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5節

  “哇,什麽情況,風清雲居然被驢給踢了……”

  “哎呀,人家還好崇拜他來著,這下可……”

  總結起來,其中的關鍵字就是“風清雲被驢踢了”。

  而接下來“風清雲”的舉動更叫人目瞪口呆。

  七小邪隻見花無顏恍若無事地向她走來,伸手將她一攬,抱了起來,當著眾人的麵,留了個瀟灑的背影。

  花無顏在七小邪頭頂輕笑一聲,妖嬈的眸子半斂,微尖的下巴抵在她的發間,輕嗅著那股淡淡的發香。

  那頭毫無危機感的黑驢依舊在和那幾頭母驢你儂我儂。

  官府總督風清雲,一代高手典範,不論從長相還是身份來看,都是所有女子愛慕和崇拜的對象。風清雲,同樣是所有跑江湖的心目中的偶像,神一般的存在,而這下,所有的人,徹徹底底對風清雲改變了看法。

  “想不到官府總督居然和畫扇公子一樣喜好……”

  “我還以為他和其他男人不一樣呢……”

  “心都要碎了……”

  一傳十,十傳百,風清雲那不容玷汙的形象就這麽日漸瓦解,至少,開始在民間流傳開來……

  檀香嫋嫋,庭院流水潺潺。

  子畫扇看向好友,疑惑道:“怎麽了?”

  風清雲輕蹙眉頭,手輕扶下巴,搖了搖頭道:“我總感覺,最近很多人看我的眼神變了。”

  子畫扇望向窗外,梨花錦簇,深深庭院美不勝收,他輕笑道:“他們不是素來看都不敢看你的嗎?”

  “這也是我疑惑的原因。”

  風清雲眉頭緊蹙,怎麽都覺得有些不對勁。

  “對了,七小邪來京城了。”子畫扇盯著窗外一枝梨花枝丫,想到七小邪那萬分可憎的麵孔,牙齒緊咬。

  風清雲輕蔑地笑了一聲:“自己送上門來?這可不是她的一貫作風啊。”

  “應該是找到靠山了。”子畫扇嘴角輕揚一個淡然的弧度。

  一陣清風拂過,花瓣如雨般落下,一朵完好的梨花落下時,不小心落在了清池之上。

  事實上,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的。

  七小邪剛從隱樓的樓梯上走下,便看見一樓酒館有一處座位上坐著一個熟悉的身影。那個身影在眾人窸窸窣窣的議論聲中穩穩地捏著酒杯,好像沒意識到自己被議論了。

  七小邪倒吸一口涼氣,立刻轉過身去,就要攔住同樣正在下樓的花無顏。

  她對著花無顏用嘴型說道:風清雲在下麵。

  見花無顏一臉疑惑地看著她,七小邪又重複了一遍這句話。

  而花無顏隻看到七小邪擠眉弄眼的表情,根本不知道七小邪在搞些什麽。他伸出腳向前一邁,然後一愣。顯然,他也看到了風清雲本人了。

  風清雲是何人,他察覺有不同一般的目光盯著他看,立刻抬起頭去,與樓梯上的花無顏對視個正著。

  風清雲手中的酒杯一抖,鷹眸突然瞪大。

  而隱樓裏所有在吃飯的人順著風清雲的視線看去,也注意到了……有兩個風清雲。一時間,所有人鴉雀無聲。

  七小邪被夾在中間,她的手還呈攔住花無顏的姿勢。

  嘭的一聲,風清雲將酒杯摜在桌上,發出巨大的聲響。店裏的小二暗暗擦了擦額頭的細汗,深覺不妙。

  七小邪可以清楚地看到風清雲的鷹眸中仿佛有熊熊烈火在燃燒。這是他勃然大怒的前兆。而風清雲根本沒有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七小邪下意識想撫胸平息自己忐忑的情緒,但是轉念一想,這種情況下,她竟隻能維持攔住花無顏的姿勢……一動不動。她生怕自己稍微動那麽一下,風清雲的目光就會轉移到她的身上。

  然而比起怒火中燒的風清雲,花無顏這個冒牌的倒顯得淡然多了,他仿佛一點也不懼怕風清雲一樣,輕輕撥開七小邪的胳膊,徑自下了樓去。

  而七小邪如同被赦免般收回自己的胳膊,揉了揉已經發酸的小手臂。

  接下來花無顏的舉動使七小邪恨不得刨個坑把自己埋進去。隻見花無顏走到風清雲身旁,然後輕輕說道:“想不到,我也會被模仿。”

