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23節

  七小邪將身子向後一倚,眨了眨杏眼,道:“我就知道在這裏。”

  白靈不可思議地看向七小邪,七小邪轉過頭與她對視,說道:“因為我之前就在船上看到你了。倒是你們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你們也要去東瑤城?”

  這次問清蓮並沒有回話。

  七小邪忽然坐起身子,撐著床邊,伸出腳在地上鉤著鞋子,說:“我得快些走了,萬一我一個人被丟下可就不好了。”

  問清蓮和白靈並沒有攔她。

  七小邪低頭穿上鞋子,臉上忽然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

  花舟的長廊中回蕩著伴隨箏聲纏綿悱惻的小曲兒,天還未亮,江湖俠客們紛紛沉醉在這溫柔鄉裏。

  七小邪繞了好幾個彎,終於在一個轉角見到了熟人,她趕緊躲在一根圓柱後偷看。

  “喲,江公子,瞧您這說的,在咱們‘月滿花舟’中,您也算是個常客了,咱們姐妹幾個,您還不了解?我們豈會藏江公子的人。還是快些去別處找吧,驚動了舟主可就不好了。”一個身披紅色花袍的美豔女子輕輕搖了搖手中的木扇,漂亮的眸子中凝著一團不悅,語氣卻客客氣氣。

  一旁身穿青色長衫的男子墨發高高束起,聽罷側身一倚,身後那把明晃晃的大刀頓時一顫。他伸手托起美豔女子的下巴,俊秀的臉上浮上一絲輕佻的笑意,緩慢道:“不巧,在下也不想驚動舟主,可丟了人的這事兒舟主早已知道,還是舟主命在下前來找人,卻不料在下吃了閉門羹。”

  女子的臉色在下一秒變了,她動了動僵硬的嘴角,輕聲道:“是嗎……那真是奴家無禮了……”

  “江南雪,你還真是閑人一個,叫你找人,你在這裏賞花。”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清冷的眸子被白紗束縛,白皙的麵上菱唇輕啟,一身絳紫色長袍拖曳在地,語氣依舊冷冰冰,他的一旁還站著一襲紅裝的花無顏,同是絕色,花無顏是盛放的妖嬈,那漂亮的桃花眸瀲灩著動人的光芒,輕輕勾起唇角便讓人挪不開視線。

  聞言,江南雪鬆開托起女子下巴的手,苦笑不已,他站直身子,看著站在一旁那女子,搖頭道:“你可害我被誤會成這樣,在下實在不知該如何解釋。”

  那女子一見重九來了,頓時整了整臉色,竟也不管江南雪的調笑,而是微微垂首恭恭敬敬地與其他女子站在一旁。

  “明明就是在賞花,還在狡辯。”七小邪不禁嘀咕一聲。

  不料下一秒花無顏竟轉頭看過來,七小邪立刻把頭縮到柱子後麵,避免與他視線碰撞。心裏卻在暗想,剛才的聲音已經小到她自己都聽不見了,他又怎麽會察覺到她?或許是在看別人吧。胡思亂想間,身前腳步聲越來越近。

  突然,腳步聲在不遠處停了下來,許久都沒有動靜。

  七小邪忍不住轉頭看了眼,剛轉身,一片紅色便遮住了她的視線,後領一緊,被人提了起來。

  腳下懸空一陣,抓住她後領的手鬆開,雙腳一落地,七小邪便抬頭看去,果然看到一雙飽含著怒氣的眸子。

  七小邪頓時腿一軟,忙解釋:“我真的不是故意躲起來的,我是被人……”說到這裏,她及時打住。

  眼睛轉了轉,如果說出真相會不會給問清蓮她們惹來麻煩?她暗暗慶幸,幸虧自己反應得及時。

  江南雪忽然看向她,帶著戲謔的臉上卻不難察覺一絲嚴肅。一旁的重九也看著她,清冷的俊顏上看不清是什麽表情。

  “被人什麽?”花無顏問。

  她拚命搖頭,忙道:“沒什麽。”

  那雙桃花眸微微一閃,緩緩而道:“告訴我,你被人什麽?”

  七小邪瞬間吸了一口氣,忽然腳使輕功想要逃走。

  腳剛抬起來,一隻手臂便被人拉住,她猛地回頭,正巧與那薄紗後的眼睛對視。

  僵持半晌,七小邪最終選擇放棄逃跑,重九這才鬆開她的手。

  “有人想要害我。”七小邪看著有些生氣的花無顏,嘟囔一聲。

  江南雪臉色微微一變,向前走了兩步,身後那把大刀晃了晃,他勾唇笑道:“可是為了武林盟主?”

