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狐女

第80節

她似笑非笑,眸光秋水盈盈,嗓音嬌婉動聽……

夏淩雲的人體穴位教學很快走樣,或者他本來就有這個意思,於是他低頭含住她碎碎念的小嘴,手掌在她香滑的肌膚上遊移。

“嗯……”她立刻閉上雙眼投入情感的交流中。

深情激烈的熱吻之後,她氣喘籲籲道:“淩雲,你在光天化日之下宣淫。”她說著,臉上卻是滿是得意的笑容。

“天為被,地為床,上古先民皆是如此。”俊臉羞赧的夏淩雲說著,緩緩將她推倒。

好一個天為被,地為床!

雪華嬌笑著,兩隻小爪子熱情地剝他身上衣服。

初春午後的太陽照得人暖洋洋的,荒野水潭邊的兩人熱情似火,從水潭邊的青草地滾到了水潭中,又從水潭中戰鬥到了草地上。

傍晚時分,兩人才停止了他們激烈纏綿的雙修,擁抱在一起休息。

“雪華,你身上的香氣好濃,你是不是出現發情期了?”饜足的夏淩雲詢問道,他暗啞的嗓音透著瘋狂後的性-感。

“不知道,反正我自己聞不出我身上的狐狸媚香到底怎麽樣了。”雪華慵懶地趴在他汗濕的胸膛上,雙眼疲倦地閉著。雙修中的男方好厲害,固守精關器如熱鐵百戰不殆,她吃不消。

“我覺得這兩天你身上的香氣偏濃,稍微運動香氣就更濃了。”夏淩雲閉上眼睛,道,“也許因為你和我成親,提前變成了婦人,於是你的身子提前進入發情期了。”

“我這個時候的香氣對你有作用嗎?”雪華興致勃勃地問道。

“雪華,你必須一天洗三次澡了。”夏淩雲不正麵回答了。她身上的香氣讓他很容易失控,現在更是讓他亢奮,恨不得一泄再泄死在她身上。他能固守精關,彌久不泄也許就是乾坤合體雙修術中男修要訣的作用。

狐狸精啊,如果不是自願和異性雙修而是采陽補陰、采陰補陽,沒有幾個異性不死在他們床上。

“一天洗三次,好煩……”雪華懶洋洋地嘟囔道,除了夏天,她都是一天洗一兩次澡的。

“我會幫你凝水。”夏淩雲趕緊道。雪華身上的狐狸媚香濃到一定程度,會影響周圍很多雄性。他們要在俗世中尋找麗兒,總不能二月三月都躲在無人山野中度過狐狸的發情期吧?

雪華立刻道,“你說的喔,你負責替我洗澡。”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微笑。

凝水衝洗,驅水還原,這太簡單了。

夏淩雲已經猜到小妻子心中的一些貓膩,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我渾身酸軟,好困過,不想動了。”雪華指使他道,“我要吃烤雞腿。”

“好,你先休息一會兒,我去幫你準備烤雞腿。”夏淩雲憐惜地說道,將她的身子推到一邊,起身穿衣。

“啊~~”雪華打了個哈欠,懶得穿衣了,便變回七尾天狐,用幾條毛茸茸的尾巴擋住眼睛開始眯覺。

對她這樣偷懶行徑,夏淩雲寵溺地笑笑,將他脫下來的雪華的衣裳蓋住她的身子,然後道:“我去去就來。”他之前用神識掃過周圍。這裏距離最近的村莊有七八十裏地,所以這裏根本不會有人來。雪華自身有七品仙的實力,他就不布置法陣保護她了。

