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31節

  “那日,在花舟上搶走我玉麵具,讓我身份暴露的人,可是他?”一旁沉默很久的重九忽然說道。他的視線從未離開過淩落。

  南楚練看向他,無辜地搖了搖頭,說道:“這我就不知道了,他是鬼主的死士,安排也是鬼主安排的,而非我所為。”

  重九看向花無顏,發現花無顏也正盯著他,眸中滿是深不可測的神色。

  七小邪的心裏有些惶恐,她發現自己越來越不了解花無顏了,他的過去究竟發生過什麽她不知道的事?重九與他之間又有什麽過往?

  問清蓮也看著花無顏,白靈也轉過頭看向他,就連一直低著頭的七小邪也顫抖著抬起頭,看向這個她所深愛的男人。

  “你們都知道武林盟主一家遇害的那一晚,僥幸存活下來的那個人是我?”七小邪的聲音有些不平穩,她靜靜地看著花無顏,“因為我身上有武林盟主的東西,那兩根竹子曾被人發現過一次,但那時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重九的眸子一閃,卻沒有說話。

  七小邪又繼續說著:“因為通緝令,讓你知道我的下落,發現我在乞丐群裏,於是你利用乞丐們引我出來,這一切都是早已布設好的陷阱?騙我說尹可已經失憶,就是為了不讓我去京城找他,怕我知道自己是武林盟主的孩子。你卻不知道尹可他根本不懂什麽秘密,他隻告訴我一個叫做‘文俏月’的名字。你早就發現小銅的身份,卻遲遲沒有告訴我。羚羊三煞是你派來想要帶走小銅的,卻沒想到蒙在鼓裏的我執意要她留下,所以你沒能將她支開,反而毒煞還害我命懸一線,整日帶著隨時會失去的性命過日子。你指使淩落去花舟搶走重九的玉麵具,是為了讓我發現他的身份?其實,我早就知道重九是穆靈端,在他身邊待了那麽久,看他的眼睛我就看出來了。你發現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於是又以回去取百屍蠱的解藥為借口,裝作很關心我。南楚練是你的師妹,不可能真的給你下毒,你是想騙取我的同情嗎?你隱瞞我這麽多,但你竟是我的師傅,偏偏又是害死我全家的仇人,你讓我跟隨你、愛上你,你到底想要我做什麽?讓我一輩子都活在陰謀中嗎?”

  她慢慢退後一步,眼裏含著淚水,不可置信地看著他。

  花無顏看著她,嘴卻像被堵住了般,什麽也說不出,隻能無措地看著她一步一步離他遠去。

  “等一等。”一旁沉默許久的問清蓮忽然開口,看向笑得十分開心的南楚練,“若他是害死武林盟主的凶手,又為何會牽扯到我們這邊?”她越發感覺,這一切都是眼前這個女人的一個詭計。所有人都深陷其中,找不到出路。

  南楚練微微張嘴,像是想到什麽似的,看向問清蓮,說:“你也是孤兒對吧?如果蛇女說的沒錯,你是重公子領回來的,並且淩落說過,你以前的師傅似乎是七小邪後來的爹?”她用手撐住下巴彎唇一笑,“還有,我似乎沒有說過無顏是害死盟主的凶手啊。凶手,當然是另有其人。”

  所有人的臉色均是一變。

  看了許久戲的風清雲嗤笑一聲,暗想,這女人倒是很會玩弄人。

  七小邪抬頭看向花無顏,眼中卻依舊是冰冷一片。

  “我是孤兒又怎樣,你不是也從小就失去了爹娘。”問清蓮輕輕笑了一聲,盡管是冷笑,卻仿佛烏雲後的陽光那般絢爛。

  仿佛被說到了痛處,南楚練眸子一暗,輕聲道:“你難道不懷疑自己的身份嗎?”

  “有何可懷疑?”問清蓮反問道。

  南楚練繼續說:“七不正和他夫人一同死掉後,七小邪被無顏帶走,你被重公子帶走,你不覺得這好像是約好的嗎?”她輕笑,看向重九,“他給了你榮華富貴,給了你職權,讓你小小年紀就成了副教主,他為什麽會這麽做,你不會懷疑?”

