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狐女

第72節

不描眉,那麽唇上也不用抹胭脂了。

雪華對著新銅鏡自我欣賞了一遍,得意道:“我不愧是狐仙。”她容貌嬌媚,風華絕代!

對她的自戀,夏淩雲心中搖頭,還是很孩子氣。

幫著雪華把梳妝盒整理好,他道,“我們出去吧。”現在快接近中午了,他居然還留在寢室裏。

起身撣了撣身上紅色華美宮裝,雪花問道,“我待會兒需要蒙上麵紗嗎?”昨天清華女真人幫她妝扮的時候提到,今天上午淩雲的親傳徒弟徒孫會過來拜師娘師祖母,下午各位師侄會過來拜見嬸娘(伯母)。

“在家裏戴什麽麵紗?”夏淩雲輕笑道,“常德常興需要習慣你的容貌。”女主人在自己家裏戴麵紗?如果這樣,他還不如把常德常興調走,另外調兩個年紀大一些的女修士來照顧他們日常。

“我不是說常德常興。”雪華道,“是你的徒子徒孫們。”想到一群幾百歲的修士要恭恭敬敬地向她下拜,她就有些興奮。

“他們需要接受女色試煉。”夏淩雲淡定地說道,“如果他們不為你的容貌失態,以後沒有過不去的女色關。”定力不夠的,統統去麵壁!

被當做考驗定力的工具了!

雪華不以為怒,輕笑道:“我們出去。”

○○○

夏淩雲帶著雪華走出寢室來到客堂,客堂嶄新的餐桌上已經擺上的膳食。

見他們出來,常德拱手道:“長老,夫人,顧師伯祖,顏師伯祖,耿小師叔祖,雪貂仙子,趙真人,他們帶著一些弟子已經在忘塵居外等候了。”他和常興在天靈門中的輩分很低。

“嗯,我知道了。”夏淩雲點點頭,領著雪華坐下,笑道,“我們先用膳。”吃過之後,他再讓徒弟徒孫們過來拜見長輩。

一群晚輩!

雪華樂不可支,望望外麵才開始拿起筷子用餐。午膳很豐富,走油蹄膀和燒雞肯定是她的,麻油春筍,韭菜、蒸蛋、蘑菇肉片,昂公魚湯是她和夏淩雲的。

她吃著,發現夏淩雲不忌葷腥,吃得和他在火雲島和路途中一樣多,便馬上夾了一大塊蹄膀肉給他,笑眯眯道:“這個味道不錯。”

夏淩雲微微一笑,夾起她給的肉吃起來。合體雙修還是很消耗體力的,他既然娶妻,便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樣清水配果子或者涼拌素菜伴稀粥了。

兩人用完膳食,擦擦嘴,漱口喝茶。常德常興趕緊把桌子上收拾好,然後抬著兩張太師椅到院子裏,同時在太師椅麵前擺放了幾個蒲團。無他,忘塵居的客堂太小了,容不下二十來號人。

夏淩雲領著雪華來到院子,然後對忘塵居外的人們說道,“你們都進來吧。”他的聲音平和寧靜。

“是,師父(太師父)”外麵的眾人應聲道,開始魚貫而入。

“淩雲,我是坐著還是站著?”雪華緊張地低聲問道。她還是第一次當別人的長輩,這一次還偏偏有一群年紀比她大很多的晚輩要拜見她。

“你別拘束,清遠和婉珍你又不是第一次見。”夏淩雲安撫她道,“你是長輩,就算有什麽不妥,他們也會當做沒有看見。”

“我要不要給他們每一個人見麵禮?”雪華摸著她左手腕的如意手環問道,她能給的隻有各種靈石了。

“不用。”夏淩雲道,“山野之人沒有那麽多規矩。你的東西都太貴重了,不宜隨便拿出來。”

他們說話間,那群人已經來到他們麵前按照輩分排列好。朝著夏淩雲和雪華深深躬身,眾弟子齊聲道:“拜見師父(師祖、太師祖……)、拜見師娘(師祖母,□□母……)。”

夏淩雲拉著雪華坐在太師椅上,淡定地說道:“你們都免禮吧。”

”是,師父(太師父……)。”眾弟子起身拱手,眼觀鼻口關心,最後兩排的幾個年輕弟子更是頭都不敢抬起來。

夏淩雲開始向雪華一一介紹:“顧清雲,我的二徒弟,今年大概六百七八十歲了。”

被他指著的中年白發男子立刻上前,朝著雪華跪下,恭恭敬敬地說道:“弟子顧清雲拜見師娘。”說完,他連叩三個響頭。他這一次要不是師父賜予他上古靈丹,他便卡在五品修為瓶頸,可能身體衰老而死。

