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狐女

第60節

“哦。”雪華馬上伸手摘帷帽。

“三位,請對女眷避嫌。”耿清遠趕緊對站在一邊的三名老者道。

三名老者見識過很多前來祭拜仙人的達官貴人,知道有些人不喜歡自家女眷被外人看到,便立刻退後幾步垂首站立,態度畢恭畢敬。

雪華摘下帷帽後,夏淩雲拉著她一起對朝著武霄仙君的石像跪下,道:“武霄仙君,晚輩天靈門夏淩雲,途徑此地,風聞此地有前輩的祠堂,特攜徒弟、徒媳、未婚妻前來祭拜。前輩當年仁心仁聞平易近人,為晚輩敬仰之人,隻是苦於輩分低微無緣拜見前輩。前輩恩澤一方百姓,為晚輩之表率,請受晚輩等人三拜。”

說完,他一臉虔誠地開始跪拜。

徒弟徒媳未婚妻?

雪華心中狂喜,耿清遠心頭一震。間夏淩雲已經開始拜,趕緊隨著他一起虔誠地拜。雪貂婉珍在耿清遠跪下的時候就跳到他的身邊,現在如人一樣認真跪拜。

三名垂首站立的老者聽了夏淩雲的話非常震驚。眼前的三人是修仙的人,他們中為首的師父甚至還是這裏供奉的仙人同時代的人。仙人祠供奉的仙人恩澤這方百姓是七百多年前的事情,那麽這位師父至少已經是七百歲的仙人了。

他們拘謹著望著地麵,神態非常緊張。至於仙人中唯一的女子,到底是師父的徒媳還是未婚妻,他們已經徹底被弄混了。

三叩九拜之後,夏淩雲抬頭仰望著高高的仙君石像,嘴唇輕啟。雪華就跪在他身邊,可沒有聽出他在說什麽。

默默祈禱一番後,夏淩雲起身。看到他起身,雪華和耿清遠雪貂婉珍這才起身。

轉臉望向那三名神態恭敬緊張的老者,夏淩雲憑空取出一大錠銀子,上前道:“三位,這是我們的香火錢,還請你們把這座祠堂打理好。”這座祠堂已經八百多年了,不過經常翻修,還是非常完整的。

三名老頭麵麵相覷,紛紛跪下道:“小人有眼無珠,怠慢了仙人,還請仙人贖罪。”

“我們不說,你等豈能知曉?”夏淩雲將銀子遞到中間的那名老頭,和悅地說道,“這是我們的香火錢,請收下。”那些祭品也會被他們收起來享用。

那老頭也不敢拒絕,顫顫巍巍地接過夏淩雲的銀錠。

夏淩雲環顧四周,再望一眼武霄仙君仙君的石像,便帶著雪華的耿清遠離開了。

“仙君,我們現在去哪兒?”雪華感覺夏淩雲有心事,便故作愉快道,“我們去酒樓吃好東西好不好?趁著我現在還是人形,我要吃人類的美味。”這個世界的人和她記憶中的的大吃貨國人一樣,對食物的加工非常擅長。

“好。”夏淩雲對她幾乎是千依百順,立刻收拾好自己的心情,領著他們回城,然後詢問路人,這城裏哪家的拿手菜最多最好吃。

路人看出他們都是外鄉人,馬上推薦他們去本城最高檔的“客再來”酒樓,說那兒集中了四五名各地大廚,別家做不出來的菜那裏都能做得出來。

“我們就去那家。”雪華聽著介紹,忍不住開始吞咽口水了。

饞嘴的小狐狸。

夏淩雲微笑著,帶著寵愛的小狐狸和徒弟,還有目前還是雪貂形態的徒媳,直奔客再來酒樓。

作者有話要說:被大家提醒,我也覺得小狐狸仙君之間的吃吃吃太多了,以後注意不寫這方麵了。

☆、第84章 3.18|

九十初起獨占欲

傍晚時分,繁華的街道上行人稀少且行路匆匆,沿街的商鋪也陸續上門板打烊。夏淩雲帶著人形的雪華,耿清遠帶著雪貂婉珍開始去他們昨天上午訂製的衣裳鞋襪的店鋪。

由於他們稍微透露了一下他們的身份,還下了不菲的定金,所以盡管那些裁縫鋪鞋襪鋪根本趕不出他們的批量購買,還是會想方設法從別處收購了一些湊齊,等待他們前來取貨。

錦繡霓裳商鋪後麵的正屋裏,兩張長條形的裁縫工作台上擺放著一堆一堆折疊好的衣物,掌櫃恭敬地站立在一邊,等待尊貴的仙人們驗貨。

進屋之後,雪華四下看看,便隨手把帷帽取了下來。

不是人,這個少女不是人!

