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24節

  “鏡愔閣?”七小邪抬頭看了一眼眼前這高高的樓宇,一字一頓地念出來。

  耳邊突然響起幾聲低笑,七小邪皺著眉頭看過去,隻見兩個從她身邊走過去的小侍女掩著嘴唇輕笑著。

  她不滿地皺起眉頭,三步並作兩步地走過去,聲音變得有些強勢,道:“你們兩個笑什麽?”

  兩個小侍女被嚇得臉色一白,其中一個顫巍巍地說道:“回,回小姐,這樓閣乃六扇樓,並非小姐所說的鏡愔閣,鏡愔閣在西頭呢。”

  七小邪表情忽然變得有些古怪,誰叫她大字不識幾個,連小侍女懂的都比她多。

  她轉過身去頭也不回地走了。這南家山莊比她想象中要大上許多,光是進來就分不清方向,更別提找什麽鏡愔閣了。

  她向著前方走去,也不知道自己會走到哪裏,反正迷了路還有花無顏來找。這麽想著,七小邪便大膽地向著不認識的地方走去。

  走了大概半個時辰,七小邪停在一處偏僻的山間。

  周圍勁鬆蒼翠,仿佛盤龍臥虎,薄霧縹緲,不遠處還有一座亭子,柱子上寫著兩行她不認識的字,仙氣逼人。

  “這裏不會是後山吧?”七小邪嘀咕一聲,走進亭子中。

  似乎很久沒人來過這裏了,石凳上布滿厚厚的一層灰,石桌上還放著一個棋盤,棋子擺放得錯綜複雜。

  不知是七小邪碰到了哪裏,棋盤上的幾枚棋子突然移動了一下位置。

  七小邪還以為是自己眼花了,她伸手就要去挪動棋子的位置,指尖還未觸碰到棋子,耳邊便傳來冷硬的喝聲:“別動。”

  七小邪轉過頭去,隻見來人虎背熊腰,長發用銀環高高束起,末束起的青絲隨風飄動,通身被黑色嚴嚴實實地包裹著,臉上隻露出兩隻漂亮的眼睛。他雙手環胸,手中握著一把紋路極其漂亮的長劍。她端詳著此人的裝束,開口問道:“你是誰?”

  他並沒有回答她,半晌,忽然冷哼一聲,向她走過來,一屁股坐在石凳上,將手中的劍放在石桌上,抬起眸子看向她,說:“你怎麽會到後山來?”

  還真是後山!七小邪在心底感歎一聲,她真是料事如神。

  此人沒有報上身份,七小邪便也不客氣了,說:“這裏又沒寫不許進入,我為什麽不會來?”

  黑衣男子看著她,漂亮的眸子中看不清是什麽情緒,他輕蔑地說道:“如果不是我,現在你一定已經百箭穿身了。”

  七小邪渾身打了個哆嗦,聲音有些不平穩,卻還是極力保持麵不改色,“為,為什麽?”

  黑衣男子輕笑一聲,伸手撫摸劍鞘,修長的手上掛著一條條銀鏈。他盯著石桌上的棋盤說:“這盤棋的布局是‘天元突破’,隻有懂棋的人才敢碰,否則和機關下棋,隻怕這裏的暗箭不會放過你。”

  七小邪聽後下意識後退兩步,緊張地看向四周,表情變得十分緊張,一掃剛才的鎮定。

  耳邊突然傳來一聲輕笑,七小邪猛地看向他,隻見他蹺著腿伸手摸著下巴,那雙漂亮的眼睛雖然沒看她,那濃濃的笑意卻已經流露出來。

  七小邪一皺眉頭,突然想起什麽似的,指著他大聲叫道:“你耍我!”

  黑衣男子歪著頭看向她,說:“誰叫你闖後山,沒有人告訴你這裏是我的地盤嗎?”

  “你的地盤?”七小邪瞪大了眼睛,音調不覺提高,“哈,這裏哪裏寫是你的地盤了?”

  男子斜睨她一眼,看了一眼兩邊亭柱,道:“你可看見上麵寫著‘淩落練劍之地,閑雜人等勿進’?”

  七小邪順著他視線看過去,心裏一驚,對自己的無知感到懊惱,忽然,她仔細端詳一眼那兩行大字,倏地,她將仇恨的視線投到他的身上,咬牙切齒道:“我雖不識字,但我卻認得數,那明明是十四個字,你卻說了十二個字,你好像很喜歡耍我?”一瞬間仿佛明白什麽似的,她彎了彎嘴角,說道:“原來你叫淩落。”

  淩落眼中帶笑,看向她,放下摩挲下巴的手,忽然長臂一伸,將她拉到身前,看著她瞪起的杏眸說:“你為什麽會來南家山莊?南楚練讓你來的?”

  七小邪皺著眉頭拍掉他的胳膊,說道:“你認識我?”

  淩落漂亮的眸子一眨,收回的手再次環胸,搖了搖頭說:“不認識。”

  七小邪瞪大了眼睛,“不認識你還搞得好像我們很熟似的,你是不是哪裏有問題?”

