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星河大帝

第611節


“白露院主。”江離立刻把自己的思維,連接進入了冥冥虛空深處,收集各方麵的資料,發現白露院主是儒界四大院主之一,地位僅次於儒界之主,等於是四位輔政大臣。


儒界四大書院,院主分別是,白露,秋霜,暖日,和合。


四大書院,勢力極大,培養千千萬萬的人才。


一旦白露書院院主被人奪舍,那恐怕真的就失去了四分之一的控製權。


甚至,江離懷疑,那白露書院無數有大氣運的書生,才子,都已經被滅世使者吞噬奪舍,現在整個書院化為了滅世使者的大窩點。


所以,四界合璧成正義天界,恐怕要麵臨巨大劫數。


不過,天界本來就不是那麽好稱呼的,誰稱呼自己為天,必定要遭遇天譴,元始天王都不例外,什麽天神,天父,都遭遇不測。


“看來,我要潛伏進入那白露書院之中,布置下來種種手段,把所有的滅世使者一網打盡,還是施展別的計劃?”江離又在思考。


“或者,讓這些滅世使者把正義天界弄得打亂,吞噬無數天才之後,再一舉擒拿,等於是豬養肥了再殺,都是不錯的選擇,前一個可以快速獲得利益,後一個則是獲益巨大,但夜長夢多。不過,如果選擇後一個,似乎是拿萬千眾生,換我一人成就,倒是不可取。”江離心中再次道:“雖然正義天界是我的敵人,但都是幾個領頭人決定的事情,我隻把領頭人斬殺,然後把所有的四界蒼生,都融入人間界好了。”


當下,江離下定決心,鏟除白露書院那個滅世使者的窩點。


“對了”突然江離又想起來,儒,文,書,畫四界,有天命之子,那次進入不滅神燈星域,要和自己對手,搶奪法寶,這四大天命之子也蘊含極其強烈的氣運,這些氣運匯聚在一起,可以化為控製四界的一些本源種子。


很有可能,九陽滅世使者想吞噬這四個人,天命之子,必須要吞噬,除此之外,龍界之子,武界之子,魔界之子,也都轉世成功了,他們身上蘊含的氣運那更大,比起珞風也相差不了多少。


如果九陽滅世使者能夠吞噬掉七個天命之子,那修為恐怕真的再也沒有幾個人可以製約他。


現在,江離可以把此人一舉鎮壓,但他怕動手,弄得處處混亂,四界天意全部鎮壓他,他也無法得手不說,甚至還要打草驚蛇,自己不但一無所獲,還損人不利己。


隻有暗中安排,擒拿住頭領,也開始煉化,然後一一吞噬。


除此之外,江離還怕三次元宇宙天意再度搗亂,這次他本來可以殺掉大夢太子和江納蘭,沒有想到兩人居然氣運還有,沒有死亡。


第890章 錯綜複雜


江離還想要把“九陽滅世使者”全部都一鍋端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所以,他現在隻能夠潛伏進入其中,吞噬一位滅世使者,然後頂替此人的身軀。和眼前的那個九陽滅世使者施展的手段一模一樣。


這就是所謂的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白露院主,你們現在到底要怎麽辦?”天罡大彈問起來:“我們三人為正義天界提供了巨大的幫助,你們現在要給我們什麽補償?還有,什麽時候對人間界發動攻擊?把那枚元始天王的寶藏鑰匙給搶奪回來。”


“我們現在正在商量,不過出了大事情,不得不停止一切運轉,你們知道麽?最近人間界和仙界發生了戰鬥,仙界之主大夢太子被驅逐了出去,現在是仙界之子珞風主持大位,也就是說,這就是江離本身的人。人間界也晉升為大宇宙,和仙界深度合作,相互溝通之間,仙界許多人也都開始學習無限大道,使得江離寄托在虛空深處的無限長河暴漲。”九陽滅世使者化身的“白露院主”在侃侃而談,“而且,在這一輪的交鋒之中,江離修為已經到了一種可怕的境界,連超越大帝的人都不是他的對手,除此之外,現在人間界召喚來了真空家鄉,相互融合,那人間界的大總統夢紙鳶也差不多到了超越大帝的境界,珞風的實力,加上天庭和諸多仙人聯合,也是如此。也就是說,論戰鬥力,江離,夢紙鳶,珞風,都差不多是超越大帝的強者,萬界之中,人間界的實力已經完完全全第一,我們七界聯盟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所以,對他發動進攻是不可能的,我懷疑,江離很快就要展開征討,對我們進行滅殺,把力量融入他的人間界深處,這才是最為主要的。如果他前來襲擊,我們根本不是對手,接下來的隻有一點,那就是,你們必須要把你們背後那強大的存在找出來,否則的話,根本不可能是江離的對手,你們背後強大的存在,到底是誰,能夠創造出來異種能量堪比混沌古氣的東西?”