  眾人瞬間暈了,到底誰才是真的風清雲?就連七小邪,都被花無顏那一瞬間堪比風清雲一如往常的淡定氣質給弄恍惚了。

  花無顏隻是輕輕丟下這句話,然後便拂袖離去了。

  留下風清雲瞠目結舌地站在原地,一向從容淡然的他,也淩亂了。

  七小邪瞠目結舌地看著花無顏離去的背影,第一次覺得此人的功夫高深莫測,臉皮……也不是一般的厚。

  樓下站著一個誰也不敢惹的風清雲,七小邪趁著混亂之際溜上樓去,在屋子裏等了整整一天,直到半夜。

  一襲紅衣緩緩從遠處走近,妖嬈顏麵看不清表情,君王來臨般的氣勢讓人折服。而他的手裏,牽著的是他的那匹白馬。

  七小邪的驢子在那天和母驢調完情後邁著小蹄子也回到了隱樓,花無顏並沒有七小邪想象中仇恨這隻驢子。花無顏好像很看淡這些,有種誰惹他他都不惱的感覺,卻又有種誰都不能惹他的壓迫感。

  他換回了他的那身紅衣,依舊是那個翩然絕色的花無顏。

  “出京吧。”他輕聲道,那雙瀲灩的桃花眸無比妖冶,蠱惑著他所看到的一切。

  七小邪不知是被蠱惑了還是怎麽,竟答應了出京,收拾收拾包裹牽著驢子走在花無顏的身旁。

  她不知道那匹白馬是怎麽被他找回來的,他明明說不管這匹馬,卻又找它回來。七小邪發現,她越是和花無顏相處久,越是看不懂他。

  皓月當空,寂靜無聲。隻有兩人一馬一驢子的腳步聲。

  走到看守京城大門的官兵那裏,七小邪剛要張嘴問花無顏如何躲避官兵,誰知花無顏輕聲道一句:“捂住口鼻。”

  可惜心緒不在狀態的七小邪還是慢了一拍,張開的嘴巴還沒來得及閉合,當花無顏衣袖輕輕一揮的那一瞬間,她聞到了那股熟悉的藥香,隨後眼前一黑,和那群官兵一同倒在了地上。

  又是……那玩意……

  七小邪想說些什麽,卻已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江湖最新消息已傳出:七小邪已騎驢從京城東下,此人異常狡詐,擅長易容,各位江湖英雄務必請注意!

  七小邪看著手裏那張通緝令,本來一個絕色翩翩的美人被換成一個相貌平庸的布衣少年,下麵配的幾行字七小邪猜都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子畫扇寫的。

  花無****著白馬走在前端,七小邪拿著這張通緝令坐在驢背上,跟在花無顏身後,她的嘴角微微揚起。

  是七小邪自己公開自己下落的,原因很簡單。她將手中通緝令一丟,直起身子看向花無顏的背影。

  “現在要去哪兒?”七小邪拍了拍驢屁股,黑驢歪了歪身子走得快了些,與花無顏的白馬同行。

  花無顏一襲紅裝在朝陽的映照下愈發絳紅,桃花眸輕挑,目不轉睛地盯著前方的路,“我要找一個人。”

  “誰?”七小邪好奇地問。

  花無顏的菱唇一張一合,眸子中閃爍著參不透的情愫,“南楚練。”

  七小邪眯了眯眼,快速在腦海中搜尋關於這個人的一切信息,最終一切落空。關於南楚練這個人,要麽就是他的身份太隱秘,猶如花無顏一樣,要麽就是他太沒名氣,不然從小到大都在跑江湖的七小邪不會一點關於他的東西都想不起。

  “找他有什麽事嗎?”七小邪看向花無顏,有些看不爽他這麽穩穩地坐在白馬上,而她就得騎在這破驢子身上,顛得她屁股都要開花了。

  “這你無須知道。”花無顏美目輕合,下一秒又睜開。

  見花無顏不回答,七小邪眼睛一轉,也猜到了些什麽,但僅僅是在她的思維下推斷出的結果。

  “是女人吧?情債啊情債,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七小邪嘴角上揚,臉上泛上一絲了然之意,伸手一拍驢屁股,兩下就走在了花無顏的前麵。

  花無顏菱唇微張,剛要說些什麽,便聽見前方發出轟的一聲巨響。

  前方地上出現一個大坑,一陣灰塵漫天,待塵埃落定,一高一矮的兩個身影直直地站立在原地。

  白馬馬蹄驀然停下,黑驢子仰頭“呃哼”一聲,隨後一臉悠閑毫無危機感地看向前方的兩個擋路人。

  “七小邪,你往哪裏跑!”矮個子頭發蓬亂,手裏握著一把巨斧,凸出的眼睛緊緊盯著對麵坐在驢背上的平庸少年看。

  七小邪眨了眨眼睛,嘴巴張大,她還沒反應過來,寂靜幾秒後,矮個子突然低下聲音問向身旁的高個子,聲音不大,但還是被他們聽見了。

  “喂,他是七小邪吧?怎麽感覺沒畫像上好看?難不成七小邪是他後麵的那個人?”

