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狐女

第21節

雪華每隔半個月就吃夏淩雲親手喂的獸用靈丹,然後修煉,洗滌靈根、排出體內雜質,不到三個月功夫,她就覺得身子輕盈如蝴蝶,皮毛油光水亮蓬鬆柔軟,那一直讓她耿耿於懷、羞愧難當的部位、那會釋放臭氣攻擊的腺囊逐漸失效,自己扭轉身子去嗅聞都感覺氣味很淡了。

將來不會再是臭狐狸了。

她非常高興,甚至渴望自己身上有一天能有和男神差不多的淡淡體香。

吃了很多尋常靈寵都很難吃到的、改變體質的高級靈丹之後,雪華體內經脈拓展得很寬,她每次修煉都需要花以前兩三倍的時間才能讓體內的靈力呈現飽和狀態。最近兩三天,她感覺丹田靈力越來越混凝,火靈力顏色偏向紅色,水靈力顏色偏向綠色。

夏淩雲和小狐狸日夜相處,對它的變化了如指掌。

撫摸著它柔軟的濃密皮毛,他說道:“靈丹有效地拓寬了你的經脈,你能容納更多的靈力了,可是你現在身體比以前肥胖,身體輕盈度下降了許多,需要多運動。”說到它胖,他把手伸到她有些垂下來的小肚子上捏了兩把。吃得太多運動太少,它嚴重發胖了。

我這隻是家養寵物最常見的肥胖症而已。男神,我以後少吃點,保證讓身體恢複苗條。

雪華赧然,由於天靈門女神湖邊沒有危險,而且夏淩雲還經常讓人給她做好吃的,所以她運動量遠遠比不上在恒古群山時了。

“這幾天漫天飛雪,你別呆在屋內,給我出去多跑動,鍛煉身體的同時感受一下寒冬的冰雪靈氣。”

夏淩雲拍拍小狐狸肥墩墩、拍起來就顫巍巍抖動的小屁屁,道,“你的狐狸毛不是長著好看的。”這麽上好的皮毛,外麵再寒冷兩倍它都不會感覺冷。

“出去吧。”他道,“我打算閉關兩個月,你就在外麵獨立生活兩個月,別回來。”

“哇嗚……”習慣居家生活的雪華很舍不得離開忘塵居,更舍不得兩個月不見男神,馬上擺動尾巴求他允許自己每天都能回來住。

“我再把你圈養在忘塵居中,你都快喪失作為狐狸的生存本能了。”夏淩雲毫不留情地說道,俊美絕倫的臉上流露淡淡的不舍。

“哇嗚……唔,不,不……”雪華使勁地往他懷裏蹭,努力模仿人類“不”字發音,希望他能改變主意。她會進行野外生存訓練的,隻求他給她留個門,讓她每天都能回來睡覺。

“不行,雪華。我希望我出關的時候,能看到你矯健如飛的身姿。”

夏淩雲行動雷厲風行,話剛說完便抱著小狐狸起身走出忘塵居。忘塵居外白茫茫一片,女神湖的邊緣水域都結冰了。

常興見長老抱著小狐狸出門,隻是從隔壁廚房裏探出頭來打招呼,“長老,您帶著雪華外出呀。請早些回來,我給雪華做走油蹄髈了。這是大葷,冷了油脂會凝固,味道會變差。”

“常興,雪華從今天開始要進行野外修行,那走油蹄髈你送給門內其他靈寵吃吧。”夏淩雲轉頭道。

“嗷嗷……”雪華瞬間淚流滿麵,我的走油蹄髈,男神,讓我吃了再走行不行?

“你要放養雪華?這也好,它是雪白靈狐,在雪地裏很容易生存。”

一臉老實巴交像的常興道,“等我做好了我就送給雲苓師父的黑雄吃。”黑雄就是那隻風靈根屬性、會說人話的大老虎,由於它能搭載主人飛上天,成了天靈門還沒有靈寵的弟子們心中最渴望擁有的強大靈寵。

“嗷嗚,嗷嗚……”已經染上狐狸記仇性格的雪華頓時咬牙切齒,死大雄,走油蹄髈是我的,你要是吃了將來必須賠我兩個,不,五個走油蹄髈!