兩名裁縫師傅和六名裁縫娘站在角落裏震驚地望著仙人今日帶過來的怪異少女。這名少女左右腦後紮著兩條辮子,頭發的顏色居然是白的,而且頭上還長在一對非人的三角尖耳。

這就是傳說中的精靈妖怪,這獸耳少女是什麽動物成精變的?

這少女看起來十五六歲模樣,肌膚白嫩得仿佛能掐得出水來。她擁有一張精致絕美的瓜子臉,細長柳葉眉水汪汪的狐狸眼,瓊鼻挺翹,菱形紅唇宛如剛剛水洗過的櫻桃一般誘人。

她眸光流轉生輝,一顰一笑都透著難以言喻的嬌媚勾魂。她目光掃過他們,嘴角勾起似嗔非嗔似喜非喜的弧度,他們看得呼吸沉重心梆梆直跳,恨不得上前觸摸她,將她狠狠摟到懷中。

站在她身邊的夏淩雲麵容冷峻、目光冷厲,對著他們稍加施壓一下自己的氣勢,讓他們不敢亂動。

他預想到雪華摘下帷帽後,普通人,尤其是普通年輕男子對她的與生俱來的魅力無法抵禦,沒想到眼前五十多歲的老掌櫃,四十來歲的兩個裁縫師傅居然還會對她露出癡迷的表情。

“夏仙人,耿仙人,這是你們要的男子裏衣褻褲長袍勁裝長褲腰帶。”掌櫃拘謹地低頭指著一張裁縫工作台顫聲道,“一共四十套。”兩位仙人對衣服要求不高,隻要耐穿合身。兩位仙人身材差不多,所以他們就很隨意地分成兩堆放好。

夏淩雲把招蜂引蝶偏偏又懵懂不知的雪華拉到自己身後,然後很隨意地翻看了一下男裝,“清兒,收起來。”說著,他把其中一堆男裝都先收進自己的乾坤手鐲裏。

耿清遠很隨意地翻看了一下藍色外套,便也將剩下的一堆收進了自己的乾坤袋。他最近這些年艱苦修煉,乾坤袋裏的日常服差不多都消耗光了。

掌櫃和裁縫師傅裁縫娘屏氣地看著他們師徒將就擺滿一張裁縫桌子的男裝變沒了。

這就是仙人的法術呀,簡直太神奇了!

他們望向夏淩雲的目光更加敬畏起來。當然,他們已經不敢正眼打量夏淩雲身後的雪華了,因為他們知道仙人不高興了。

掌櫃領著夏淩雲師徒走到另外一張裁縫長桌邊,指著其中一堆顏色鮮豔的女裝,畢恭畢敬地介紹道:“夏仙人,這是根據你描述的少女身型裁製的少女衣裳,裏外全有。”

他又對耿清遠道:“耿仙人,這是你訂製的女裝。”

夏淩雲看著整齊折疊起來的一套套女裝,微笑著對雪華道:“雪華,你試試身,不適合的地方讓裁縫娘幫你修改。”

來這家裁縫點之前,他們去了鞋鋪。那鞋鋪掌櫃擔心鞋子會不合腳,搬出了一百多雙和他劃下尺寸差不多的鞋子,雪華試穿了每一雙鞋子,才挑出二十幾雙喜歡的。

掌櫃裏馬上躬著身子道:“姑娘,隔壁就是女客的試衣間。”

他家是桃花埠最大的裁縫鋪,經常進出大戶人家給小姐夫人們裁製最新款的女裝。昨天上午來了兩位仙人,師父要訂製二十套內外女裝,徒弟要訂製二十套內外女裝。他們根本趕不及做,不得不把符合他們要求的、原本是替別人做的衣裳集中起來再稍微修改。為了做出個有特殊要修的女裙,他們又去別家裁縫鋪那裏借人趕工,這才完成了仙人們的要求。

雪華喜滋滋地上前撫摸著麵前布料輕軟的嫩黃色領口繡花的上衣,開心地說道:“仙君,這麽多套試下來太浪費時間了,我就穿兩套試試。”她知道夏淩雲惦記著他的師叔和徒弟們,歸心似箭。