“白露院主,你說的這些消息,我們都知道,實不相瞞,我們背後強大的存在,是最強的存在,甚至超越了傳聞中的元始天王,那就是三次元宇宙的天意,如何?但是我們根本無法指揮他。”心魔祖師為了提升自己的地位,做出無數神秘的姿態,在不停的述說著一切的事情。


“我知道你們可以溝通那尊偉大的存在,現在,就溝通吧。”九陽滅世使者化身的“白露院主”哈哈大笑起來:“我想,我們背後也隻有靠著這棵大樹,才能夠一舉擊潰人間界。”


“那好。”心魔祖師於是在不停的溝通三次元宇宙。


突然之間,在那祭壇上,就出現了兩個人的影子,這兩個人,一個是大夢太子,一個是江納蘭。


三次元宇宙的天意,居然把這兩個人輸送了過來。


“大夢太子,江納蘭!”心魔祖師大吃一驚,這兩人如果進入了正義天界,固然是巨大的幫助,但是他們就完全淪落為屬下,根本不可能占據到上風了。


“不錯,就是我們。”江納蘭陰測測的一笑:“我們從三次元宇宙天意大人那邊過來,就是為了輔助正義天界,對抗人間界,現在有兩個聯盟,第一就是仙界和人間界的聯盟,最為強大,第二就是宇宙之腦星域和不朽之塔星域,第三就是正義天界的七界聯盟了,不過,現在七界聯盟,還沒有一尊超越大帝的高手,我們兩人加入,瞬息之間,就可以超越第二的聯盟。”


“不錯,珞風和江離奪取走的東西,我們要一一奪取回來!”大夢太子是咬牙切齒:“這一點,我們利益一致。”


“不!”九陽滅世使者化身的“白露院主”也是一笑:“第一大勢力,不是江離的人間界和珞風的正義天界,而是彼岸,彼岸的整體實力,是最為強橫的存在,隻是現在還沒有出現在物質界而已,它們還遊離於虛空界。”


“你說這些,到底有什麽用處?”江納蘭冷冷的看著九陽滅世使者化身的“白露院主”,臉上出現譏諷,似乎根本看不起眼前的這幫人,隻不過是螻蟻而已。


“當然有用,因為我和彼岸有聯係。”九陽滅世使者化身的“白露院主”一笑,十分神秘:“我有一位兄弟,就在彼岸深處,而且修為極強,是其中的關鍵重要人物。”


“你還有這等的人脈?”心魔大帝和天罡地煞大帝也震撼了。


“那是自然。”九陽滅世使者化身的“白露院主”十分神秘的笑了:“所以,江納蘭,大夢太子,你們雖然來到這裏,卻也別想一下就獨攬大權,接受我們四界聯盟的果實,我們不能夠內部爭鬥,而是要聯盟起來,對抗人間界。先從他的手中,奪取到元始天王寶藏的鑰匙,這才是最為重要的。”


“你真的背後有彼岸?”江納蘭半信半疑,以為對方是在嚇唬自己。


但是九陽滅世使者化身的“白露院主”微微一笑,身軀動彈,背後已經出現了彼岸那樓船的影子,無與倫比的力量,從其中爆發出來,把江納蘭的衣服吹得獵獵作響。


“果然是彼岸的力量。”江納蘭這才相信了。


“好家夥!”


