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極品曖昧高手

分節閱讀145


體和生理上也受到了嚴重的損失,最後,今天的事情讓我對你們醉仙樓很失望,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會采取法律手段要求你們醉仙樓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的。”


說著,趙小寒轉過頭看了一眼身後還在一愣一愣的胖瘦頭陀,慢聲開口道:“今天的飯吃的不開心,咱們走吧。”


聲音落下,趙小寒頭也不回的拉著張亮朝著門口的方向走了出去,隻不過,在趙小寒剛剛走到門口的時候,卻意外的發現知畫此時正一臉擔心的站在門口,聯想到剛剛王總忽然進來的一幕,趙小寒頓時恍然大悟,微微一笑,他總算明白為什麽會半路上殺出來一個王總了,原來,這一切都是知畫的功勞。


“幾位先生,你們先不要急著走,咱們還可以再商量一下的。”看到趙小寒二話不說轉身就走,王總一時間也有些慌了起來,如果趙小寒幾個人敲詐想要訛錢的話,他還能應付自如,但是他最怕的就是這種什麽都不說,隻是默默離開的人,有一句話,他一直記得特別清楚,咬人的毒蛇從來都是最安靜的。


“我們沒有什麽好商量的了。”趙小寒搖了搖頭,走出門口,正好知畫也同時抬起頭來,和趙小寒對視一眼急忙再一次低下頭去,看到知畫那一臉擔心的模樣,趙小寒笑著轉過頭去,看向王總開口道:“王總,我對你們醉仙樓很失望,但是我又對你們醉仙樓很欣賞,因為你們這裏有一個好姑娘,今天我很滿意她的表演,希望你們不要難為她。”


說著,別有深意的看了知畫一眼,聽到了趙小寒的話,王總疑惑的看了知畫一眼,隨即哈哈大笑道:“對,知畫這個姑娘,一直是我們醉仙樓最好的姑娘,這樣吧,待會兒我給各位擺一桌壓驚酒,讓知畫作陪,陪大家一起吃一頓飯壓壓驚怎麽樣?”


“不用了,我隻是單純的欣賞她而已。”趙小寒再一次搖了搖頭,看了一眼屋內如同一條爛死狗一樣的中年人,轉過頭看向王總悠然開口道:“今天的事情並沒有結束,麻煩待會兒屋裏那位醒了以後,告訴他一聲,我會再來找他的,順便說一下,你們醉仙樓今天真的很讓我失望。”


話音落下,趙小寒就再也沒有絲毫留戀的轉身離開了,無論身後的王總如何挽留,趙小寒都是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醉仙樓,等到走出醉仙樓的一刹那,冷風一吹,一直沒有開口的張亮也瞬間清醒了許多,轉過頭,奇怪的看了趙小寒一眼,躊躇了一下開口道:“小寒,剛才為什麽我們不留下?”


“我們留下做什麽?”聽了張亮的話,趙小寒笑著反問。


看著趙小寒又問起了自己,張亮沒好氣的伸出手來道:“先給我弄根煙抽抽,媽的,剛才那老王八蛋下手真重。疼死老子了。”


看到張亮這個時候還不忘抽煙,趙小寒苦笑著搖了搖頭,從口袋裏拿出一根香煙遞給了張亮,接過趙小寒遞過來的香煙,張亮點燃之後狠狠的抽了一口,這才一臉愜意的嘿嘿一笑,搓手道:“咱們留下能做的事情太多了,比方說,咱們能好好的敲詐醉仙樓一筆,媽的,總不能讓老子白白挨了一頓打吧?”


第225章 看望阿狗(1)


看著張亮一隻手夾著香煙,臉上掛著傷,老神在在蹲在角落裏抽煙的姿勢,趙小寒忍不住的笑了出來,也是隨手點燃一根香煙,輕輕的抽了一口,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白白挨打的,隻不過,如果隻是敲詐他們一筆的話,你不覺得對他們太仁慈了麽?”


“呃,那你的意思是什麽?”聽到趙小寒的話,張亮下意識的開口追問。


“以後你會知道的,今天咱們先不跟他們計較。”趙小寒微微一笑,並沒有回答張亮的問題,隨手把隻抽了一口的香煙扔掉,慢慢的站起身來笑著道:“好了,咱們先去醫院給你包紮一下。”


“今天的事情就這麽算了?”看到趙小寒轉身想走,張亮有些不情願的也站了起來,他長這麽大沒有被人打過一次,今天就這麽白白被人打了一頓就結束了?怎麽想,他這心裏都不舒坦。


“聽我的,這事兒沒有結束,隻不過,今天暫時結束了而已。”說著,沒有再理會身後的張亮,趙小寒隨手攔了一輛出租車,幾個人到了醫院裏幫張亮簡單的包紮了一下,就回到學校裏去了。


這一晚,張亮睡的很不踏實,其實不光張亮睡的不踏實,就連胖瘦頭陀兩個人睡的也不踏實,幾個人都是咽不下這口氣,憋著一股子氣一個晚上沒有睡好,四個人裏,唯獨趙小寒這一個晚上睡的異常安穩,雖然他也同樣咽不下這口氣,隻不過他能很好的控製好自己的情緒而已。


