛,可卻是西楚聲名赫赫的將軍,隻不過楚王於他有養育之恩,他亦是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之人,便甘願呆在楚王的身邊,隻做一個侍衛,保護楚王的周全!

  焦大接過那折好的宣紙微微敞開,突然感覺到有人接近自己這邊,立即冷聲道“誰!”

  慕春被他這突然的出聲嚇了一跳,放眼看去,卻見天福樓的掌拒竟端著一盅補品,滿臉含笑、落落大方的走了過來“這是小姐方才離去時讓小的熬製的補品!”

  說話的同時,那掌櫃精明的雙目借著有手中托盤的掩護,快速的掃了眼焦大手中的宣紙!

  聞言,焦大卻沒有在出聲,目光反倒是謹慎的看向慕春,見她朝自己點了點頭,這才微微放下警惕!

  那掌拒滿以為自己過關,便打算推門進入廂房之中,卻被一柄寬劍給擋在了麵前!

  “把東西給慕春就可以了!”焦大警惕的開口,既然他答應雲幹夢保護裏麵的人,自然是不會讓外人接近這件廂房!

  而這掌拒方才無聲無息的靠近這邊,此時又是滿麵堆笑,怕是心中有鬼,否則豈會無事獻殷勤?

  慕春見狀,也不等那掌櫃推脫,自個便搶過那托盤,隨即開。”多謝掌櫃,您請回吧!”

  那掌拒原還算是個厲害的人物,可今日卻偏偏遇上焦大這麽一個更為厲害的人,更何況對方手中有乓器,他自然是不能以卵擊石,便隻能慢慢的離開三樓!

  待那掌拒離開,焦大便拿開蓋子,仔細的看過裏麵的補品,這才對慕春點了點頭,放她進了廂房,自己則是收好那紙條,繼續守在門口!

  那掌拒則是快步進了雅間,見容雲鶴負手立於窗前,隻輕聲開口“少爺,”

  聞言,容雲鶴立即轉身,平淡的眼底隱藏著少有的焦急,立即開口問道“發生了何事?”

  掌櫃想了一會才謹慎的開。”奴才借少爺的筆墨一用!”

  說著便看向容雲鶴,見他點頭,這才恭敬的走到桌前,拿過一張宣紙,執起毛筆,憑著自己方才從那宣紙背麵看到的字跡,緩緩的描述了出來!

  寫完後,隻見掌櫃拿起宣紙放在麵前吹了吹上麵的墨跡,隨後把宣紙反過來,這才遞到容雲鶴的麵前!

  容雲鶴接過,看著上麵赫然寫著一個‘斛,字,眼神中不禁充滿不解,隨即便問“沒有聽到他們的交談?”

  掌拒搖頭,有些慚愧道“那男子武功高強,奴才隻是稍微的靠近他們,便立即被發現了!好在他方才隻顧盯著奴才,一時不察,忘記把那紙條收起來,這才讓奴才隱約的看到了這一個字!”

  聽他這麽一說,容雲鶴心中明了,焦大乃是楚王身邊的人,警惕性自然不是常人能比,掌拒折在他的手中並不丟人,便也不再追究此事,揮了揮手便讓掌拒退下了,自己則是拿著那宣紙盯著上麵的字怔怔發呆,到底她遇到了怎樣的因難,竟連楚王身邊的人也出動了?

  眉頭微皺,容雲鶴讓肆兒收起桌上的賬本,肆兒無意間看了眼那紙上的‘斜,字,有些不解的歪著腦袋想了半天,好奇的問道“少爺,這是什麽字?怎麽長的如此的奇怪?”

  容雲鶴見他雙眼盯著,斛,字發愣,微搖頭,帶著些許責備道“平日裏讓你多讀書,你卻貪玩,連‘斛,字都不認識!”

  聽容雲鶴這麽說他,肆兒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隻是卻覺得這‘斛,字聽起來十分的耳熟!

  隻不過,這是主子的事情,他做小廝的,隻管伺候好主子便成,於是手腳麻利的拿出一方錦緞方布,把幾本重要的賬本包好,又貼身的收在胸口,這才陪著容雲鶴走出天福樓!

  匆匆三四日過去,焦大這邊依舊沒有消息,那盜走斛葛的人仿若做的天衣無縫一般,竟連一點線索都沒有留下,著實讓人惱怒!