“女孩子的衣裳不比男人,一定要顏色好款式好,還要合身。你慢慢試,天黑之後,我想婉珍也需要試穿。”

夏淩雲轉臉,對六名年輕的裁縫娘道,“你們幫我進去陪著她更衣,修改衣裳。看到什麽也別大驚小怪。”這六名裁縫娘是女子,她們再怎麽會被雪華媚惑住也沒有關係。他擔心雪華試衣試到一半突然變回原形,把在此之前從未見過精怪的普通人嚇壞了

“那我就去更衣了。”雪華道,讓裁縫娘們和她一起搬屬於自己的新衣裳。天黑之後婉珍就會恢複人形,就會如她一樣試穿衣裳了。

夏淩雲微微頷首。男人的衣裳好壞無所謂,隻要能穿就行,女孩子嘛,都喜歡漂亮的衣裳,所以雪華和婉珍應該穿上適合她們身材和年齡的衣裳。

雪華和六名裁縫娘到隔壁屋子更換衣裳,耿清遠便讓雪貂也進去,還特意關照裁縫娘們,看到奇怪的事情別大驚小怪。天馬上就黑了,日夜交替之際就是婉珍人貂轉換之時。

掌櫃讓人上茶,和兩位年輕英俊的仙人一起等待少女試裝。兩個裁縫師傅便站在一邊,等待別人的吩咐。

“咦。”隔壁傳來一名裁縫娘的驚訝聲。

隨即少女清脆和悅的聲音響起起,“你們別害怕,我不會傷害你們的。”

唔,雪華的狐狸尾巴露出來了。

夏淩雲聽著,微微一笑,便對坐在身邊的耿清遠道,“清兒,你打算什麽時候和婉珍正式成親?她祖母二十三年前就過世了,按時間算她早就出了三年守孝期。”

“師父,弟子的事情全憑您做主。”耿清遠道。

“清兒,你已經出師,也即將娶妻,不適合再住在為師的忘塵居了。你在女神湖湖畔尋個地址建座小院子。等你把院子建好了,我讓你韓修師兄幫你籌備一個樸素點的婚禮。我等是修仙之人,不在乎俗禮,凡事從簡。”

夏淩雲道。他們有一大群天靈門弟子可供驅使,建造屋子隻是一天半天時間。等基本家具配齊了,清遠的婚禮就該舉行了。這頂多三四天時間。

“師父,是不是太快了?”耿清遠頓時有些驚愕了。

“清兒,你成親之後,為師要去開啟你四師叔祖、你大師兄、二師兄他們的閉關之所。”夏淩雲輕歎口氣道。

他去開啟四師叔、大徒弟、二徒弟的閉關之所,檢查他們的閉關情況。如果他們還在修煉,他會給他們雪華的頂級修煉靈丹;如果他們中已經有人在閉關中衰老過世,天靈門就要舉辦喪事了。

“師父,弟子明白了。”耿清遠立刻心情有些沉重起來。喪事之後不易馬上操辦喜事,師父是不想耽擱他和婉珍。大師兄已經閉關一百多年,他至今都沒有見過大師兄的麵。他希望大師兄二師兄一切順利,不要讓師父傷心。白發人送黑發人,愛徒如子的師父已經送走了五個徒弟,不能再經受喪子之痛了。

○○○

雪華穿著一套白色滾粉紅色邊對襟半臂襦裙興衝衝地跑出來,對著夏淩雲詢問道,“仙君,這一套好不好?”說著,她習慣性地朝他伸展雙臂旋轉,然後背對著他要……

“雪華!”夏淩雲放下茶盅瞬間站到她身後雙手按住她的肩膀,語氣嚴肅地說道,“雪華,你不用穿出來給我看。你就在裏麵一件一件試,感覺太緊或者太鬆的地方就告訴裁縫娘們,讓她們幫你修改。”

他鍛煉了八百年的定力都能被她不經意的動作迷惑著,這裏定力淺薄的普通人怎麽承受得了?如果清兒被她迷惑著,他該怎麽辦?

