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狐女

第77節

“去去去,看什麽那?你們快點過去把這幅床幔掛上。”清華女真人發現女弟子們不幹活看熱鬧,立刻開始催促她們。長輩仙君們的事情豈是她們能揣摩的?

綠牡丹仙子慈祥地拍拍麵露沮喪的水玉的肩膀,開解道:“天涯無處不芳草,你已經能完全化形,脫離了種族限製,作為仙,精彩的生活才剛剛開始。”鯉魚仙將來可以找人類女修士或者其他非人雌性做伴侶。雪華狐狸已是名花有主,他若是執迷不悟隻會徒生悲傷,因為夏淩雲比他強大多了,不會允許雪華朝三暮四對感情不忠。

不在意水玉失禮的夏淩雲環顧四周,對綠牡丹仙子道:“仙子,水玉的事情要讓你多多費心了。”

“沒事。我的日子也過得寂寞,現在多了一個年輕的鄰居也很不錯。”綠牡丹仙子溫婉地笑道。她的雪蘭女兒化形已經四十多年,已經不再需要她過多教導了,她有些寂寞,水玉的出現讓她又有教導的樂趣了。

“仙子,今日俗世皇帝派特使到天靈門,要聘請我為國師,我拒絕了。為了有充分的理由,我決定出去尋找麗貴妃。”夏淩雲輕笑道,“替百姓收複妖狐,替修仙界消除一個女禍。”

這個理由真是大義凜然!

綠牡丹仙子頓時莞爾,笑道,“我明白了,你出去吧,天靈門有我守著呢。”麗兒到天靈門探望雪華兩回,也曾跑到藥圃來玩。她覺得她是個年輕活潑的七尾天狐,對一直跟在她身後的純火真君有情,根本不會魅惑俗世君王禍害天下百姓的。

女人太過美麗就是罪,三四千年間,她雖然很少踏出天靈門勢力範圍,但也隻知道一些外麵的事情。

“水玉。”夏淩雲正色地對水玉道,“綠牡丹仙子是長輩,見多識廣,你要多聽聽她的教誨。仙子擅長土木法術,在水靈力的修煉上可能無法給你太多指點。你可以找嘯月,他是你玉葉主人一脈傳下的弟子,對水靈力有獨特的見解。”他努力給嘯月和水玉製造接觸機會,讓他們彼此間的好感增加。嘯月沒有靈寵,如果水玉自願成為他的靈寵,也是一件美事。

綠牡丹仙子聽了,抿嘴微微一笑,不點破夏淩雲的那一點私心。她有非人精怪的立場,不到萬不得已她不會讓女兒雪蘭找主人;夏淩雲有人類修士的立場,為了保護天靈門動盡心思。水玉將來做什麽決定,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聽夏淩雲提到嘯月,水玉點頭道:“我知道了。”嘯月真的是玉葉主人的後世傳人呢,因為他腰間懸掛著玉葉主人曾經使用的儲物法器,那銘刻蓮花花紋的靈玉佩。

吩咐完,夏淩雲告辭,招呼和雪蘭精說話的雪華狐狸一起走。

“雪華,仙君,你們還來這裏嗎?”水玉吞吞吐吐道,眼光還是不受控製地滑向雪華狐狸。這是他看過的最美麗最有靈氣的生物,他舍不得永遠看不到她。

夏淩雲直接彎腰把雪華狐狸抱到懷裏,道:“水玉,雪華要和我一起出去捉拿妖狐,很久都不會過來了。你專心在藥圃水軒裏修煉,將來尋個更好的女孩當伴侶。”他都說的這樣明白了,如果水玉還單戀雪華,他該怎麽辦?水玉已經不單單是祖先遺產和小小魚精了。

“仙子,清華,水玉在這裏,就請你們對他多費心一些。”說完,他朝著綠牡丹頷首致禮,然後抱著雪華離開臨水小軒,沿著來時的路返回。

“淩雲,我很乖啊,沒有多理睬他。”走出臨水小軒,雪華馬上搖著尾巴表功道。

“很好。”夏淩雲微笑道,用力撫摸她的狐狸耳朵表示讚揚。

“有獎勵不?”雪華笑嗬嗬道。

夏淩雲沉吟了一會兒,一本正經地說道:“我們可以嚐試乾坤合體雙修第十式竹林吹簫。”