  高個子湊近手中那張通緝令,喃喃道:“沒錯啊,就是這個樣子。”

  “可是我怎麽記得七小邪是個女的?你可別耍老子。”矮個子湊過頭去看向高個子手裏的通緝令,“這是七小邪?”

  “大哥,通緝令今天早上剛剛更換,我說得沒錯,他肯定就是七小邪。”高個子手裏的通緝令被矮個子一把奪了過去,拿在眼前與麵前的七小邪本人對比了一下,最後齜牙一笑。

  “沒錯,就是他了。”他握緊斧子衝向前去,凸出的眼睛此刻充滿血絲。

  花無顏靜靜地盯著前方這一幕看著,手握馬繩,鎮靜得很。

  高個子注意到七小邪身後的花無顏,麵露色相,直直地向他走來,“美人兒……”

  花無顏眉頭微微輕蹙,桃花眸盯著這人的臉看,握著馬繩的手微微鬆開。

  七小邪拍了拍黑驢的屁股,黑驢向前稍稍挪了兩步,七小邪有些惱火地又拍了兩下,黑驢子竟扭了扭屁股,驢頭輕昂,頗有“你再騷擾我我就頂你下去”之勢。七小邪的臉黑了一半。

  噝的一聲傳來,還在晃來晃去的黑驢子猛然感覺屁股一涼,它顫巍巍地轉過頭去看向屁股,隻見一撮驢尾巴毛飄飄揚揚地從半空中落下。

  矮個子手握斧頭,齜牙一笑,陰沉得令七小邪打了一個冷戰。

  “呃——哼——”黑驢子後蹄子一用力,滿眼含淚地一溜煙跑了。

  七小邪一把抓緊黑驢的鬃毛,黑驢吃痛,四個蹄子更賣力地刨地跑遠了。它身後是那個舉著斧子窮追不舍的屠夫,身上是七小邪這個不懂得憐香惜玉的土匪……

  “大大大大俠……饒命啊……”高個子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雙目驚恐地望向馬背上的花無顏。

  花無顏臉上毫無波瀾,居高臨下地看向這人,緩緩放下手中抓住的衣領,在那人漸漸鬆口氣的一霎,纖長的手指一把抓住他的脖子,一寸一寸收緊。

  手下之人猶如螻蟻般沒有一絲反抗能力,最終連掙紮的力氣都漸漸消失……

  嘭的一聲,矮個子伸著舌頭翻著白眼倒在了地上。

  七小邪拍了拍手,伸出腳踢了踢地上之人。沒有絲毫反應。

  跟她玩追蹤,真是此人這輩子最大的失策。要知道她七小邪最擅長的就是逃跑了。

  七小邪跨上驢背,拍了拍驢屁股,那頭驢趾高氣揚地用鼻子哼了哼。

  七小邪眸子緩緩看向地上那把駭人的巨斧,黑驢頓時渾身一個哆嗦,嗖的一聲躥出去老遠。

  剛才那兩人應該是“參差”,江湖上沒什麽名氣的小嘍囉。矮個子是老大,高個子是小弟。那把巨斧算是蠻力武器,江湖武器排行榜上位居前一百位的武器。隻是沒了這斧子,他們兩個是誰,隻怕問了七小邪,也是一問三不知。

  恐怕他們是太低估這張通緝令了,為了一個通緝犯白蹚這一汪渾水還真是有些不值。

  七小邪找到了花無顏,二人趕了半晌的路程,最終趕在天黑之前到了一個鎮上。

  七小邪不知花無顏所說的那人究竟距離這裏還有多遠,不過看花無顏在鎮上住的天數來看,應該還有很遠的一段路程。

  “南楚練到底住哪?”七小邪掃視了一眼周圍,很繁華熱鬧。

  將一馬一驢拴在客棧馬棚,花無顏提起行李向客棧裏走去。

  “東瑤城。”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