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29節

  七小邪忙低下頭去,恨不得將臉埋進盤子中,她一個勁祈禱自己不要被發現,過了許久,她緩緩抬起頭,隻見那熟悉的紅影已經向樓上走去,她鬆了口氣,放下手中筷子。

  “小二,結賬,不用找了!”她丟下一塊碎銀,抓起桌上的行李,匆匆離開了客棧。

  平複下不安的心,七小邪撣了撣身上的灰塵,抬頭看了一眼大門上的牌匾,確定這裏是將軍府後,走上前伸手拍了拍大門。

  很快大門便打開一條縫,一個老管家模樣的人露出臉來,上上下下打量著七小邪,似乎在想這清秀少年是誰。

  “您找誰?”他眯了眯眼睛,客氣地問道。

  七小邪一見來人隻將大門打開一條縫,有些不滿道:“我是來找人的,我認識你們古小姐。”

  老管家臉色有些難看,似乎很難將自家那個乖巧的小姐與眼前這窮酸少年想到一起。

  “莫要滿口胡言,若是來找將軍,就請出示邀請函。”老管家見她不客氣的模樣,有些慍怒。

  七小邪皺著眉頭歪了歪頭,說:“我沒有什麽邀請函。”

  老管家瞪了她一眼,說:“又是來搗亂的!”說罷,就要將大門關上。

  七小邪瞪大了眼睛,剛要說話,身後忽然傳來一陣不緊不慢的馬蹄聲。

  七小邪轉過身去,隻見三匹馬向這個方向走來,騎在馬背上的人均是一身鐵甲戎裝,兩旁騎著棗色馬的男子五官端正,虎背熊腰。中間那匹黑馬上則是一個年紀輕輕的少年,漂亮的五官,高挺的鼻梁,紅潤的菱唇輕輕抿起,一頭長發用銀冠高高束起,隨風飄動。

  七小邪一眨不眨地看著那個少年,隻覺得那雙眼睛分外眼熟,她試探著輕聲叫道:“可?”

  少年低頭看向她,漂亮的眸中毫無波瀾,在聽到那個字的一瞬間,眸中忽然閃過一絲捉不住的情緒。

  七小邪皺起眉頭,剛要說話,就聽身後那老管家欣喜的聲音響起:“少爺,您終於回來了!”

  七小邪瞪大了杏眸,他真的是尹可?

  一瞬間,她又抑製住激動的情緒,她記得花無顏說過,尹可已經不記得以前的任何事了。是與那場劫鏢有關嗎?

  想到那次劫鏢,七小邪的心被狠狠揪起,那是她不願想起的一幕。

  少年下了馬,老管家和幾個侍仆立刻迎了上來,幾人進入大門,七小邪瞪著眼看著幾人進去的背影,忽然俊美少年回過頭來,淡淡地掃了她一眼,好聽的聲音輕道:“愣著做什麽,還不快進來。”

  七小邪大喜,忙跟上前去。

  老管家轉過頭來瞪了七小邪一眼,沒有說話。

  將軍府的人一聽少爺回來了,紛紛出來迎接,古安安在看到七小邪的那一瞬間眼睛一亮,忍住不向她跑來,小臉紅彤彤的。

  古將軍英眉俊顏,高大的身子魁梧而又健壯,與一旁溫柔賢淑的將軍夫人形成鮮明的對比。古清然在看見爹娘和妹妹後終於舒展開清冷的眉眼,彎唇笑著,漂亮的眸子仿佛夜空的晨星。

  “這位是?”古將軍注意到一旁的七小邪,禮貌地詢問道。

  “我的朋友!”

  “我朋友。”

  幾乎是同一時間,古安安和古清然一齊說道。

  將軍與將軍夫人均是一愣,七小邪看了眼中略微驚訝的古清然一眼,彎了彎嘴角。

  一旁的古安安則是抿了抿小菱唇,不滿地看了看哥哥,說:“他是來找你的。”

  將軍夫人看了古安安一眼,溫柔地笑了笑。

  將軍則是看了古清然一眼,說:“難得聽聞你交了朋友,帶你的朋友在府裏隨便轉轉吧。”說罷轉過頭對著七小邪禮貌一笑,與夫人和女兒一同走了。

  院中。

  七小邪跟在古清然身後走著。

  忽然,古清然轉過身來,七小邪沒回過神,愣是撞了上去。

  她揉了揉鼻子,一瞬間,一股熟悉的感覺從腦中飄過,她搖了搖頭,讓自己強行不去想那個人。

  “好端端的突然停下來做什麽?”她不滿地嘀咕一聲。

  曾經那個一雙靈眸的小乞丐如今地位已經高過她,他漂亮的眸子看向她,閃過一絲不明的情緒。

  七小邪揉著鼻子抬頭看向他,見他愣在一旁,有些生氣地瞪了他一眼,然後氣急地走到前麵去了。

  手腕忽然被一隻冰涼的手抓住,七小邪轉過頭來,一臉的不解。

  古清然定定地看著她,輕聲說了一句:“好邋遢。”

  一瞬間,七小邪氣得眼睛都瞪了起來,她一把甩開他的手,向前走了兩步,忽然又轉身走了回來,壞心思一閃而過,道:“可有洗浴的地方?”

