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22節

  叫什麽來著……重……重九?對,重九。

  “傻愣著做什麽,還不快過來。”花無顏看她站在不遠處,對她招了招手,麵上盡是寵溺。

  重九看了花無顏一眼,俊美的臉上依舊是冷冰冰的。

  七小邪勾唇一笑,攥緊手中的牌子跑到花無顏身前,花無顏伸手輕輕撥了撥她已經亂了的碎發。

  重九看著她手中的那隻花舟牌子,不由得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七小邪也在偷偷觀察著這個難以靠近的重九,心想他為什麽要將眼睛蒙起來,莫非和穆靈端一樣,都有遮擋臉部的嗜好?她正要開口說話,就聽見一個充滿笑意的好聽的男聲傳來。

  “這可是小七姑娘?”

  一聽這稱呼,七小邪腦子裏飛快閃過水月那張帶笑的臉,她轉過頭去,隻見來人身穿青色長衫,一頭墨發用一根長繩簡單紮起,身後背著一把明晃晃的大刀,俊美的臉上掛著一抹迷人的笑意。

  七小邪多看了他兩眼,確定自己並不認識他。

  “江公子果然好眼力,竟一眼就認出來了。”一旁的花無顏輕笑兩聲。

  ****男子勾唇笑著,走到重九身旁,將大刀重重一放,然後坐在重九旁邊的那個位置上。

  他望著一旁的重九,又看了眼花無顏,說道:“你們兩個會聚到一起,還真是令我大吃一驚。我還以為,你會一直待在那個老窟裏。”

  老窟?七小邪不解地看向花無顏,又轉頭看向****男子,有些不理解他們在說什麽。

  花無顏眼中閃過一絲捉摸不透的情緒,而後輕端酒盞,不緊不慢地回道:“會在‘月滿花舟’上見到江公子,的確不是稀奇事了。”

  ****男子的臉上本是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卻在看見七小邪一直盯著他看後,略微變了臉色,有些尷尬地笑了兩聲。

  他低聲打趣道:“小七姑娘為什麽看著在下?莫不是愛上在下這張臉了?”語氣中無不充滿調侃。

  七小邪見他主動找她搭話,也不扭捏,學著花無顏的語氣說道:“早就聽聞江公子風流成性,今日一見,果真不假。”

  ****男子略微驚訝道:“小七姑娘認得在下?”

  七小邪盯著他看了半晌,然後搖了搖頭,“不認得。”

  知道自己是被捉弄了,他一臉的苦笑,伸出手輕輕撫了撫額頭,說道:“在下江南雪,早就聽聞偷了兩件寶貝被通緝的小七姑娘大名,隻是可惜之前沒能見到真容,這花無顏,將你保護得可真夠嚴實的。”

  原來他叫江南雪,江湖第一刀客江南雪,也是人稱****殺手的江南雪,想不到長得這麽俊美。七小邪不懷好意地笑了一下。

  七小邪的目光停在他身旁的大刀上,露出感興趣的表情,說:“那可是‘斬月’?”

  江南雪見她對刀感興趣,竟也不吝嗇,拔出刀就遞給她,說道:“江家祖傳,僅此一把。”見七小邪眼中充滿驚喜,忽地轉變語氣,****低聲道,“若你做在下的娘子,這刀不妨送你了。”

  七小邪收回欲要觸碰那刀的手,渾身打了個顫,一臉嫌棄地看著他,說:“你還是把它收起來吧,我可不要做你的娘子。”一想到自己身後追著一群想要她命的女子,她便臉色慘白。

  見狀,江南雪哈哈大笑。

  重九輕輕擺弄著身前的麝香爐,淡淡道:“聽說,魅瞳失蹤了。”

  聽到“失蹤”二字,七小邪眼中閃過一絲失落,身邊少了個人,這讓她感覺有些不適應。

  聽到這個名字,江南雪的表情變得有些捉摸不透,他似笑非笑道:“魅瞳?這個女人的眼睛長得可真充滿魅惑,可惜在下曾經被她騙了一次感情,實在是風水輪流轉啊!”

  花無顏斂下眸子,看不清是什麽表情,半晌後說道:“少個人不是很正常嗎?”

  忽然間,一抹熟悉的白影一閃而過,七小邪清楚地看見她那秀美的側臉,熟悉的眼眸,盈盈一握的柳腰……白靈?

