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星河大帝

第276節


一旦弄死了江海洋,江家獲得大總統的機會就破滅。


江離絕對不會允許江家出現兩個聖者。江海洋競選大總統成功,獲得主神號光腦的控製權,他也等於就是一尊聖者。雖然這個聖者隻能夠當4年,但4年的時間足可以消滅任何反對派的勢力。


不過,江離忍耐,江海洋卻不給他這個機會。


唰!


江海洋的目光激射過來,看向他,似乎有一種殺氣:“不過,在這之前,我得要確認一下,咱們之中有沒有外星生物附體,外星生物入侵人類社會不是一天兩天了,甚至開始滲透人類社會高層,我們千萬不可掉以輕心。遇到外星生物,必須要格殺勿論!”


江離心中一緊,知道江海洋果然還是不會放過自己。


“江離!”果然,江海洋兩個字脫口而出,矛頭直指自己。


“什麽事?”江離冷笑一下,身軀挺立得筆直:“海洋元帥有何指教?”


“聽說你得到了蟲族的科技?可有此事?”江海洋語氣淩厲,幾乎是質問。


“不錯,我是得到了蟲族科技。”江離鎮定如常,他知道江海洋要立威,首先就對自己發難,不過他又怎麽會示弱?


“那你為什麽不交給政府,自己私利牟利?而且還謀害聖者思薩,危害人類安全,你的種種行為,已經有了疑雲。我現在懷疑你和蟲族勾結,企圖破壞人類,罪大惡極。你立刻跪下,讓我來審查,交給軍事法庭。”江海洋一動不動,氣勢卻鎖定了江離,似乎立刻就要出手。


頃刻之間,江離感覺到了如山的壓迫。


江海洋的修為的確驚天動地,不可抗衡,一怒之下,猶如神聖。


這的確是無限接近聖者的人,難怪可以作為大總統的候選人,江離現在才相信,能夠作為總統候選人的,沒有一個是善良之輩。


全人類的大總統,豈會一般?


不過壓力越大,江離的反抗力也越是十足,他全身一抖,體內的細胞緩緩吸收周圍的壓力,無論是能量壓迫還是精神壓迫,他都可以憑借大帝之體全部吸收。


“等一等。”


眼看江海洋的氣勢越來越濃烈,居然就要動手鎮壓江離,華楞伽一動,出現在江離麵前:“海洋元帥,這件事情恐怕要從長計議,大家都是元帥,人類高層,不能夠一言定下罪名,況且江離剛剛才為人類立下大功勞,擊殺無數的巨人,又輔助司徒無敵先生擒拿了三千米高的巨人,這些都有視頻可以作證,如果不是他阻擋巨人出來,恐怕現在地球人類已經麵臨一場災難了。”


“怎麽?華夏集團也和蟲族勾結在一起?準備要滅亡全人類?”江海洋冷冷看了華楞伽一眼,也不細說,一個大帽子就扣下來。


“是啊!華夏集團要搞分裂,早就圖謀不軌,也要調查。”江海洋身邊一個江家高手站出來,陰陽怪氣的道。


此人叫做江海潮,也是一尊元帥。坐忘級別的無上高手。由此可見,江家人才輩出,占據了半壁江山。


在全人類的巨無霸勢力之中,江家越來越龐大,幾乎有和主神集團抗衡的趨勢。


“洪黑獄,你在星空大學建立基地,和帝王星土著勾結,圖謀不軌,企圖顛覆星空大學,也要出來受審,上軍事法庭。”江海潮麵帶譏笑,躍躍欲試,隻要江海洋一聲令下,就要把洪黑獄擒拿。


“江海潮,你得了瘋病?瘋狗一般的亂咬人?”洪黑獄卻不會忍耐,他眉毛一豎,直接罵了回去。


“洪黑獄,你活夠了。”江海潮勃然大怒,雙手一動,在拳頭之上雷鳴閃電,似乎就要出手:“你才晉升坐忘多久?資曆有多少?這麽淺薄,還敢在我麵前放肆,你信不信,爺我現在就屠了你。”


“來吧,我看看你有什麽手段。”


洪黑獄絲毫不在乎。


“殺!”


江海潮就要竄出去,一些人感受到他的殺氣,紛紛避讓。


“慢著。”江海洋一甩袖子:“海潮,切等一等,如果他們認罪,我倒是隻送他們上軍事法庭,如果不認罪,那就是負隅頑抗,在場之元帥,人人都可以誅殺他們。歌利亞元帥,古斯通元帥,你們覺得如何?”