“免禮。”雪華端莊淑雅地說道,認真地打量他。他頭發已經白了,眼角也有魚尾紋了,看來成為七品仙君的幾率不大,淩雲將來還要傷心一回。要不,她讓淩雲多給他一些靈丹,看能不能幫他衝破“真”與“仙”的天塹,多活千兒八百年。

“謝謝師娘。”顧清雲聞言起身退到一邊。

“顏清林,我的六徒弟,今年大概四百五十來歲。”夏淩雲指著一個中年青衣文士道。

中年青衣文士立刻走到雪華麵前,跪下道:“顏清林拜見師娘。”他最近五十年一直都在天靈門,他知道師父有多寵愛雪華,隻是沒想到雪華有朝一日成為自己的師娘。他不認為自己的恩師會被狐狸精魅惑得忘記人類道德,所以隻能相信雪華是特別的,值得他師父娶她為妻。

“免禮。”雪華如此道。她以前見過夏淩雲這個徒弟,因為彼此沒有什麽交流,所以和陌生人沒有多少區別。他看起來比淩雲大十來歲,估計將來也會走在夏淩雲之前。

夏淩雲朝著二十二三歲的年輕秀麗女子道,“月琴,過來拜見師娘。”

他對雪華道:“你認識的。”趙月琴是他七徒弟劉清平的雙修妻子,出身一個小修仙門派。劉清平閉關,所以她帶著靈狐媚兒過來了。

趙月琴帶著劉清平的靈寵媚兒過來,跪在蒲團上,道:“七媳婦趙月琴拜見師娘。”說著她給雪華叩頭。

靈狐媚兒在這種場合不敢多話,恭恭敬敬地低下頭朝著雪華行禮。雪華是七尾天狐,血統高貴力量強大,已經不是它可以隨意攀談的人了。

雪華見到熟人給自己結結實實地叩頭,頓時有些尷尬了,連忙道:“你快起來。媚兒,你也是。”

因為靈狐媚兒的關係,她還是二品靈狐的時候去過劉清平家好幾回。趙月琴也是愛狐狸的人,每次都用美食招待她。她這會兒決定,她要把從別人那裏搶來的冰晶玉蓮和蕩魂鈴送給她,順便偷偷送兩顆適合她靈根屬性的靈石給她。

介紹過二徒弟、三徒弟、七徒弟的妻子,夏淩雲道:“清遠,婉珍。”這兩位就不需要他介紹了。

耿清遠抱著雪貂上前跪下,雪貂從他懷中跳出來跪在另一個蒲團上,兩人齊齊向雪華叩頭行禮。

雪華更加尷尬了,連忙道:“你們起來。”她和雪貂婉珍很相處得來,有一種姐妹感覺,現在她們變成婆媳了。

介紹完站在第一排的徒弟徒媳,夏淩雲道:“雪華,我十徒弟名叫丁清月,做了人家上門女婿,隔幾年帶妻子回來小住。十一徒弟叫杜清風目前在遊曆。”

雪華心中飛快地算了一下,

夏淩雲收過十二個徒弟,目前活著六個,分別是:二徒弟顧清雲、六徒弟顏清林、七徒弟劉清平、十徒弟丁清月,十一徒弟杜清風,十二徒弟耿清遠。

二、六、七這三位從容貌上看都比夏淩雲大,不知道他們是否會讓夏淩雲再次白發人送黑發人。十、十一她沒見過,不能確定。小十二耿清遠才一百五六十歲,不過機緣太好了,隻要給他頂級靈丹,成為下一個仙君指日可待。

雪華在思考夏淩雲將來會有幾次傷心,夏淩雲已經讓徒弟們介紹徒孫徒曾孫了。

這些徒孫徒曾孫肯定都受到過長輩的警告,沒有一個人看抬頭望雪華,讓雪華鬱悶,因為她看到的都是他們的頭頂,她以後在天靈門四處走動也認不出他們,叫不出他們的名字。

不過,她有必要記住他們嗎?她隻要夏淩雲就夠了,因為隻要他才是她永生相伴的人。

☆、第102章 4.1|

一零八交易

上午徒子徒孫過來拜見,下午以及第二天一整天師侄師侄孫們過來拜見,兩天之內,雪華見到了所有在天靈門沒有閉關且有資格拜見她的弟子,他們中的有些人,她甚至還沒有見過。

當得知不需要再接受晚輩們的拜見了,雪華終於鬆一口氣。夏淩雲在天靈門輩分高地位高,徒子徒孫一大堆,確實肩負重任呀。

夜晚,她在高-潮後休憩時詢問夏淩雲,“你什麽時候才能對天靈門放手?”天靈門從輩分最高的長老到輩分最低的晚輩,一共有七代弟子,徒孫收徒孫,他總不能因為自己壽命長就永無止境地守護下去吧?

