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30節

  七小邪驚慌失措道:“不是的,不是那樣的,我隻是想要解藥,這是之前……”忽然她停止解釋,受傷地看著他,“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南楚練對你是什麽感情瞎子都看得出,我知道你是我的師傅,但我甚至對你沒有更深一分的了解,你憑什麽對我發怒?”

  花無顏看著她,漂亮的臉上滿是自嘲,“師傅又算什麽……是我讓你跟在我身邊,這一切是我帶給你的傷害,你為什麽執意要走,你知道那天你離開後我是什麽感受嗎?”

  七小邪想起那天晚上,她推開他衝出門外的那一幕……

  她的眸子有些黯然,輕笑道:“《九宗秘籍》隻是我為了救下淩落和南楚練做的交換,與解藥無半分關係。”

  一片沉默。

  過了半晌,花無顏突然道:“現在沒事了嗎?”

  七小邪有些不解,問:“什麽沒事?”

  花無顏的眸中忽然泛上溫柔,道:“你身上的蠱毒。”

  七小邪愣住,她將從南楚練那裏拿來的瓷瓶握在手心,裏麵裝著的是給他的解藥。

  難道,他以為她去要的是百屍蠱的解藥?

  “這是七蹤絕的解藥。”她將手攤開,一個小巧的瓷瓶靜靜地躺在她的手心。

  花無顏愣住了,他靜靜地看著那隻瓷瓶,也將手心打開,輕聲道:“後來,我也去要解藥了。我去了之後,她告訴我你用《九宗秘籍》換走了百屍蠱的解藥。”他的手心,也躺著一隻漂亮的小瓷瓶。

  七小邪怔怔地看著他,小聲道:“難道你不信我嗎?”她笑得有些無力。

  花無顏靜靜地看著她,眼中卻滿是柔情。

  他低頭看向自己的手心,說道:“這是百屍蠱的解藥。”他為她尋的。

  他早就看出她身上的蠱已經反噬,他身為一代鬼主,對南楚練那般溫柔也隻為換取一份解藥。他與南楚練從小便是一個師傅教出來的,一個煉毒,一個操控死士。

  七小邪抬起頭,看向他,忽然眼淚一湧而出。

  燭火搖曳,萬籟俱寂,帷幔垂下,銀鈴輕響。

  她將瓷瓶交換,舉著小巧的瓶身深情地看著他,柔聲道:“執子手,天長地久。”

  他不盡溫柔地同樣舉起小巧的瓷瓶,溫和道:“願與你,百歲無憂。”

  晃動的燭光下,珠簾纏繞,夜空靜謐,紅塵如斯。

  朦朧間,仿佛有一娉婷少女立於窗前,她臉上兩朵粉雲,秀眉青黛,透著靈氣的杏眼微微睜著,眉眼間畫長了眉線,紫花衣裳勾勒出她玲瓏的身材,微敞半領,兩縷青絲輕搭在修長的玉頸旁。雲髻間,寶玉的發釵上龍鳳纏繞雙飛著,窗外七彩宵火向遠方延伸,身後朦朧客影成了她的點綴,女子仿佛緩緩彎起嘴角,翦翦秋瞳,發簪輕搖,便是一朝龍鳳齊飛。

  仿佛觥籌交錯,兩人同時舉起手中瓷瓶,仰頭飲盡……

  “這店家怎麽這樣,沒有一號房難道要我們教主睡地上?”一個白衣女子憤憤不平地看著支支吾吾的店家。一旁身穿藍色羅裙的女子提劍站著,也不勸說。而一旁身穿一襲寶藍色長袍,帶著玉麵具,露出一雙漂亮的眼眸的男子則是靜靜地坐在一旁,一言不發。

  店家擦了擦頭上的汗,心想這姑娘怎麽這般無禮,嘴上卻禮貌道:“還有幾間下等房,幾位將就一下吧。”

  “你要我們教主住下等房?你是想關店了嗎?”白靈怒極反笑,道,“沒有一號房就讓他們騰出來,我們出兩倍銀子。”

  店家沉默了一陣,說:“這……”