  銅鏡中,一張絕色的臉蛋上是一雙盈盈杏眸,微張的菱唇紅潤飽滿,白皙的雙頰染著淡粉,還濕漉漉地滴著水的長發隨意披在身後,曼妙的身子裹在寬大的衣袍下,盡管身上穿著男裝,但也絲毫不會使那張漂亮的臉顯得遜色。

  七小邪伸手整理了一下袖口,確定衣冠整齊後站起身來。

  如今她已經不需要易容,何況行李中的易容膏已經所剩無幾。

  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七小邪輕輕抬頭看去,隻見一個身穿杏色長袍的俊美少年靜靜地看著她,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你究竟是誰?”

  七小邪將扶在檀木桌上的手放下,彎起唇一步一步走向他,說道:“連老大都不認得了,枉我曾經有你這個小弟。”

  古清然愣了一會兒,忽然一把拉住她,原本清冷的眸子泛上一絲水霧,漂亮的臉上盡是欣喜與想念,“老大,是你?”忽然覺得有些不妥,他忙鬆開手。

  七小邪狡黠地笑著,尹可那個小乞丐曾經臉上灰不溜秋的,如今洗幹淨了居然也是美男一個。而他也不知道她是個女人。

  “你居然沒失憶?”她笑著。心裏卻暗暗想,花無顏為什麽要告訴她尹可已經失憶了?

  古清然漂亮的眸子一閃,蒲扇般的睫毛扇了扇,輕聲道:“我又怎會輕易忘掉過去。”他沉默了兩秒,又說,“我本就是將軍的兒子,從生下來就被人劫走,我爹找了我十幾年,我們才終於得以相聚,我不想告訴他們我的過去,我不想讓他們自責。”

  七小邪忽然想起自己的遭遇,尹可能找到自己的親人,而她,從一開始就注定再也不會擁有親人。

  她低下頭,忽然想起竹子的事,她翻了翻行李,將兩根翠竹取了出來。

  古清然在見到翠竹的那一瞬間一晃神,看向她。

  七小邪一臉認真地說:“這兩根竹子是誰給你的,你記得嗎?”

  古清然想了想,輕聲說道:“我很小的時候,一個男人送給我防身用的,他見我被人欺負,便將它們送與我。後來我聽幾個乞丐說,他是武林盟主,不知真假。”對於他而言,這僅僅是兩根不值錢的竹子,卻使他永遠也忘不了那個烈日高照的中午,那個一身穿藏青色長袍的男子站在耀眼的陽光下提起玉簫為他吹奏一曲仙音的那一幕。

  七小邪看向他,又問:“你可記得他的模樣?”

  古清然想了想,搖了搖頭,“我隻記得他說過一些話。他說他也有個我這般大的女兒。他問我的名字,我沒說,但他卻告訴我他女兒的名字,好像是叫文俏月。”

  文俏月?這會是她的名字嗎?

  七小邪心裏忽然一暖,這種感覺很快消失,她神情認真道:“你能將它給我嗎?”

  古清然點了點頭,漂亮的眸子染上一絲不解。

  七小邪握緊了竹子,說:“你現在是將軍之子,認識很多人,你知道誰會解蠱毒嗎?”

  古清然忽然蹙起眉頭,略微緊張道:“你中了蠱毒?”

  七小邪點了點頭,有些憤恨地說:“是百屍蠱,在我體內已經有十幾年了。”

  “百屍蠱是良蠱,並不算毒。”他聽說過這種蠱,這種蠱極其稀有,就是爹也沒能弄到它。

  七小邪仿佛聽到什麽不可置信的事,不自覺提高音調:“良蠱?那為什麽我會病發?”