  知道他指的是通緝令,七小邪搖了搖頭。

  “可是你過去的仇家?”一旁重九突然開口,難得問她事情。

  七小邪想了想,又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不過應該不是。”

  七小邪抬頭看向花無顏,他的臉上除了嚴肅,還有一些擔憂,甚至她可以感受到一絲隱隱的……不安。

  忽然,他舒展開眉端,看著她溫柔道:“我去看一眼之前你所在的屋子。”說罷,轉身離開。

  一瞬間七小邪愣了愣,她回過頭去看著他離開的背影,伸手抓住衣襟,心中的疑惑越來越大。

  前方突然傳來一陣嘈雜,有人高喊一聲:“有賊偷東西——”

  江南雪淩空飛起,之後傳來叮叮當當似是武器碰撞的聲音,有女子驚呼一聲,隨後傳來撲通一聲,似是有人墜入水中。

  很快,江南雪又淩空返回,身後的大刀已經變動了位置,他對重九說道:“已經讓他跑了。”

  重九輕輕頷首,問道:“此人長什麽模樣?偷竊了何物?”

  江南雪眨了眨美目,說道:“一身黑色,臉已經被蒙起來了,在下也沒能看見。不過,偷走的那個東西……”說到這裏,他突然停下。

  重九靜靜地看了他一眼,語氣變得強硬:“說。”

  江南雪深吸一口氣,道:“你的麵具。”

  與此同時,重九感覺眼睛前的白紗忽然被人抽走,耳邊傳來七小邪輕輕的聲音:“我就猜到是你,教主。”

  七小邪晃了晃手中解下的白紗,嘴角揚起俏皮的笑容。

  瞬間暴露在空氣中的美眸泛著訝異的光澤,他不覺怔住。

  天邊泛起魚肚白,岸邊已經冷清到空無一人,花舟內也安靜無比,少了一分喧嘩,多了一分靜謐。

  “問清蓮和白靈之所以在這裏,是因為舟主重九的另一個身份是羅門教的教主穆靈端?”七小邪坐在堂室中的長椅上。

  花無顏伸手將她披散而下的長發輕輕攏起,用一根發帶綁上,動作輕柔得如同對待一件容易破碎的瓷器。

  江南雪動了動身子,****一笑,說:“想不到他這麽刻意藏著,還是被小七姑娘發現了。要怪就怪那黑衣人,若不是他,重九的身份也不會暴露。”

  就算沒有黑衣人偷走那副麵具,她也照樣會猜到舟主的身份。

  七小邪在心底暗暗嘀咕一聲,從長椅上跳了下來,花無顏伸手扶了她一下,她轉了轉眼睛,麵上有些不解:“教主的身份到底是重九還是穆靈端?”她已經有些混淆了,究竟哪個才是他?

  花無顏見她皺眉,微微彎起嘴角,輕啟菱唇:“亦是重九亦是穆靈端,穆靈端是重九的第二身份……”

  七小邪誠實地搖了搖頭,說:“沒明白。”

  花無顏似笑非笑,看了一眼一旁靜身側倚仿佛睡過去的重九,充滿寵溺地對著七小邪說道:“你所認識的穆靈端,實際上是重九的偽裝。而羅門教的護法白靈,其實是‘月滿花舟’的小舟主,重九的妹妹,重靈。重靈幼時失憶過,為了隱瞞她的身份,便取了‘白’字做姓。”

  突然間知道白靈的真實身份,七小邪甚至有些反應不過來。重九為什麽要隱瞞白靈的身份?半晌後她伸手敲了敲腦袋,有些木訥地看向花無顏,說:“所以上一次你找白靈,是想問舟主的下落?”

  花無顏輕點頭。一旁的重九在聽到白靈的名字時已經緩緩睜開眼睛,他道:“失了玉麵具我便不能回羅門教,問清蓮等人應該已經先回去了。”

  一旁倚在牆上的江南雪剛要說話,突然一個身披薄紗的女子從門外匆匆走進,恭恭敬敬地跪在離重九不遠處,低著頭呈上手中捧著的東西,說道:“啟稟舟主,玉麵已在船頭處找到,夜裏盜竊人身份還在調查。”

  七小邪轉頭看過去,女子手中捧著的正是重九的那副玉麵具。

  重九在看到麵具後眸中閃過一絲訝異,他招了招手,女子將手中玉麵輕輕放置在他的身旁,然後恭敬地退下了。

  重九將那副玉麵具拿了起來,放在眼前看了看,麵上凝肅。

  “拿走麵具又歸還,此人的目的並非是真要拿走麵具,而是……”江南雪看著一言不發的重九,俊顏上難得出現端詳的表情。

  “而是要讓人揭穿舟主的身份?”七小邪看著江南雪,接話道。

  江南雪轉頭看向她,笑道:“小七姑娘果然冰雪聰明。”

  “時辰到了,我們該離開了。”花無顏看了一眼窗外,岸邊已經支起了小攤位,來往的人越來越多。

  七小邪點了點頭,走到花無顏身旁,身後,重九與江南雪兩人跟了上來。

  重九深深地看了七小邪一眼,眸中看不清是什麽情緒,他將手中“月滿花舟”的牌子丟到她的身前,七小邪忙伸手一抓,接住後,不等她開口問話,重九那清冷的聲音便傳出:“這是花舟的牌子,若花舟在,你隨時可以來。”

  花無顏看了重九一眼,重九似乎知道他會看他,也向他看去,兩人相視幾秒,突然聽見七小邪說:“舟主給了我禮物,你是不是也應該給我點餞別禮以表友誼?”

