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星河大帝

第685節


“你大約還不知道,是我和你父親元始天王約定下來的,他利用我身上的緣分,奪取混沌之外偉大存在的威能,所以你們必須輔助我完全成就大事。這是命令,誰輕誰重,以你的智商恐怕還是能夠分辨得出來的吧。”江心月抬出來了元始天王。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元始心明道:“我們這是在做交換,你要獲得我大元帝國和大始帝國的利益,就必須要做我的女人,這樣我們才可以放心把資源給你。”


“如果我就是不同意呢?”江心月看著元始心明,好像在看個死人。


“不同意?”元始心明道:“那就把你先囚禁起來,吸幹你的氣運和緣分,讓你徹底變成我們的奴隸,整個大元帝國大始帝國都在我的掌握中,你真的以為你這個外來人能夠翻天?”


“元始心明,你太高看自己了。”江心月絲毫不在乎:“我現在給你機會,速速把獻祭的材料準備好,獻上來,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你似乎翅膀硬了?”元始心明被刺得心頭火起,“看來我們帝國收留你,反而是弄出來了白眼狼,很好,非常之好,我倒是看看你最近修行了什麽神通。”


轟隆!


元始心明出手了。


他手掌撐開,向外直接撈,頓時四周出現雷霆閃電,鬼哭神嚎,煙雲激蕩,中間更是有大手憑空壓來,涵蓋天地。


這是他的武功絕學,本源之手。


出手可以把萬物破碎,化為本源,這不是混沌本源,而是元始天王自己締造出來的本源,比混沌還要純粹,這也是他為了取代混沌所布局的東西。


嗡……


江心月的眉心深處出現了絢麗的七彩神芒,這神芒橫掃之下,先是本源之手寸寸崩滅,完全消失,隨後那些雷霆,閃電,煙雲,鬼哭神嚎的聲音,都是一掃而空。


這是真正的秋風掃落葉。


“牢籠!”


七彩神芒擊潰了本源之手,化為牢籠,把元始心明囚禁在其中。


元始心明臉色劇變,瞬息之間打出來千百神拳,拳拳都有本源的力量在背後,力大無窮,撕裂神明。


可惜的是這拳勁到了七彩神芒所化的牢籠之上,立刻就消失了,隨後牢籠在縮小,不停的縮小,那神芒已經接觸到了元始心明的護身氣罩。


滋滋滋,滋滋滋……


那護身氣罩居然也化為烏有,冒出來青煙。


“該死,這到底是什麽東西。”元始心明驚慌失措,他高舉雙手:“本源不滅,元始之盾!”


從他的體內,凝練出來了盾牌,這盾牌展開,片片如梭,居然把自己包裹在其中,潑水不僅,可以抵擋一切傷害。


這元始之盾,乃是最強守護,根本不可破壞,不可摧毀,幾乎是無敵狀態,哪怕是修為比你高強很多倍的人,都無法洞穿或者煉化。


但是,江心月看也不看,閉上雙眼,那神芒向內一合,牢籠再度縮小。


哧啦!


整個元始之盾就地蒸發,就如水蒸氣一般,徹徹底底的沒有了,如此之神威,讓那元始心明幾乎跪在地上。


“你…你連元始之盾都可以打破,你究竟修煉了何種神通?”他戰戰兢兢的道。


“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我一個念頭甚至就可以讓你死。”江心月道:“現在滾吧,速速把所有的祭品給我準備好,要不然,我可以隨時培養你的那幾個兄弟替代你。”


一股大力勃然爆發,把元始心明徹底轟了出去。


他剛剛爬起來,還要報複,卻發現自己的身軀上多了一件七彩色的衣服,這衣服薄如輕紗,貼在他的身軀上,看起來好像煙雲籠罩,多了幾分仙氣,但是他卻從其中感覺到了殺機。


“你這是幹什麽?”他驚恐的問。


“這是我的禁錮,你如果有輕舉妄動,不聽我的命令,這衣服就會朝內一合,你就會形神俱滅。”江心月道:“剛才那威力你也看到了吧,滾吧。”


元始心明呼嘯一聲,立刻離開。


他心中那個恨啊,但是他不敢多說話,江心月的實力遠遠在他之上。


他隻能夠躲藏在角落舔傷口。


就在他離開了很遠,突然麵前降落下來一個人,這個人正是江離。


999章 無窮手段


“無限之主,你居然闖入了我的帝國!”


元始心明雖被江心月整得元氣大傷,功力並未失去,而且他認識江離,知道是敵人,當下運轉功力,就要對持。


“別緊張。”江離笑著:“我是來幫助你的,你本來在帝國中呼風喚雨,何曾受過這種屈辱?剛才你被江心月整治我全部都看到了,真是可憐?”