雪華頓時啐道:“不行!”那是讓她吃他的……

“雪華,你不滿意?要不,我們遊龍戲鳳、男耕女織、曲意逢迎、琴瑟和鳴,怎麽樣?”夏淩雲輕笑出聲,胸腔不住震動著。

“淩雲仙君,你好色,你的節操呢?”雪華狐狸嬌笑爬起來,兩隻前爪搭著他的肩膀,嘴巴貼著他的耳朵低聲詢問,然後刻意伸出綿軟的舌頭舔舐一下他的耳朵。

“雪華。”夏淩雲趕緊把她抓下來,抓住她的兩隻爪子。夫妻口頭**還行,動作就別在光天化日之下了,尤其她現在還是狐狸形態。

“哈哈哈哈,淩雲,你的徒弟們要是聽到你說這些話,一定驚呆了。”雪華囂張地大笑道。戲弄仙君真好玩!要是能當眾戲弄得他臉紅那就更有意思了。

徒弟心中那溫和又嚴厲、不食人間煙火的師父形象會徹底崩潰!

夏淩雲心中苦笑。自從遇到雪華,他年輕時候曾經有過的跳躍熱血性格一點點冒出來了。

作者有話要說:熱情推薦我侄女的文:

《重生之佛情》,重生前,她為他失去了一切;重生後,她發誓定要讓那禿驢好看。

本文又叫《前世我佛今世卿》,《兩次栽在同一個和尚手裏》,《和尚總是陰魂不散》。

小劇場:

沈瑤:懷素我愛你!

懷素:求放過!

沈瑤:懷素我恨你!

懷素:求放過!

沈瑤:懷素我對你沒感覺了。

懷素:Σ( ° △ °|||)︴ 施主你不要放過我,求你了!

  ☆、第110章 4.1|

一一六行俠仗義狐狸精

交代完弟子們,夏淩雲第二天天不亮就帶著雪華飛出了天柱山女神湖,朝金鳳王朝國都永安飛去。他想要知道,金鳳王朝是否如他所猜測的衰敗了;麗兒目前樹大招風,他必須努力勸她歸隱一段時間。

由於是要了解金鳳國時事,還要打聽麗兒下落,他便決定裝扮成普通江湖劍士。

天明時分,他帶著雪華降落在官道旁的樹林中,取出一把古樸的烏木鞘長劍掛在腰間。長發如俗世男子用頭巾束在頭頂,腰間配一把長劍,他瞬間從清逸文士變成英姿颯爽的劍士。

男神也玩變裝遊戲呢。

雪華看得目不轉睛,恨不得撲上在抱住他的手臂撒撒嬌

望著雪華嬌媚無雙的精致麵容,興致高漲而精光四射的星眸,夏淩雲趕緊道,“你還是把帷帽戴上吧。”修士尚不能抵禦她的美貌,普通男子看到她豈不瘋狂?

“戴麵紗就可以了。”雪華道,從如意手環中取出一塊白色麵紗。帷帽不如麵紗方便,還會遮掩視線。

“雪華,麵紗隻能遮住半張臉。”夏淩雲立刻搖頭道,“你還是戴上帷帽比較好。”麵紗半遮著臉,隱隱約約更吸引別人的矚目。她僅僅是上半張臉,也美得讓人失魂。他寧可一直藏起她的臉,也可不希望她出現麗兒那種被好多修士癡迷追逐的事情,最後反而是她名譽被敗壞的情況。

“好吧。”看夏淩雲堅持,雪華隻好收起白色麵紗,取出以前他為她購買的帷帽戴上。

幫助雪華將帷帽上的白紗放下,夏淩雲這才放心,憑空取出一個包裹背在肩膀上,然後道:“我們走官道,路上要是有載人馬車,我們就搭上去。”