○○○

“哇嗚……”雪華依戀地前肢搭著夏淩雲的肩膀向後看忘塵居。

舊的忘塵居燒掉之後,天靈門弟子馬上群策群力,為長老大人修建了一座新的忘塵居。新的忘塵居是全木結構,隻有院子依然用籬笆牆圍起來。從外麵看忘塵居,籬笆牆上爬滿綠色蔓藤植物,盛開著一些鮮花;牆外白雪皚皚,牆內春意盎然,牆內牆外宛如兩個世界。

將雪華往厚厚的雪地上一放,夏淩雲蹲下身撫摸著它毛茸茸的小腦袋叮囑道:“雪華,你來天靈門已經三個月了,對女神湖周圍很熟悉,我希望等我出關的時候,你已經把女神湖周圍的幾座山峰也摸熟了。女神湖東北方有個石猴峰,那裏每年冬天都會出產雪靈果,你如果想吃可以去碰運氣。”

頓了頓,他摸摸雪華美麗優質的雪白皮毛提醒道:“女神湖周圍的山峰和石猴峰位於天靈門的掌控範圍,一般修士不會來狩獵,所以你最好隻在這些地方修煉,暫時別去別的地方,免得被其他人類修士扒皮煉丹。”

他前幾天突然察覺自己太寵愛雪華了,完全把它當作女兒寵溺,不忍心用教導自己徒弟那套冷硬的手段訓練它,隻好決定臨時閉關,把它放出去自己生活。人類修士馴養靈寵也是這樣養一陣,放出去野一陣的,讓靈寵既接受人類主人的教導,也不失去它們原本的野性。

“哇嗚……”前肢扒著夏淩雲的褲管,雪華哀怨地叫著,你怎麽說風就是雨,剛提到要我加強運動量就把我趕出去野外生存?你不能讓我再呆一個晚上,讓我做些思想準備?

沉思了一下,夏淩雲憑空取出一個銀質的古樸項圈,調整了一下大小套在雪華的脖子上,“這是我孩提時代佩戴的項圈,你先戴著,這代表你是有主人的靈獸。”他等一下就給它設計個項圈型防禦法器,然後讓七徒弟劉清平製作去。

“去吧。”他道,驀然從雪華麵前消失,然後出現在忘塵居的籬笆牆內。

“你要像在恒古群山那時候一樣努力生存。”他說道,將盤著牽牛花的籬笆門關上,毫不猶豫地轉身往屋內走。

“哇嗚……”別這樣扔掉我。

雪華叫著撲向籬笆門。籬笆紮成的門陡然爆發一道濃綠色靈光,將她小小的狐狸身子彈飛了出去。

“哇嗚……”雪華傷心地對著忘塵居哇嗚叫。

忘塵居布置著各種防禦法陣,都由主人夏淩雲一人控製。他頃刻間啟動了“禁止入內”法陣,她才會被自己撲上去的力道反彈了出去。

雪華和夏淩雲生活了三個月,知道他一旦做了決定便不會輕易改變,叫了一會兒後隻好離開。

女神湖附近的樹林山坡她都熟悉了,這一次她要走遠一些,去熟悉女神湖外麵的世界。

女神湖在群山懷抱之間,風不是很大,雪華那厚厚的皮毛完全扛得住冬天的寒冷。漆黑的夜晚,月光半殘,星光黯淡,她奔跑在白茫茫的雪地上,雪白的身影仿佛融入了天地之間。

她是天靈門眾人辨別不了的狐狸品種,很可能流著一些雪狐的血統,所以她比一般的狐狸不畏懼冬天的寒冷,那雪白的皮毛更是她最好的偽裝(除虱事件過去之後,她每天都很勤快地洗澡,染上顏色的狐狸毛終於變回原來的潔白無瑕了)。

冬天,草木枯黃,到處是饑餓的動物。山坡上,兩隻灰兔扒拉著積雪,翻找壓在積雪下的可食用草根。它們努力扒雪,時不時抬起頭四處張望,兩隻長耳朵抖動著。

灰兔很警惕,隻是雪華動作很輕盈,又有雪白的皮毛做偽裝,一點點匍匐著前進,然後猛地撲先其中一隻看起來比較大些的兔子。

兩隻兔子驚慌得朝不同的方向逃竄,雪華固執地追逐著其中一隻。

跑了幾息功夫,眼看著灰兔子就要鑽進地洞中,地上的雪突然無風而飛揚,瞬間化作一麵厚而結實的雪牆。“噗”灰兔陡然撞在這雪牆上,頓了頓後摔倒。等它爬起來晃晃頭要繼續逃,一隻利爪如鐵爪一樣抓住它的皮毛,一張利嘴狠狠咬著了它的喉嚨。