說話之間,他看向了西方人的一群元帥。


其中有一個元帥,正是歌利亞,他吃了江離大虧,正愁沒有辦法報複,立刻上前冷笑連連:“江離,洪黑獄的確是罪大惡極,必須要上軍事法庭,不過如果他們在這裏交出蟲族科技,所有秘密,我們把他們身上的力量抽取,變成普通人,無力危害人間,倒是可以放過他們一條生路。”


“有道理,有道理。”和歌利亞元帥一起的西方人元帥古斯通也連連點頭,他身穿白袍,脖子上還掛著一個十字架,似乎牧師,“這兩個華夏人,很壞,我可以感覺到他們靈魂深處帶著邪惡的氣息,不是人類,他們已經被邪魔附體,必須要進行驅除。”


這個古斯通元帥更狠,一張口就說明,江離和洪黑獄不是地球人類,靈魂被外星球生物奪舍了。


江離聽見這個話,也怒火中燒,這些人擺明是找麻煩,信口雌黃,顛倒黑白。


“江離,洪黑獄,你們可是聽清楚了?”江海洋負手而立:“現在認罪,把一切的秘密交出來,還可以免死,否則就算是我都解救你們不得。”


“跪下!”江海潮跟著大吼一聲。


江心月則是冷冷看著江離,看他如何化解。雖然她和江離並肩作戰擊殺巨人,以前的仇恨變得淡薄了一些,但江離畢竟是江家敵人,隻要是江家的人都要殺之而後快,現在江海洋乘勢壓迫也是理所當然。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江離陡然上前一步:“誰都知道我和江家勢不兩立,江海洋,你今天借助地球人類大遷徙的機會,居然排除異己,這樣的人還想競選大總統?”


“怎麽?”江海洋聽見這個話,倒是把殺機收斂了,不過誰都知道,他越是收斂殺機,殺心就越是濃鬱:“你不想我競選大總統?”


“你這樣的胸襟,元帥都不配當。”江離不看他,看著華楞伽:“華兄,我們赤帝集團已經和華夏集團合作,你不會看著我被江家欺壓吧。”


“這……”華楞伽似乎有難言之隱,不過他目光一轉:“海洋元帥,眼下這件事情還沒有定論,不過江離元帥不是你的部下,而是司徒搏龍先生的同事,都是屬於特事組的成員,特事組本身就是管理清查外星生物的,如果江離元帥是外星生物,也應該由司徒搏龍元帥報給大總統,大總統下令徹底清查這件事情,凡是元帥級別的人出了事情,都是大總統調查,然後國會研究做出來決定才合情合理,海洋元帥,你就這樣做出推斷?是不是有些出格了?”


不得不說,華楞伽這句話合情合理。


這就不是憑借匹夫之勇,相互爭鬥,而是講法律,講道理,堂堂正正出來,就連江海洋一時之間,都無法反駁他。


沉默了幾秒鍾,江海洋再次一揮手:“現在是非常時期,我掌握這次地球遷徙的最高指揮權,如果麾下元帥不聽令,要攪亂人類遷徙的大計,那就是數百億的人類死於非命,為了這個大局,我就有權處置一些危機事情。比如蟲族入侵,外星臥底這些突發情況。”


“過了吧。”司徒搏龍看見江海洋還不想放過江離,不由得也看不慣江家這個模樣,出來說了一句話:“眼下大家是精誠團結合作,共同對付人類大敵,把地球人類平平安安的遷徙走,這才是大局,眼下遷徙還沒有開始。就開始內亂,這成什麽樣子?我想,如果這個時候有人挑起內亂,恐怕他自己就是外星球臥底。”


