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星河大帝

第701節


“我會和你對付無限之主江離,但也要有好處,沒有好處的事情我是不會去做的。”祖念生道:“其實無限之主江離還可以,他講究規矩,講究秩序,跟著他做的人會有很大好處,如果你再這樣故意打擊,威脅我的話,我肯定會轉頭把你賣了,你的力量雖然強大,不過也就比我強橫那麽一絲絲而已,如果我們交戰,我肯定會殺了你,因為你違反秩序,我借助秩序,可以把你鎮壓,你信不信?”


刹那之間,祖念生強大的自信似乎再度回來了。


黑衣人臉色一變,倒是知道祖念生也不是這麽容易對付得了的,他想了想:“好處,當然有,我們可以分給你一枚混沌胎果,乃是混沌深處之精華,這是我們的王竊取混沌力量而造成的。”說話之間,他拿出來一枚果實,這果實純粹就是混沌之氣相互纏繞,組成了個葫蘆似的果實,在這果實深處,許多形體如龍蛇爭霸,相互糾纏,其中蘊含了不是能量,而是混沌的自我意誌,自我生滅,自我輪回,自我修複,自我蛻變,自我進化的無數經驗。


“好東西。”祖念生一揮手,從黑衣人手中奪取了這枚果子。


那黑衣人似乎並沒有抵抗,任憑他施展,本來這果子就是給他的。


“你要我做什麽?”祖念生並沒有立刻把這果子吞噬,他不會放心,而是要細細研究,因為他肯定知道,那奇遇者之王陰險狡詐,不會這麽容易就給他如此之大的好處。


“很簡單,還是組織奇遇者聯盟,江離讓你怎麽做,你就怎麽做。”黑衣人道:“我們的王也想把所有的奇遇者聚集在一起,不單單是無限世界的奇遇者,混沌內部的奇遇者,連同其它巨獸內部的奇遇者,都要被你聚集在一起。”


“你們要聚集奇遇者是為什麽?”祖念生陡然警覺起來。


“很簡單,獻祭!”黑衣人陰險的道:“而且不是以我們的名義獻祭,是以江離的名義獻祭,簡單的來說,就是你以江離的名義組織成奇遇者聯盟,然後不知不覺之間,以江離的名義把這些人賣了,獻祭他們,到時候他們不會恨我們,而是極度怨恨江離,以為江離拿他們獻祭,這樣一來,所有的怨氣都會聚集在江離的身上,我們的陰謀就成功了,想一想,經過了這次的事情,所有的奇遇者都會相信江離,如果他們發現,自己被江離出賣了,那會有多大的怨氣?”


“不錯!”祖念生目光一亮,隨後對那奇遇者之王深深的忌憚起來,這個主意可謂是壞得流膿。


那些奇遇者已經開始信任江離,以江離的名義,召集他們,然後陰謀暗算,把所有的奇遇者都獻祭,那些奇遇者會產生多大的怨氣?祖念生知道,每個奇遇者,都有大氣運在身軀上,他們如果被冤屈而死,那產生的怨氣足可以把人拉入無底的深淵之中。


所有的大氣運者全部都怨恨江離,不但那道心瓦解,江離自身也會被冤孽纏生,就是最好的機會。


“這奇遇者之王陰險毒辣,很有可能,我幫助他做事情,最後他也要獻祭我。”祖念生心中知道,自己也是祭品中的一員而已。


不過,這件事情他可以做,瞬息之間,他就想到了數百種可以讓奇遇者之王和江離同歸於盡的方法。


這真是一個絕世大陰謀。


第1025章 抓住緣分


“既然這樣,我們的計劃就定下來了。這對於你來說,也有大好處,因為在無限之主江離隕落的時候,你可以獲得他的無限之真諦,而奇遇者之王並不需要無限之主的東西,他需要的是戰勝無限之主,隻要戰勝了這個幾乎不可能戰勝的對手,那奇遇者之王的修為就會徹底蛻變,其實到了他們這個境界,能量已經不重要,相互吞噬能量的重要性已經微乎其微,不過我們還沒有明白這個道理,還停留在掠奪能量的階段。”


