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7節

  兩個男子被人強行拖了下去,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求饒,富二爺視若無睹地繼續說道:“總之,還望各位配合了。”

  底下傳來一片嘈雜聲,有不滿,有憤怒,也有人疑惑和等著看好戲。

  知道自己是自投羅網了,七小邪有些懊惱,誰知對麵坐著的花無顏竟一臉的波瀾不驚,此刻就算是拿刀架在他脖子上,恐怕他都依然是這副表情。

  富府已經派人出來挨個給客人搜身,頓時間不滿聲更大了,甚至已經有人開始破口大罵。富二爺眼睛一眯,完全沒有了之前的客氣。

  快要搜到七小邪他們這裏了,七小邪有一絲慌亂,她之前從不畏懼自己會被逮捕,直到通緝令都貼到她腦門上了她都一臉鎮定,可是如今真的被逼到了死角,七小邪甚至已經可以預料到風清雲會怎麽羞辱她……

  “花無顏,你倒是說句話……”七小邪看向一旁的花無顏,破天荒地流露出從未有過的慌張一麵。

  花無顏斂著桃花眸看向扭著腰肢的“花無顏”,眸中一絲絲寒氣騰上。

  七小邪在心底叫苦,花無顏算是和子畫扇卯上了,可是也別在這個時候啊……七小邪欲哭無淚地抓向花無顏,誰知花無顏手突然動了一下,七小邪本來要抓向他手腕的手,穩穩地抓住了他的手……

  指尖傳來一絲冰涼,很舒服的手感……七小邪感歎道,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她才猛然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麽,趕緊不留痕跡地鬆開手。

  而她一抬頭,視線卻落入花無顏那雙烏黑深邃的桃花眸中。

  “讓一下,搜身了!”

  耳邊傳來富府下人的聲音,一瞬間使七小邪猶落冰窟。

  “哈哈哈……”

  七小邪黑著臉看向她麵前笑得無比囂張的子畫扇,杏眸圓睜盯著他那張欠扁的俊臉看。

  “七小邪啊七小邪,你那吝嗇的習慣還真是一點也沒改啊……”子畫扇在七小邪麵前走動了兩下,顛了顛手裏的那隻玉如意,繼續仰頭大笑,“哈哈哈……”

  七小邪的臉更黑了。

  誰能把這個瘋人帶走,還她一片清淨?

  一隻手突然抓住她的下巴,力道大得嚇人,逼迫七小邪盯著那人看。

  “七小邪,我的《九宗秘籍》在哪?”

  與那雙寒得可以凍死人的鷹眸對視,七小邪渾身又是一個哆嗦。

  “在我衣服裏,你來拿啊。”七小邪兩隻手被反綁,她厚著臉皮挺了挺身子,露出一口銀牙。

  “你……”一貫正經的風清雲遇到七小邪這樣的女子,不由更加惱火。手上加大了捏著她下巴的力道,疼得七小邪牙一齜。

  再疼七小邪也換上那副調笑的表情,杏眸在風清雲的俊臉上來回遊走,看得風清雲渾身不自在,一甩手,鬆開了抓住她下巴的手。

  “不說我都忘了,七小邪,我的冰蠶鞋呢?”子畫扇彎下身來,與七小邪對視。

  七小邪勾唇一笑,她怕風清雲,她可不怕子畫扇。

  “穿在我腳上呢。”

  子畫扇鳳眸一瞪,慌忙向七小邪的腳看去,在看到那雙布鞋時,瞬間意識到自己被耍了。

  要知道冰蠶鞋要是給她穿著走路,真是暴殄天物。

  剛要發火之際,門外傳來一人的叫喚聲。

  “那個……二位大爺,我的獎賞……怎麽說?”門外突然走進一個微微發福的人,抬頭看去正是富二爺。

  子畫扇與風清雲對視一眼,然後跟著富二爺走向隔壁房間。

  “走,到那屋慢慢商量。”

  臨走時,子畫扇還不忘回過頭來瞪七小邪一眼,那眼神裏清清楚楚寫著“你要是敢跑我就打斷你的腿”。

  七小邪打了個哈欠,二人走後她將視線轉移到身旁一直閉目小憩的花無顏身上。

  說實話,花無顏不管是怎樣被束縛,都不像是囚中之人。

  七小邪閉了閉眼,緩了緩呼吸,剛要開口說話時,身旁的花無顏卻先開了口。

  “你和子畫扇從小就認識?”