美麗的,美麗的……

五十來歲的掌櫃和兩名四十來歲的裁縫師傅麵容呆滯地望著雪華少女。天仙,女妖?此女容顏舉世無雙,氣質明明很清純,但舉手投足都透著一股子妖冶嫵媚。

耿清遠將手中的茶杯狠狠地往地上一砸,厲聲道;“看什麽看?馬上低下頭!”他因為心中已經有深愛之人,又見過雪華的人形好幾回,所以對她的美貌已經有些適應了。

瓷杯砸碎在地上的“啪”聲和他的厲聲嗬斥宛如醍醐灌頂,掌櫃和裁縫師傅立刻低下頭,畏畏縮縮地佝僂起身子來。

耿清遠心中苦笑,狐狸精天生媚骨,師父以後有的是煩惱。

雪華在火雲島上已經經曆過被人圍觀的事情了,現在也不太喜歡別人總是被自己的美色迷惑。看此情景,她隻好噘著小嘴走進隻有女人的隔壁屋子。

夏淩雲一臉寒霜,回到桌子邊坐下。他知道狐狸精的美色不是普通人能抵禦的,還是對這三名普通老男人心生厭惡了。天靈門男多女少,他以後還是要嚴加看管雪華,以防類似事件發生。

作者有話要說:參賽征文《狐女》四月一號就要投月石票了,親們的月石準備好了?

投票需要十個月石哦,每一賬號每一類隻能投一票。

月石的獲得很簡單,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1、 在閱讀文章頁麵右上角點擊【推薦給朋友】,將當前作品分享到:騰訊微博、開心網、新浪微博、人人網等。隻要有人點擊你的推薦鏈接,你便獲得了月石。點擊的人越多,你獲得的月石越多。

2、 假如你推薦的好友不僅點擊了您所推薦的鏈接,而且還注冊了晉江賬戶的話,那麽你還可以獲得5塊月石,如果你的好友在兩個自然月中進行充值消費,那麽每充值消費1晉江幣(隻限vip閱讀消費),您將相應獲得1塊月石。

《狐女》和五五懇親親們多多支持。

☆、第85章 3.18|

九十一回到天靈門

清晨時分,夏淩雲雪華耿清遠,還有人形的婉珍一起來到錦繡霓裳商鋪的後院當中。

金鳳王朝民間夜晚實行宵禁,錦繡霓裳商鋪早就上了門板。隻是兩名非人少女的衣裳有些需要修改,這裏燈火通明了一夜,六名裁縫娘忙了一夜。

留下足夠的銀兩,在掌櫃和裁縫師傅的躬身相送下,夏淩雲抱住試穿衣服試了一半就現原形的雪華狐狸,帶著摟住婉珍腰的耿清遠飛上天空,直接往天靈門所在的天柱山飛去。

“雪華,你困了就睡覺。”夏淩雲柔聲道。雪華從昨天清晨到現在,一直沒有合眼,她需要休息。

“嗯。”雪華也困了,而且在婉珍試衣的時候被夏淩雲喂飽了肚子,便打了個哈欠,趴在熟悉的臂彎中睡覺了。

被耿清遠摟著腰飛行的劉婉珍則好奇地問道,“清遠,你和師父不是清修之人嗎?哪裏來那麽多銀子?”

民間傳說中,仙人不食人間煙火,她看到活了八百歲的師父仙君還會動筷子吃魚,不拒絕雪華夾到他碗中的肉排;傳說仙人能點石成金,她隻看到耿清遠和師父每次都取出銀兩來。他們的乾坤袋法器裏麵能裝多少東西?她在家中收拾的行李都全部收進係在他腰間的乾坤袋中了。

“婉珍。”耿清遠一邊禦劍飛行一邊向未婚妻說修仙界的基礎常識。

“仙人不能無中生有變出東西來的,不過傳說八品仙君九品仙尊能。”

“除了九品仙尊完全不需要飲食外,修士都有生活所需,隻是多多少少。”

狐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狐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狐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是你媽!我爹不是地球人紅塵引雀羽記狐色生香三界種田誘拐魔尊,徒兒好無恥青詭紀事我家徒弟又掛了極品女仙放下那個漢子閻王鎖婚仙器(作者:司馬愛郭嘉)仙路無妄種玉記兼職女術師重生之步步仙路迢遞故園(倚天同人)仙女豇豆紅(出書版)禦佛重生之慧眼識夫神仙潛規則雷影娉婷(手打)書媚(手打)蛇皇進化錄全職業米蟲海妖三生酒·神仙醋月妖雪(美男修仙)花為煞
  作者:易五所寫的狐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狐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