“你到底想要幹什麽?”元始心明如臨大敵。


“你想不想得到江心月?”江離道:“把羞辱你的人,踩踏在腳底下?”眼下的這個元始心明既然被羞辱,那麽就有機會攻破他的防線,埋伏下來棋子,當然江離是不可能幫助此人得到江心月的,此人也不過就是他的玩物,他借助此人剛才的羞辱,對付元始天王,江心月,江納蘭三人。


江離布局,環環相扣,不會有任何漏洞。


“你算不算羞辱過我的人。”元始心明知道這江離來找他幹什麽了,心中立刻思量:“此人來找我,肯定是想借我的手對付江心月,甚至還要暗算我父親,想把我當棋子,哪裏這麽容易,不過我不拒絕他,有好處就撈,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等我占完他的便宜,又不替他辦事,甚至把他徹底暗算,吞噬他的無限,也是一大快事。”


他也不是省油的燈,立刻在腦海中醞釀出來了千百陰險惡毒之計謀,要把江離暗算致死。


不過,他的嘴裏卻還在拒絕,這就是欲擒故縱。


“我當然不算羞辱你的人,我們之間沒有交集。”江離道:“我是為了防備江心月和江納蘭算計我,當然還有你父親,其實你父親對於你來說,並沒有什麽父子親情,隻要有機會,他肯定會把你獻祭,當做祭品。不如跟著我,無限是不會迫害任何人的,你現在看,曾經我的敵人一個個都加入了無限之中,還是好好生活,加速修行,無限的道理,你想必也知道很多。”


“你給我什麽好處?”元始心明開始索要東西。


“我幫助你報仇,你居然還要好處?你話說反了吧,應該是你給我什麽好處才是。”江離早就憑借無限法則中的手段,察覺出來此人要對自己動惡毒的心思,這個很正常,要是對方傻乎乎的相信自己,那才真是無可救藥。


江離要的就是對方動惡毒心思,這樣來他才可以將計就計,利用此子來算計江心月和江納蘭、“我知道你想利用我來算計江心月,我肯定不會心甘情願的幫助你,被你當棋子呼來換去,不過隻要有好處,一切都好說。如果沒有好處,那就請回。”元始心明也是假裝態度強硬。


“好處嘛,很簡單,我可以幫助你把身上的這件衣服給剝離,如何?”江離指著元始心明身上的那七彩煙雲霞衣:“如果你還想索要好處,我轉身就走,實話告訴你,這件衣服你穿在身上,隨時隨地都可以被江心月殺死,你現在性命操縱在她的手中,念頭一動,讓你怎麽辦,你就要怎麽辦,哪怕是跪下舔她的靴子都必須要做到,其實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你應該求我才是,因為能夠解開這個衣服的禁製。”


“這……”元始心明果然遲疑了。


他現在也是處於下風,形勢比人強,以他的修為自然可以察覺出來,身上這件衣服的恐怖之處。


他想了很多辦法,催動神功,都無法剝離,知道江心月的實力遠遠在自己之上。沒有人願意生死都被別人掌控,當務之急就是要剝離身上的這件衣服。


“我父親絕對可以剝離這件衣服,江心月畢竟是外人,我是元始天王的兒子,我就不信,江心月敢違背我父親的命令!”他還在嘴硬。


“你父親?你父親現在在混沌之外,和江心月一起在竊取偉大存在的力量,江心月布置在你身上的衣服,就是那偉大存在的威能。”江離在用語言步步緊逼,摧毀元始心明的信心:“元始心明,我實話跟你說了吧,現在你父親也要靠江心月身上的氣質來迷惑那偉大存在,從其中獲取到力量,最後超脫,現在江心月比你們重要千百萬倍,可以說,江心月隻要一句話,元始天王都可以把你們殺得幹幹淨淨,拿給她當祭品,別以為你是他的兒子就有多麽的重要,他現在這種境界,念頭一動,就可以從虛空中誕生出來千百萬兆的兒子,你又算什麽?”


江離這話,簡直如刀子,如針,深深刺透了元始心明的內心。


元始心明其實內心深處也非常清楚,的確大局為重,以元始天王的性格,哪怕是犧牲所有的後代和兒子,甚至後宮妻子,都在所不惜,畢竟力量是最重要的。


而且元始心明自己也是一樣,他也有兒子,他也有後代。


如果為了力量來犧牲後代,他幾乎是毫不猶豫,思考都不用。


畢竟,自己才是最為重要的,隻要自己不死,後代多的是,像江離這樣,為了族群可以犧牲自己的存在,他也看不懂,覺得愚蠢,覺得不可救藥,簡直違反了主世界的世界觀。


“好,我答應你了,隻要為我解開這七彩衣服的禁製,我就幫助你對付江心月和江納蘭。不過我們事先說好,不準動搖我大元帝國和大始帝國的根基。”元始心明道。


他以退為進。


“沒有問題,我其實連你父親都不願意對付,如果他們聯合起來,和我對抗混沌,我倒是很樂意和別人聯合在一起。”江離虛以委蛇:“其實我做這麽多的事情,也就是自我保護而已。”


“好了,話說這麽多,你現在立刻幫助我把身上的七彩霞衣給奪取走,我再也受不了這種束縛,對了,江心月如此神奇,你現在和我接觸,她會不會通過這霞衣知道事情?”元始心明道。