  問清蓮眉頭一皺,卻沒有看向重九,靜靜道:“為何懷疑?有吃有穿,還有權,我為什麽要自尋煩惱?”

  仿佛被她的反問質問住,南楚練輕嗤一聲,須臾,看向一旁已經愣住的七小邪,說:“身體裏流淌著一樣的血液,她似乎比你更容易滿足。”

  話音剛落,全場震驚。

  一貫鎮定的問清蓮猛地看向七小邪,七小邪則是睜大了杏眸,看向南楚練。

  南楚練在每個地方都安排了臥底,這麽多年,原來她將一切都已經打聽清楚。七小邪緊咬下唇,在江湖中閑散慣了,忽然間被卷入這場糾紛,她的反應比起問清蓮的確太過激烈。

  但,問清蓮……竟是她的親人?

  “因為從未見過剛出生的妹妹,你竟不知自己與妹妹生活過一段時間。明明對麵站著的就是親人,卻一直不知道,是不是很有意思?”南楚練看著七小邪,“是不是很想感謝我,讓蒙在鼓裏的你們從鼓裏出來?”

  七小邪轉過頭,看向一直盯著自己看的問清蓮,內心湧上一股喜悅,也湧上一股煩悶。她覺得自己失去了說話的力氣,為什麽麵對南楚練,她有種自己被操控的感覺?

  子畫扇看著七小邪,鳳眸中滿是有趣的色彩,他怎麽一直不知道原來七小邪還有個親生姐姐?這姐姐和她的性格可真是判若兩人啊。因為是局外人,他很難理解局內人複雜的心情。一旁的風清雲則是感覺越來越不對勁,如果說他和子畫扇與這場糾紛無關,為何這個女人留他們下來?莫非……從一開始他們就已經走進了這場迷局中?

  “重公子,你的爹娘,是被武林盟主害死的吧?”南楚練靜靜地說出一句讓所有人麵色大駭的話。

  見所有人都是驚訝的表情,她又說:“羅門教是魔教,以寶物‘雙絕’聞名江湖。江湖中人總是認為魔教的一切都是魔道。武林盟主為了‘雙絕’,又以滅魔教是正道為由而殺害了你的雙親,奪走了‘雙絕’,這才是你心生怨恨的原因吧?”她看著重九,不顧旁人驚訝的注視,繼續說著,“你與無顏本是好友,或許現在表麵上也是,但你為了複仇,向無顏要了紅花散,你這麽做不僅害了武林盟主一家,而且將無顏連累其中。不過你保留了內心的一份仁慈,將盟主的兩個女兒分不同的時間安排到了銅雀城的一戶江湖人家。又在那對夫妻去世後將文清蓮帶走,改姓為‘問’,而無顏則是帶走了失去‘雙親’在街頭乞討的七小邪。你的妹妹偷聽到你害死盟主的秘密,因此你又抹去她的記憶。我說的對吧?”

  她一口氣將所有事情全部說出,許久,所有人都沒從真相中緩過神來。

  七小邪錯愕地看向重九,而重九似乎已經釋然了般,彎唇一笑,似是在自嘲,看了花無顏一眼,輕道:“我是對不起鬼主,也的確背負了血債,我願意承受這一切後果。”

  南楚練彎唇笑著,又開始看好戲。

  愣了很久的問清蓮忽然說道:“你不欠我,我無需討債。”是的,她認為重九已經將一切都補償給她。十五年前的江湖在百姓看來十分太平,有血有肉的俠客在江湖中譜寫一首首蕩氣回腸的絕唱,卻無人知曉這些不為人知的事。正道自認為自己是正義的一方,卻固執地傷害了許多無辜的人,而這命債,也是情理之中需要償還的。

  重九看向問清蓮,卻忽然聽七小邪的聲音響起。

  “除了百屍蠱,所謂的爹娘從未給過我什麽,一切扯平。”她看向重九,與他那雙漂亮的眼眸對視。

  花無顏抬頭看了重九一眼,輕道:“無礙。”

  一瞬間,有很多恩恩怨怨在悄悄釋然。

  花無顏看向七小邪,七小邪也在偷偷看向他,對視的一瞬間,七小邪猛地低下頭去,心仿佛要跳出胸口。

  那雙黯然的桃花眸忽然充滿光彩,冥冥之中,似乎有根線在牽引著他向前走著。

  南楚練冷冷地看著眼前的一幕,忽然聽子畫扇說:“說到頭來,還是沒我們的事。”

  南楚練看向他和風清雲,又換上溫和的笑容,道:“怎麽沒有?那讓江湖所有人欽羨的‘雙絕’,可正是冰蠶鞋與《九宗秘籍》。”看著子畫扇與風清雲驚愕的表情,她滿意地笑著,“很驚訝?”