雪華已經懶得回答了,一動不動地蜷曲著身子。

夏淩雲見狀再次釋放神識,尋找雪華點名要的野雞,然後起身飛往野雞群。

○○○

太陽即將下山,西邊的天空紅霞滿天。南邊天空,一大一小兩個黑影急速飛近。

陡然,一道淒厲的鷹叫聲響徹天空。

雪華瞬間被驚醒了,一咕嚕爬起來仰望天空。鷹是狐狸的天敵之一,她即使是七尾天狐,還是忍不住抖索了一下。

“妖狐,你居然在這裏!”天空的人影陡然厲喝,一甩手,立刻射出上千把金色小飛劍。

小飛劍朝地麵的雪華激射,金光淩厲。雪華本想祭出如意捆仙繩保護自己,然後想起如意捆仙繩暫時被夏淩雲收走了,隻好用牙齒咬著狐狸發簪仰頭朝著天空一劃。

銀藍色的狐狸發簪爆射冰靈之光,瞬間在雪華的頭頂形成一個球型靈光罩。

“噗噗噗!”金色小飛劍紮進球型的冰靈光罩中,瞬間消失。

“妖狐,我終於找到你了。”一名年青英俊的修士從天空跳了下來,手中金光熠熠的法劍隻指雪華。

“啁啁~~”尖銳的鷹叫聲再次響起,一隻黑鷹降落在年青修士的身邊,對著雪華虎視眈眈。

☆、第114章 4.1|

一二零玄雨仙君

“閣下,你要對我的狐狸做什麽?”帶著怒意的清冷聲音從雪華的左邊傳來,藍色身影瞬間出現在雪華的麵前將她擋在身後。

雪華見狀收起狐狸發簪,怒氣衝衝道:“淩雲,他不分青紅皂白要殺我。”

她很疲倦,睡意正濃,差點就被他們暗殺了。

“仙君……淩雲?”年輕的修士驚愕地打量著夏淩雲,問道,“你是天柱山天靈門淩雲仙君?”瞬間飛閃到自己麵前的年輕修士二十五六歲模樣,長發不羈地披散著,身上藍色長袍有些淩亂,右手還很可笑地抓著一隻又肥又大的野雞。

夏淩雲將手中已死的野雞往邊上一扔,拍拍手淡定道:“正是。閣下莫非就是西嶺國的玄雨仙君?”老鷹靈寵,金火雙靈根,七品仙君修為,五元修仙界隻玄雨一家別無分號。

“淩雲仙君,沒想到你也被這個妖狐媚惑住了。”玄雨仙君放下手中的金色法劍,深深感概道,望向夏淩雲的目光有著驚愕、憐憫和歎惜。

夏淩雲明白這是個誤會了,平靜地反問道:“閣下此言差矣,天下難道就隻有一隻七尾天狐?”

他指指身後還躲在球型冰靈罩裏的雪華道:“她是我的妻子,七尾天狐雪華。她一直在我身邊從未離開過,絕不是你所說的妖狐麗貴妃。”

七尾天狐麗貴妃,名字還未被人知曉的八尾天狐,現在又出現一隻叫雪華的七尾天狐,天狐一直是傳說中已經絕種的靈狐,五元大陸居然連續出現三隻了。

玄雨仙君驚愕了,半晌才問道,“你娶一個狐妻?”他活了一千二百多年,從來沒有聽說人類修士正式和非人精怪成親的。

“有何不可?”夏淩雲淡定道,察覺身後冰靈之光幾乎消散盡,便朝著雪華伸手。

雪華利索地跳進他的懷中,朝著玄雨仙君齜牙咧嘴,嘲諷道:“都是活了幾百上千年的仙君了,還這樣少見多怪,真沒見識!”

她仰頭告狀道:“淩雲,他偷襲我,是個小人!”這人看起來二十七八歲年紀,長得倒是挺俊秀的,身形修長矯健,可是呢,依然不如她的男神耐看。

淩雲仙君的話可信嗎?傳言中受妖狐寵愛的純火靈根真君怎麽不在這隻妖狐身邊?莫非這一隻七尾天狐真的不是那個麗貴妃?

心中疑惑不解的玄雨仙君收回金色法劍,抱拳道:“仙君,夫人,這是個誤會,請恕我失禮冒犯。”

“主人,這隻天狐左前肢上也套著一個金環法器。她肯定是妖狐麗貴妃。”站在他身邊的老鷹靈寵道,銳利如箭的眼睛盯住雪華狐狸的左前肢,那被濃密狐狸毛有些遮蓋住的金色如意手環。

“我不能有這種法器嗎?”雪華朝它揮舞爪子搶白道,“你想殺人奪寶是不是?小人,臭老鷹!”她因為是狐狸,所以對老鷹有著本能的討厭。她現在最想做的事情是,拔掉老鷹羽毛割下它的翅膀做烤翅。

她的目光中充斥著殺意和貪婪,老鷹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拍打翅膀飛到主人的肩膀上。