  “我們出三倍,不讓。”一道清脆好聽的女聲傳來。

  白靈瞪著眼睛轉過頭去,卻在看到人的那一瞬間張大了嘴巴。

  眼前女子一身桃粉色羅裙,一頭烏黑的秀發用一根發帶紮起,絕美的小臉上五官靈動,漂亮的杏眸閃爍著狡黠的光芒,白皙的小手輕輕拽著一人的袖子。視線再挪到那人身上,一身妖嬈的紅裝,本是耀眼的色彩卻讓他穿得無比合身,傾城的容貌,那看著女子的眼中是不盡的溫柔,兩人站在一起就像是一對神仙眷侶,無比般配。

  而一旁的重九則是捏緊了手中的酒杯,他看向紅裝男子,下一秒又將視線移向一旁笑靨如花的女子身上,眸中有一瞬間的失神。

  “問清蓮,白靈,還有……教主!”七小邪拍了拍手,從花無顏身邊走了過來。她看著眾人均是驚訝的表情,頗為滿意地點了點頭,接著環顧了一下四周,疑惑道:“蛇女他們呢?”她記得白靈的身邊總是少不了蛇女他們。

  白靈搖了搖頭,說:“從早上就沒見到他們。”

  七小邪看向重九,隻見他微微彎起嘴角,對著她笑了一下。

  七小邪驚訝地瞪大了眼睛,不等她開口說話,一隻手便將她拉到身邊,七小邪彎唇一笑,抬頭與花無顏那雙漂亮的桃花眸對視。

  忽然間,客棧門口變得嘈雜,七小邪不解地轉過頭去,隻見無數圍觀的人群將客棧門口擠得水泄不通。

  不多時,人群漸漸向兩邊疏散開,幾個身影向客棧裏走來。

  七小邪在看見來人時,眸中閃過一絲驚恐,很快,這抹恐慌感便消失。

  花無顏握緊了她的手,七小邪彎了彎嘴角,靜靜地看著來人。

  來人身穿紫色羅裙,玲瓏寶簪綰起仙人般的發髻,絕色的臉蛋上兩道柳葉眉,靈眸中染著參不透的情緒,小巧的鼻,粉頰誘人,紅唇微微張開,貝齒露了出來,整個人美得猶如仙子。她長長的袖下兩隻手輕輕疊在身前,腳下一步一步地向這邊走來。

  南楚練。

  她的身旁站著一個一身黑衣的男子,他的半張臉都被蒙住,隻有一雙漂亮的眼睛露出來,額前碎發隨風飄動,一頭青絲用銀冠高高束起。他的手上戴著手套,足蹬長靴,看起來十分神秘且俊美。

  在看到他的一瞬間,白靈臉上閃過一絲異樣。

  然而,重九和問清蓮在看到其餘人的時候,紛紛皺起了眉頭。

  平日裏,一直站在他們身邊的蛇女、萬生他們,如今統統站在了眼前這個陌生女子的身旁,他們麵無表情,猶如死士般不知人間冷暖。

  七小邪抬頭看向花無顏,花無顏低頭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眸中的溫柔卻給她無盡的安全感。

  七小邪低下頭去,沒注意到花無顏眼中的一絲緊張。他在怕。他怕今天,他就將與他心愛的女子分別。

  “好多人啊。”南楚練彎唇一笑,長袖輕輕遮住菱唇。

  “今天這客棧,怎麽這麽多人。”門外突然又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的確。”另一道陰沉的男聲。

  七小邪向門口看去,隻見一襲白衣的子畫扇挑著鳳眸向裏麵看過來,忽然與她對視,紅唇勾起,竟然向她拋了個媚眼!她渾身一麻,而一旁花無顏則是眼神一暗。

  而他身旁一身黑袍的鷹眸男子,不是風清雲,還會是誰?

  這兩個人怎麽也過來了?