  還有,南楚練,就是花無顏要找的那個人?是個女人?

  七小邪心裏忽然泛上一陣酸楚,表情有些吃味。

  淩落似乎看出她在想什麽,漂亮的眼睛彎起,說:“你知不知道後山已經很偏遠了?而且,如果帶你來的是個男人,此刻一定已經被莊主迷倒了,根本不可能來找你。”

  被說中了心思,七小邪表情變得有些不自然,她氣得剛要坐到石凳上,突然又忍住。她站直身子看著淩落,說:“他一定會來的。”

  “他一定不會來。”似乎很喜歡看她生氣的樣子,淩落故意跟她唱反調。

  “他會來。”七小邪瞪起眼睛。

  “他不會來。”淩落漂亮的眼睛中滿是促狹。

  “會來!”七小邪已經有些生氣了。

  “不會。”

  這人怎麽這樣!七小邪氣鼓鼓地叉著腰要往亭子外麵走,就聽淩落的聲音在身後說道:“帶你來的人是誰?”

  七小邪轉過頭去,一想到花無顏,她便抿起嘴角,一掃剛才的怒氣,甚至有些驕傲地說:“花無顏。”

  淩落一愣,隨後毫不客氣地說:“那更不會來了。”

  七小邪好不容易平複下來的心情再次起波瀾,她瞪著眼睛看著他,半晌後冷哼一聲,轉過頭去,嘴裏嘀咕道:“還以為你很靠譜呢,原來不過是個滿口胡言的小廝。”

  “小廝?”淩落的耳朵很尖,一下就將她說的話捕捉。他有些不滿地看向七小邪,一臉認真地為自己解釋:“我可不是小廝,想這後山會是我淩落一個人的,我的身份也不會差到哪裏去。”

  七小邪怒極反笑,似笑非笑地看著他,說:“是嗎?我怎麽感覺你倒像是被囚禁在這後山一樣?”

  淩落忽然不說話了,漂亮的眸子中閃過一絲黯然。

  七小邪察覺到他的異樣,心想:不會真的被她說中了吧?

  她剛要開口轉移話題,便見淩落站起了身子,將石桌上的長劍拿起來,側著頭看著她說道:“我先走了,不要告訴別人你見過我。”說罷他走出亭子。

  七小邪剛要說話,突然注意到他屁股上沾滿的灰,在黑色衣物上更是明顯,強行忍住笑意,“嗯”了一聲。

  等淩落離開了,她才憋不住走回亭子,坐在凳子上哈哈大笑。

  “叫你穿一身黑,叫你裝酷,叫你耍我,報應來了吧!哈哈哈……叫你坐石凳……”

  笑完,她的嘴角驀然僵硬,她緩緩低下頭,發現自己也坐到了布滿厚厚一層灰的石凳上……

  夕陽染紅了半邊天,七小邪坐在石凳上玩弄著手中的兩根翠竹。

  她已經在這裏有兩個時辰了,花無顏為什麽還沒有派人來尋她?莫非真的像淩落說的那樣……

  七小邪悵惘地抬頭,看向被青山遮住一半的殘陽,忽然視線被前方的棋盤所吸引。

  這個應該不難玩吧?

  她伸出手,輕輕挪動最邊上的那顆白子。

  嗖的一聲,仿佛有東西從身後襲來,七小邪來不及躲閃,身子習慣性地向後一倚,手向後一撐,恰好將棋盤上的布局打亂。

  嗖嗖又是幾聲,七小邪抬頭看去,幾乎是與此同時,一根短箭刺向她身旁的位置。

  真的有暗箭?

  她瞪大了眼睛,隻見短箭從四麵八方射來,她習慣性地伸手擋住身子,手還未抬起,手腕便被人抓住,身體被重重一拉,拉出了亭子。

  七小邪臉色慘白地看向救她的人,恰好落入那雙漂亮的眼睛中,依舊是一身黑色,整張臉都被遮擋,七小邪聲音有些虛浮,氣若遊絲地問道:“你怎麽又回來了?”不是花無顏,她有些失落。

  淩落眼中染上笑意,看向坐在地上的七小邪說道:“我若不回來,還真有傻兒要被亂箭射死了。”

  “叫我傻兒?”七小邪皺起眉頭,“我叫七小邪。”這個名字雖然在外被通緝,但淩落救了她一命,她七小邪再怎麽無賴也不會欺騙自己的救命恩人。

  淩落伸手摸向她的頭,身子卻忽然僵硬了一下,手在快要碰到她發絲的那一瞬間停下,收回手來,他看向她說:“看來我救了個被通緝的人。”他眼中帶笑,“一般人是不應該和淩落有來往的,我今天卻和你相遇兩次,甚至救了你一命,看來你我甚是有緣。”

  七小邪抬頭看向他,問道:“那棋盤明明真有機關,你為什麽又要騙我?”