  七小邪倏地瞪大眼睛,不顧身旁投來的不解視線,忙追了出去。

  “白靈,她怎麽會在這裏?蛇女他們呢?”她喃喃道。跑的速度太慢,她幹脆用起了輕功。

  不知不覺已經追到了花舟外麵來。七小邪站在花舟上,看著岸邊圍聚越來越多的人,那喧嘩聲與笑聲越來越近。

  忽然間,頭頂響起一道巨響,水麵在那一瞬間被照亮,各種透亮的顏色點綴在漆黑的湖麵上,七小邪抬頭看去,隻見一束煙火在空中炸開,這一束還未完全消失,又忽然衝上一束,耳邊接二連三的煙火聲響起,漆黑的眸子被煙火照亮。花舟中已經有不少女子出來看熱鬧,岸邊的人群也在觀望著從花舟放出的煙火。有搖著扇子笑著的書生,還有圍著湖邊跑動的小孩,不論是岸上還是船上,皆是一片熱鬧。

  七小邪呆愣了半晌,忽然想起自己是出來追白靈的,她忙低下頭想繼續追,由於舟上看煙火的人越來越多,竟被擠得寸步難行。她皺起眉頭,抓住船的欄杆,一步一步地向前挪動。

  突然一股大力推了過來,人群被擠到了一邊,七小邪被壓得瞪大眼睛,一邊將人群推過去,一邊高聲喊道:“不要擠!不要擠!”聲音很快被蓋了下去。

  在那一瞬間,她懷中的兩根翠竹突然掉落出去,她忙伸手抓住其中一根,而另一根卻擦著指尖掉落到了湖麵上……

  七小邪緊皺眉頭,抓著欄杆試圖伸手向下撈,卻怎麽也碰不到湖麵。

  身後人群突然又擠到這邊,不知是誰直接推到了七小邪,將她頂了下去。

  七小邪在心底暗罵一聲,嘴上卻大聲喊道:“快抓住我!”

  一瞬間,花舟上有人驚呼出聲,有人試著伸手去抓住她,結果隻抓到一根腰帶。

  嘭的一聲,她摔進了湖中,濺起巨大的水花。岸上的人慌亂起來。

  七小邪在湖麵上撲騰,抓住了船邊突出來的木頭,她不會遊泳,雖然努力不沉下去,嘴裏還是灌進了幾口水。

  “呸,呸……”她拚命吐著水,皺著眉頭嘀咕道,“怎麽是鹹的?”

  胸口傳來一陣涼意,她低下頭去,發現少了腰帶,衣物不知何時已經敞了開來,冰冷的湖水緊緊地貼著皮膚,她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她轉過頭去,伸手去抓飄在一旁的翠竹,翠竹被一波一波的湖水衝到一旁,抓了半天都沒有抓到。她牙一咬,鬆開了抓住船上木頭的手,借著湖水的推動,一把抓住了飄動的翠竹。

  鬆了口氣,腳下卻好像被吞噬了般,有一股巨大的水流將她向下拽去。

  手中沒有任何的救命草,七小邪心想:這下真的玩完了……

  追白靈沒追到,反而差點丟了竹子。竹子到手了,小命卻要葬送了……

  嗆了幾口水,在這混亂之際,她的腦海中忽然浮上陌生的片段,仿佛她置身的湖水已經變成了血水,她停下了撲騰的動作,就這麽緩緩沉了下去……

  忽然有一人跳了下來,船上岸上皆是一片驚呼。

  感覺一個泛著熟悉香味的懷抱將她緊緊擁住。

  “師傅……”她嘴裏突然喃了一聲。

  摟在她腰上的手忽然愣了一下。

  “讓開。”嘩啦一聲,又有人跳入水中,一隻手拎住了她的衣領,將她丟到船上。

  見她獲救,船上岸上的驚呼聲變為鬆氣聲。

  “重陽湖本就通海,這麽湍急的水流,你也敢冒死下去救人。”是重九的聲音。

  一聲低笑傳來,好聽的聲音響起:“若不救,我會心疼。”

  是……花無顏。

  脫離了危險,七小邪漸漸變得清醒,她抬頭看向周圍,發現身旁圍了一圈人,重九、花無顏、江南雪三人也都在。

  看見重九冰冷的眸子,七小邪笑了笑。剛才應該是花無顏先跳下水去救她,然後是重九將她拋上船的。

  見她對自己笑了一下,重九白紗後那原本冰冷的眸子忽然閃過一絲暖色,隨後又覆蓋上了一層冰霜,仿佛剛才的一瞬間隻是幻覺。

  江南雪苦笑一聲,半蹲下身對七小邪說道:“小七姑娘,你可要把大家嚇死了,尤其是在下,一見美人兒有危險,這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七小邪抬頭看了他一眼,卻見他痛呼一聲,捂著頭站起身幽幽看了花無顏一眼,“敢這般對在下的也隻有你了。”