  十五年前江湖上人人為之灑熱血拋頭顱的兩樣寶物,最終卻落到了江湖之外的皇宮中人手裏,這無疑是對那番血雨紛爭最好的諷刺。

  子畫扇不自然地笑笑,道:“還真有些驚訝。”他看向重九,苦笑,“改日將寶貝送還,定不食言。”

  “一樣。”一旁惜字如金的風清雲低沉地說道。

  重九眉頭輕蹙,輕啟唇剛要說些什麽,一旁南楚練忽然站起身子,看向眾人。

  “我將這一切統統說出來,隻為了一個目的。”她將視線投向花無顏,“我對你們的江湖恩怨毫無興趣,我隻要無顏跟我回去。我已經將一切真相說明白,江湖中人,講的就是一個仁義。七小邪,我幫助你將一切解開,你必須答應我離開無顏。”

  她轉過身去,看向一臉錯愕的七小邪。

  七小邪看向一旁的花無顏,從他眼中她看到了緊張、不安,還有不舍。

  忽然間,胸口處傳來一陣刺痛,痛感鑽心,仿佛有一種東西將她全身的骨頭都勒緊,那種蝕骨的疼痛,比以往來得更猛烈。

  七小邪痛得扶住桌子,額頭上細汗汲汲,她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花無顏臉色一變,上前快速點了她幾處穴位。但並不管用。

  七小邪皺起眉頭,努力呼吸著,為什麽會這樣?

  她明明有喝下解藥,為什麽百屍蠱還在她的體內不斷反噬?

  重九不安地站起,緊緊盯著七小邪痛苦的臉看,眼中一抹心痛閃過。問清蓮快步走過去,白靈顧不得其他,也衝了過去。

  花無顏冷冷地看向南楚練,質問道:“你給我的解藥是假的?”

  南楚練眸中閃過一絲不快,卻依舊溫柔道:“我從不會給你假藥。隻是我將解藥調換了,實際上,七小邪拿走的七蹤絕解藥才是百屍蠱的解藥。”她看了痛苦的七小邪一眼,又道,“百屍蠱是玉璿璣送給文簫聲的,我自是有解藥。當蠱從身體中離開,那才叫真正的解開了。”

  七小邪的意識漸漸變得模糊,但她卻聽清楚南楚練說的話,她深深地皺著眉頭看向花無顏,他真的中了七蹤絕的毒?

  七小邪緊咬牙齒,她真的小看南楚練了,她用十多年的時間將所有事情都打聽清楚,又怎麽會是仁慈的人。

  “羚羊三煞是我派去的,那三個廢物也不中用,好在毒煞按我說的給你下了邪毒,百屍蠱遇到邪毒,必會變為毒蠱,正合我意。”南楚練輕笑出聲,看著七小邪,仿佛很是享受她痛苦的表情。

  子畫扇咬了咬牙齒,陰著鳳眸看向南楚練。風清雲一把拉住他,示意他不要動。

  撲通一聲,樓梯處傳來一聲悶響。

  除了七小邪,所有人都臉色大變。

  客棧的店家臉色鐵青地倒在地上,七竅正不斷向外流著黑血。

  是毒!可是……他是什麽時候中的毒?