“司徒搏龍,你想和我們江家作對麽?”江海潮大吼一聲。


第380章 打不死


“想不到司徒家族居然對我說句公道話,不容易啊。”江離看見司徒搏龍出來,心下感歎。


司徒家族沒有聖者,雖然司徒無敵號稱聖者之下第一人,但其實離聖者的距離相差十萬八千裏,而且這個名號就被江家所忌憚,有的時候打壓下司徒家族。


司徒家族這個時候出來對江離說句公道話,不惜和江家對抗,雖然講義氣,卻也在情理之中。


如果這個時候江離被扳倒,江家更加肆無忌憚,江海洋攜帶著地球遷徙的大勢,競選總統成功,加上江納蘭的修為蒸蒸日上,以後整個人類就是江家的天下了。


於情於理,司徒搏龍都不得不出來頂江海洋一下。


“江海潮,你太囂張跋扈了吧,什麽叫和你江家作對?”司徒博龍一聽,更加惱火:“現在是在進行公事,你卻把私人恩怨放上來,難道要我把你的話公布於眾?我看你江家怎麽競選這個大總統。”


“殺了你們,什麽事情都沒有。”江海潮獰笑連連:“你們都是外星生物,我在替天行道,你們和蟲族勾結,到底想幹什麽?說!”


“鬼迷心竅。”司徒搏龍氣得渾身發抖:“你這麽說,還要把我司徒家牽連進去?”


“滾開就不會牽連了,你硬要維護這江離,自然就是蟲族的餘孽,非殺不可,實話告訴你,我們江家已經掌握了很多他和蟲族勾結的證據。今天就要鏟除禍害,你如果阻攔,就是和他一黨,司徒家族也難辭其咎。”江海潮步步緊逼,絕對不鬆口。


“江海洋,你怎麽說?難道真的要借此機會立威?”司徒搏龍不理會江海潮,他知道在場做主的的是江海洋。


“海潮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江海洋紋絲不動:“我勸你一句,司徒家不要趟這個渾水,華夏集團也不要趟,這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們江家最高的聖者,納蘭的意思,他運轉天意。已經在修真世界侵蝕出一大片地方,可以讓地球人類遷徙過去。這期間不會有任何的騷亂和變化,我們江家功德無量,憑借這一點,哪個家族能夠做到?包括王家,雖然出了一個王超,但此人心懷叵測,沒有一點責任心,把地球天意吸取之後就消失,也不是一個好東西,哪裏有我們聖者納蘭,一心一意為人類謀福利?”


“此話當真?”


許多元帥都動容了。


這一次,他們來到地球,也很為難,不知道怎麽對地球人說大遷徙的事情,誰願意背井離鄉?而且是永遠離開地球?而且高層還沒有決定好,地球人類遷徙到哪裏。


現在這個大問題居然被江海洋,江家徹底解決了,這簡直是晴天霹靂,震得所有的人都心神搖晃。


人類和修真世界的爭鬥不知道持續了多少年,始終沒有分出勝負。現在江納蘭居然再度侵蝕出一片天地,這就意味著他有抗衡天意的實力?那到底有多強?


“實不相瞞。”江海洋看著已經震懾住了眾人,再次拋出一個重磅炸彈:“我們的聖者納蘭,已經參悟了無上密法,有成神之期望,超越聖者,他已經開始和修真世界天意結合,不出數十年,和天意合二為一,就可以掌控整個修真世界,到達那個時候,我們人類全部移居進入其中,每個人都可以獲得無窮無盡的資源,這就是人類邁步進入了一個最好的時代。諸位都是人類中出類拔萃的存在,自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麽。”


這一下,連司徒搏龍都變了顏色。


“無稽之談。”江離這個時候不能不說話了,他的語氣緩慢,沉重,實際上已經暗中施展了大夢印的精神力量:“修真世界的天意何等浩瀚?江納蘭算什麽東西,我背後的聖者,也已經入主了修真世界,擒拿住聖者思薩,就要煉化!江納蘭不過是得到了當年修真世界締造者長生大帝遺留下來的長生至尊經而已。我背後的那位聖者,則是得到了更加關鍵的東西!掌握修真世界天意非他莫屬,諸位,可別聽信江家的謠言,江家那是狼子野心,想要恢複帝製,使得我們人類社會變成江家的家天下,江家就是皇帝。千秋萬代,我們永遠被奴役。”


說話之間,他頓了頓,“大家想必已經知道了,我掌握了蟲族科技,不過我要告訴大家,我背後的聖者,才是真正掌握了蟲族母皇。在修真世界中開枝散葉,竊取天意指日可待。大家都知道蟲族的可怕。神都不能夠抵擋。”


這一番話,又說得在場的人麵麵相覷,知道江離背後有靠山。


眾人這才想起來,聖者思薩暗算江離不成,反而被他暗算,現在下落不明,在眾目睽睽之下,江離膽敢說出來聖者思薩被圍困煉化,那肯定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一尊聖者就這樣被滅亡,人人膽寒的同時,也不敢隨聲附和江家了。