  距離三月之期那日,時間已是所剩不多!

  而海王府卻為了避免輔國公府應下之前海沉溪與曲妃卿的婚事,竟對外宣稱海王惡疾突發,一月之內閉不見客!

  一時間,別說官宦人家進不了海王府,就連玉乾帝多番派人過去一探虛實,也隻是在前廳坐了坐,絲毫不見海王府的各位主子!

  聽到這樣的消息,雲幹夢心中不禁冷笑,好個海王,算準了輔國公府會迫於無奈會應下海沉溪與曲妃卿的婚事,為了免除不必要的麻煩,這才來了這麽一手!

  隻不過,之前海王妃親自上輔國公府提起這事,隨後曲淩傲便被人刺殺,現如今海王府又如此表態,這樣看來,刺殺曲淩傲的事情,難道與海王府無關?

  畢竟,海王府若沒有心思結這麽姻親,當初亦不會派堂堂的海王妃出麵,如今又是這樣的一個態度,豈不是自相矛盾?還是說這一切都隻是煙霧彈?為了洗刷海王府的嫌疑?

  突然意識到這一點,雲千夢心中大驚!

  若刺殺一事並非海王所做,那會是誰?

  曲淩傲的身後便是輔國公府,輔國公府的身後便是太後,隻消輔國公府倒了,那太後的權利也等於是架空了,整個朝堂之上,最希望整垮太後的,怕也隻有元德太妃!

  若真如此,那當日辰王借口搜查各府讓眾人為他作證清白,隨後再派人進入輔國公府進行刺殺,這一係列的動作下來,雖冒險卻是讓任何人也懷疑不上他,如此縝密的心思讓人心顫!

  這時,慕春開心的跑進內室,見雲千夢凝眉思考事情,立即放緩了腳步,穩重的走到她的身邊,略帶喜悅的說道“小姐,方才迎夏過來稟報,說映秋醒了!現如今已是沒有生命危險了!”

  聞言,雲幹夢抬起頭,眼中帶著少有的喜色“什麽時候醒的?”

  “說是昨兒個後半夜,醒來就喊餓!”聽著迎夏嘰嘰喳喳的稟報,慕春心中亦是感同身受“隻是,迎夏回稟說,映秋在休克前曾看到了凶手是穿著靴子的!”

  靴子?

  西楚平民是不能穿靴的,隻有貴族、官員才能穿靴!

  而按照品級的不同,靴子的樣式以及用料都會有所不同!

  不過,如果映秋沒有看錯的話,那這的確是偵破此事的一大線索!

  “是緞麵還是布麵?”朝廷命官才有資格穿緞麵的靴子,而獄卒之流隻能勉勉強強的穿布麵的靴子!

  若是從這方麵著手調查,那範圍可就縮小了不少!

  慕春見雲千夢問得這樣的仔細,一時有些答不上來,便慚愧的低下頭自責道“請小姐責罰,是奴婢思慮不周,沒有問清楚!”

  而雲千夢則是擱下手中的茶盞,立即吩咐道“準備馬車!”

  可這時,老太太身邊的芮姆姆卻是走了進來,看到雲千夢,芮姆嫉立即行禮道“奴婢見過大小姐,大小姐安好!”

  雲千夢見她滿麵笑容的進來,便也不好隨便打發了她,便重新坐下,端起茶盞細細的抿了一口,這才開。”姆姓今日怎麽來了?可是祖母那邊有何不妥?若是缺了什麽,便去找柳姨娘,她會仔細的為祖母添上的!”

  芮嫁姆見雲千夢說話如往日一般和煦,臉上的笑容更甚,便站起身回道“謝大小姐關懷!老太太那邊一切安好!今日是老太太想念大小姐了,才命奴婢前來請大小姐前去百順堂!”

  聽她這麽一說,雲幹夢挑眉凝視那芮嫉姆的表情,見她的臉上除了笑容之外再無其他的神色,而眼中亦是端著慢慢的善意,便笑道“這是我的過錯了,近來事情多了些,竟沒有按時去給祖母請安!正巧借著今日芮嫉嫉來,不變一同前去吧!”

  說完,雲千夢站起身,淡淡掃了慕春一眼,見慕春領會的點了點頭,這才領著芮瑭姆與慕春前去百順堂!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