江離躲藏在空間深處,化為似乎類似於正義天界本源的存在。他看見九陽滅世使者化身的“白露院主”居然展開出來彼岸的威能,就知道此人恐怕已經滲透進入了彼岸深處。


不過這也很正常,彼岸是混沌的大敵,度過了幾次大劫,越來越強,所以現在被混沌盯為重點敵人。


肯定有很多的滅世使者,都滲透進入了彼岸之中,在暗暗潛伏,有可能這九陽滅世使者,就和他們接上了頭,借助他們的力量,可以偷竊彼岸之神力。


這一下,就完全震懾住了江納蘭的凶威。


要不然的話,江納蘭很有可能就直接把他斬殺,江納蘭現在處於一種歇斯底裏的狀態,越來越變態了,因為他自從繼承了天父血脈和力量,就開始扭曲,處於一種瘋狂到極點的狀態,而現在,他又被江離擊敗,更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會走到這一地步,宛如喪家之犬。


於是乎,他的內心更加極度扭曲。


江離對於江納蘭的心理把握得極其的準確。


於是乎,他知道,眼前很有可能有個大機會,再次把江納蘭殺死,吞噬掉他。


而且,江納蘭是天父的棋子,自己很有可能是元始天王奪舍轉世的棋子,那麽吞噬掉了江納蘭,就能夠徹徹底底借助天父抗衡元始天王的奪舍。


元始天王對於他來說,不是敵人,而是一個劫數。


更是一個機會。


過了這次機會,就是他人生的轉折點。


他潛伏起來,更加不動彈,在暗暗算計,驅虎吞狼之勢。


現在,江納蘭,大夢太子聯盟,進入了這裏,九陽滅世使者化身的“白露院主”更是和彼岸扯上關係,更有三次元宇宙天意暗中算計,情況是錯綜複雜。


不過,越是複雜的關係,對於江離來說,越是容易處理,因為他就是喜歡這種感覺,否則鐵板一塊,那他還真的無從下手。


“好吧,我們聯盟,對付人間界,獲得元始天王寶藏鑰匙,這是最關鍵的,隻要得到寶藏鑰匙,一切都好說。”江納蘭妥協下來,他對彼岸是深深急單,不敢惹出什麽禍害來。


當下,幾人就達成了協議,把持正義天界。


商量一陣過後,江納蘭和大夢太子繼續遺留在這祭壇之中,開始修行和加速四界合璧的事情,操縱異種能量。


他們並沒有立刻奪權,把儒界之主等人降服,奪取大權,集中氣運,因為這樣一來,是自相殘殺,對於四界聯盟來說,這是折損氣運的事情,自我內亂,不是好事,哪怕是江納蘭雖然喪心病狂,但這種事情還是知道的清楚。


江離並沒有理會這裏,他緊緊跟隨在那九陽滅世使者化身的“白露院主”的身軀後麵,跟蹤著,就看見他到達了自己的“白露書院”之中。


“洪夕,出來吧。”


他一聲呼喚,出現了一個大儒,這大儒氣運很旺盛,甚至都沒有被滅世使者所吞噬,身上的浩然之氣很濃烈,其氣大罡,隱隱約約,和浩氣長河結合在一起,這是沒有被吞噬的原因。


不過,江離看見此人,氣運之中,蘊藏大危險,很有可能立刻就會被吞噬了。


“院主有什麽事情。”那洪夕道。


“我最近要閉關一陣,你全權處理整個白露書院的一切事情,知道了麽?除此之外,我還給你找了幾個助手,你一定要和他們相互配合。”九陽滅世使者化身的“白露院主”一揮舞袖子,出現了五個人,這五個人,都是打扮得和大儒類似,不過麵目陰沉,沒有書卷之氣,但是他們身上的氣息極其強橫。


“這都是從哪裏找來的?不是我們儒界中人,更沒有絲毫書卷氣息,褻瀆文字。”洪夕大儒震驚道。


“廢話少說,我們來輔助你。”


五個滅世使者把洪夕大儒圍困住。


第891章 彼岸三尊


“你們到底是誰?”


洪夕大儒看見事情不好,臉色蒼白,他看向“白露院主”,厲聲指責:“他們不是儒界中人,你為什麽要把他們召集進來,你根本不是我們的白露院主,你是邪魔,儒界天意啊,邪魔入侵了我們的世界,速速滅殺!”