  七小邪就知道,他肯定要問子畫扇的事情。

  “嗯,對,他和我一直八字不合,至於風清雲,不知道是什麽時候半路殺出來的,自然而然就認識了。”

  許久,花無顏都沒有開腔。就在七小邪醞釀著該怎麽提醒他他們現在這個處境似乎不是很好的時候,那雙桃花眸突然睜開,掩不住的笑意襯得雙目眸光瀲灩。

  “我們走吧。”

  七小邪一頭霧水,眨了眨眼睛。

  花無顏不知什麽時候已經恢複自由的雙手一下將七小邪抱起,腳尖點地,身體輕盈如風,瞬間從房間裏消失了。

  素袖翻飛,清風迷離了花無顏的臉,七小邪看不清他的表情,隻覺得驚豔。

  七小邪張大了嘴巴,萬千讚美堵在嘴邊最終脫口而出一句:“好厲害的輕功……”

  那屋子隔壁突然傳來一聲巨響,富二爺看著被風清雲砸出一個大洞的上好木桌,心痛得仿佛在滴著血。

  “你還想要什麽獎賞嗎?”子畫扇看向富二爺不住顫抖的身子。

  “不……不要了……”富二爺掬一把辛酸淚,這九王爺居然是個一毛不拔的鐵公雞,找他討要獎賞,實在是失算啊。

  “兩樣寶貝沒討回來,空是討了兩個大活人,給我們作甚?”子畫扇想到七小邪那張甚是欠扁的臉,強行壓住一胸腔的惱氣。

  “報……報告各位大人……”

  門外突然闖進來一個小廝模樣的人,一進屋子,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犯人……犯人逃跑了!”

  風清雲鷹眸一凜,子畫扇則是鬆開抓著富二爺衣領的手。

  富二爺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不等他緩口氣,就聽子畫扇清冷地說出讓他瞬間如五雷轟頂的一句話:

  “把那間屋子給我燒了。”

  夏花開了,一簇一簇的白花緊緊挨在一起,蔓延成一片花海,不勝嬌豔。但,花美人也美,人卻比花嬌。

  七小邪再一次從虎口出逃,通緝令張貼得更多了,甚至連有的人家的茅房上都貼了兩張。幾乎是走到哪裏,都能注意到這分外惹眼的通緝令。

  七小邪騎著黑驢走在路上,從早上就和花無顏走散了,她獨來獨往當獨行俠早已習慣,她也不打算去找他,自己直接騎著驢子跑路了。

  “呔,搶劫!速度下馬。”前方突然傳來一聲嬌脆的喝令聲。

  七小邪聞言眉頭皺起,她抬眸看向前方,在看到來人後頓時眼前一亮。

  那女子一身白色羅裙,烏黑的青絲,一張絕色白皙的桃子臉,粉潤的菱唇微張,大大的眼眸水靈水靈的,此刻正緊緊盯著驢子上的七小邪。

  這麽漂亮的美人都出來打劫。

  女子手中抽出一把屠夫刀,漫漫陽光下,刀身被照得發白,刺痛了七小邪的眼睛。

  七小邪看著自己這身男裝,又低頭看了看抓著驢毛的灰不溜秋的雙手。她抬眸看向女子,勾唇一笑道:“美人,我乃落榜書生,身無分文,家徒四壁,別說是搶劫,你就是把我賣了,也賣不了幾個銀子啊。”

  女子正細細打量她,突然從四方跑出幾個人影,齊刷刷地站在女子身後。七小邪警惕地將眸子眯起,下一秒,她又緩下表情。路中央多出的這幾個怪人,真的隻能用“怪”這個字形容了。白衣女子身旁的那個佝僂老頭一身青色粗布裝,又矮又瘦,黝黑的臉上滿是皺紋,隻露出一雙精光發亮的小眼,萎靡頹廢。再看向旁邊,是一個又胖又白的中年女子,她頭戴白帽,五官長得頗有異域風情,風韻猶存的臉上帶著一絲淡笑,若不是她的手上纏著一條毒蛇,七小邪真沒覺得她多厲害。再看看旁邊,高矮胖瘦各色齊全,還真是怪人一群。

  “主子,你怎麽就盯上這麽一個窮娃娃了,看他瘦的,剝了皮也就二兩肉。”那個又矮又瘦的頹廢老頭咯咯笑了兩聲,陰森不已。

  “還是個女娃娃,長得好生眼熟啊。”一個又瘦又高的長辮子女子站了出來,她有著一雙嫵媚的鳳眼,高挺的鼻梁下圍著半邊紗巾,隻能聽見她清脆如泉的聲音,卻不能一覽真容。

  甚惋惜。七小邪搖了搖頭。

  她突然抬頭,看向擋路的這一群人,裝傻笑道:“各位英雄好漢大俠大姐,小的還要趕路,渾身上下就這麽點兒銀子了,要不你們都拿去吧。”她伸手從腰上解下一隻錢袋,故意用了很大的力道丟了過去。

