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8節

  大小姐?副教主?七小邪看著白靈沉下來的臉。猜到這個大小姐絕對是個有身份的人。

  “本教要帶她走,有何不妥?”

  一個清淡如水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周圍所有人在那一瞬間臉色一變,一齊恭恭敬敬地半跪下去,整整齊齊的聲音響起。

  “副教主。”

  七小邪抬頭看去,隻覺得此人聲音分外耳熟。

  來人一身淡藍色羅裙,慵懶地倚在被人抬起的轎中,細紗紛飛,朦朧了她那張神秘的臉。幾個抬著轎子的侍衛統一水藍色衣物,臉上表情端莊。

  “起來吧。”她輕輕抬手,掀開細紗,素手伸出轎中。

  一張絕美傾城的臉露了出來,靈眸清冷,膚若凝脂,柳眉輕揚,小巧的菱唇在看到七小邪的那一瞬間輕輕張開。

  “七小邪,好久不見。”

第四章 美人如玉冷如霜

  七小邪看到來人麵貌時,表情略微一怔,很快,她反應過來後彎起嘴角。

  “問清蓮。”

  “大膽,竟敢叫副教主本名!”白靈向前一步,手中那把屠夫刀欲砍向她的脖頸。

  “慢。”清冷一聲,竟叫白靈停止動作,她低下頭去,老老實實地站著,聽候發落。

  七小邪看著轎中的問清蓮,隻覺得時間過得很快,已經有好幾年沒見的她,想不到如今再一次見麵竟是在自己逃難的情況下,七小邪不禁感歎起來。

  “白護法,你和水護法兩人將她帶回我教,我在大堂等你們。”問清蓮又放下掀開的輕紗,一陣微風吹過,轎起,人已不在。

  留下白靈等人張大了嘴巴瞪起了雙眼,不可思議地看著易容成一個瘦弱書生的七小邪。

  一路上,幾人態度大大轉變,尤為狗腿地在七小邪身邊打轉。

  “七姑娘,你與我們副教主是怎麽認識的?”白靈瞪大了眼,一臉好奇地看著她。

  七小邪騎在黑驢上,想起問清蓮曾經膽怯小女娃的樣子,不禁說道:“我爹是她師傅。”

  話音一落,鴉雀無聲。七小邪不解地看著周圍幾人,竟全部呆若木雞。

  水月最先反應過來,輕笑道:“想不到副教主與七姑娘竟有這麽一道淵源。”

  “那是,她還暗戀過我爹,被我娘罵她是沒成精的狐狸呢。”七小邪隨口一句,又讓眾人瞬間僵硬。

  手持毒蛇的中年女子眨著眼睛,藍瞳閃爍著尷尬的光芒,揚起笑容說:“七姑娘的爹娘一定是江湖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小的們剛才真是眼拙,竟沒看出……”

  “他們早就死了。”七小邪不等她說完就回答。

  中年女子驚住,白靈惡狠狠地剜了她一眼,笑著說:“蛇女不知道七姑娘的家事,還望七姑娘海涵……”

  “沒什麽,是我娘先殺了爹,然後自殺的。”七小邪垂下眸子,她隻要一想到娘死前瞪著的眼睛,就會感受到一種無盡的絕望。

  幾人當場全部噤聲。

  羅門教,是江湖近十年以來迅速崛起的邪教。

  江湖本就分正邪兩教,所謂黑白兩道,自持一家,各有各的說法。武林盟主還未出來之前,正邪兩派從未發生過大的糾紛,隻是兩道在江湖上相撞時,難免會有血雨紛爭。

  但,誰不是為了生存而存在的呢?

  七小邪隻要一想到跑了一輩子江湖的爹,就會想起他時不時感歎的那幾句話。

  山莊坐落在衡山之上,雲霧繚繞,樹木叢生。

  繞過池塘,便來到了端莊素雅的大堂。

  問清蓮已經坐在副教主座上等著他們了,大門一開,七小邪便走了進來。

  幾人見到問清蓮後整整齊齊地跪下行禮,問清蓮手一揮,眾人紛紛向四周散去,站在自己的位置上。

  問清蓮看向直勾勾地盯著她的七小邪,見她灰不溜秋的臉,髒兮兮的衣著打扮,她低頭輕歎一聲,道:“把她給我帶下去,洗漱一番換上新衣服再帶上來。”

  問清蓮的潔癖還是一如既往的嚴重。當幾個侍從要過來請七小邪下去時,七小邪伸手一擋。

  “不用,我就這麽跟你說話,挺好的。”七小邪故意與問清蓮作對,她要她換衣服,她偏不換。

  問清蓮靜靜地看了她一眼,拿她沒辦法,隻得默許,看問清蓮的臉色並沒有變化,幾個侍從又退了下去。

  “問清蓮,你找我來不會就是讓我換件衣服吧?”七小邪向前走了幾步,坐到了她身旁的那把椅子上。

  一旁的水月見七小邪毫無顧忌地坐下來後,臉色大變,見問清蓮沒有阻攔,他又收回視線。這七小邪,怎麽這麽沒有禮節,那可是……

  問清蓮淡淡道:“我隻是看你最近過得太瀟灑,想請你過來坐坐。”

  七小邪眉頭一皺,心想她什麽時候這麽熱情,剛要開口說話,就又聽問清蓮說:“你什麽時候跑到通緝令上去了,而且一個盟主的位置還被壓在了你的身上?”