  “百屍蠱極其難得,是罕有的良蠱,它能保人百毒不侵,但若碰上極其陰狠的毒,則會反噬,形成另一種蠱。”古清然一臉擔憂地看向她,“我知道一位江湖神醫可以解蠱毒,卻在很遠的道文鎮。他住的地方一般人找不到,但爹爹曾送我一份圖紙,我將它給你,上麵就是神醫的住址。”

  他命人拿來一隻木盒,打開木盒,裏麵果真放著一卷圖紙。

  七小邪接過圖紙,看了一眼窗外已經開始變暗的天,轉過頭對他說道:“天色不早了,我先去道文鎮了,有機會我會回來看你的。”說罷,勾唇一笑。

  古清然有一瞬間的失神,他的雙頰染上緋紅,點了點頭。

  “好。”

  原來她一直錯怪了那個她毫無印象的爹。

  是誰害死了爹娘,江湖又為何十五年以來都沒有盟主上位。作為存活下來的血脈,她一定要將十五年前發生的一切弄清楚。

  七小邪走出將軍府,借著微弱的月光打開圖紙仔細觀察著。

  “好複雜的地形!”她瞪大了眼睛,不由得驚呼出聲。

  身後忽然傳來一陣風聲,七小邪眉頭一皺,迅速將圖紙塞進懷中,她側過身去,一瞬間一把匕首寒光閃過,從她身旁擦了過去。

  有人偷襲她!

  七小邪剛躲開襲擊,從黑暗中又竄出來幾個蒙麵人,他們陰狠的眼睛在黑暗中泛著光,看起來十分猙獰。

  “大哥,我現在身上沒有值錢的寶貝了,唯一一點銀票,你們拿去吧,別殺我就行。”她忙將手伸進行李中,掏出江南雪的那隻荷包,向他們身上一丟,轉過身去就要使輕功逃跑。

  可惜還是慢了一步,身後的幾個蒙麵人將她圍住,七小邪還沒反應過來,後背被人猛地一襲,一瞬間,仿佛五髒六腑都錯位了,七小邪瞪大了眼睛,咬著下唇半跪在地上,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滑落。

  一把匕首直直地****她的腰間,冰涼的觸感與劇烈的痛感傳來,七小邪倒在地上,頭貼著冰冷的地麵,血浸濕了衣裳,她感覺渾身上下的骨頭都在痛,慢慢閉上眼睛。

  她七小邪活了這麽久,到最後竟然是被偷襲致死。早知道,當初就一本正經地學一些武功……

  “師傅。”她顫抖著睫毛,喃道,“花無顏……”

  耳邊忽然變得很安靜。

  緊接著,她仿佛聽見風聲逐漸加速,幾道利器與肉體相接的聲音傳出,也有痛呼與哀號的掙紮聲。熟悉的香氣飄過,夜空下,有一雙手將她溫柔地抱起,腰間的匕首被他以最柔的動作拔出。

  盡管這樣,七小邪還是在半昏迷中痛呼出聲。

  她睜開杏眸,卻看見一張絕美的容顏,上麵寫滿了哀傷、心痛與憤怒。

  他抱著她遠離這充斥著血腥味的地方,紅衣飄動,銀鈴輕響……

  客棧中,燭火搖曳。

  朦朦朧朧間,七小邪睜開眼睛,腰間的痛感已經消失大半,身子除了有些無力,並沒有其他不適。

  她伸手揉了揉腦袋,她明明記得自己倒在了地上,為何醒來後會躺在床上?

  “可醒了?”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七小邪猛地抬頭看去。

  那熟悉的五官,妖嬈的紅裝,還有清冷的表情,無一不訴說著他的悲憤。

  七小邪低下頭,卻又在下一秒抬起頭,用著質問的眼神看向他,說:“你憑什麽生氣?就憑我丟下你一個人離去?”

  她永遠也忘不了她從遙遠的東邊走到京城的那些天,充滿了孤獨、絕望和冰冷。

  花無顏看著她,輕聲道:“很有趣嗎?”他忽然將手中一物丟擲在地,“你拿它去換解藥,換到了嗎?”

  七小邪看向地上那物,眼睛倏地瞪大,那是《九宗秘籍》下冊……

  “不對……”她瞪著眼睛喃喃道,“我沒有拿它換解藥……”

  “風清雲的東西,你敢隨便亂給別人,你不要命了嗎?”花無顏緊緊地盯著她,“你沒有拿它換,它為什麽會在南楚練那裏?”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就愛撩那個小正經 銀河盡頭的小飯館 萬象師[全息] 嬌寵美人魚 如何當好一隻毛團 天靈靈地靈靈 快穿女配生死簿 六界搬運工 思我鈞天奏 卦外桃花 吃貨紅包群 一條被拋棄的龍 鏖仙 天界丹藥群[娛樂圈] 星際修真生活 爆萌美人魚:上神,抱抱嘛 天命為凰 海盜 [異能]“普通人” 傅家金龍傳奇之大風沙 修真之鳳凰台上 魔修求生指南 珠玉仙途 青詭紀事 (修真)師兄非良善 劍君 殺手穿越之鳳點江山 (係統)萬人迷養成手冊 酥骨蜜 打臉修真路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