“當然不會,你把我看得太簡單了。”江離笑笑:“我若是沒有克製江心月的方法,會來到這裏和你磨磨唧唧?浪費時間?不過江心月得到了混沌之外偉大的存在,加持在你身上的霞衣要無聲無息的解除,還要迷惑她,說沒有解除那倒是有些困難,我得要做許多準備。”


“要什麽準備?”元始心明道。


“獻祭,當然是獻祭,使得我有足夠的祭品力量,通過這件衣服,接觸到那尊偉大的存在,甚至使得你得到了那東西的威能,最後放過來克製江心月。”江離侃侃而談,那種鎮定的眼神,還有把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模樣,倒是暗中影響了元始心明。


他其實已經施展上了武學,無限誘惑。


那無限誘惑可以暗中激發出來誘惑之光,使得敵人對於無限有進一步的認識,最後改變此人的世界觀。


“你要什麽祭品?”元始心明卻不是那麽容易被誘惑的人,不過江離這番話倒是讓他有很大的影響,他也想得到七彩眼球的威能。


“混沌之血,太初之骨,不朽之膜,永恒之筋,無極之魂,虛空之肉……”江離一口氣說出來了許多的無上至寶,這些都是在主世界之中極其難得的寶貝,甚至在大淵帝國中都沒有,那混沌之血他得到過,還是在劫數之中被混沌所詛咒而產生的,要汙染他,卻被他借助混沌之血煉化了寶藍色的葫蘆,從而獲得大神通。


而太初之骨傳聞是混沌之中誕生出來的骨骼,是誕生混沌之子所必須的。不朽之膜也是如此,至於後麵的永恒之魂,虛空之肉,都是混沌為了誕生混沌之子而出現的物質。


血肉骨骼膜筋魂這些東西聚集在一起,就會組成完完整整的一個人,那就是混沌之子。


在許多次輪回中,都出現了混沌之子的蹤影,所以許多高手也采集了那些東西,作為最高的寶貝,煉製法寶,或者是提升自己的功力。


這些東西,就算是大淵帝國之中都沒有,但江離卻可以肯定的說,在元始帝國中肯定有,元始天王是什麽人?可以和道抗衡,數一數二的大帝國之領袖。


“你居然要這麽多的東西?”元始心明吃驚不小:“實不相瞞,這些東西我有倒是有,但卻是為江心月準備的祭品。”


“那就無所謂,江心月的祭品照樣準備,我先給你進行小祭就可以。”江離突然身軀消失了:“我現在也要去準備一些東西,不久之後,我們再度見麵,就徹底為你解脫七彩霞衣。”江離身軀消失不見。


“我也要多準備準備。咱們就這麽約定了。”元始心明道,他看見江離消失了,連忙回到自己的神殿深處,裏麵有一尊神像,居然是元始天王的。


他跪在麵前祈禱:“偉大的父皇,我遇到了這件事情,現在稟報給您,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他把和江心月和江離的事情開始稟報。


“很好,你做得很好,和那無限之主保持聯係,聽他的去做,我到時候會輔助你來暗算他。”元始天王的神像發出來了聲音。


“是!”元始心明低下自己的頭顱。


而這個時候,在極遠的地方,江離卻發出來同樣的聲音:“我到時候會輔助你來暗算他……”


原來,元始心明聽到的聲音,不是元始天王的,而是他的意誌,他施展了移花接木之術,種植在元始心明的身上,使得對方的祈禱不是元始天王,而是他。


第1000章 奇遇開始降臨


江離早就把元始心明所有的思維,行動全部掌握,甚至切斷了他的信仰,這點是對方始料未及的。


元始心明溝通元始天王,其實也就是在溝通他。


在冥冥信仰中,江離盜取了元始心明對自己父親的信仰,這種手段簡直神乎其神,也就是說,隻要現在元始心明和元始天王溝通,實際上都是在和江離溝通。


這樣一來,江離就可以利用元始心明做很多事情。


當然,他還是要防備元始天王,說不定自己的這些小把戲元始天王都知道得清清楚楚,隻是在暗中觀察也說不一定,好在江離這把這件事情完全計算到了,就算是元始天王施展計策,把他的行為提前做好準備,那麽他未嚐不可以施展計中計。


總之,他樂意挑戰元始天王。


其次,元始天王的帝國中,居然有混沌之血,太初之骨,不朽之膜,永恒之筋,無極之魂,虛空之肉…這些東西,對於他的進一步凝練無限大道,也的確有好處,現在他想借助元始心明身上的那件七彩衣服,和七彩眼球建立緣分,吸收它的能量,進一步完善無限大道。


現在他才160條法則,遠遠不夠。


而且,他還要煉化葫蘆中沉澱在無限長河深處的智慧,以他現在的世界觀,其實仍舊沒有脫離混沌,所以還接受不了完全不同的智慧和觀點。

星河大帝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星河大帝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星河大帝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星河大帝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聖王龍符
  作者:夢入神機所寫的星河大帝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星河大帝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