神秘黑衣人繼續道,他似乎也看出來,這祖念生並不會聽奇遇者之王的,於是告誡對方。當然他也不怕祖念生不聽話,對於他來說,不知道有多少手段算計祖念生。


祖念生也在算計神秘黑衣人和他背後的奇遇者之王。


兩人勾心鬥角。


“這個我知道,我可以得到無限也不錯。”祖念生壓根不相信神秘黑衣人的話,不過他仍舊是虛與委蛇:“放心,我會做好一切的,不過無限世界的奇遇者個個都非等閑之輩,我恐怕無法把他們全部都聚集起來,組成一個聯盟,這點還要你們的幫助。”


“你是以江離的名義來召集,方便很多,當然那些奇遇者個個都桀驁不馴,我們會暗中幫助你的。也會提升你的實力,我現在就是奇遇者之王的代言人之一,我會隨時出現在你的身邊,傳達奇遇者之王的消息。”說話之間,黑衣人就地晃動,消失不見。


“老大,這黑衣人實在是囂張,不安好心,我們和他合作,很有可能落入陷阱,此人沒有江離的無限團隊那麽光明正大。”崢嶸也看出來了。


“無所謂,不光明正大最好,世界總是陰陽分化,兩極對立,光明未必就可以戰勝黑暗,有的時候,天地循環,反而是黑暗籠罩大地,光明被壓製到最低點。”祖念生道:“我不偏向奇遇者之王,也不偏向江離,任憑戰鬥,從其中獲取到天大機會。”


“那倒是。”崢嶸道:“不過我們是在與虎謀皮,必須要萬分小心,不然就會陷入深深的困境,對了,老大你說我們和這神秘的黑衣人見麵,那江離會不會立刻就知道了?”


“應該不會。”祖念生道:“我想那奇遇者之王肯定有蒙蔽無限之主的方法,否則怎麽可能就在我們麵前故意顯現出來蛛絲馬跡?而且無限之主江離似乎也無法察覺出來奇遇者之王究竟在什麽地方,如果他知道的話,就不可能以我來做誘餌勾他出來了,現在看來,這奇遇者之王十分謹慎,派屬下前來,由此可見,他的實力恐怕他奈何不了江離。”


“老大,你說江離的實力究竟是個什麽境界?”崢嶸道。


“我也不知道,深不可測,反正現在的我是不能夠和他抗衡的。”祖念生無奈的說出來了這樣一句話,其實他很不願意承認這點,但一次次的打擊使得他徹底清醒過來,他知道,就憑借自己這麽一點點的奇遇,根本不可能和江離抗衡,眼下唯獨就是借助勢力,做出來驚天動地的事情。


“現在,你們竭力收縮,不要張揚,我們夾著尾巴做人,默默修煉,既然那江離自大,不對我們做什麽,那麽符獸和尤獸的巢穴就可以運轉起來,積蓄力量,我們還是有優勢的。”祖念生開始了一係列增強實力的計劃:“我還可以繼續修煉,去吞噬虛空中那些強大的存在。”


“是!”


崢嶸也知道事情並不樂觀,必須要各種經營,才可以奪回優勢。


當下,祖王團隊全體都行動了起來,祖念生身軀一動,消失不見,似乎去尋找各種奇遇者。


無限世界,十二萬九千六百大陸,每座大陸都廣闊無邊,擁有蜂巢一般的空間,不知道多少生靈,而這次劫數,圖獸襲擊,被滅殺之後,所有能量融入世界本源之中,這樣一來,更是多出來不少變化,甚至多了很多無人探索的遺跡,無數的奇遇者隱藏在芸芸眾生之中,非常難找,不過祖念生得到了不少信息,一半信息是神秘黑衣人給他的,一半則是江離傳遞給他的,讓他們去哪裏尋找奇遇者,所以他倒是有目標,不至於沒頭蒼蠅似的亂撞,以至於大海撈針。


無限世界核心深處。


江離閉目端坐。


核心團隊依舊圍繞在他的身邊,看著他身上演繹出來了各種人間百態,千萬變化。


“江離,那祖念生能不能夠勾引出來奇遇者之王?”