  重九凝起眸子,就在這時,一旁站著的店小二的鼻子中也緩緩流出黑色的血,不一會兒,整個身子也咚的一聲倒了下去。

  花無顏一心隻在七小邪身上,見七小邪意識模糊,呼吸急促,他除了不安還是不安。

  “我若想讓你們死掉,隨時可以。”南楚練忽然陰狠一笑。

  隻見蛇女手臂上的毒蛇不知何時已經跑到了樓梯處,正從店小二身下探出頭來,不停地吐著染著血的紅舌。

  “我們走吧。”花無顏忽然抬起頭,麵無表情看著南楚練。

  南楚練的臉上忽然變得欣喜,像是寶物又找回了般,她彎起嘴角。

  七小邪雖然意識模糊,但她隱隱感覺有什麽重要的東西在漸漸離她遠去,她想要伸手去抓,但沒有任何力氣。

  她仿佛聽見花無顏在她耳邊輕輕說了一句:“按著你的圖紙去道文鎮找神醫。”

  七小邪感覺自己的視線有霧氣氤氳。

  “執子手,天長地久;願你我,百歲無憂。”

  在她意識完全消失前,她聽見這麽一句話,仿佛飄進了遙遠的空中,回到了他們相遇的那個夜晚。

  耳邊仿佛有銀鈴飄響,一抹紅裝飛舞,腰間掛著的玉飾隨著白馬的行進,發出清脆的撞擊聲……

  重九怔怔地看著花無顏與南楚練離去的背影,問清蓮走到七小邪身旁,將她抱起。白靈看著水月頭也不回地離去,眼中滿是茫然。忽然間,水月的身體似乎僵了一下,好似強忍住回頭的衝動,手中的長劍發出叮的一聲輕響。

  白靈忍住眼淚,悄悄彎起嘴角。

  子畫扇將視線收回,看了風清雲一眼,與他一同走到七小邪身旁。

  重九伸手將臉上玉麵具拿下,俊美的臉露了出來,看向二人,又低頭看向七小邪,輕聲道:“以後,由我來照顧她。”

  子畫扇勾唇一笑,對著重九說道:“我九王爺雖然愛慕美色,卻不會奪人所好。因為我和風清雲欠你人情,且盡力幫你一回。”

  重九錯愕地看向他。

  子畫扇笑彎了鳳眸,說:“我認識道文鎮那神醫……”

  檀香嫋嫋,陽光灑進屋內。

  一隻手將幾根針丟入一旁的銀盆中,頓時清水裏竄動著幾條綠色的物體。

  “百屍蠱已經取出,已無性命危險。倒是這良蠱罕見,實在可貴。”中年男子抬起頭來,一張俊美的臉露出。

  重九鬆了口氣,低頭看向躺在床上已經熟睡的七小邪,輕輕彎起嘴角,清冷的眸子泛上柔情。

  “姐姐,姐姐,快醒醒!你終於肯來找我玩了!”突然一抹影子從門外快速跑進來,一把抱向躺在床上的七小邪。

  重九錯愕地看向來人,隻見一個五六歲大的女娃欣喜地晃著七小邪的身子,漂亮的臉蛋上染著兩朵緋雲,從急促的呼吸便可看出剛才是一路跑過來的。

  “這……”

  韓瑾袖看著七小邪漸漸轉醒的臉,高興地笑彎了眼睛。她聽爹爹說小邪姐姐又來家裏,高興得飯都沒吃完就要過來,可是娘親拉著她非要她把書背完,耽誤了好久才能來看姐姐。想到這裏她就忍不住嘟起嘴巴。

  韓長景一見女兒推搡著七小邪,忙將她拉開,對重九解釋道:“這是小女韓瑾袖。袖兒,這是‘月滿花舟’的舟主重公子,快打招呼。”

  重九看了韓瑾袖一眼,笑道:“不用客氣。”

  韓瑾袖緊緊地盯著他看了半晌,疑惑道:“咦,你不是王哥哥呀……”片刻,又笑道,“沒事,是姐姐喜歡的我都喜歡。”

  韓長景見她這般,無奈地笑了笑,重九則是微微一愣。

  “為什麽推我,我正睡著呢,沒看見嗎……”床上七小邪忽然嘟囔一聲。重九忙轉過身去看她。

  七小邪睜開眼,一見重九那張放大的俊臉,先是愣神,緊接著露出燦爛的笑容。她坐起身子,抖了抖手臂,驚奇地發現身子竟然不酸痛了,她轉過頭去看向韓長景,說:“真的好了!”

  韓長景眼中帶笑,禮貌地點了點頭。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