  淩落看著她,眨了眨眼睛,無辜道:“剛才我有說我是在耍你嗎?”

  七小邪回想一番,好像之前他真的沒有否認棋盤中布設機關。

  “好端端的,棋盤上為什麽要設機關。”她有些不解地看向布滿亂箭的亭子。她打了個哆嗦,若不是淩落及時相救,隻怕被箭穿透的就是她七小邪了。

  淩落看著那亭子,輕聲說道:“那是為我設下的。”

  七小邪不解,看向他,問:“為你設下的?為什麽?”

  淩落坐在地上倚著山石,將手搭在支起的一條腿的膝蓋上,另一隻手中的劍放在地上,看向遠處,說道:“如果我可以解開那盤棋,我就可以離開這裏。”他轉過頭來看向七小邪,漂亮的眼睛中毫無波瀾,“我本是死士,記憶卻忽然複蘇了,而我要求離開,離開的唯一辦法便是解開那盤棋。”

  七小邪若有所悟地點了點頭,心裏有些同情他,她看著他說道:“為什麽不直接放你走?”莫非這莊主有什麽奇怪嗜好?死士,這似乎是邪教才會有的侍衛……這淩落到底是什麽人?這莊主,又是什麽人?

  淩落看著她,眸中閃過一絲自嘲,似是說給自己聽:“我身上背負的血債他們還不起。”

  一瞬間,七小邪的胸口突然一陣絞痛,她忙伸手扶住地麵,另一隻手緊緊抓著胸口,這種痛感讓她的腦子中一片混亂,鼻翼仿佛飄著一股血腥味……

  是毒煞的毒!

  淩落見她有些不對勁,快速伸手在她身上點了幾個穴位。七小邪感覺身體中的痛感在慢慢褪去,呼吸漸漸恢複平穩。

  以前她自認為是百毒不侵,為何毒煞的一顆毒丸就快要了她的命?

  “你身上的百屍蠱怎麽會毒氣反噬?”淩落似乎對毒藥很敏感,抓起她的手腕就問,語氣中透露出一股訝異。

  “百屍蠱?什麽毒氣反噬?我不知道……”七小邪平穩下呼吸,她看著淩落,皺起眉頭。百屍蠱是什麽?是毒煞的毒嗎?她低下頭去,說:“是羚羊三煞中毒煞下的。”

  “不可能。”淩落看著她的手腕,忽然說道,“毒煞我知道,他隻會下普通的毒,而百屍蠱是蠱,是由蠱引發的毒,絕對不會是他。我隻是疑惑你身上的百屍蠱為什麽會反噬你體內的元氣。”

  七小邪的臉色變得有些慘白,顫抖著聲音問淩落:“我是什麽時候中的蠱?我會死嗎?”

  淩落看向她,說道:“這個蠱引在你身體裏已經有十年之久了,或許是毒煞的毒引發了它的毒性。”

  七小邪倏地瞪大了杏眸,不可置信,“十年?”

  淩落搖了搖頭,說:“或許不止十年。但給你下百屍蠱的人的本意或許是想保你百毒不侵,卻不料被毒煞的邪毒給引發了,若不早些將蠱取出,你隨時會死。”

  七小邪感覺自己的腦中一片空白,若是百毒不侵,那她在吃娘的毒包子前就被下了蠱,除了爹和娘,她曾經接觸過什麽人?為什麽連師傅都沒有發現她中了蠱?

  “你遇見過江南雪?”淩落忽然轉移話題。

  七小邪點了點頭,卻依舊有些心緒不寧。

  淩落沒有說話,半晌,她回過神來,轉過頭看向淩落,疑惑道:“你怎麽知道我見過他?”

  淩落的眸子忽然帶上笑意,他伸手晃了晃手中的錢袋,得意地說道:“這繡法是江家的,而這分量,定是江南雪出來‘拈花’準備的。”似乎很是了解江南雪,他的語氣中充滿了調侃與玩味。

  七小邪忍不住瞪起眼睛,她摸了摸自己空空如也的腰間,大聲道:“好啊,想不到你偷功比我還好,還我錢來!”

  伸腳就要踢向淩落,淩落一個閃身,以極快的速度閃開。

  淩落眸中帶笑,說道:“這明明是江南雪的錢,怎麽成你的了?”

  七小邪忍住氣,忽然勾起一抹笑意,對著不遠處的淩落鉤了鉤手指,說道:“你過來。”

  淩落是何等人,他一見七小邪要使美人計,立刻不留痕跡地後退幾步,“淩落從不沾染女色。”

  七小邪咽了一口氣,將中蠱毒的事情拋之腦後,她向前走幾步,杏眸中閃過一絲狡黠,說:“你若不把錢袋還回來,我扒了你的蒙麵,讓你跟我裝神秘。”

  “這是死士的裝著,沒有恢複自由之前露臉是要引來殺身之禍的。”淩落晃了晃手中的錢袋,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七小邪氣不過,幹脆蹲在地上,一言不發。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