這個時候,夢紙鳶在觀察一麵水晶球體,上麵就顯現出來了祖念生的行蹤,發現此人在修煉,並沒有什麽動作,也沒有和外人接觸的跡象,十分老實。


“祖念生此人一看就不是老實人,居然會這樣安分守己?”她略微有些驚訝。


“你看到的祖念生,其實是假象,被某人以無上變化,扭曲了時空,甚至是扭曲精神和心靈,到達最為巔峰的幻覺,真正的祖念生可不是這樣,很好很好!我的布局終於收到了效果,把那奇遇者之王引誘了出來,雖然沒有看到他的真麵目,但是此人的所有蛛絲馬跡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了。”江離道。


說話之間,他猛的吹出一口氣,頓時那水晶球體上麵就出現了許許多多的影子,這些影子好不容易才聚合在一起,就看見了祖念生在和一個黑衣人談話。


不過兩人究竟在談什麽,水晶球也顯現不出來,可見是被人用無上法力屏蔽了許多事情。


“這黑衣人是怎麽來的,所有監控,甚至天道之變化,都無法對他進行追查,似乎他從來沒有出現過似的,是夢中之夢!”珞風道。


“不錯,這就是夢中之夢,變化無窮,由此可見,那奇遇者之王的手段幾乎和我不相上下,但是他對我還是有深深的忌憚,因為我為眾生建立了秩序,經過這次圖獸的洗禮,眾生的心靈更加進步一層,我的參悟也就越來越深刻,所以他要對付我就必須要瓦解人心。如果我猜測得沒錯的話,瓦解人心,首先是要哪些奇遇者怨恨我,因為奇遇者是眾生之中的精英。”江離一指,那黑衣人被鎖定。


這黑衣人的身軀,處處都彌漫著虛無的氣息,似乎根本不存在,隻是人們的想象,但江離仍舊隔空,把此人鎖定。


黑衣人絲毫不覺得自己被監控,連連變化,和祖念生交談之後,就開始在無限世界各個大陸之中遊走,也沒有被空間的意誌所發現。


本來,整個無限世界明察秋毫,任何變化,哪怕是塵埃深處蘊含的細微世界都可以被洞悉無餘,可惜的是就是發現不了黑衣人,倒是江離,以無窮之手段變化,打出來鬼神莫測之玄機,一口真氣支持,發現了那夢中之夢的奇跡。


“這黑衣人在幹什麽?”


眾人就看見那水晶球體之中,黑衣人每遊走一個大陸,都似乎在地底下麵打下一團黑色氣流,那黑色氣流照樣也不可能被空間天意所察覺,但是卻能夠被江離所感知。


江離現在的修為,就算是那神秘莫測的奇遇者之王都琢磨不清楚,不知道其中到底是什麽變化。


“這黑衣人是在布置無形的祭壇,企圖在以後,一舉催動變化,使得無限世界真個成為他的祭品,這不是他的手段,而是奇遇者之王的手段,隻有那莫名其妙的奇遇者之王,才可以躲避開無限世界空間的監察。卻逃不過我的耳目,當然也是因為他去接觸了祖念生,我才根據祖念生這條緣分,抓住他的蹤跡,這次交鋒,我贏了。此時此刻,不是比拚力量的時候,而是看誰的緣分的運用得巧妙,我利用祖念生去做奇遇者聯盟的大事,的確就是一步好棋,試探出來了奇遇者之王。”江離歎息道:“緣分變化,相互牽扯,莫過如此。”


的確,江離如果不是因為黑衣人來找祖念生,他是不可能發現奇遇者之王蹤跡的,奇遇者之王的修為可謂是和他不相上下,乃是絕對的霸主巨頭,有心隱藏,根本無法尋覓。


但是,他派人來找祖念生,就從無相變成有相,著了痕跡,被江離抓住緣分那是很正常,江離這種修為境界,已經不看表麵,無論他隱藏得再好,再可以抹掉蛛絲馬跡,但緣分是最真實的寫照,人可以抹殺掉所有,但絕對不可能抹殺掉緣分。


“該死的這黑衣人,居然布置祭壇,想要獻祭我們整個無限世界,立刻出去,把此人抓住,把他獻祭給無限世界,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洪黑獄就要行動。


“不急,這也在我的計劃之中,這是一條線索和緣分,黑衣人布置下來祭壇,無影無形,以為我察覺不到,卻正是中了我的計謀,根據這個緣分,我可以更加清晰的獲得奇遇者之王的下落,還有他的具體力量,甚至他的底細,現在我已經知道了,此人在混沌內部,布局經營,我得過去好好的會會他!”江離道。


1026章 重返混沌


奇遇者之王不在無限世界之中,而是回到了混沌內部。


但是他屬下很多類似的黑衣人卻還在無限世界經營,這些本來江離是無法掌握的,好在他計謀無雙,以祖念生為誘餌,牽扯出來了緣分,這樣就可以把那些黑衣人一一尋找出來,到時候陡然出手,一網打盡。


那些黑衣人,個個都是鬼神莫測的無上強者,他們的實力甚至過了祖念生,也就是說,他們至少是數萬個輪回的實力。


如果能夠把他們全部殺死,融入無限世界本源中,那無限世界會膨脹到什麽地步?


