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6節

  七小邪杏眸一顫,麵色略驚,很快跟上了花無顏的腳步。她知道這個地方——東瑤城,傳說中最遙遠的東方。很小的時候,師傅曾經帶她去過那裏,路途很遠,遙遠到她都記不清有多少個晝夜是奔波在路上的。

  在住房裏簡單收拾收拾,透過窗子,七小邪發現窗外燈火通明,直到鞭炮聲響起,她才想起,今天是元宵佳節。

  客棧送來一碗湯圓,七小邪不禁感歎這客棧的服務,真是體貼關照無微不至。

  七小邪坐在板凳上狼吞虎咽之際,門被推開。七小邪嘴裏塞著湯圓抬起頭去看向門外,來人正是一襲紅裝的花無顏。

  花無顏麵上帶著淡淡的笑,纖長的手指輕扶門窗。

  “過會兒來我屋裏一下。”那張玉顏在燭火照耀下顯得無比精致,尤其是嘴角那一抹淡笑,看得七小邪喉嚨一緊,險些被湯圓噎著。

  朱門再次被合上,七小邪放下勺子,三步並作兩步地走向隔壁房間。花無顏突然叫她去他屋裏,是有什麽急事不成?

  誰知到了花無顏屋裏,她竟被使喚到窗前站著。

  七小邪看著花無顏手中那支筆,突然想起上次,她轉身看向窗外,一片花燈擁簇,延伸向川流不息的遠方。

  “以人取景,這次的確需要畫你。”花無顏仿佛看出了七小邪的警惕,桃花眸熠熠生輝,竟比花燈還要好看。

  七小邪的想法被看穿,也不好反駁什麽,她低頭看了一眼身上這灰粗布衣,突然有些擔心自己會不會煞了風景。

  “記得把我畫好看點……”七小邪商量的目光投射向花無顏,不等她再說些什麽,花無顏已經提筆開始在宣紙上描描畫畫了。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七小邪睡意泛上,正要打盹之際又強行睜大眼睛,身後的窗外傳來熱鬧的聲音,喧囂和嬉笑聲勾起她的回憶。

  那段時光,沒有人打擾,沒有被通緝,她也不會偷東西,甚至什麽武功都不會,她隻會靜靜地坐在師傅的臂彎裏,看著師傅手提六麵玲瓏花燈逗著她笑……

  思緒飛逝,直到花無顏那聲“好了”傳至耳際,她才反應過來。

  “我看看。”七小邪已經做好了被打擊的心理準備,剛才她神情恍惚,恐怕畫上的她更是慘不忍睹。

  走到花無顏身旁,視線落在宣紙上的一刹那,七小邪杏眸倏地一閃……

  畫上是一翩翩少女立於窗前,那正是七小邪本身模樣,少女臉上兩朵粉雲,透著靈氣的杏眼微微睜著,紫花衣裳勾勒出她玲瓏的身材,領口微敞,紫色的繡花帶著銀色織腳,****若隱若現。兩縷青絲輕搭在修長的玉頸旁,雲鬢間,發釵上龍鳳纏繞雙飛著,窗外七彩燈火向遠方延伸,成了她的點綴,畫上女子仿佛緩緩彎起嘴角,翦翦秋瞳,發簪輕搖。

  看似以人取景,實則是以物取人。

  那雙猶如一潭桃花池水的美目半斂,靜靜地提筆為畫上題上一行字: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

  七小邪不由得怔在原地,她的所有心思竟都被畫在了這幅畫上。

  窗外傳來陣陣熱鬧聲,仿佛畫上背景傳出的喧鬧嬉笑,此刻正襯得女子笑靨如花。

第三章 追蹤七小邪

  這天,陽光明媚,萬裏晴空。

  七小邪坐在客棧底樓優哉遊哉地喝著茶,聽著周圍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聊八卦。她的耳朵向來很尖,有什麽風吹草動她都可以感知得一清二楚。

  距離七小邪不遠處的一桌上,幾人相談甚歡,談話的聲音大得方圓十米內的人都能聽到。

  “聽說,有人捉到七小邪了……”

  “噗——”七小邪憋不住噴出一口茶來,這一口茶,從客棧的這一頭足足噴射到了掌櫃算賬的台子前。

  所有人都啞然無聲,一起轉過頭來看向她,她頭一埋不好意思地擺了擺手,而後裝作什麽都沒發生一樣繼續品著淡而無味的茶水。

  那桌人繼續叨叨道:“聽說捉到七小邪的,還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神廚富二爺。”

  七小邪眉頭一皺,怎麽捉到她的還是一個廚子?這謠言造得也太沒水平了。

  “現在不少人在巴結富二爺呢,這富二爺當上武林盟主真是指日可待呀。”