  轉頭看去,江南雪被七小邪逼到一旁,麵上帶著苦笑,說:“若要禮物,在下這把大刀給你可好?”

  七小邪猶豫了一秒,“斬月”可是江湖武器排行榜上的第七名,拿來賣也能賣上不少錢,可是……

  “不用,你還是把它留給你娘子吧。”七小邪的語氣斬釘截鐵,身子向後退了幾步。

  江南雪似笑非笑。七小邪跑到花無顏身旁,伸手抓住他的衣袖,衝著江南雪扮了個鬼臉,用很大的聲音說道:“來日方長,後會有期!”

  花無顏了解她的想法,勾唇一笑,伸手摟住她的細腰,腳尖一點,便帶著她飛出了花舟,消失在了重九的視線中。

  重九看著敞開的窗戶,伸手將玉麵具戴上,遮住了半邊臉的玉麵具下是完美的下頜曲線,他菱唇忽然一張合,誰也聽不清他說了什麽。

  江南雪轉過身去看向他,笑意浮上嘴角,雙手環胸,身後大刀跟著一晃,“想不到,花無顏身邊的這個七小邪竟然這麽有趣,那個女人,怕是要遇到對手了。”

  重九目不轉睛地看著窗外,忽然,他緩緩回過頭來,清冷道:“丟了東西都察覺不到,虧得是第一刀客。”

  江南雪先是一愣,隨後伸手摸向腰間,下一秒苦笑不已,果然那不離身的錢袋不見了……

第十一章 浣花微雨煮酒香

  蘇小門。

  落下的雪覆蓋著整座山莊,****的細雨傾斜著灑在翹起的簷角上,一輛馬車翻山越嶺行進東瑤城,緩緩地經過了鋪滿青苔的石板路,馬蹄踩過地上的一個水坑,濺起濕漉漉的水花,搖動的水麵剛有些平緩,緊接著兩個車軲轆又緩緩壓過去。

  路旁一枝梨花悄悄探出牆頭,在飄著雨的空中,抵在灰磚砌成的牆麵上,顯得極為淡雅。馬車上的布簾被風吹得上下翻動,不停地發出聲響,垂著珍珠的簾子剛要被人掀起,馬車便緩緩地停在大門前。

  大門被人打開,兩個美婢迎了上來,其中一個手裏撐著油紙傘,另一個懷中抱著披風。

  轎簾被一隻纖纖玉手輕輕掀起,露出嫩白的指尖,緊接著一張絕美的臉露了出來,一頭青絲用一根通身碧綠的翠簪綰起。美婢撐著傘將她扶下來,另一個美婢將鑲著白絨邊的披風披在她的身上。

  “恭迎莊主。”齊齊的聲音從門內傳來,下人整整齊齊地站著。

  絕色女子彎唇一笑,傾城的容顏融化了霏霏落下的春雪。稀薄的陽光穿透雲層,照著那牆頭的白梨花,一刹那,絢麗醒目。

  梨花樹下,一個身穿白色小襖的女子倚在樹下,靈動的眸子望著頭頂盛開的梨花,輕輕伸手觸碰那花朵,恰好掉落了一朵到她的手心,露水順著指尖滑入袖中,她輕啟菱唇,忽然一陣清香飄過,她轉過頭去。

  見到熟悉的一襲紅裝,她的眼中一亮,忙站起身子迎了上去。

  “花無顏,我剛才聽到兩個侍仆說這個山莊的莊主就要回來了,你是要找他?”

  花無顏眸中染著溫柔的笑意,他伸手輕輕拿掉落在她頭上的花瓣,看了一眼雲霧中不遠處的青山,輕聲說道:“你先去鏡愔閣後麵的亭子玩吧,待會兒我會去叫你。”

  七小邪聽罷皺了皺鼻頭,有些不滿,就好像自己被攆走般,半晌,她點了點頭,看著他的眼睛說:“好。”又有些不放心,她又說:“若我不小心走丟了,記得多找些人來尋我。”

  見她一臉認真的模樣,花無顏忍不住輕笑出聲,他點了點頭,伸手拍了拍她的頭。七小邪捂住頭,有些不樂意地看了他一眼,轉身跑了。

  花無顏看著她消失的背影,半晌,身後傳來一道動聽的聲音。

  “無顏。”

  花無顏微微一愣,麵帶笑意轉過身去看向來人,微微低首,道:“我回來了。”

  女子玲瓏的身子掩在寬大的披風下,兩個美婢站在她的身旁,一把傘撐在她頭頂,遮擋住一半的雨雪。那容貌是江湖上多少人所希望擁有的,隻要她一笑,又讓多少俠士為之傾倒。

  女子見到他,菱唇忽然間輕輕顫動,她憂傷的眉頭舒展開來,仿佛找回心愛的寶物的孩子,她撲向他,身上的披風滑落在地上,她緊緊地抓著他身前的衣物,長長的睫毛微微抖動,輕聲重複道:“你終於回來了,你終於回來了……”

  花無顏收起笑容,眸中閃過一絲異樣,他緩緩抬起雙臂,將女子摟進懷中。

  低下頭,溫柔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練兒,我回來了。”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