叼著兔腿還在掙紮彈動的兔子,雪華小狐狸得意洋洋地張望四周,朝山坡下一棵百年青鬆跑去。

夏淩雲在這三個月裏陸續教導了她一些水之法術,雪和冰都屬於水法術的變異法術,她掌握了幾個。她一開始沒有使用雪攻擊灰兔是因為夏淩雲說她缺少體能鍛煉。

在野外生存,這裏又不是湖邊,雪華也就沒有給灰兔開膛剖肚,而是直接對著它釋放火焰,慢慢做烤兔。

自從她穿越進小靈狐的身體中成為一隻狐狸精,又能使用火法術,她就一直都在用火烤熟食吃,現在小小的火焰法術釋放得如臂使指,精確持久。

良久,皮毛焦黑的烤兔出爐了,雪華耐心地等待肉涼下來,然後用爪子和牙齒扒掉最外麵的焦黑,吃裏麵香噴噴的肉,將最裏麵的內髒棄掉。

吃了個半飽,她便繼續無目的地往前走,沿途看到獵物就開始追逐,決定吃了就釋放法術狩獵之。

枯燥而寂寞的野外生存訓練呀,半夜,人,不,狐狸精都要豎著耳朵睡覺。

雪華對著雪夜的天空發出如狼似的哀嚎。

☆、第27章 (雙更)

三十一小狐狸進階了

雪華在雪花飄揚野外樹林中修煉、漫遊,等到天亮的時候便四處尋找休息地。然後在一棵樹的根部凸起後形成的凹地趴好,閉上眼睛休息。既然是在野外生存,她還是按照狐狸的正常作息時間覓食和休息。

天地一片蒼茫,她披著雪白的皮毛隱身在雪地中,其他動物如果不近前根本發現不了她的存在。

一天、兩天、三天,她就這樣在山林雪地中四處遊蕩,訓練自己的野外生存能力,練習水的變異法術。隻有不停的修煉,她的靈力修為才能增長,她才可能進階,才可能化形成人。

一道晶瑩銳利的手臂長筷子細冰箭射中前方逃竄的灰狼,雪華忍不住得意地仰頭吼叫。她記得初秋的時候,自己被一隻大黑狼追得拚命逃竄,剛才看到狼,雖然知道此狼非彼狼,還是忍不住主動追擊。

這是一隻普通的灰狼,隻是體型小的她還是不能和對方肉-搏,於是她就發動法術攻擊,一舉將對方的身子射穿。

看到那狼嗷嗷叫著摔倒在地上,鮮血不斷染紅雪地,她估計自己那一冰箭射中了它的要害。

狩獵成功!

雪華心中暗道,不知道狼肉好不好吃。今晚她修煉之後開始四處狩獵,到拂曉時間才遇到這頭狼。正常情況下,狐狸是打不過狼的,遇到餓狼很可能會成為餓狼的食物,她除了看到這狼起了報複心理,也還是因為肚子餓了。

“哇嗚,哇嗚……”遠處傳來狐狸叫聲,雪華警惕地抬起頭張望,就看到一團雪白的狐狸身影在雪地中若隱若現著朝這裏飛奔而來。

“哇嗚,哇嗚。”她回應道。她認出那一隻雪狐了,那是夏淩雲某一個師侄孫的靈寵,名字叫雪靈,三品純冰靈根屬性的罕見靈狐。

和靈狐媚兒差不多大小的雪靈跑到近前停下來,朝著雪華繼續哇嗚叫。從狐狸品相上看,它秀靈俊逸,比紅毛狐狸紅靈漂亮多了,不知道為什麽夏淩雲就是覺得它配不上他的小狐狸。

雪華認真辨別對方叫聲中的意思,給予回應。

雪靈雖然也是三品靈狐,但靈智方麵就比靈狐媚兒差了很多。它的叫聲也不是很複雜,雪華憑借狐狸本能很快了解了它的意思。

這片領地是雪靈的狩獵區,它希望她去別處劃領地。

並沒有繼承小狐狸原主記憶的雪華根本不知道野生狐狸原本是孤獨生活了,隻在發-情繁-殖期間才會和其他異性狐狸生活在一起。小狐狸長大後母狐狸都還會把它們趕出自己的領地。

她穿越到小狐狸身體的時候,她在恒古群山的生活領地就是小溪附近,所以她才會看不到其他狐狸。現在她通過雪靈語焉不詳的叫聲中明白了,狐狸是需要自己尋找新領地的,她如果在現在這片山區生存,除非打敗雪靈,將雪靈驅趕走。

和認識的靈狐打架?而且還是為了爭地盤?

始終把變回人當作修煉最終目的的雪華不屑這樣做,馬上轉身朝東北方的山坡跑去。紅靈閉關,天靈門目前就三隻靈狐,普通野狐狸根本不敢和靈狐爭搶,她要占一塊地盤太容易了,才不要和它爭呢。

“哇嗚~~”雪靈朝著雪華的背影大叫:你的食物拿去。作為一隻靈狐,狩獵是很簡單的事情,它也不願搶奪別人的獵物。

“哇嗚。”送你了。

雪華很傲氣地叫道,在雪地飛奔,輕盈的身子隻在雪地落下幾乎看不出來的狐狸腳印。

冬天食物少,那是對普通動物來說的,你能想象會釋放法術的靈獸在冬天餓死?除非它身陷絕境,周圍沒有充當食物的動物植物!