第二天一大早,當張亮幾個人醒來的時候,趙小寒已經不在宿舍了,就在幾個人奇怪趙小寒去了哪裏的時候,隻見趙小寒一身休閑裝的推開了宿舍門,滿頭大汗的,顯然是剛剛經過了一陣劇烈的運動。


“喂,你小子幹什麽去了?”看到趙小寒滿頭是汗的樣子,張亮忍不住的開口詢問。


“跑步去了。”趙小寒淡淡一笑,拿起毛巾擦了把臉,坐在了張亮身邊的位置上,笑了笑道:“生命在於運動,生命不止,運動不息。”


“切。”聽到趙小寒的話,張亮不屑的切了一聲,穿戴好自己的衣服後,看了看手表,這一看不打緊,這才發現,已經是早上八點多了,當下就急急忙忙的衝到了衛生間裏去,一邊衝一邊喊:“我擦,小寒,你丫起那麽早不知道喊我們一聲?今天早上是慕容老師的課,我怎麽可以遲到?”


“呃,慕容老師的課?”聽到張亮的話,趙小寒的腦海裏浮現出了慕容嫣兒那嬌好的身姿以及那清新豔麗的臉頰。


“一星期才有她的一節課,都是因為你小子,我快遲到了。”說著話,張亮已經迫不及待的從衛生間裏衝了出來,衝出來的時候,手裏還拿著牙刷在不停的忙碌著,甚至還有沒來得及穿好的三角短褲也露出來一小半。


看著張亮那急匆匆的樣子,趙小寒笑了笑,點燃一根香煙,輕輕的抽了一口道:“你們去上課吧,幫我請個假,我今天不去上課了。”


“我擦,你小子又蹺課?而且還是蹺慕容老師的課?”一聽趙小寒要請假,張亮目瞪口呆的看著他,甚至連手中刷牙的動作都情不自禁的停了下來,似乎趙小寒做了什麽天怒人怨的事情一樣。


“不管誰的課,我今天有點事情,沒有時間去上課。”一邊說著,趙小寒已經換好了另一套衣服,他今天的的確確還有別的事情要做,比如說,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今天也是時候該去解決一下了吧?


“好吧,記得回來的時候給我帶點好吃的。”看著趙小寒已經換好了衣服,張亮知道自己多說無用了,隻能點了點頭,心中卻是對趙小寒再一次充滿了深深的鄙視,別人遇到慕容老師的課都是巴不得早一點去占個位置呢,他倒好,遇到慕容老師的課,巴不得去請假,真是年年有怪事,今年特別多。


“知道了。”趙小寒點了點頭,就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宿舍,當他走出燕京大學門口的時候,阿牛已經站在門口等候多時了,看到趙小寒過來,阿牛急忙打開車門,嘿嘿一笑道:“寒哥。”


“傻笑個什麽?”看到阿牛傻笑的樣子,趙小寒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最近不知道怎麽回事,看見阿牛就想忍不住的訓他兩句,隻要一天不訓阿牛,他現在就是渾身不舒坦。


“好幾天沒有見到你了,看見你高興,嘿嘿。”阿牛再一次嘿嘿一笑,搓了搓手,熟練的坐上了那一輛保時捷911上麵,等到一切準備就緒之後,這才開口道:“寒哥,咱們現在去哪?”


聽了阿狗的話,趙小寒眯了下眼睛,歎了口氣道:“去醫院看阿狗。”


“哦。”阿牛點了點頭,顯然是提起阿狗,他的情緒也有些低落起來。


眨眼間,已經是好幾天過去了,自從阿狗傷勢好轉以後,趙小寒就沒有再去過醫院,倒不是他不關心阿狗的傷勢,他隻是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忙,無暇顧及而已。


剛剛接手孫氏集團,內憂外患,已經讓他忙的焦頭爛額了,偏偏在這個時候,阿狗又出了事,現在阿狗手下的那群小弟們一個個蠢蠢欲動的,似乎都有趁著阿狗出事的機會做一些小動作的想法,明爭暗鬥,早已經接連不斷,而蘇氏集團在這個時候,似乎也遇到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如果不是蘇凝水的手腕夠狠辣的話,恐怕現在蘇氏集團都要麵臨股市大跌的危險。


想起這一件件讓人頭疼不已的事情,趙小寒習慣性的伸出手揉了揉太陽穴,睜開眼睛,看了正在開車的阿牛一眼道:“阿狗現在的傷勢怎麽樣了?”