  七小邪看著一客棧擠滿的人,心裏隱隱有種預感,她覺得,或許今日一聚,將會是一切真相水落石出的時刻。

第十四章 花間良人歸

  清晨,原本空蕩蕩的客棧因為眾多人的到來,變得擁擠起來。

  小二和店家被擠到一旁,知道這些人中不少都是江湖上有來頭的,加上九王爺與官府總督的到來,更是讓他們不敢喘息。

  白靈緊緊地看著一身黑衣的淩落,而後將視線轉到蛇女等人的身上。蛇女依舊頭戴白帽,露出蠻腰,手臂上纏繞著一條吐著紅舌頭的毒蛇。一旁是虎背熊腰的萬生,再旁邊則是妾瑛,就連佝僂著背的魯伯此刻也是麵無表情,眼中毫無波瀾。

  “你們……”白靈的聲音變得不穩,“你們怎麽了……”她看著站在中央一身紫色羅裙的南楚練,一股寒氣從腳下升騰。

  七小邪冷眼看著雙手輕輕交疊在身前端莊站著的南楚練。

  竟從東瑤城追到了京城,她究竟有何目的?為何這麽多人與她脫不開關係,她究竟想要做什麽?

  花無顏低頭看向七小邪,輕輕攥緊了她的手,將七小邪的心緒拉回。七小邪抬頭看向他,微微彎起嘴角,輕輕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很好。

  南楚練看到兩人間這一細微舉動,忽然勾起菱唇,在這鴉雀無聲的客棧中,用著所有人都能聽見的音調道:“我來帶鬼主回去。”說著抬起手臂,伸出纖長的手指,緩緩指向花無顏。

  鬼主?花無顏是鬼主?那個操控萬千死士,殺人於無形間的鬼主?

  七小邪愣怔住,她曾聽說書人說過這兩個字,在她的眼中,鬼主就像魔王般是個可怕的存在。她的呼吸忽然變得不穩,為什麽她到現在才知道他的身份?並且,一代鬼主為何會收她一個乞丐做徒弟?

  見南楚練纖長的手指穩穩地指著自己,花無顏微不可察地皺起眉。七小邪眸子一凜,剛要說話,便被人搶先一步。

  問清蓮看著南楚練,清冷的聲音道:“這裏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身份,你又是何人,語氣如此狂妄。”柳眉下一雙清冷的眸子中染著不屑,一向波瀾不驚的臉上難得出現隱隱的慍怒。

  南楚練看向問清蓮,不緊不慢道:“玉璿璣曾經收過兩個徒弟,一徒主修煉毒術,一徒操控死士。”她的聲音像是一把無形的錘子,一下一下敲打著每個人的內心,“我四歲便被收入門下,無顏六歲被師傅領回來。十年後我二人出師,以玉璿璣門下規矩,此生他收的兩個徒弟便要結為夫妻。我們成親那晚玉璿璣死了,無顏為了給他守孝,毀了婚約。其間,江湖動蕩不平,我發現玉璿璣死前研製的絕毒‘紅花散’少了一份,緊接著,曾與玉璿璣有過交情的武林盟主便死了。十五年過去了,這個滅了武林盟主全家的人還未被發現,但那天被人偷偷帶走的孩子,現在應該已經開始想著怎麽替親人報仇了吧?”

  七小邪渾身一僵,她有些怕知道真相。她隻是一個在江湖上混的小人物,如今忽然被卷入一場十幾年前的糾紛,她竟變得畏縮了。

  一旁重九看向南楚練,漂亮的唇輕啟道:“你非正道亦非魔教,豈會好心管江湖上的瑣事,怕是有什麽目的,來助自己完成心願吧?”

  一旁的子畫扇聽得有些頭大,他看了一眼這個長得比自己還漂亮的紫衣女子,心裏覺得有些壓抑,她為什麽長得這麽美?他九王爺以後還怎麽混?

  南楚練微微一笑,長長的睫毛輕輕一顫,道:“重公子來回換身份,怕是想躲避什麽吧?經營‘月滿花舟’不過是你用來打聽江湖消息的一個幌子。我確實不是什麽正道人士,對江湖瑣事也不感興趣,但既然絕毒是從我這裏流出去的,我便有必要將一切說明白,免得有人怪罪於我,找錯了報仇對象,我豈不是很冤枉?”