“等天靈門出現一兩個可以取代我的人,我就會對天靈門放手。”摟著她汗濕身子的夏淩雲回答道,輕啄她泛著紅潮的嫩頰。

他收過十二名弟子,小徒弟耿清遠如果不是因為資質特別好,靈根屬性又和他一模一樣,他也不會動收徒心思。現在有了讓他更費心思的雪華,他已經不打算再收徒了。

第二代弟子中,清遠最有可能修煉到“仙”階,嘯月、清平幾率也比較大,清風、雲苓也有一些幾率;第三代弟子中有兩三個天賦資質上佳的,第四代中……

每一個在外曆練的弟子都會有意識地尋找靈根上佳的孩童,然後送回天靈門。天靈門盡最大能力培養後輩,爭取天靈門不會隨著老一輩的凋零而衰落。

“雪華,等我對天靈門放手,我帶你雲遊五元大陸,等待太虛幻境的出現。”

夏淩雲道,“你要想法子掌握穿梭夢的力量,爭取和你爹練習,詢問他太虛幻境下一次出現的時間和位置。”

就像這一次,由於太虛幻境出現在海上火雲島附近,火雲宮馬上封鎖消息,五元大陸直到現在都不確定,太虛幻境是否出現過,他和火雲宮道源仙君是否進出過太虛幻境,也因為他是仙君,別人不敢冒著得罪的風險詢問他確切情況。

“嗯,我知道,我會努力的。”雪華說著,手指在他濕滑的胸膛上劃來劃去。

捉住她調皮的手,眼眸瞬間變黝黑深邃的夏淩雲笑道:“雪華,我們繼續雙修。”說著話時,他搭在她細柳腰上的手曖-昧地抓了兩下。

嚐試過雙修後,他迷上這個修煉方式了。雪華虧得還是一隻狐狸精,體力居然遠不如他,對他的猛攻隻能哀哀求饒。春季狐狸的發情期,他自信自己能應付得了她,不會讓她想著找野狐狸精。

“讓我歇一歇好不好?那裏都快被你弄壞了。”雪華嬌嗔道,小腳丫子卻故意蹭他的小腿。

“狐狸真會口是心非。”夏淩雲獲得她的暗示,立刻生龍活虎地翻身覆到她身上,開始了所謂的陰陽互補合體雙修。

“啊……”她嬌吟了一聲,便投身在火熱激情的修煉當中了。

他的靈力通過某個部位流入她體內,帶著她的陰力和她的靈力半融合著在她體內循環,然後再從她的左手掌心吐出進入他的右手掌,從手三陽流入返回丹田。靈力在運動那種循環,他們興奮,靈力流速加快,他們平靜,靈力流動平緩,當他爆發後,他精純的陽力又會被她吸收,融進她的靈力中。如此修煉,歡愉中,不僅身心交流,連不同屬性的靈力也在錘煉彼此。

陰陽合體雙修,絕對是古代修士發現的有一個修煉捷徑!

○○○

天靈門恢複了往日的平靜,雪華從普通靈狐身份轉變成七尾天狐和長老夫人,受到天靈門眾人的尊重。

由於有了妻子,而且還能雙修,夏淩雲便暫時不考慮進靈洞閉關。他每天花小半時間教導雪華文化知識,花大半時間修煉水木雙修神功,有空的夜晚還和雪華雙修。天靈門的主事們知道他新婚燕爾,還努力修煉水木雙修神功的第八層心訣,都不來打擾他。除非他們解決不了、非得長老出麵的事情。

雪華每天完成日常修煉後,便向夏淩雲學習修仙界的文化知識,等他靜坐練功便努力獨立完成他布置下來的功課。

夏淩雲之於她亦師亦夫,教學認真嚴厲,幾乎沒有因為她撒嬌而放過她的。

雙修代替不了正常的修煉,夏淩雲雖然沒有閉關,但靜坐修煉三四天才停下來是常用的事情。在這些天裏,雪華有時候會感覺寂寞,可是夏淩雲叮囑:別到外麵的女神湖中沐浴,要吃魚就叫常德或者常興去抓。所以她乖乖地在忘塵居隔壁新建的花間小池裏沐浴,或在天靈門各處走動,或在樹林裏變回原形散步,戲弄野雞兔子。

