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26節

  七小邪不自在地將手從他的手中抽出,沒注意到花無顏眼中的黯淡。幾人走出房間,隻見偌大的山莊,在晴空下展現它華美的本色,庭院中梨花盛開,池塘薄冰初融,鳥雀站在亭子下低頭啄食,遠處青山蒙在白霧之中,卻不難見碧翠的青鬆與蜿蜒的石徑。

  這裏忽然給七小邪一種熟悉的感覺,隻是一瞬,這種感覺便從腦海中消失,快到抓都抓不住。她記得,師傅曾經帶她來過東瑤城。

  迎上來兩個美婢,南楚練轉過身來,將手中紙傘舉起,撐過花無顏的頭頂,看向他輕聲道:“我帶你去見見娘。”

  花無顏意味不明地笑著,半晌,他點了點頭。南楚練彎起美目,與他一同走在前方,七小邪一個人猶如落隊般跟在後麵,無聊地看著周圍。

  她在當乞丐的時候,曾聽說書的人提到過這南家山莊,江湖上三大山莊中便有這南家山莊的名字。至於究竟有多大,誰也沒有個準數。

  七小邪抬眸看向走在前麵低聲說話的二人,視線落在花無顏的側臉上,他依舊是溫和地看著對方,眉眼如畫,紅袖輕舞。

  時不時有花瓣落在傘頂。她又看向一旁笑著說些什麽的南楚練,的確是個傾國傾城的美人,甚至連脾氣都溫和得讓人不好發火。和她比起來,七小邪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花無顏心中究竟是什麽地位。

  她與花無顏,就好像永遠隔著什麽,卻有種永遠分不開的錯覺。而說書人口中所謂的神仙眷侶,不過就是眼前他與南楚練二人站在一起的場麵吧。

  “到了。”前方南楚練忽然輕聲說道,沒反應過來的七小邪冷不丁撞到花無顏的身上。

  她揉了揉撞痛的鼻子,手剛拿開,便看見手心一片觸目驚心的血。

  頓時,她便齜牙咧嘴地叫開了:“血!是血!”好像從未見過血似的。

  “怎麽了?給我看看。”

  花無顏眉頭輕蹙,回過身來要查看她的傷勢,不料七小邪手一拿開,那血竟是從鼻子中流出的。

  他無奈一歎,好笑地看了貪生怕死的七小邪一眼,輕聲道:“本性難移。”七小邪沒有說話。

  南楚練走過來,將手中帕子遞給七小邪,看著她柔聲道:“七姑娘,先擦擦吧,家母不宜見血光。”

  七小邪怔怔地看了她一眼,緩緩伸手接過白帕捂在鼻子上。自己此刻的醜態與她對比起來,讓七小邪想起曾經自己還是個小乞丐的時候,一身勝雪白衣的師傅向她伸出手遞給她一個包子時的那幕。

  抬頭看向眼前這座樓宇,莊嚴而又恢弘。每一層飛簷上都站著一隻展翅欲飛的雄鷹石雕,朱紅色的漆柱,刻著紋路的檀木門,一旁還站著兩個一身盔甲的守衛。

  但從這森嚴的戒備便可看出此地有多麽重要,南楚練走上前,輕輕推開木門,迎麵一股淡淡的香味撲鼻而來。

  “娘。”她對著門內輕輕喚了一聲。

  七小邪捂著鼻子,忍不住伸著頭向裏麵看了一眼,看了半天沒找到人影,忽然間視線落在前堂最頂端那刻有文字的靈位上。

  她倏地瞪大了眸子,這莊主的娘竟已經過世了?

  空蕩蕩的前堂隻擺著靈牌,靈牌旁供滿了各式各樣的水果與點心,上麵還掛著一條黃布,房梁上係滿了白布條,仿佛一切是昨天剛發生的事。

  花無顏眸中一抹哀傷轉瞬即逝,卻被七小邪看見,她輕皺眉頭,見他向前走了兩步,禮貌地拿起一炷香,對著靈位拜了拜,小心翼翼地插到香爐上。

  南楚練跪在地上,抬頭看著靈牌,忽然門外刮來一陣風,房梁上無數白布條飄動,而靈牌上方一塊黃布被一陣風猛地掀起,飄落在了地上。

  一瞬間,黃布後露出一幅畫像出來。

  那是一個長相極美的女子,與南楚練有三分相似。彎彎的柳葉眉,膚若凝脂,靈眸中蓄著孤傲與冷豔,及腰長發與風****在空中,她靜靜地站在畫中,身後是青山遠黛,身旁種滿了花,手中握著一把長劍。