  七小邪就知道她會說這個,於是伸出手,看了看自己已經髒得看不見本色的手,回答她:“就是偷了點東西,被抓了。”

  問清蓮知道七小邪一向手腳不老實,這是她從她娘身上學到的。想起七小邪的娘,問清蓮的臉色變得有些不太好看。她輕聲道:“我聽說,你最近與一個男子走得很近。”

  七小邪心裏一怔,莫非問清蓮大費周章請她過來,隻是為了問關於她身邊這個花無顏的事?

  七小邪又換回那副漫不經心的表情說:“跑江湖難免有個伴嘛。”

  問清蓮輕笑一聲,說:“一向與人相交淡如水,天地之間我獨行的你,也會和人一起跑路?”她換了個姿勢,又說,“我聽說,那人是叫風清雲?我怎麽記得風清雲是皇都之人。”

  七小邪一聽,原來問清蓮還不知道花無顏是誰,她鬆了口氣,在她反應過來後,竟不知自己為什麽會鬆口氣。她沒有正麵回答她,而是含糊說道:“已經分開了,不然我怎麽會一個人來這裏。”

  問清蓮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教主回來了!”不知是誰說了一句,將這有些僵硬的氣氛打破。

  問清蓮站起身來。

  教主?七小邪有些疑惑地想了一想,又低下頭看向自己坐的位置,忙不迭站了起來。這教主她可不認識,回頭要是和問清蓮一樣有什麽潔癖,看她如此玷汙他的寶座,還不一掌風就劈了過來將她碎屍萬段。

  輕緩的腳步聲傳來,七小邪抬頭看去,一個身形高挑的人緩緩走了過來,他身披狐皮大襖,華貴的寶藍色長袍拖曳在地,大部分長發用一根玉簪綰起,其餘墨發隨意披散在身前身後。他足蹬鑲著金邊的白色長靴,如玉般的臉上戴著一張白玉麵具,隻露出完美無瑕的下巴和漂亮的菱唇,他每走一步,震懾他人的感覺便加深一分。

  想不到,羅門教的教主是個男人。而且,還是個看似絕色的男人。

  七小邪覺得自己的內心在澎湃,在那一瞬間,她腦海中閃過幾個零碎的片段,偏偏她抓不住,也看不清。

  七小邪緩緩搖了搖頭,在她回神時,整齊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教主!”所有人齊刷刷地半跪在地,就連問清蓮,也在那一刻低下頭去行禮。

  七小邪忍不住想要看個究竟,這神秘教主好端端做什麽蒙麵人,莫不是像江湖上那些人一樣,毀了容就戴副麵具?嘖嘖,這麽漂亮的人要是毀容了,就真是暴殄天物了。

  此人正是羅門教教主穆靈端,他一步一步穩穩地走著,路過七小邪身邊,穩穩地坐在了七小邪剛剛坐過的那張椅子上。

  仿佛感覺那漂亮的菱唇微微一抿,七小邪冷不丁渾身打了個顫,在心底保佑他不要發現有人坐過他的位置。就連問清蓮都有些擔憂地蹙起眉頭。一時間,周圍氣氛很是清冷。

  “她是誰?”他突然開口問道,冷淡的音調,頓時使周圍變得冷不可言,見他並沒有提起寶座之事,眾人紛紛舒了一口氣。

  那好聽而又悠揚的聲音傳出,七小邪猛然發現他是在問她是誰。

  她剛要開口,問清蓮便搶先一步道:“回稟教主,她是我請來的貴客,名叫……七小邪。”

  七小邪這個名字在外可是紅得發紫了,教主不會不知道。

  豈料穆靈端並沒有什麽反應,優雅的下巴輕輕揚起,輕輕點頭,說道:“既然是副教主的朋友,那就請先移步客房,本教主有事要說,外人不便留下。”

  直接就開始攆人了。

  七小邪彎唇一笑,搖了搖頭,這一細微動作卻被穆靈端看了個清楚,他冰冷的視線投了過來,有些壓迫。

  “副教主,看來你這個朋友,來者不善呢。”他伸出纖長玉指輕輕撫了撫頭,鑲著白色絨毛的寶藍色長袍隨意搭在椅子上,輕聲說道,聲音卻是說不出的寒冷,使問清蓮變了臉色,剛要低頭說些什麽,七小邪便最先為自己辯駁。