這也是江離的計劃。


奇遇者之王想獻祭無限世界中所有的奇遇者,然後還要欺騙這些奇遇者,是江離獻祭了他們。


而江離也是同樣如此,他絕對會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到時候,就看雙方博弈如何了。


這是一場懸崖上的格鬥,誰輸掉就萬劫不複。


奇遇者之王才是江離最大的敵人,甚至過了混沌,因為混沌的一切,江離都掌握在心中,他甚至吸取到了混沌的智慧,可對於奇遇者之王,他是壓根不知道對方是什麽存在,什麽類型,是不是人類,還是某種奇怪的存在和霸主。


他必須要去混沌裏麵查看個究竟。


而且,他還要去會會老朋友,江心月,江納蘭,三次元宇宙天意,元始天王,道等人,這些人在最後一擊之間,企圖對自己不利,現在都要一一還回來了。


天道變化,日月乾坤。


江離雙手一合,身軀就消失了,下一刻,他就進入混沌深處。


就是如此簡單。


現在,他本身的力量還是幾千個輪回,對於混沌來說簡直是非常弱小,而且他本身就是混沌之中誕生出來的人,也能夠找到坐標,如果他的力量越了上萬輪回,那恐怕就要被混沌所察覺,像七彩眼球,灰暗眼球那麽大的能量,基本上還沒有接觸到混沌就開始被排斥了。


所以說,力量弱小有弱小的好處。


降落到混沌內部。


此時此刻,混沌內部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和以前的格局大不相同,以前是萬族林立,現在則是整合了起來。


江離的修為比當日離開混沌的時候高出不知道多少倍,觀察混沌內部億萬時空的變化,曆曆在目,而且不會引起混沌的警覺。


他目光橫掃,已經看到了幾大氣象升騰起來。


其中一個巨無霸國家,氣運如滿月在天,潑灑光芒,一看就是江心月的帝國。而緊挨著江心月帝國的,乃是黑白太極圖一般的帝國,那是元始天王的帝國。


“江心月居然自立門戶出來了?”江離心道。


隨後,他看向另外一個方向,也是兩大帝國,一個是道的帝國,一個居然是江納蘭的帝國。


江納蘭也脫離了道的桎梏,自立門戶,建立了龐大的帝國。


不過,這四大帝國都不是最大的。


在混沌之中,最大的乃是林立的“滅世神殿”,也是混沌本體意誌的體現,滅世使者逐漸變多了起來。


這就是混沌之子很快就要橫空出世。


畢竟是混沌意誌直接的體現。


簡而言之,整個混沌內部成了五方並立的驅使。


中央是“滅世神殿”。


東方是“納蘭帝國”,西方是心月帝國,南方是“元始帝國”,北方是道之帝國。


五大帝國,相互牽扯,相互變化,似乎到了當年天庭五帝共同執掌仙界的程度,江離對於這樣的格局,很是滿意。


當然,除了五大帝國之外,外麵還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土著,卻也都不足為慮,隨時都會被五大帝國碾壓成齏粉。


中央的“滅世神殿”地位然,和四大帝國勢如水火,因為它的本質就是要滅世。


而四大帝國也是相互勾心鬥角,還要防備滅世使者的入侵,這就演繹出來了合縱連橫的許多計策。


江離看著混沌內部,無窮陰謀之氣相互升騰,相互爭鬥。


“心月帝國,我來看看,江心月究竟到了什麽程度!”江離伸手一劃,頓時之間,就在他的麵前出現了一幅圖畫,那龐大的心月帝國之中,帝國最尊貴的女皇,江心月端坐著,似乎在修煉某種神功。


在她的身上出現了七彩光芒。

星河大帝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星河大帝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星河大帝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星河大帝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聖王龍符
  作者:夢入神機所寫的星河大帝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星河大帝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