一模一樣原形,都套著金色手環法器。玄雨仙君謹慎地問道,“淩雲仙君,你是正派弟子,麵對同輩中人還請勿撒謊。”說這話時,他麵露警惕。

夏淩雲灑然一笑,道:“雪華和麗兒是同父同母的姐妹,都擁有父親賜予的如意手環。”他雖然和玄雨仙君素未謀麵,但風聞玄雨真君俠肝義膽,是修仙界首屈一指的仙俠,所以便說實話了。

“……”玄雨真君頓時默然了,原來兩隻七尾天狐是姐妹,難怪她們的原形看起來一模一樣呢。

他訕訕道:“那麽,曾經在西嶺國出現的八尾天狐就是她們的父親了?”三隻天狐原來是一家人!

“呸,那隻野狐狸精怎麽可能是我爹?”雪華嬌斥道,“青桐雖然是八尾天狐,但是是一隻缺少教養的野狐狸精,不許你把我們姐妹和他相提並論。”

又獲得一個情報了,八尾天狐名字叫青桐,七尾天狐姐妹貌似和他不是一路的。

玄雨覺得夏淩雲這邊可以獲得更多關於天狐的消息,便拱手道:“仙君,夫人,我剛才太冒失了,差點傷了夫人,我現在給你們賠不是。”說著,他彎腰行大禮。

“既然是誤會,仙君也不必太過歉疚。”夏淩雲道,抱著雪華還禮。他覺得自己如果是他,說不定也會直接動手,因為七尾天狐的人形太過美麗,讓男人很難下殺心。

“道過歉了,你可以離開了。”雪華毫不客氣地下逐客令,她和淩雲正在過兩人世界,不想有人□□來。這人剛剛暗襲她,她對他印象很差。

“雪華。”夏淩雲撫摸雪華毛茸茸的狐狸腦袋道,“不許對仙君無禮。仙君追著麗兒來,也許知道麗兒的近況,我們可以問問。”

說著,他抬頭詢問道:“玄雨兄,你可否願意告訴我們麗兒目前在哪裏,又做過那些事情了?麗兒天性活潑任性,我受嶽父囑咐,要照顧約束一下她。”玄雨仙君據說出生在一千二三十年前,所以他稱他一聲兄沒有錯。

還有一個天狐嶽父呀!

玄雨仙君輕笑道,“淩雲老弟,我們何不坐下談談?順便用一些晚餐?”夏淩雲去抓野雞肯定是為了愛吃雞的狐妻。

“也好。”夏淩雲頷首道,“你且慢點,容我把這隻雞處理一下。”

玄雨仙君莞爾,“仙君娶妻,也要如俗人一樣吃五穀雜糧了。”他是仙君,最是明白仙君的體質了。

“哼!”雪華冷哼一聲,輕盈地從夏淩雲的臂彎裏跳了下來,甩了甩七條尾巴,道,“淩雲,野雞等我化形之後來處理,你和他聊天去。”她跑到自己衣服堆裏,用如意手環將所有的衣服都收走,然後不等夏淩雲阻止便飛跑到很遠處的山坡背後。

夏淩雲其實不想讓她變回人形,可她都跑了,他也不好再出聲阻止,隻好對玄雨仙君道,“玄雨兄,請坐。”說著,他憑空取出兩個蒲團放在地上。

“淩雲老弟,我就不客氣地打擾你們夫妻了。”玄雨仙君笑道,盤腿坐在其中一個蒲團上。

夏淩雲也坐下,兩人開始攀談。他們雖然都是仙君,一個屬於金鳳國一個屬於西嶺國,就如夏淩雲以前和雪華說道,修士因為出身國家和門派所在地,對國家有著認同感。

“淩雲老弟,最近幾年修仙界有個傳聞,不知道你聽沒聽說過?“玄雨仙君道。

夏淩雲不動神色,道:“天靈門是小門小派,外圍弟子不多,一向消息滯後。內子最近幾年一直在閉關,我陪在她身邊,不關心外麵的事情。”

玄雨仙君是爽直人,既然和夏淩雲不期而遇,便單刀直入道:“有傳聞,太虛幻境在火雲島附近出現,你和好友火雲島的道源仙君師徒二人一起進入太虛幻境,最後都及時出來了。”