由於她的美貌,看到她過來,天靈門的絕大部分弟子都微微低下頭,不敢直視她,自認為定力差的甚至遠遠避開她。大家都知道狐狸精的美豔傳說,生怕自己被她勾了魂,失去理智做出背叛長老仙君的事情。

對於他們的敬畏,雪華無可奈何,隻好去找清華女真人、雪貂婉珍趙月琴她們聊天。大家同是女子,還是已婚,沒有什麽妒忌不妒忌了的。靈狐媚兒更是知道雪華根本不可能看上低等級的公狐狸精,對她無比親熱。

夏淩雲為什麽不許她去大湖中玩水?她心知肚明他這是防著鯉魚精水玉。他太會吃醋了,在她眼裏心中,水玉就是一條美麗的魚。

他會吃醋,說明他愛她呢。

雪華很享受他的愛情,有時候便在他靜坐修煉的時候坐在他身邊陪他修煉。

日子一天天過去,俗世的春節到了,天靈門按照往年應景地慶賀一下。得知長老恰巧又在修煉,大家便覺得不方便過來拜年,隻讓清華女真人和趙月琴送新年賀禮過來。

某夜,雪華睡不著,又不想練功,便變回原形到湖中樹林散步,現在,她已經不用為食物狩獵了,因為常德常興每天都為她準備著。

雪華,雪華,你過來好不好,我喜歡你,想和你說說話。

腦中再一次出現鯉魚精魔幻般的誘人聲音,也感覺寂寞的她便決定過去瞧瞧。

跟聲音的方向尋去,她在第一次和半化形的魚精相遇的地方看到了他。慘白淒冷的月光下,女神湖的美麗魚精渾身閃爍著青瑩瑩的靈光。

“水玉,你是魚,我是愛吃魚的狐狸,你找我聊天是很危險哦。“雪華狐狸笑嘻嘻道,上去戲弄他。

“我好寂寞好無聊,尤其是最近幾年。”半身趴到岸上,水玉對著雪白無垢的狐狸蹙眉道,“我現在不知道,我為什麽修煉,為什麽要活這麽長時間。”

我暈,我不是知心姐姐,也不是心理醫生,無法幫你解惑。

雪華隻好道:“你兩千年都生活在女神湖中,根本不知道外麵的世界,當然會感覺生活無聊了。等你完全化形,擁有雙腿,可以離開水,就去外麵轉轉。”雖然她現在很幸福,但還是很羨慕正到處遊玩的麗兒呢。

“我最近十多年一直卡在瓶頸,沒有人幫我,我無法突破。”水玉悻悻地說道,絕美精致的臉龐露出無奈的表情。

野生靈物一切靠自己,被人類修士簽的靈寵則可以獲得各種幫助。他的玉葉主人因為已經有靈寵了不能再和他簽靈寵契約,但教導過他很多知識。他知道自己目前的狀況是身體吸收不到足夠的水靈氣了,他需要外界的幫助,機緣多福緣厚的雪華也許可以幫他。

雪華對他的晉級產生了興趣,詢問道:“你認為你需要什麽幫助?”

“人類修士獨有的聚靈法陣和修煉靈丹。”水玉道,水光瀲灩的雙眸凝望著雪華,裏麵流出期盼和緊張。

“聚靈法陣?我會布置。修煉靈丹我這裏也有。”前兩天剛從夏淩雲那邊學到如何布置高級聚靈法陣的雪華立刻道。她雖然把放著靈丹的儲物圓牌給了夏淩雲,但她曾經說要送別禮物,夏淩雲便撥了一些靈丹讓她隨意分配。

“隻不過……”她遲疑地說道,狐狸臉上露出猶豫。她覺得這條美麗的魚精確實讓人同情,隻是,他是天靈門不管不顧放養著的,變強之後未必會像綠牡丹仙子那樣願意守護天靈門。

狐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狐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狐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戰死的他飄回來了走進修仙垂耳兔與窩邊草(文字冒險)十二騎士之吻神背後的妹砸穿書錦鯉修真日常我在聊齋做鬼王論暴力輸出的成長性穿成惡龍的她又穿回來了掌門懷孕後[玄學]廚道仙途宮鬥不如做隻貓霸總兒子是天師男主越養越歪了醜女寵上天:帝尊,滾遠點陰陽雜貨穿書成蛇也是條正經蛇狐色生香甜妻在上:老公,慢一點金丹老祖在現代都市修仙聊天群半步多客棧佛係孟婆的玄學日常反正全天庭都知道我墮落了殿下今天也很美味魔道至尊大明宮百鬼吾非良人非專業大師總有人想蹭她靈氣
  作者:易五所寫的狐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狐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