  白衣女子手一伸,穩穩地接下了錢袋。七小邪眸子一眯,心想這女子的功夫還真不容小覷,她丟的那個力氣根本不是普通人能接下的。

  “想不到你還蠻有錢的嘛。”白衣女子嬌笑一聲,漂亮的貓眸眼波流轉,伸手掂了掂裝有幾錠紋銀的錢袋,笑得猶如一隻滿足的貓兒。她把錢袋丟給一旁的幾個怪異人,他們其中一人收下錢袋。手纏毒蛇的中年女子在她耳邊悄悄說了些什麽,又站直了身子,一雙深邃的藍眸緊緊地盯著七小邪的臉看。

  七小邪被她盯得渾身發麻,暗道不好。看來,是撞上跑江湖的了。

  “你居然會武功,甚好。我叫白靈,這幾個都是我手下。阿媽,把她綁了,丟我大船上,一身好武功不用白不用,我要把她培養成我的貼身丫鬟。”白靈貓眸一挑,媚不可言。

  被喚作阿媽的手纏毒蛇的異域女子上前一步,手中長蛇一伸,就向七小邪的方向飛來。

  七小邪眸子一瞥,伸手扯住黑驢的鬃毛,黑驢痛呼一聲,四隻蹄子邁得飛快,嗖一下奔出去老遠。可惜黑驢畢竟隻有四條小短腿,才跑出去沒幾步,那個蒙著麵紗的長辮子女子就將驢尾巴拽住了。

  黑驢渾身一震,知道遇上不能惹的了,老老實實地站在原地,生怕下一秒尾巴和身子分家。

  七小邪幽幽地看了黑驢一眼,輕聲一句:“沒出息的家夥。”手一撐驢背,飛出去老遠。

  七小邪穩穩地落在了地上,剛要說話,一道黑影一閃,瞬間站在了她的身後。七小邪閉氣凝神,僵硬地轉過頭去,隻見一個獨眼禿瓢的人衝著她咧嘴一笑,一口黃牙瞬間暴露在空氣之中。

  啪的一聲,滿是老繭的手抓住了她的肩膀,七小邪隻覺左邊肩膀一重,差點要被壓垮。

  “萬生,你別把她搞殘廢了,我還指望她給我端茶呢!”白靈下巴輕抬,伸手不知彈過一顆什麽東西,那獨眼禿瓢手一縮,痛得齜牙咧嘴。

  他向前一站,半跪在地,捂住自己被擊痛的左手,低垂著頭,啞著嗓子說道:“主子,萬生甘願受罰。”

  七小邪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這一幕,不相信一個人高馬大的彪形大漢會在一個嬌小女子麵前如此服帖。她走神間,一股清香拂麵而來,七小邪隻聽一陣銀鈴輕響,一個好聽的男聲響起。

  “我是奉命帶回她的,還望各位手下留情。”

  七小邪抬頭看去,一個妖嬈如狐狸般的男子狹長的眸子飽含笑意地看了眾人一眼,月華色的長衫隨風輕飄,走路無聲無息——從這裏就可以看出他定是個內力高深的人。

  “水月,她是我先看好的人,你別想和我搶。”白靈不知不覺中已經到了二人麵前。

  七小邪覺得自己瞬間變成了搶來搶去的東西,她抬頭看向將她夾在中間的兩人,甚是無奈。

  “二位,沒事我就先走了。”她一拍驢頭,翻身就要跨上驢背。

  “別動!”

  “站住!”

  同時兩聲大喝將她嚇得腿沒站穩,差點摔下來。

  那個名叫水月的男人看了她一眼,伸出修長的手指輕輕一點她的肩膀,“如此猴急,真不知你是怎麽會被通緝的。”

  七小邪還有些痛感的左肩一瞬間酸楚到不行,她渾身一抖,被眼前這個性別混淆的水月搞得不知怎麽開口。而且……這人居然知道她被通緝了?不好,看樣子處境變得危險了。七小邪在心底暗暗算計,打算找個機會趁著幾人不注意時腳底抹油溜走。

  白靈伸手將七小邪拉住,昂頭說道:“她是我的貼身丫鬟。”

  手持毒蛇的中年女子看了白靈一眼,低聲提醒她:“主子,她還沒經過****呢,所以還不能算是您的貼身丫鬟。”

  白靈眸子一瞥,瞬間將正要點頭附和的精瘦老人嚇得點頭也不是,搖頭也不是,脖子僵得一動不動。

  “她可是重要人物呢,值……一個武林盟主的位置。”水月輕佻一笑,尖尖的下巴輕昂,****地看了七小邪一眼。七小邪沒見過他,但是聽說過公子水月,今天一見,的確是深有體會,細聲細語得不行。

  白靈勾唇一笑,眼中閃過亮光,一瞬間態度就轉變了,她道:“發了。”說罷伸出手就要去抓七小邪。

  七小邪剛要開口,水月伸手將她攔在身後,他輕拍手中扇子,說:“且慢,這是大小姐要我帶回去的人。”

  “大小姐?”白靈聞言臉色一變,囂張跋扈的小臉瞬間沉下來,眼中閃過一絲恭敬,“副教主要帶她走是做什麽?”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