  “據說七小邪現在還在富二爺府上當傳菜的呢。”

  “是嘛,富二爺這兩天生意肯定是好得府上門檻都被踏破了。”

  “可不是……”

  七小邪捏緊了手裏的茶杯,對以訛傳訛的人表示深惡痛絕,太給她的形象抹黑了。

  一襲紅裝出現在她的桌子前,隻聽聲音七小邪便知道來人是誰了。

  “怎麽坐在這裏,不出去走走?”花無顏在七小邪對麵的木凳上坐下,提起茶盞倒上半杯茶水,玉顏略帶笑意。

  那桌人在看到花無顏的那一刻全都倒吸一口涼氣,其中一個邊瞟向花無顏邊低聲說著:“連同七小邪一並被捕的還有一個叫花無顏的男子,據說長得特別美,我猜肯定和這人有得一拚。”

  哢嚓一聲,花無顏把手裏的茶盞拍碎,麵無表情地將桌子上那堆碎瓷渣堆到了一邊。

  又是那種仿佛看著怪人一樣的視線降臨,七小邪擋過臉去,衣袖正好遮住了她微微抽動的嘴角。

  “你被捕了?”花無顏抬眸看向對麵的布裙女子,七小邪今天換上了一件粗布衣裳,一張平淡無奇的小臉上一對杏眸熠熠生輝,青絲隨意披下,竟有種樸實的美感。

  往日裏找麻煩的人太多,七小邪索性變了裝束,至少今天性別算是變對了。

  “若我被捕,現在在你眼前的又是誰?”七小邪放下手中的茶杯。

  花無顏桃花眸微眯,側耳傾聽那些人的對話,可惜那些人的話題已經轉移了,聽不出個所以然來,隻好作罷。

  “富二爺是誰?”

  七小邪憑著記憶在腦子裏搜尋半晌,“一個廚子,我以前吃過他做的菜。”七小邪正了正身子,一臉正經,“說實話,味道很一般。”

  花無顏手撐額側,纖長手指輕輕擺弄茶杯,“他住在哪?”

  七小邪眨了眨眼睛。

  富府。

  朱門大敞,門庭若市。一旁鏤空的屋簷上,西南方飾著展翅欲飛的雄鷹。琉璃瓦磚蓋滿新石造起的樓房,就連那路間的石子,也是漾著繁紋的整齊好看的圖案。這裏的每一個角落,每一筆勾勒,都像是用了全身心的力氣去裝飾描繪般。

  隻是……這麽優雅的布局,卻有著一個天天和柴米油鹽醬醋茶打交道的主人。

  “來來來,大家裏麵請啊,不用客氣不用客氣……”

  七小邪眯眯眼,看向那個一臉笑容、身材微微發福的中年男子,他正竭力招呼客人,恍惚間七小邪甚至覺得這人熱情得並不讓人生厭。

  “小福,把客人送的禮物都搬到候堂去啊——”中年男子身子一側,扯著嗓門對不遠處一個懷中抱著一座“小山”的傭人說道。

  七小邪嘴一抽,決定收回上一秒對他的看法。

  “那個‘我’呢?”身旁一身同樣布衣的男子桃花眸中流露一股不滿的情緒,他四處看著,好像在尋找著什麽。

  七小邪對著天翻了個白眼,“‘我’都沒出現,何來的‘你’。”

  他們說的話在旁人聽來簡直就像啞謎。

  花無顏扯了扯身上這件麻袋一般的衣裳,低頭間,前方那個中年男子已經扯著嗓子開始吆喝了。

  “各位江湖弟兄們,既有緣聚此,我富某肯定要好酒好肉招待著。”

  七小邪和花無顏選了最為偏僻的一隅坐了下來。送給這富二爺的禮物是七小邪很久以前從子畫扇那裏騙來的玉如意,送出去的時候七小邪緊咬牙關,一臉不舍。

  “也算是我富某的運氣,當了大半輩子的廚子,老天眷顧我讓我有了今天,如今的一切各位一起見證,所以,今天這頓飯就當是我富某請各位的了!”富二爺衣袖一揮,一臉慷慨之相。

  七小邪暗暗嘀咕:收了那麽多禮物,請一頓飯算什麽。

  花無顏看也不看那人,手指輕輕敲著石桌,仿佛在等著什麽好戲上演。

  “小邪,你們還不快給客人上菜!”