“嗯。”雪華很乖巧地走在他身後,對這一次的俗世曆練充滿興趣。

天明時分,官道上已經有很多人來往了,沒有人對從路邊樹林走上官道的年輕男女多注意。

車夫揮舞鞭子吆喝馬匹,商人的車隊咕嚕嚕地向城外行駛。普通農夫商販會推著獨輪車或者肩挑擔子,條件好一點的能趕上一輛騾子拉的車。

夏淩雲打量著路上的行人,發現他們沒有明顯淒苦像,就是很多人身上的衣裳補丁多了些,看起來比四十多年前他第一次帶雪華見世麵的時候日子過得窮一些。

“駕駕駕”,前方官道傳來策馬狂奔的聲音,路上的行人紛紛退向兩邊。

一隊官府快馬通過,濺起一點塵土,行人們開始議論了。

“該不會又要增加稅賦了吧?自從新皇登基,我們已經增加好多稅賦了。”一名中年男子抱怨道。

“我們的田租也增加了一層。”挑著這擔子進城買菜的中年農民說道。他的妻子聽了歎口氣,道:“幸好,這些年都風調雨順,要是幹旱水澇蟲災什麽的,我們該怎麽活呀。”

“他們背上背著很多東西,看起來是名冊。”一名兩鬢斑白的老者猶豫道,“也許要征兵了。”

“又要征兵呀。”有人驚愕道,“我二哥前年被征召入伍,到現在一封家書都沒有回來。”

眾人開始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夏淩雲一心多用地聆聽,很快拚湊起金鳳國最近幾年的大致時政。

幼皇羸弱太後當政,太後黨殘酷鎮壓異己,王族不服起兵要清君側,雖然死了四個王叔,但出現了好幾位王叔,王叔祖和藩王,金鳳國內亂還在持續。

夏淩雲心中歎氣。

“淩雲,死了很多人,修仙界不管?”雪華低聲問道。

“修仙界隻會插手世俗的天災,對於**、內亂,不到無法容忍的地步不幹涉。”夏淩雲牽著雪華的手,邊走邊和她低聲解釋五元大陸修仙界各門派之間的紛爭。

修仙界雖然獨立於俗世國家,但門派卻位於不同的國家中,修士出生於不同國家的普通人當中。修仙門派雖然遠離紅塵,但出於利益關係會暗中輔助某國某方勢力。

夏淩雲道,“修士如果為各個國家各個勢力正麵戰鬥的話,良田會瞬間變焦土,大地顫抖河流改道,無辜百姓傷亡更多,所以修士不許介入世俗爭鬥。”他閱讀上古曆史,發現在修仙界鼎盛時期,俗世的皇帝根本隻是修仙大門派的外門弟子,管理國家,稅賦最後卻都歸於門派。

“金鳳國這是內亂、**,不過我認為修士也是表麵上不介入,暗地裏肯定會插手。淩雲,麗兒會不會被修仙界和俗世同時緝拿?”

想起麗兒的貴妃頭銜,雪華有些焦急了。麗兒如果不去戲弄金鳳國的先皇,那先皇就不會得相思病掛掉,金鳳國也不會出現太後臨朝諸王內亂。糟糕,麗兒落實了妖狐降世天下大亂的傳說。

“雪華,你別想得太多了。”夏淩雲安慰雪華道,“麗兒隻是個起因。如果金鳳國政治清明,賢臣良臣多,國內也不會發生這麽大的動亂。新皇登基有七年了,他也該親政了,前朝後宮再經過幾年爭鬥,應該會平穩下來。”隻是,國力會衰退很多,沒有強有力的中興帝王,金鳳國該改朝換代了。

“嗯。”雪華馬上接受他的說法,心中努力為自己的妹妹減少罪孽。

年輕的男女肩並肩走在一起,束發男子清冷軒昂,走路如閑庭信步,帶帷帽女子身形妖嬈,腳步輕盈如蝴蝶。

很多人在他們經過的時候忍不住多看幾眼。這一次沒有充滿靈氣的罕見白狐狸,也沒有目光敏銳的人,夏淩雲又故意收斂氣勢,所以行人看不出他們是一對修仙伉儷,隻當他們是氣質特別高貴的江湖俠侶。

沿著官道前行,他們來到一座石頭修建的城池前。

雪華遙遙看到城門上字,念道:“金陽。”即使隔了百米遠,她還是能看得清城門洞上端的兩個字。

她詢問道:“淩雲,這座城你來過嗎?”這裏距離天柱山很近,夏淩雲應該來過。

“很久前來過,那時候是為了替師門采購布料,購買一些生活用具。”夏淩雲道。

這裏是距離天柱山東邊最近的一座繁華城市,他和雪華的婚慶用品基本是在這裏采購齊全的。天靈門的外圍弟子每隔一段時間就采購一些生活物資送往距離天靈門一個村莊,然後有那邊等待的弟子裝進乾坤袋中運回去。