翻越一座山坡,雪華來到了以前由靈寵夥伴帶來過一次的鬆樹林。雖然她在這裏嗅聞到了野狐狸用來劃分領地的尿騷味,但她徑自闖入,追逐野兔,然後飽餐了一頓,再尋找到一個幹枯的樹洞爬進去睡覺。

這個領地的狐狸雖然察覺有其他狐狸闖進來,但根本不敢過來驅趕。

由於這片鬆樹林也沒有什麽能夠威脅雪華靈狐的強大生物存在,她美美地睡了一覺,等到天黑繼續往東北方,探索她還沒有去過的地方,主動攻擊她以前不敢攻擊的大型猛獸,訓練自己的戰鬥能力,逼迫自己成長。

隆冬季節,雪華就在野外修煉。她有時候在山坡,有時候在溪邊,有時候在山林,有時候在穀地,那小小的雪白身影穿梭在雪地中,身子越來越苗條,身姿越來越輕盈優美。

她攻擊對象越來越凶猛,最好一次的戰績是殺掉一條靈力修為接近兩品的十米一二米長野生巨蟒。靈獸的血肉富含靈氣,她不能浪費掉。在那巨蟒屍體靈氣還未散掉之前,她忍著血腥氣喝蟒蛇血,吃了整整三天的烤蟒蛇肉。為了快速成長都變成人,她還是很拚命的!

當晴天越來越溫暖,當樹上開始滴水,當青嫩的小草從逐漸消融的雪地裏冒出尖尖,當嘩嘩流淌的溪水開始變寬,雪華知道大地回春了。

離開男神有多少久?

最近忙於修煉忙於生存的雪華已經記不清楚了。他說要閉關兩個月,她當時就計算過,他出關的時間應該是春季二月中旬的時候,現在到二月了嗎?她回去得太早他會不會不滿意?反正在外麵這麽長時間了,她就再待一些日子好了。

雪華這樣想著,便沒有急著往回趕,而是繼續在她目前所在的山坳裏修煉。由於她有修煉神器金手指,她不管在什麽情況下修煉,都能吸收到足夠的火靈氣和水靈氣。

一個月圓晴空夜,她和往常一樣,將“天地靈氣聚集轉換器”神器壓在蜷曲的身下,對著明月吐納日月精華,吸收天地靈氣。

豐沛的火靈力水靈力在她的經脈中奔騰不息,相較於靈力,她目前的經脈好像窄了很多,經脈總是被靈力漲得發疼。

身體又到了一個極限!是時候了。

早就聽夏淩雲解釋過這種現象的雪華不慌不忙,嚐試用意念壓縮靈力。幸運的是,可能她的精神力很強大,氣態的靈力在循環運行中真的開始緊縮。

一個循環兩個循環……九九大循環之後,這個即融合又涇渭分明的水火靈力濃縮成液態,於是經脈又顯得寬敞起來,濃縮的靈力流暢地在經脈中繼續運行。

月光下,閉目對著圓月的雪白小狐狸身上氤氳著紅綠雙色的靈光,靈光明亮,可與月光爭輝。她的眉心逐漸浮現一道古咒符,當古咒符越來越清晰,清晰到某種程度時陡然無聲碎裂,化作星光消失。

“第一重封印解除。”

正在修煉的雪華陡然聽到了亦男亦女,自稱管理員n號的聲音在自己腦海中響起。

你要讓我走火入魔?

雪華被驚嚇得差點叫出聲來,就感覺身體陡然間變得異常的輕鬆,喉嚨口好像有什麽東西消失了,經脈瞬間變寬了數倍有餘,之前還感覺占據半邊經脈的液態狀水火靈力瞬間隻占據經脈的十分之一了,同時尾巴處癢癢的,好像有什麽東西要鑽出來,但又鑽不出來。

這是怎麽回事?

她一邊努力操縱靈力繼續循環,一邊分心詢問。

狐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狐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狐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有賊搶內丹東海蟲修仙日常木仙傳有條紅線成了精六零小仙女半蓮池(出書版)水墨田居小日子末世奶媽神一樣的道侶玄學大師是軟妹偷命玉佩裏的太子爺他和僵屍有個約會我能吃秘笈網紅全都是妖怪成精的妖怪不許報案!我左肩缺火西遊之吞天大熊貓格萊格的多麵戰場梅林詭案錄鸞仙曲女神的修仙高手我有三個龍傲天竹馬狂龍戰蒼穹背靠神君好乘涼我的仙女未婚妻雞肋異能小組帝尊霸寵,逆天妖妃不好惹神魂之判官父母資格證[星際]
  作者:易五所寫的狐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狐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