夏淩雲垂眸思忖了一會兒,坦然道:“是。”師徒二人,外人知道是道源和哪一個徒弟嗎?估計是林雲帆,因為厲君華是第一個進去的,而且她還是默默無聞的晚輩。

玄雨真君頓時振奮起來,試探地問道:“老弟是否願意和我說說太虛幻境裏麵的事情?古書上關於太虛幻境的記載太少。”

“玄雨兄,每一個從裏麵出來的修士,對被叮囑,不要對外人過多談及太虛幻境。所以我隻能告訴你,修士進入太虛幻境是福是禍端是生是死看個人機緣了。”夏淩雲平靜地說道。

“被誰叮囑?”玄雨仙君急切地問道。

夏淩雲躊躇了一下,道:“太虛幻境之主。”

太虛幻境還有主人?

玄雨真君頓時驚愕了。他猶豫再三再次開口道,“你的天狐妻子是不是你在太虛幻境簽的靈寵?”七尾天狐麗貴妃擁有神奇而強大的法器,又是在太虛幻境出現之後出現在五元大陸的,有些人猜她身上藏有太虛幻境裏的寶物。

夏淩雲搖搖頭,道:“內子是我在恒古群山試煉時發現的,不過由於某種原因,她並沒有和我簽靈寵契約。”

馬上被轉移思路的軒宇頓時陷入思索中。天狐姐妹,恒古群山……

夏淩雲見他不問,便問道:“玄雨兄,你可否告訴我妖狐麗貴妃的傳言?”他目前隻粗略知道麗兒在京城裏惹出來的禍事。

見他詢問妖狐麗貴妃,玄雨深深歎口氣,道:“她惹出不少麻煩,造成的後果更大,好多位完全不問世事的中高階修士都大動肝火,要捉拿她。”

“捉拿她,然後奪取她身上的寶物,再用他的血肉煉丹?”雪華雖然在遠處穿衣,但一直捕捉他們的談話。她那邊距離這邊是遠了一些,但已經不妨礙她狐仙的耳力了,她隱隱聽出他們在什麽。飛到近前,她便聽他們聊起麗兒,忍不住就出口嘲諷了。

“雪華,你別急,先聽玄雨兄把麗兒的事情說完。”夏淩雲柔聲安撫她。

玄雨仙君抬眼望向雪華,頓時被她驚人的美貌,不經意散發的妖冶慵懶震住了。

“玄雨仙君。”雪華伸手撫摸自己的臉龐,嫣然笑道,“我美嗎?”這一笑,眉眼含春,嫵媚燦爛,天地失色,日月無光!

夏淩雲頓時臉色驟變,放在膝蓋上的雙手緊緊握住。

玄雨仙君因為她說話,反而迅速回過神來。他垂下眸鎮定道:“夫人很美,和你的姐妹一樣。”他見過麗兒,所以才會決定在麗兒是狐狸形態的時候直接下殺手,因為他不確定當麗兒變化人形,他是否還能決意殺她。

雪華臉色一冷,如花笑容瞬間變成□□臉,“你是修煉千年的仙君,尚且一瞬間被我魅惑住,回過神來便不敢正眼看我,其他修為低定力淺的,麵對會會如何?我和麗兒容貌相似,所以我認為那些追逐她、被她打死打傷的男人活該!”

“咳咳。”夏淩雲這才明白她對玄雨仙君嫣然媚笑的原因,雖然心中頗為不悅但也無可奈何,隻好道,“雪華,你去把野雞清洗一下做成烤雞。對了,如果你覺得一隻雞不夠,你自己去狩獵。”他要把雪華支開。

狐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狐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狐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戰死的他飄回來了走進修仙垂耳兔與窩邊草(文字冒險)十二騎士之吻神背後的妹砸穿書錦鯉修真日常我在聊齋做鬼王論暴力輸出的成長性穿成惡龍的她又穿回來了掌門懷孕後[玄學]廚道仙途宮鬥不如做隻貓霸總兒子是天師男主越養越歪了醜女寵上天:帝尊,滾遠點陰陽雜貨穿書成蛇也是條正經蛇狐色生香甜妻在上:老公,慢一點金丹老祖在現代都市修仙聊天群半步多客棧佛係孟婆的玄學日常反正全天庭都知道我墮落了殿下今天也很美味魔道至尊大明宮百鬼吾非良人非專業大師總有人想蹭她靈氣
  作者:易五所寫的狐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狐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