“希望我們能在城中獲得我們想要的消息。”雪華道。酒館茶樓是消息最靈通的地方,青樓嘛,夏淩雲是萬萬不能去的。

夏淩雲望望遠處的石頭城牆,覺得進出城門的人很多,沒有任何衰敗跡象。

來到城牆下,他們兩人便排在人群中等待進城門。看守城門的七名士兵巡視著進出的行人商隊,覺得可疑就攔下來檢查。對商隊,他們嘮嘮叨叨,直到商隊主人掏出一些銅錢請他們喝茶才放行。

這種事情在哪裏都會發生。

夏淩雲熟視無睹,雪華看著覺得士兵就是地痞流氓。

夏淩雲領著雪華雲淡風輕地走了過。因為雪華衣裳素雅貴氣,頭戴一頂遮著麵容的帷帽,兩名士兵立刻上前阻攔,道:“你們是哪裏人,路引呢?”路引是官府發給離鄉百裏的治下百姓的一種文件,相當於身份證通行證

“兩位軍爺,我們夫妻不慎把路引弄丟了。”夏淩雲微微一笑,深邃嚴峻的雙眼露出詭異的目光,仿佛瞬間變成了兩個旋轉的黑洞。

兩名士兵被他黑不見底的雙眸吸引住,目光呆滯地說道:“既然掉了,還不快去衙門補辦?”說完,他們立刻讓開,讓夏淩雲和雪華進城。

他們的同僚正望著別處,聽他們談話也隻是轉過頭來望望,覺得這一對年輕男女真是一對璧人,氣定神閑,似乎是貴族世家出身,他們敲詐勒索不能敲到他們身上。

“軍爺說得是,我進城就去補辦。”夏淩雲笑吟吟道,平靜從容地拉著雪華的手往城內走。帷帽下的雪華看著抿嘴直樂。看守城門的士兵欺軟怕硬,見到他們氣質不凡,不敢多盤問就放行了。

金陽城和雪華見過的幾座城都差不多,城門後便是筆直寬敞的街道,街道兩旁是繁華的商鋪,行人來往穿梭。

雪華看熱鬧看稀奇,夏淩雲細心觀察行人的臉色衣裝,兩人就這樣肩並肩在城中溜達了半圈。城中百態,喜怒哀樂,曆經滄桑的夏淩雲冷靜地觀望著,仿佛心都冰凍起來了。雪華不覺得他麻木不仁,因為他沒有能力改變社會秩序,改變大多數人的命運。

幫急不幫窮,她向他討要一些銅板,見到實在可憐的老乞丐小乞丐就扔幾個銅板過去。看到紈絝子弟當街調戲美貌女子,她拉著他出去拔劍嚇唬人,暫時把美貌女子救下。至於惡夫當街打罵妻兒什麽的,他們就是過路人,能怎麽幫忙?快步走過。

“雪華,你累嗎?”看到不遠處一家酒樓,夏淩雲體貼地問道,俊美的臉上展露出溫煦的微笑。雪華很善良,一路之上拉著他管了好幾件事情。他雖然無法永遠庇護陌生的普通人,但可以在緊急關頭救人於水火。他以往在俗世曆練時,也是這樣行俠仗義的,這一次嘛,急性子的雪華先拉著他做了。

“不累。”雪華興致勃勃地說道,她的手中還拿著夏淩雲剛剛為她購買的一塊繡帕。她不會做女紅,身上的衣裳鞋襪全是購買的,這次到金陽城,夏淩雲又大手筆給他們兩人添置衣物,順便給她挑了幾塊繡工不錯的手帕。

“不累,我們也要去那邊坐坐,順便吃午飯。”夏淩雲笑道。雪華雖然不曾練武,但畢竟是狐仙“體質,逛街什麽的不會累到她。

“好,我要吃好吃的。”聽他說吃午飯,沒有進行過專門辟穀訓練的雪華頓時感覺自己餓了,便馬上同意。

“饞嘴狐狸。”夏淩雲寵溺道,領著她往那邊酒樓去。

半道上,一群人圍著議論紛紛,裏麵傳來女子的哭聲。

進去看看?

雪華拉拉夏淩雲,夏淩雲隻好帶著她過去,用無形的靈力柔勁擠開人群走到裏麵。

狐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狐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易五  所寫的狐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狐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