  那把長劍分外眼熟,七小邪好像在哪裏見過。不等她多看幾眼,飄落在地上的黃布便飛起,蓋到畫上。

  七小邪驚愕地轉過頭去,隻見不知何時已經站起來的南楚練指尖輕輕向上抬著,絕美的臉上蒙上一層冰霜,從她眸中閃過一絲陰冷,而那黃布,便是僅僅靠著她的掌風重新蓋上去的。

  好深的內力……七小邪滴溜溜地轉著眸子,忙退後一步,生怕下一秒遭殃的人是自己。

  “走吧,娘生氣了。”南楚練放下手,又恢複波瀾不驚的模樣,她轉過頭看了花無顏一眼,又看了七小邪一眼,七小邪忙跟在二人身後,出了門。

  門被關上,用一把金鎖鎖住。

  “你可有看見什麽?”南楚練忽然轉過身,看向七小邪。

  與此同時,花無顏菱唇微微張開,七小邪快速捕捉到他給她的暗示,想起之前慍怒的南楚練的模樣,她故作愚鈍地說道:“不過是人的畫像,長得可真是美。”

  南楚練轉過身去,不再追問。

  鬆了口氣,七小邪腦中回想起畫中女子手中那把劍,忽然眼前白光一閃……那可是淩落手中的那把劍?

  梨花飄落在地上,七小邪低著頭,心緒漸漸飄遠。

  又是後山。

  七小邪探著頭看向周圍,不遠處的亭子中依舊插滿了亂箭,她又向前走了兩步。

  “淩落?”她試探性地叫了一聲。無人回應。

  人哪兒去了?她皺了皺眉頭,視線掃向四周。

  “淩落?”她又喚了一聲,依舊無人回應,別說是聲音,連個人影都沒有。

  她走進亭子中,視線落在那盤已經被打亂的棋局上,忽然不懷好意地一笑,她伸手觸碰其中一顆棋子。

  白棋子挪了位置,忽然間,其他棋子像是有感應一般,連成了一串又一串,排成整齊的一列,最中央的那顆白棋子向周圍發散,亭子忽然猛地震動,山崩地裂般,不斷有石子落到七小邪的頭上。

  她伸手擋住頭,灰塵漫天,嗆得她咳嗽兩聲。

  腳下的地麵忽然向下陷,幾乎是一瞬間,她整個人都被拉入地裏。

  又是一陣搖晃,七小邪感覺自己的身子向下墜落,沒多久,便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她齜牙咧嘴地揉著屁股,抬頭看向黑乎乎的頭頂,滿心疑惑,她怎麽會突然從上麵掉到了下麵?

  她扶著牆壁站起來,打量四周,凹凸不平的石壁上每隔一處便掛著一盞油燈,長長的隧道無人看守。

  南家山莊怎麽會有這麽一處?

  她小心翼翼地走著,生怕突然竄出暗箭。剛才她不過是想動棋盤,看看淩落會不會出來救她,卻不料亂箭沒有飛出,地麵倒是裂開了。難道她剛才湊巧將棋局解開了?

  前方的路突然變得寬敞,一個大廳般的地方呈現在眼前。

  兩旁龍頭的嘴裏吐著泉水,地麵被鑿出來的水池中的水麵還冒著熱氣。上麵是一道石橋,七小邪走過石橋,來到一扇門前。

  七小邪停住腳步,瞪大了眼睛,看著石門前看守的兩個身穿鐵甲手持長槍的守衛,退也不是進也不是。

  七小邪回頭看了一眼長長的隧道,根本沒有退路。向前一步,打算硬著頭皮看看能不能過去。

  出乎她意料的是,兩個高大的守衛根本看也不看她一眼,仿佛當她是空氣。

  七小邪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試著推開石門,指尖剛觸碰到石壁,門便緩緩向內打開。

  眼前是一條漆黑的路,一旁地上每隔一段便擺著一盞蠟燭。黑漆漆空蕩蕩的大殿內隻有燭火晃動。

  隱約可以聽見流水的聲音,七小邪向前走著,時不時注意腳下,走到了長路的盡頭,隻見朦朧的紅紗飄動著,錦帷遮擋住後麵的一切。

  “無顏?”錦帷後忽然傳來一道女聲。

  七小邪嚇得愣在當場,收回向前一步的腳。她咽了咽唾液,聽出那是南楚練的聲音,想到她一身好武功,七小邪便不敢造次地低著頭,老老實實地站著。

  “可是無顏?”南楚練又試探地喚了一聲。

  七小邪瞪大了眼睛,忙壓了壓嗓子,以花無顏的聲音說道:“是我。”

  錦帷後,南楚練的聲音變得柔和,“你先別過來。”

  “好。”七小邪巴不得不過去,她現在隻想逃跑。

  錦帷後傳來輕微的一陣聲響,忽然她的聲音又響了起來:“無顏,你可曾怨我?”