“狗哥現在的傷勢已經好了許多,隻不過,還是不能下床走路。”提起阿狗的傷勢,阿牛的語氣裏也有些傷感,畢竟,阿狗曾經在他的心目中也是那麽的厲害,如今,卻是連下床這麽簡單的動作,都需要別人來幫他完成,一時間,也難免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覺。


聽了阿牛的話,趙小寒點了點頭,沉默了幾秒鍾後道:“通知一下青東和坤子到醫院裏去一趟,我有些事想要跟他們商量一下。”


“好的,寒哥。”阿牛點了點頭,隨即拿出電話通知了霍青東和坤子,半個小時後,車子徐徐的停在了市第二人民醫院的門口,在阿牛的指引下,兩個人很快就到了特殊護理房間的門口。


看著上麵寫著特殊護理四個字的牌子,趙小寒的眉頭下意識的皺了起來,門外,是幾個小弟輪流看守,看到趙小寒和阿牛前來,一個個的點頭叫了聲寒哥之後就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繼續看守起來。


站在門外,趙小寒並沒有推門而入,而是隔著窗戶看到了裏麵的情景,此時,病房內的阿狗正躺在病床上發呆,雙眼有些無神,這一次的打擊或許對他來說,真的太大了,作為一個拿著一把砍刀殺出一片天下的阿狗來說,如今連下床這樣簡單的動作都做不到,一時間恐怕是怎麽也適應不了的。


“寒哥,我們要不要進去?”看到趙小寒站在門口,並沒有進去的意思,阿牛忍不住的開口詢問。


“嗯,進去。”聽了阿牛的話,趙小寒點了點頭,輕輕的推開門,走了進去,當趙小寒走進病房的一刹那,阿狗並沒有察覺,依然是自顧自的望著天花板發呆,而他的身邊,此時正站著一個年輕的小護士在不停的忙來忙去,似乎是在幫阿狗擦拭身體。


走到阿狗的身邊,阿狗依然沒有反映,現在的他,就好比一個活死人一樣,感覺不到任何人的存在,就連護士幫他擦拭身體的時候,他也沒有一絲反映,雙目無神,目光有些呆滯,似乎精神上根本無法接受這樣沉重的打擊。


“阿狗。”過了幾秒鍾之後,趙小寒終於開口了,隻是,在開口的一刹那,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麽好,早已經準備好的那些安慰的台詞,在這一刻,他竟然一個字也無法說出口。


“你,你來了?”過了幾秒鍾,阿狗似乎聽到了趙小寒的話,僵硬的轉過頭來,看了趙小寒一眼,慢慢的開口了,隻不過,聲音有些沙啞,似乎很長時間都沒有說過一句話了一樣。


“嗯。我來了。”趙小寒點了點頭,猶記得,在第一次見到阿狗的時候,他是那麽的意氣風發,喜怒不形於色,無時無刻不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雖然阿狗從頭到尾都沒有承認過趙小寒是他的大哥。


但是,至今為止,他沒有違背過趙小寒的任何一個命令,甚至在趙小寒動手清洗烏鴉殘留的小弟們的時候,阿狗竟然是第一個公開支持他的,不僅沒有跟他做對,而且還公然支持他,這讓趙小寒當時是怎麽也想不到的。


“坐,坐下吧。”當趙小寒聲音落下之後,一片寂靜,過了幾分鍾之後,阿狗痛苦的從喉嚨裏擠出這麽幾個字來,這幾個字,他說的很痛苦,似乎,他已經很久沒有說過這麽多字了吧?


第226章 看望阿狗(2)


坐在病床前,看著病床上麵容有些枯黃的阿狗,趙小寒一時間感慨萬千,而此時的阿牛也乖乖的站在趙小寒的身後,大氣不敢出一口,無論阿狗變成什麽樣,在他心中的地位都無法改變。


“阿狗,好好養身體,把身體養好了,咱們才能報仇。”沉吟了許久,趙小寒終於再一次開口。


聽了趙小寒的話,阿狗歎了口氣,輕輕的搖了搖頭,低聲開口道:“我,我阿狗,已經成為一個廢人了,還能做什麽?”


阿狗說話很費力,似乎使不上身上的力氣,每一個字說出來都需要用好大的力氣才可以說出來,聽到了阿狗的這麽一句話,趙小寒的心中有些不是滋味,當下笑著看了阿狗一眼,輕聲道:“不要自暴自棄,你隻是暫時受傷了而已,醫生說了,再有一個月,你就可以恢複到之前的狀態了。”


“你就不用騙我了。嗬嗬。”阿狗忽然笑了,笑容有些苦澀,看著趙小寒苦笑道:“我自己的身體,

極品曖昧高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極品曖昧高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極品曖昧高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極品曖昧高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女總裁的神級保鏢豪婿當道強人我的極品女鄰居超級無敵首富都市極品醫婿全民大學霸妙醫鴻途超級大主簿同桌凶猛醫等狂兵重生之出人頭地頂級高手總裁在上寵婚:隱婚總裁太狼性重生豪門之強勢歸來名門暖妻:老公要聽話帝少溺寵,隱婚甜妻不好惹軍長寵妻:重生農媳逆襲獨占嬌妻:姬少太撩人豪門重生盛世閑女聽說你喜歡我閃婚厚愛:誤嫁天價老公和空姐同居的日子萬億神豪的生活我有一個小黑洞重生俄羅斯土豪山村小醫農我假裝會異能枕上甜妻:七爺,悠著點
  作者:大俠一枝梅所寫的極品曖昧高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極品曖昧高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