他開始召喚天意。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這種大儒,一生飽學,正氣凜然,不但能夠召喚天意,更能夠在冥冥之中得到浩氣長河的支持。


因為,他本身就是浩氣長河的支持者之一,日日夜夜,都養胸中之浩然正氣。


“我先出去有點事情,你們見機行事。”九陽滅世使者所化的“白露院主”根本不理會這大儒洪夕,直接消失不見,似乎要進行閉關,溝通彼岸內部的滅世使者,對抗大夢太子和江納蘭,這件事情非同小可,江納蘭和大夢太子都不是等閑,超越大帝的存在,想要吞噬滅殺,簡直不可能,尤其是江納蘭,福報深厚,氣運旺盛。


其實這一次,他雖然失敗,但卻得到了好處,因為仙界本身又不是他的,他反而是因為大夢太子而獲得了虛空深處那萬寶長河的一半控製權。


這樣一來,在將來元始天王的寶藏打開,他就可以獲得許許多多的寶藏,有機會得到更多的東西,打破天父加持在他身軀上的束縛,使得天父不可能奪舍他的身軀。


嗡……


五個滅世使者圍繞了洪夕大儒,相互道:“我們都是秉承混沌意誌而來,滅世輪回,我們的使命就是如此,這個大儒倒是不錯,我們五人奪舍了他,然後融合在一起,化為一尊新的滅世使者,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更好的配合九陽,顛覆這正義天界甚至還有彼岸,如果需要,我們也可以融合進入九陽的身軀。”


“原來滅世使者,可以相互融合,他們不會自相殘殺,但為了某件事情,就相互融合,舍棄自我,誕生一個全新的存在。”江離內心深處知道了滅世使者的一些事情。


滅世使者,如果不是絕那種突然變成半人類的,絕對不會自相殘殺,但是他們為了大局,為自我犧牲,放棄自我,成全大我。


不,應該是說,他們根本沒有自我。


雖然他們一誕生出來,和人類沒有什麽兩樣,都是獨立的靈魂,獨立的個體,但都聽從混沌的意誌。


但是,江離根本尋找不出來,他們和人類的差別在哪裏。


這就是混沌擁有玄妙的地方。


江離如果參悟了這一點,修為又會暴漲,到達一個全新的境界。


現在,他雖然戰鬥力是超越大帝的存在,但卻境界沒有到達天地同壽。


“你們?你們這群邪魔!”大儒洪夕念叨出來了長長的咒語,不過這咒語還沒有出口,就被打斷,甚至都無法使得他溝通天意,在這群滅世使者的壓迫之下,他身軀開始寸寸解體。


“融合,奪取!”


五個滅世使者微微動彈,已經化為了五道光芒,進入大儒洪夕的體內,奪取他的精氣,化為一尊全新的滅世使者。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江離化為了無形無質的東西,也進入大儒洪夕的體內。


相互變化,氣息糾纏。


大儒洪夕陷入了昏迷。


但是,在他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自己的身軀居然化為了一個嬰兒,在旁邊一個女子道:“洪夕大儒,你的身軀被滅世使者奪舍,但卻被我們人間之主解救,我們人間界之主不忍心看你養出來浩然正氣的大儒就此毀滅,於是頂替了你的軀殼,融合五大滅世使者,成為新的你,企圖混入滅世使者的群中,把他們一網打盡,延緩天地之間的衰老。你的靈魂被拯救了出來,成為我們人間界的一份子,現在你的身軀是萬界之體,元始天王血脈。從此之後,你就為我們人間界做貢獻吧。”


大儒洪夕掙紮著,發現自己的所有修為都沒有了,不過在儒界苦苦修行的領悟還在,而且這嬰兒身軀的潛能極大,他等於是轉世投胎過了一次。


“想不到,我們白露院主居然被滅世使者奪舍了,實在是讓人痛心疾首,如此看來,正義天界已經沒有了希望,人間界才是朝氣蓬勃,作為對抗滅世使者前沿的最正義之存在。”大儒洪夕歎息一口氣,已經認命,不過他的身心因此而徹底放鬆,沉沉睡去。


而此時此刻,在白露書院深處,大儒洪夕的身軀還在,站立著,五尊滅世使者在融合,想奪舍他。


但是,突然發現此人沒有了靈魂,頓時他們震驚起來。

星河大帝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星河大帝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星河大帝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星河大帝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聖王龍符
  作者:夢入神機所寫的星河大帝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星河大帝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