華楞伽,司徒搏龍都眼珠子旋轉,知道江離所言不虛,這其實也是和江離合作的原因之一。


“大膽!”江海潮聽見這個話,怒不可遏:“你的背後到底是哪尊聖者?絕對不是人類的聖者,是外星生物。所以說你嫌疑最大。我們人類聖者就那麽幾個,不會有新的聖者出現,你勾結外星生物聖者,謀害我們人類的聖者,這就是不可饒恕之罪孽。”


“我背後的聖者,是人類的聖者。”江離當然不會承認小帝是外星生物,他一捏拳:“總之,江海潮,你這次想壓迫我那是大錯而特錯,你們要戰,我就奉陪到底!我江離不是好欺負的。”


“那好,小畜生,我就來擒拿你。”


江海潮幾步走出來,在航母甲板上站定,又轉過頭對歌利亞元帥道:“歌利亞,你的後台聖者思薩就是被這小子暗算,難道今天不要報仇雪恨麽?不要顧忌他後麵的聖者,我實話告訴你,納蘭聖者和人類的聖者都一起出動了,已經捕捉到這小畜生背後聖者的痕跡,就要圍困殺死,現在鏟除掉他。他背後的聖者絕對不會出來。”


“也好,和蟲族有關係,就是我們人類最大之敵人!”歌利亞元帥對江離是恨之入骨。


他當初看見江離成為聖者思薩的信徒,以為有機可乘,也動用了不少物資,尤其加大規模投入赤帝集團,現在被江離一弄,靠山沒有了,財產也沒有了,可謂是陪了夫人又折兵。


這一次,江海潮這麽說,顯然是要他先動手,試一試江離的成色。


同時,這也是他給江家的投名狀。


如果弄得好,他就會江家接納,以後有大好處。


雖然他是西方人,卻並沒有什麽道德,強者為尊,現在江納蘭是人類最強者,能投靠就投靠。


他已經到了江離麵前,手一捏拳,背後一股乳白色的聖光凝聚成了華美樂章,不停閃爍飄飛,隱隱約約可以聽見天神之祈禱。


“江離,現在你束手就擒還來得及,軍事法庭宣判不會要你死罪,如果你執迷不悟,知法犯法,那就罪加一等,恐怕再也沒有人可以為你開脫了。”歌利亞元帥吃定了江離。


“歌利亞,我看你還是投靠我的好,別做了人家的槍子。”江離負手而立,根本不在乎歌利亞元帥。


“放屁。”歌利亞元帥怒火中燒,想當年江離在他的麵前不過是一個小小學生,畢恭畢敬,說什麽就是什麽,而現在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裏,這股怒火源自於內心,再也壓抑不住。


砰!


他一拳擊破空氣,絕殺而來。


風雷動,龍虎嘯,天地變,日月搖。


“神聖一擊,絕對榮耀,不朽之王,泰坦之錘。”從歌利亞元帥的口中,爆發出來最強虎吼,一股絕大的能量噴薄而出,凝聚成渦旋,高速移動,拳影一閃,已經攻殺到了江離的身體上。


“失傳已久的古老絕學,泰坦神拳。”


華楞伽臉色突變,這不是地球人類的武學,而是外星文明的武學,屬於比賽亞巨人還要強大的泰坦巨人的武學。


泰坦巨人也曾經降臨過地球。


在古老的希臘神話中,泰坦巨人原來是宇宙的統治者,後來被奧斯匹林神族宙斯擊敗。這些雖然是神話,但無風不起浪,肯定有曆史遺跡才會有神話的出現。


泰坦神拳,巨人武學,一旦施展,連天都可以打破。


歌利亞元帥的拳勁高度集中,看似隻有碗口大小一團,實際一旦爆發,可以摧毀連綿的群山。


他每一拳都有這樣的威力,幾乎可以媲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招劈下,連環出手,砰砰砰砰砰……無數的拳勁轟擊而出,封鎖四周,根本不讓人有任何閃避的機會。


一拳一拳,刹那之間完成,如巨斧開山,這是連環攻擊。

星河大帝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星河大帝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星河大帝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星河大帝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聖王龍符
  作者:夢入神機所寫的星河大帝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星河大帝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