  七小邪緊緊盯著她,沒注意花無顏臉上泛上的一絲蒼白。

  “令妹明明是你身邊那位白衣姑娘,卻為何讓一個與自己毫無血緣關係的女子當副教主,怕也是有所隱情吧?”南楚練將視線移向一旁靜靜站著的問清蓮身上,輕笑一聲。

  重九臉色微微一變,原本紅潤的菱唇漸漸泛白。

  “美人,你說了這麽多,無視我二人存在,我二人是不是該識相點先離開?”一旁的子畫扇鳳眸看向南楚練。

  南楚練這才看向子畫扇,又看向一旁臉色陰沉的風清雲,抿唇一笑,輕聲道:“不,現在走不是時候。”說罷,又轉回頭去,似乎不願透露更多。

  “你應該很疑惑我身邊這個黑衣人是誰吧?”南楚練看向麵色慘白的白靈,繼續道,“一向與你要好的這些屬下,如今統統站在了我的身邊,你是不是覺得有些恐慌?不必害怕,你的秘密我早已知曉,害怕也已經晚了。”她的聲音溫和,很難讓人想象她說的話是如此毒辣。

  白靈的身體輕輕顫抖,說道:“他是……”她不敢看淩落的眼睛,也不敢看蛇女他們,“你究竟有何目的,要將他們安排在我身邊,如此之久……”

  似乎問到了她最感興趣的問題,南楚練向前走了兩步,看了桌凳一眼。一旁回過神來的淩落忙上前一步,將桌凳擦了擦,又退後。

  她攏起裙衫,在凳子上坐下,看向白靈,不緊不慢地說道:“我隻是覺得很有趣,明明是妹妹,重公子為何會喂你‘癡兒草’,將你十歲前的記憶都抹掉。”

  白靈臉色一變,腦中猛然閃過令她的頭劇烈疼痛的似夢境的一幕——

  屏風後,年幼的她瞪大了眸子,聽著那個背對著她的白衣男子與哥哥說著那些令她不敢相信的話,她隻是想躲起來讓哥哥找不到,卻不小心聽到了讓她感到天崩地裂的事情……

  她不小心碰倒了屏風,接著眼前是一片空白。

  朦朧間,她哭著喊著後退,卻被人抓住手腕,強行灌下熱乎乎的湯藥,緊接著,一切都化作破碎的水中月……

  猛地,白靈瞪大了眼睛,她不可置信地看向眼前笑得溫柔的南楚練,又快速轉頭看了麵無血色的重九一眼,向後倒退著,不敢相信眼前的教主會是她的哥哥……

  “不可能……”她抱緊了腦袋,身子似乎要倒下去,“不可能……”

  南楚練掩唇一笑,似乎很喜歡看白靈現在的表情,她回頭看了靜靜地站在一旁的淩落一眼,道:“淩落。”

  淩落利索地跪下,一隻手搭在支起的一條腿的膝蓋上,低頭道:“屬下在。”

  她看向重九,嘴上卻對著淩落繼續說道:“把你的蒙麵之布摘下。”

  淩落低著頭,伸出手將臉上的蒙麵之布從脖子後解下,露出一張妖嬈的麵孔,漂亮的眼眸此刻無情無欲,少了分往日的靈動。

  七小邪看著淩落一動不動地跪在那端,眉頭深深蹙起。為何重九身邊處處都是南楚練的臥底,她究竟想要做什麽?

  南楚練瞥了七小邪一眼,繼而看向臉色大變的重九,彎唇道:“沒想到他會活著,對吧?他身上有我特許他佩帶的絕毒,隻是沒想到被你們發現得那麽早。將他接回宮後我沒有治他的斷手,而是讓他嚐盡痛癢的滋味,隻為了讓他記住,我的下人不允許有任何失誤。”

  七小邪腦中忽然閃過一張巧笑倩兮的小臉,她直直地看向南楚練,質問道:“你曾經也在我的身邊安排過眼線?”

  南楚練看向她,眼中含笑,輕聲道:“你是說魅瞳嗎?她也是個廢物,不過留她無用,已經處死她了。”說得輕鬆得好像隻是不小心踩死了一隻螞蟻。

  七小邪顫抖著唇,眼中滿是憤恨。南楚練卻視而不見,看向一旁日夜思念的人,眸中多了一分柔情,“不管你做過什麽,我都不會介意,我隻要你就好。”仿佛周圍的人都不存在,隻是在對自己的戀人訴說著衷腸。

  子畫扇看著這個女人,歎著氣搖了搖頭。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七小邪低垂下頭,她不敢去看花無顏,心裏隱隱泛上一種不好的預感……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