  怨?他們之間發生過什麽?她根本不清楚。

  “不曾。”七小邪硬著頭皮應付道。

  “你騙我。”南楚練頓了一下,“你心裏不曾有過我。無愛亦無恨,我倒是希望你會怨我。”

  七小邪微不可察地抽了抽嘴角,這莊主還真有自我糾結的喜好。

  “娶了我吧。”突然,南楚練說道。

  七小邪心裏咯噔一下,沒來由地泛上酸楚。

  她握緊拳頭,咬了咬牙,用著花無顏慍怒的聲音說道:“你還是斷了這念頭吧,這些年我不與你聯係就是因為想給你時間想明白一切,你為何還不明白?”

  那端沉默了好久。

  七小邪冷汗直流,心想她會不會生氣,剛要說話彌補,就聽南楚練輕聲笑道:“我隻是和你開玩笑,做什麽那麽生氣。”須臾,又道,“你爹可還好?”

  七小邪愣住,片刻低頭應付道:“還好。”

  “你不是花無顏。”

  忽然,幾乎是一瞬間,一道勁風從錦帷後刮來。

  有一隻手猛地抓住她的衣物,將她向後重重一摜!七小邪幾乎是滑出去的,她忙伸手撐住地麵,胸口卻火辣辣地疼。隻見一身紅裝的南楚練居高臨下地看著她,絕美的臉上抹上了與平常不一樣的胭脂,平日裏是素雅,那麽此刻便是冷豔。

  紅唇扯開一抹譏諷的弧度,一雙美眸冷冷地看著她,與此同時,七小邪注意到站在她身後的那抹黑影。

  淩落!

  淩落手持長劍站在一旁,一身黑色將他包裹在黑暗之中,燭火下那雙漂亮的眸子閃動著火光,卻在與她對視的一瞬閃過一絲驚訝。

  南楚練輕輕一笑,緩緩俯下身去,纖長的手指緩緩滑過七小邪的臉,輕聲道:“你錯了,花無顏連自己的爹是誰都不知道。”

  七小邪故作鎮定地看著她,心裏卻已經敲鑼打鼓。花無顏有沒有爹她怎麽知道,原來她從一開始便落入了圈套!

  “你居然能從亭子裏的密道過來,真是意想不到。”南楚練緩緩地說著,美眸中充滿了冰冷。

  七小邪將視線投向一旁直直地站著的淩落身上,原來他在騙她!那根本不是什麽可以讓他離開這裏的棋局,而是通往這詭秘地方的密道!

  背叛感油然而生,她憤恨地咬著下唇。

  啪的一聲,脆生生的一個巴掌揮上了她的側臉,南楚練輕聲道:“誰叫你這麽盯著我的死士的?”

  臉上火辣辣的痛感傳來,七小邪將憤恨地視線移到她的身上。

  “他臉上寫著是你的了嗎?”七小邪不屑地看著她,心裏卻沒來由一陣膽怯。

  “哦?”南楚練緩緩站起身子,目光卻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我讓你看看他究竟是不是我的。”她轉過頭去,冷冷地看了淩落一眼,“淩落,用我娘給你的那把‘刺雲’殺了她,別告訴我你的右手也不能動。”

  七小邪錯愕地看向淩落,淩落漂亮的眸子中閃過一絲猶豫,轉瞬即逝。

  “屬下遵命。”他握緊長劍,一步一步地向她走來。

  七小邪愣愣地坐在地上,手撐著冰涼的地麵。

  淩落停在她的麵前,繡著金邊的長靴向前一步,握緊長劍,剛舉起一寸……

  “水月……”七小邪低聲說道,眼中卻空洞無神,“不要殺我……”

  握緊長劍的手突然顫抖,漂亮的眸子中閃過不可置信。黑色的蒙麵布下,七小邪看不清他顫抖的唇,隻能看見他漸漸浮上哀傷的眸子。

  嘩的一聲,他手中的長劍被抽走。南楚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用劍柄猛地將他抵到地上。

  “怎麽,在重九身邊埋伏久了,也染上一股畜生味了?誰允許你意氣用事的?我嗎?”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