  “我怎麽來者不善了?不就是坐了你的寶座嗎,又沒想要跟你搶教主這位置。”七小邪抬眼看他,一瞬間,與他那雙冰冷的眸子對視。七小邪渾身忍不住一顫,那雙深邃的眸子仿佛有著無數牽引力,竟有要將她吸進去之勢。

  七小邪竟被看得有些犯怵,她縮了縮脖子,突然間覺得花無顏對她的態度是好的,對比之下,七小邪甚至覺得風清雲給她的壓迫感在此人的冰冷麵前根本不值一提。不過……不管是花無顏也好,子畫扇和風清雲也好,眼前這個邪教教主冷冰塊也好,對她而言不過就是個人而已。

  “把她丟出去。”穆靈端淡淡道,聲音冷不可言。

  問清蓮眉頭一皺,微微側頭看了穆靈端一眼,菱唇輕啟,卻不敢勸。

  白靈、水月等人也都紛紛低著頭。教主發話,無人敢反駁。

  幾個死士走了進來,就要架起七小邪的胳膊。七小邪側身一閃,藏於袖中的小匕首飛了出來,就要擊向死士。飛出去的匕首在空中被人叮的一聲打掉,七小邪臉色一變。

  轉過頭去,隻見坐在教主椅上的穆靈端麵無波動。

  七小邪咬了咬牙齒,轉過頭向大堂外走去。

  看來以後相處的日子不會無聊了。

  七小邪勾起了嘴角,心情突然大好,她走過池塘上的小橋,身後跟上來的兩個侍女領她向她的住處走去。

  繞過小橋,又經過一道長廊,終於在一處樓宇前停下。朱柱精細雕鏤,上了台階,兩個侍女將門打開,便看見室內的精致裝飾。

  一股馨香撲麵而來,雖為客房,但從這整潔得不落一絲灰塵的擺放物來看,不難得知這屋子每天都有人來打掃。

  七小邪將屋子掃視一周,視線落在檀木桌上一隻銀製的茶壺上。她嘖嘖感歎,果真是有錢,看樣子問清蓮混得還不錯。就是那個教主太冷了點,活脫脫一副她欠他人情的模樣。

  兩個侍女已經將門關上,透過窗影可以看見她們還守在門邊,七小邪坐在凳子上手撐著下巴,要不是外麵太危險,她真不願留在這山莊裏,時刻都被人監視,一點自由都沒有。

  江湖上關於她的通緝令已傳得沸沸揚揚,子畫扇和風清雲等人抱著必要捉拿她的心態等她落網的那天。可惜她是七小邪,唯恐天下不亂的七小邪。

  站起身,走到床邊坐下,七小邪扯了扯身上這套髒兮兮的男裝,雖然髒是髒了點,可是衣袍穿起來十分合身,手指不小心觸碰到一物,七小邪愣怔一下,將衣服下那東西拿出來。

  放到眼前一看,是尹可的那兩根竹子。

  仔細琢磨著,她真沒看出來這竹子究竟哪裏值錢了。想到了尹可,七小邪不免心頭一陣發悶,雖說她與乞丐們相處時間並不長久,可終歸是有感情,就這麽讓一群無害的乞丐犧牲在江湖紛爭中,未免太過冤枉。

  忽然間,竹子上凹凸不平的痕跡從指尖傳來,七小邪將竹子放到眼前一看,一根通身翠綠光滑的竹子上被人用匕首一筆一畫地刻上了一個字:笛。

  這是什麽?記號?七小邪隱約覺得事情不是那麽簡單,她又將另一根竹子拿過來轉了轉,仔細地找著,說不定這兩根看似不起眼的東西可以將尹可的身世給翻出來。

  七小邪不禁感歎自己的機智與敏銳,可當她找到另一根竹子上的刻痕,看清楚上麵的字時,不禁失望。

  另一根竹子上也刻著一個小小的字:笛。

  她斂下眸子,咬牙切齒,這兩根竹子分明就是製笛子用的,虧她還殷殷期待什麽!真白高興一場。七小邪沒好氣地將竹子收了起來。又看見腰上纏著的那隻白玉飾,不免想到與她走散的花無顏,他救過她的命,同時也是害死乞丐們的罪魁禍首,不知道他現在是否已經到了東瑤城,是否已經找到他所要找的人。

  胡思亂想間,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

  “萬枯穀的辛老兒怎麽會突然想要來見教主?”嬌脆的女聲甚是耳熟。

  “羅門教崛起速度過快,江湖上不少門派都紅了眼,那萬枯穀也不例外,怕是要來投奔我們教下,方便日後選舉武林盟主時拉個架勢。哼,我才不吃那套。”有些妖媚的男聲答。

  “主子,可那武林盟主不是通緝令上的懸賞……”沉穩的女聲略帶疑惑。

  “副教主說了,通緝令不過是官方發的,撐死有個皇權頂著,江湖如今沒有掌權之人,豈是皇宮中的人說了算的?”沙啞的老人的聲音傳來。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