  七小邪聽到富二爺說的話,渾身一震,差點以為是在使喚她,趕緊坐直身子看向不遠處,而花無顏也聽清了富二爺說的那句話,好整以暇地與七小邪一同望向走過來的那兩個身影。

  七小邪看到在富二爺使喚下走過來的那二人時,頓時間感覺仿佛有一道天雷劈裂了她的天靈蓋……如果可以,她真想問候對方的娘。

  而一旁的花無顏也僵住了身子,表情難看……

  隻見人高馬大猿臂蜂腰的“七小邪”一身灰粗布衣,明明是一副清秀的容顏卻依舊隱藏不住一股陰冷之氣,“七小邪”的手裏還端著一罐瓦香雞,從緊抿的嘴角就可以看出這個“七小邪”在極力隱忍著什麽,尤其是在有人議論“她”的時候,“她”那鷹眸習慣性地放射出寒光……

  而“七小邪”一旁的“花無顏”則是一臉妖嬈的笑容,一襲紅衣之下忍不住那腰部扭啊扭,看得花無顏本尊指尖捏得發白。不遠處的“花無顏”鳳眸帶著攝魂的笑意,隻是那故意的搔首弄姿……七小邪看得直吸冷氣。

  “他們這是什麽意思?”花無顏放在石桌上的手在微微顫抖,桃花眸泛上一絲寒氣。

  七小邪一把按住花無顏的手腕,生怕下一秒他會一個掌風劈裂了這張甚無辜的石桌……最主要的是,如果身份暴露了,就更不好了。

  “鎮定,鎮定……”七小邪強顏歡笑道,同時看向那個高大的端著瓦香雞的“七小邪”,一口銀牙差點咬碎。

  好你個風清雲,把我的形象毀得連渣都不剩……

  而一旁的“花無顏”,鳳眸流光溢彩,腰依舊扭啊扭,扭得花無顏的手忍不住一顫。七小邪清楚地感覺到,麵前這張石桌哢嚓一聲出現了幾道裂縫。

  候堂。

  富二爺一臉喜色地拆著客人送來的禮品,寶貝一個接一個地遞到小福手上送到納寶箱裏放著。

  “我說神廚,假戲也不必真做吧。”一臉隱忍很久的“七小邪”寒著鷹眸看向富二爺,富二爺撫摸寶貝的手一抖,手裏的上好瓷瓶差點就跌落在地。

  “哪裏哪裏,風大俠息怒,這不是為了做到不令人起疑嘛……”富二爺立刻換上一臉狗腿的笑容,就差再來個尾巴搖一搖了。

  “真是的,叫我扮演一個不如我美的人,真是委屈人。”子畫扇扯了扯身上這件紅衣,一臉的不情願,喃道:“這麽豔的顏色。”

  拳頭砰的一聲砸在富二爺身前的那張檀木桌上,瓷器發出清脆的碰撞聲響,嚇得富二爺身子一抖。

  “你出的這個招數最好能如你所願,否則休怪我讓你腦袋搬家。”風清雲砸在木桌上的拳頭遲遲沒有拿下去。

  富二爺盯著那隻嚇人的拳頭顫顫巍巍半晌,手裏的禮盒啪的一聲,被他摳了開來,露出裏麵一隻玉如意。

  揉著手腕的子畫扇鳳眸一瞥,瞥到了這隻玉如意的那一霎,眸子猛然睜大,他走上前去將這隻玉如意取了出來,咬了咬牙。

  “七小邪……”

  風清雲聞聲看向子畫扇手裏的那隻玉如意,臉上閃過一絲好奇。

  子畫扇一把將這隻玉如意反扣在桌上,看得富二爺肉痛得又是渾身一抖。

  “把富府每個門都給我封了,七小邪就在這裏。”

  正在啃著雞爪子的七小邪忽然渾身一顫。

  “怎麽了?”花無顏察覺到七小邪的異樣,詢問道。

  七小邪繼續啃著雞爪子,搖了搖頭,嘴裏含糊不清地回答他:“可能是昨天晚上忘記關上窗戶,有些受涼了。”

  花無顏剛要說些什麽,富二爺的聲音陰魂不散地響起。

  “各位江湖弟兄們,可能要對不住大家了,府上溜進兩個小賊,偷了我府上一點寶貝,需要對每個人搜身……”

  富二爺話音剛落,撲通撲通兩聲,兩個年紀約莫三十出頭的男子跪在了地上,掏出懷裏的東西呈上,渾身止不住地顫抖。

  “大大大大爺……小的……小的再也不敢偷東西了……”

  富二爺和七小邪以及花無顏還有假的“七小邪”、“花無顏”五人均是一臉的無言。

  “咳。”富二爺抽了抽眼皮,一清嗓子,補充道,“偷的不是你們兩個偷的這兩樣東西!”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