  見他吃癟,七小邪忍住笑意,將兩根翠竹小心翼翼地收起來,甩了甩頭發上的水站了起來。

  在那一瞬間,江南雪的眼前突然一亮,表情變得有些****。重九冰冷的眸子浮上捉摸不透的情緒,花無顏則是將她一拉,擁在懷中。

  七小邪這才發現原本清涼一片的胸口此刻已經被花無顏遮掩起來。

  這種情況下她也忍不住紅了臉低下頭。

  “帶她去換身衣服。”重九對一旁女子說道,而後向船裏走去。

  一旁女子低頭應答:“是。”

  七小邪換上一身素色裙衫,坐在花籠凳上輕輕晃著腿,白皙的手腕裏隱約可見青色的血管。從小她便發現自己的手上與腿上的皮膚慘白,就像是中毒了般。但十幾年過去,並沒有什麽異常的狀況。

  除了毒煞那次逼迫她咽下的那顆毒丸……一想到那種蝕骨鑽心的痛,七小邪的臉色便變得有些蒼白。

  木門突然被人輕輕敲響,門外傳來侍仆的聲音:“七小姐,有人找你。”

  遠處是一片黑暗,寂靜得可怕。

  忽然,遠方傳來一道白光,七小邪猛地睜開雙眼。

  手下抓住的是柔軟的布料,她坐起身子,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身在一個陌生的屋子。

  吱嘎一聲,門被人推開。

  七小邪抬頭看去,見來人身穿白色羅裙,手中端著一隻小巧的青瓷碗,一頭青絲半綰半放,用一根玉簪固定。漂亮的貓兒眸流淌著動人的光,那依舊熟悉的臉在看到她醒來的那一瞬間如釋重負。

  “白靈?”她驚喜道。

  “是我。”白靈點了點頭,走到床邊,將手中的小碗遞給她,“七姑娘,這是副教主吩咐人給你熬製的湯藥,你先喝了吧。”

  七小邪點了點頭,接過小碗,撲麵而來一股清新藥香,她用勺子舀了舀,心中卻滿是疑惑。

  她記得之前她打開門,有一道寒光向她襲來,明明是要她的命,為什麽醒來後她會在這裏?她昏睡之前究竟發生了什麽事?白靈和問清蓮為什麽會在這裏?

  七小邪將湯藥喝得一滴不剩,白靈接過瓷碗。忽然間,白靈低聲道:“七姑娘,有人想要暗殺你。”

  七小邪心裏一驚,雖然她知道自己是個被通緝的人,但是……竟會有人想要置她於死地?

  她還沒來得及開口,白靈神情忽然變得很緊張,抓起她的手,說:“水月沒死。”

  七小邪瞪大了眼睛,當初水月被穆靈端處死時,白靈並不在場。如今她為何會說水月並沒有死?

  半晌,她皺了皺眉頭,說道:“你的意思是水月偷襲我?”

  白靈鎮定下來,說道:“不是,暗殺你的人也是被指使的。真正要害你的另有其人。而水月……我隻知道他並沒有死,至於他現在在哪裏,我想讓你幫我打聽一下。”

  七小邪聽罷,苦笑著說道:“我根本不知道他還活著,這怎麽打聽?”

  白靈低著聲音說道:“十五年前江湖隱瞞的真相很快就會露出水麵了。”她抬起頭,眼中充滿了認真,“你一定會遇到水月。”

  聽到十五年前,七小邪立刻想到穆靈端曾經說過“十五年前的江湖是有盟主的”。兩根刻著“笛”字的翠竹,尹可的身份,遭襲的武林盟主,紅花散,水月……這一切究竟有什麽關聯?

  “醒了?”耳邊突然傳來一聲好聽的女聲。

  七小邪和白靈同時看去,見是問清蓮,二人均鬆了口氣。

  七小邪瞧著她,心想她走路都能這麽安靜,武功果真是見長了。

  問清蓮走到床邊,將手中的劍放下,坐到床沿,看著七小邪說道:“想不到一直與你同行的不是風清雲,竟是一個叫花無顏的男子。”

  七小邪低頭看向問清蓮放下的那把劍,漂亮的劍柄垂著劍穗,劍鞘刻著蓮花,通身泛著銀光。聽到問清蓮說的話後,她不禁苦笑不已,“子畫扇和風清雲抓我都來不及,又怎會與我同行。”認識花無顏的人並不多。上次他們來尋她,她就知道他們並不認識花無顏。

  半晌無言,七小邪忽然抬頭問道:“這是在哪裏?”她昏睡的時間應該不久,不知道花無顏會不會已經發現她失蹤了。

  聽到她這麽問,白靈忽然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一旁的問清蓮清冷答道:“在‘月滿花舟’上。”白靈看了她一眼,臉上閃過一絲訝異。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